浴室里深藏的秘密

浴室里深藏的秘密

消失的女人那个雨夜,我生平第一次遇见了鬼。那一晚,有个陌生女人敲响了我的房门,她低垂着头,声音有些沙哑:“先生,请问,要不要特殊服务。”这个女人身材姣好,一袭黑衣,长发湿漉漉地披在...
新疆怪谭之冰人

新疆怪谭之冰人

这个故事是我以前的邻居告诉我的。他从前是一个养路工人。众所周知,新疆的养路工人是比较辛苦的,常年在公路上作业。有些公路处于偏僻的戈壁滩,没水没人,不仅要忍受恶劣的天气,还要抵挡寂寞...
中国故事库
我在梦里救弟弟

我在梦里救弟弟

真实的噩梦那年我还在离家千里的青海上大学。我的家乡是山西的一座小城,家里有三个孩子,我是大女儿,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弟弟比我小6岁。年轻的我第一次出门在外,每天都过得热闹新鲜,...
德国潜艇里的诡异事件

德国潜艇里的诡异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一艘德国的潜艇上,诡异地发生了各种离奇的事件,让人百思不解。一开始就发生多起不祥事件早在建造这艘潜艇过程中,就有了不幸兆头。在安放大梁时,不知怎么鬼使神差,一根...
咒石

咒石

关于从波罗的海中的布拉·朱夫鲁岛捡回石头会遭殃的说法,于2004年5月15日得到证实。有人把从岛上捡回来的石头寄到了瑞典的奥斯卡港市政厅,石头旁附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们在买房...
指路

指路

有人敲门,那种优雅而坚定的节奏,居然十分动听。老张开了门,门外是个穿灰色制服的男子, “请问,杨白超先生住在这里吗?”问的很有礼貌,声音也很悦耳。“你找错了,他是住在303的。”老...
放手

放手

一个神情异常的中年男人敲开了心理诊所的门。“需要帮助吗?”医生让他坐下。“是这样的,”中年男人吞吞吐吐地说,“最近我老是做噩梦,而且还是同一个梦。”“说说看。”“我梦见我被困在一棵...
系红纱巾的女孩儿

系红纱巾的女孩儿

陈勋25岁,学的是发型设计。这一天他来到城里,想找个口岸自谋发展,无奈房租太高,正踌躇间,一个人撞了他一下,抬眼一看,是一个打扮素净的女孩,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纱巾,像一只蝴蝶翩跹而去...
豪宅蜗居梦

豪宅蜗居梦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在网上钓到了郑宇。躺在郑宇的超级大床上,我心满意足,又隐隐觉得奇怪:郑宇的前任怎么舍得放弃这样一个大好男人,或者说这样一套房子?下月是我29岁生日,我计划召集...
守夜

守夜

我老家是西北的一个小村子,由于地理位置太过偏僻,每次回去我都不得不忍受长时间的旅途折磨,有将近三十多个小时是在火车和汽车上度过。那年冬天,等我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三轮摩的在我付...
楼顶的悬疑女主角

楼顶的悬疑女主角

明浩是个三流小说家,常给出版社写一些蹩脚的悬疑小说。现在困扰着他的是出版社扔过来的一个素材:某市郊区公寓的独居少妇被人强暴后杀于睡房中,警察展开破案调查。出版社让明浩根据这个背景,...
索命梯

索命梯

1张克看到那幢大厦,心里很兴奋,可走进大厦,里面却空荡荡的,楼也挺旧,只有个在打瞌睡的保安趴在值班室的桌子上。他进了电梯,按下18楼,这是他面试的单位。他失业大半年,自从经历了一次...
捉鬼

捉鬼

“呼哧呼哧”,我喘着粗气,用沾满泥巴的手抹了一把脸,爬了上来。周围真暗,而且非常的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我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服,在墓碑间的草丛里踉跄地行走着,手脚有些僵硬,仿佛是因为...
同屋三分惊

同屋三分惊

再新的房子,也会脏。有时候,你会觉得房子是趁人不注意,在角落里滋生出莫名其妙的污秽。和每一个刚搬新家的主妇一样,杜晓莹打扫房间非常仔细,她会认真地擦亮每一块瓷砖,会抻平床罩上的每一...
下午四点集体入睡

下午四点集体入睡

中午时分,胡相勇刚走进屈家大屋,就打了个寒战,有一种冰凉,瞬时间钻进骨头里面。胡相勇这才发现,屈家大屋坐落在阴坡位置,每天只有两个小时能晒到太阳。陪同胡相勇来的村主任说,屈家大屋相...
诡异的镜子

诡异的镜子

一个大男人频繁看到“鬼影”,究竟是为什么?杨克强坐在角落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来参加朋友的酒会,却发现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正品着酒,杨克强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端着果汁过来。她穿着黑色晚...
鬼报恩

鬼报恩

星期天一早,恒发公司总经理朱良辰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火葬场。前些日子,他的爱妻秀玲不幸遇车祸身亡,今天要举行最后的遗体告别仪式。仪式结束后,朱良辰得知遗体不能立刻火化,原因是排在前...
梳妆台

梳妆台

小兰的熟人都知道,小兰是个吝啬鬼。她总是喜欢逛旧货市场,希望能够买到一样派得上用场的好宝贝。俗话说,便宜没好货,可这一天她看到一个梳妆台,不仅是新的,而且还是名牌,最重要的是特别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