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成长故事

“公主怨”鸟

从前,有一个厌世的公主,如果她知道怎么消灭自己的灵魂,她早就自杀了。有一天夜里,她从宫里逃出去,走呀,走呀,走得筋疲力尽之后,她悲伤地倒在地上。她躺在地上哭诉着人类的卑劣和世界的脆…

从前,有一个厌世的公主,如果她知道怎么消灭自己的灵魂,她早就自杀了。有一天夜里,她从宫里逃出去,走呀,走呀,走得筋疲力尽之后,她悲伤地倒在地上。她躺在地上哭诉着人类的卑劣和世界的脆弱,她的眼泪流成了湖泊。

当眼泪流尽以后,公主继续上路。可是,悲哀和疲劳使她停了下来。她站在那里,绝望地对着天空嚎啕痛哭,她的哀号竟然变成了翔集在空中的一群野鸟。

公主继续走着路。她眼睛干涩,嘴角紧闭,因为她的眼泪已经流干,嗓音也哭哑了。

她走呀,走呀,直走得疲惫不堪,一下子跪到地上。无比的痛苦使她攥住自己的头发,又一绺一绺地扯了下来。扯掉的头发变成了一片树林。然后,她仍旧继续往前走。

“这是怎么回事?”过路的人问道,因为他们发现了平常走惯了的路被湖泊挡住了。

“我是湖,我是‘公主泪’湖。”

这个湖的水不是甜的,它苦得像眼泪一样,因为它本来就是眼泪变成的。当天鹅在湖面上滑行时,湖水就不愉快地颤栗起来。睡莲在湖面上绽出花朵时,湖水就恼怒地泛起浑浊的浪花。它不愿意浇灌岸边的芦苇,就远远地离岸而去。

一天晚上,月亮把自己美丽的倒影投进湖心,湖水立即浑浊起来,并且从湖底搅起沉积的污泥,把月亮的投影搅得十分丑陋。

“今天晚上我多么难看呀!”月亮想。

如果有洗衣妇在湖里洗衣裳,湖水就给她送来一条毒蛇或者一些毒蚊子。如果有人想跳进湖里游泳,湖水就用乱草把他们缠住,同时掀起大浪使他们害怕。“公主泪”湖是这么厌恶人世,所以,它干脆钻入地下,不再看地上的一切。后来,它果然变成了一个地下湖。

“这是怎么回事?”过路人齐声叫道。因为他们发现,在他们熟悉的道路上出现了一片森林。

“我们是森林,是‘公主发’森林。”大树齐声回答道。

这片森林伸出它所有的荆棘,把刺人的蒺藜纠结在一起,以阻挡人们走过去。它把树叶铺得十分严密,不让一点阳光透进来。当鸟儿在树枝上筑巢时,森林就暴跳如雷,不断抖动自己的身子,想把巢里的鸟蛋捣碎。如果蕨类植物在密林深处茁壮成长,它就会嫌恶地哆嗦起来,想方设法让它们窒息。在和风的吹拂下,它不像世界各地的森林那样低吟高歌,而是发出一片前后不连贯的怒骂。

“呀!我这次吹得多么不中听!”风在经过这片森林时忧郁地自言自语道。

“公主发”森林觉得生活和一切事物都是那么无趣,所以它最终还是陷入了地下。它的枯黑的树就像史前时代的植物留在煤层上的痕迹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普通的鸟儿看见一群奇特的鸟儿时齐声问道。这群怪鸟的羽毛是灰烬和乌云的颜色;它们不会唱歌,只会绝望地哀嚎。

“我们是鸟,是‘公主怨’鸟。”

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怪鸟发出更加凄厉的悲鸣,把头藏在翅膀下面。

“难道我看起来这么伤心么?”太阳忐忑不安地问着自己。

怪鸟们从来不筑巢,它们在夜的黑暗怀抱里生活。它们对造物主创造的一切都毫无兴趣,所以它们最终还是和树根、死人一起埋到地下去了。

很多年以后,人们看见一个饱经风霜、满脸皱纹的老妇人走在大路上。她神采奕奕,喜形于色。她的眼睛虽然失掉了色泽,眼皮也有点发红,但眼神里充满了生气。

老妇人走累了,坐到地上休息。忽然,她听见地底下有谁在哭泣。

“谁在哭呀?谁在地底下哭?”

“是湖,是‘公主泪’湖在哭。”

“湖呀,到地面上来吧!我渴了,想喝你的水。”

于是,一滴水出现在草地上,慢慢地,一条细细的溪流渗出了地面,在草丛中缓缓地流淌着,愈流愈急,随即汹涌奔流起来,汇成湖泊,伸展在平原上。老妇人把身子俯在湖面上,喝了一口水,于是,苦涩的湖水顿时变得甜蜜蜜的了。湖水呆在地下时,早已成了冰水,现在在太阳的照耀下变得十分温暖。它快乐得发颤,波光粼粼,招引着蜻蜓。它感觉自己像瀑布一般浑身是劲,像清泉一般纯洁、晶莹……

老妇人又继续往前走了。走累了时,她坐到地上。忽然,她听到地下有谁在呻吟。

“谁在呻吟?是谁在地底下呻吟?”

“是森林,是‘公主发’森林在呻吟。”

“森林呀,回到自由的天地里来吧!我需要你的树荫。”

只见地面隆了起来,泥土直往上翻,树木像蘑菇一般穿过泥土冒出了地面。老妇人在树林里散步,用手抚摸着树枝,干死的树枝立刻绽出了嫩芽。森林惬意地抖动着,把悲伤从所有的嫩枝上抖掉。它伸开千百条手臂,让鸟儿在上面栖息;它用自己的精华,向大自然奉献着永恒的福祉……

老妇人继续走路,走累了,就坐在地上休息。忽然,她听见从地底下传出绝望的叫声。

“谁在叫?是谁在地底下叫?”

“是鸟在叫,是‘公主怨’鸟在叫。”

“啊!鸟儿们,快回到光明里来吧!我非常想看见你们。”

只见地面像孵鸡的蛋壳似地裂开了缝,鸟儿们用硬嘴啄穿了土地。它们抖抖被泥土弄脏的羽毛,伸伸冻僵的身子,眯缝着眼睛望着太阳,然后把老妇人包围起来。老妇人用手轻轻抚摸鸟儿们僵硬的喉咙,于是,它们第一次发出了音乐般的声音。

老妇人又用手轻轻捋着鸟儿们竖着羽毛的翅膀,于是,它们黑灰色的翅膀整齐地张开了。它们排列成人字形飞向天空,口里哼着胜利的凯歌。

老妇人又继续前进了。原来她就是那位厌世的公主。当她走到自己出生的地方时,她俯下身子,吻着故乡的泥土。可是,她已经太老了,所以当她俯身时,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她倒在地上,匍伏在尘埃里,她曾经挚爱过的蚂蚁在她的周围忙碌着。

她的臣民把她埋葬在森林和湖泊之间的空地上,鸟儿们用翅膀荫蔽着她的坟墓。从此,湖泊变成了巨大的圣水潭;树木发着红光,成了守护她遗体的长明灯;鸟儿背负着她的灵魂飞向天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ertonggushi/chengzhanggushi/642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