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黄皮子讨封

明朝末年,王家窝棚有个人叫王大虎,在砖窑上烧砖。有一回停工,其余人都回了家,只留下王大虎看窑。 那日正是八月十五,圆月当空,王大虎忽然看见一个黄鼠狼,头戴块破布,晃晃悠悠来到王大虎…

明朝末年,王家窝棚有个人叫王大虎,在砖窑上烧砖。有一回停工,其余人都回了家,只留下王大虎看窑。

那日正是八月十五,圆月当空,王大虎忽然看见一个黄鼠狼,头戴块破布,晃晃悠悠来到王大虎身前对王大虎说:“嘿嘿嘿,你看俺是不是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看你一个人喝酒多没劲,俺给你跳个舞吧!”王大虎看它不像个好东西,脱下破鞋,照着它的屁股扔去,骂道:“滚蛋吧!是姑娘也不是好姑娘!”

那王大虎并不知晓,这黄鼠狼正修炼人形之际,赶上月圆之夜会来讨封要是遇见人,人说它是什么它就能成什么,王大虎最后说它是个姑娘,那黄鼠狼真就修成了姑娘,而且还是个绝代佳人,那黄鼠狼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黄玲儿。

转眼入了年关。黄玲儿又来到王大虎家念他的吉言封赏,恰巧王大虎正包饺子,黄玲儿说:“我帮你包饺子吧!”王大虎想:大过年的,家家都忙着,谁家来个大姑娘?就让黄玲儿离开。黄玲儿不走,洗洗手就搓起面来。王大虎仔细看她那双搓面的手,又细又短就像黄鼠狼,害怕是邪物,转身拿起菜刀,照她的左肩上就来了一下,只听黄玲儿尖叫一声,一溜烟没了。王大虎顺着血迹寻到一个土洞,周围都是黄鼠狼的味道。王大虎知道是黄皮子成精,摇摇头走了。

再说,王家窝棚有个小书生叫王振岳,已十八岁,生得眉清目秀,在学府里读书。王振岳平日酷爱读书,暑假也留在学府内驻留。单说伏天天气热,王振岳打了凉水洗衣服,忽然面前出现一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美若天仙,对他说:“小相公,能讨口水吗?”王振岳是个老实人,忙说:“可以!”那小姑娘喝完水,道了谢,就走了,连续几日都是如此。王振岳心中好奇,就问她是干什么的,小姑娘就说:“俺叫黄玲儿,家在东庄,这几天姐姐生病,娘也不在家,我又得看家,又得照顾姐姐,天气燥热,打扰相公,来讨口水。”一来二去王振岳不禁生了爱慕之心,那黄玲儿见王振岳忠厚老实,也有点恋恋不舍了。

王振岳此后迷了心,而黄玲儿每晚都来这里过夜,王振岳渐渐地面黄肌瘦,无精打采。

转眼一月有余,老师来到学府见王振岳精神不振,无精打采,成绩也直线下滑,就问他怎么了。起初王振岳并不回答。老师再三逼问,他才说了实话,老师无奈就让他回家养病。

可刚回家不过三日,黄玲儿又来了。王振岳暗自想到,这黄玲儿来无影去无踪,定是邪物。此时恰巧他的表叔王大虎来看望他,王大虎见到表侄子精神萎靡,询问一番。他就把这些事情告诉了王大虎。王大虎一听,回忆起来这姑娘和过年时遇见那个长得一样,一定是那个黄皮子。他对王振岳说:“按你说的样子一定是个妖精,这个妖精我见过,她左肩上有疤没有?”王振岳回忆道左肩上正好有一道伤疤。王大虎说道:“如此你便放心,我定会有办法促你成亲。让它从此对你恩爱有加。这样,今晚她再来,你备好酒把她灌醉,她无论到哪里腰间都有一个小包裹,那便是她的皮。你将那小包裹毁掉。她没了皮就只能维持人形再也没了妖法。然后我把她领回
家里
做女儿,择个吉日,让你二人名正言顺成亲。从此她对你再也无害。”

果然,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黄玲儿不胜酒力,不一会就醉了。王大虎猛地就走进来,叔侄二人夺了小包裹撕了粉碎,王大虎随即对她说:“黄皮子,还认识我吗?我打过你,现在你的皮被毁了,再不能变回原样,没了妖法。你做我女儿与我回去,择个吉日你二人成亲,你若不答应,休怪我狠心打死你!”

黄玲儿连忙应允。没几日,黄玲儿和王振岳结成了恩爱夫妻,从此后二人十分恩爱。黄玲儿对王振岳再无害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105.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