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张秀才的艳遇

从前,有一个张秀才,长得细皮嫩肉,一表人才,都说他这辈子吃不了庄户饭,将来一定能升官发财。他也刻苦攻读,一心想高榜得中,混一个一官半职的好光宗耀祖。可是,这个好事可却就是临不到他的…

从前,有一个张秀才,长得细皮嫩肉,一表人才,都说他这辈子吃不了庄户饭,将来一定能升官发财。他也刻苦攻读,一心想高榜得中,混一个一官半职的好光宗耀祖。可是,这个好事可却就是临不到他的头上。他是一连考了三次,每次都是名落孙山。后来他看看自己家境贫寒,
家里
也没有闲钱再供自己读书,想想可能也没有升官发财的命。就放弃了读书,跟着几个朋友学着做点小生意挣点钱来养家糊口。

有一次,他和他们经常一起做生意的几个朋友,又从当地收了一些土特产,合伙租了一条船去杭州去贩卖。他们到了以后,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们运气不济,货不好卖。等了半个多月以后才开始逐渐的有卖货的,卖完货的一算挣钱也不多,就陆陆续续的回家了。等到张秀才卖完货的时候,他们一起来的几个朋友都已经回去了。张秀才卖完货算了一下账,万幸还没有赔钱,挣的钱也只能够来回的费用,他便收拾了一下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天傍黑天的时候他来到了一个县城,一路走来是又累又饿。心里就一个念头,赶快找一个客栈填饱肚子好好地睡上一觉。可是,他一连找了几家客栈都是客满,真是越渴了越给盐吃。他也只好拖着他疲惫的身体继续找下去,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住在大街上吧。这时候他就发现前面的十字大街旁有一家客栈,他紧走了几步来到门口一看,还是挂出了客满的招牌。气的他一屁股坐在了客栈门口不走了。恰巧这时候客栈掌柜的正好看见了他,赶忙出来客气的对他说:“真的对不住了,店里已经客满,你再到别处去看看吧。”

张秀才坐在门口里也不起来,恳求店掌柜的说:“掌柜的,你就行行好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就是住柴房也行啊。”

掌柜的看了看他,见他已是筋疲力尽,看来城里的客栈真的都已经住满了。他就为难的对他说:“我这里倒是还有一间客房,前几年也住过几回人。可是,到了晚上客人就吓得跑出房间来,说房间里闹鬼,要求换房。从那以后这间客房就闲了下来,再也没有往里面安排过客人。如果你有胆量,你就住进去,我半价收你的房钱。”

张秀才一听来了希望,他本就是读书人出身从来不信邪魔鬼祟,就对掌柜的说:“你放心吧,我敢住。”

这时候掌柜的又说:“那好吧,你现在先吃点东西,我就让小二去给你收拾房间。”

张秀才这回放心了,他赶忙点几样好菜,要了一壶好酒,然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等到他酒足饭饱以后店小二已经拾掇好了房间,过来把他领到了楼上。张秀才到了房间里一看,虽然不是豪华的上等房间,但是装修的也很优雅别致。从铺盖到桌椅板凳,还有那些摆设看上去都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他也没有闲情多看,脱了衣服就钻进被窝里睡觉了。

张秀才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有此事。他突然感觉到房间里好像来了一个人,好像还是一个女人,有一股很浓的脂粉的味道。他还听到了脱衣服的声音,紧接着这个女人就掀开了他的被子钻进了他的被窝里。他感觉到一个粉嫩光滑的女人身体,一下子贴在了他的身上。他心想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我肯定是在做梦,既然是在做梦那我就不客气啦。张秀才就半醒半梦的和这个送上门来的女人,忘情地做了男欢女爱的事。

再说店掌柜的一夜也没有睡好觉,他担心张秀才别出什么事。天明他就起床了,小心地来到了张秀才的房间门外听了好几次,也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因为天还早,他就没有好意思打扰张秀才,一直到了太阳出来老高了,他才提心吊胆地来敲张秀才房间的门:“客官,休息的好么?该起床了。”

屋里的张秀才听到喊声吓了一跳,他赶忙先开被窝一看,哪里还有人的影子,别说还是一个女人了。他看看没有事才敢答应了一声:“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我没有事。”

掌柜的一听张秀才还活的好好的,就放心的走了。张秀才听见掌柜的走了,他还想着昨天晚上的艳遇心里美滋滋地。他突然又趴在被窝里一闻,被窝里还存留着很浓的女人的味道,好像这个女人刚刚起床刚才离开一样。他揉了揉眼睛,心想难道这事是真的,我还真的碰到了桃花运了。想想昨天晚上的柔情蜜意,他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遇到。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貌相,但就凭她那柔软光滑的身体和百般的柔情,就能断定此女子一定是一个羞花闭月的美女。张秀才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先临时不走了,我要在这里多住几天看看这个美女是不是还来。

他起床后吃过饭,对店掌柜的说:“掌柜的,我在这里还有点事没有办完,可能要多住几天,房间你一定给我留着。”

掌柜的一听高兴了,心想房间闲着一是闲着,既然有人住就能有钱挣。他就满口的答应着:“您放心,您住多少天都行。”

张秀才来到大街上转悠了一天,还买了一身好衣裳。回到客栈里早早地吃过饭,就回到房间里等着去了。天才刚黑他就脱衣上了床,他躺在床上想着昨天晚上的美事。这样一直到了快二更天的时候,他突然又闻到了那股脂粉的香味。此时,他心里就像踹了一个小兔子,嘣嘣地乱跳。他装着睡着了一般一动也不动,偷偷地把眼睁开了一条缝。正看见一个年轻美貌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了他的床前来了。他拼住呼吸,细细地看着这个美女。只见她肌肤雪白,面色桃花,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不一会和昨天晚上一样,这个美女脱了衣服又钻进了他的被窝里来了。

白牡丹得到实情以后,她的精神支柱一下子彻底垮了,一条白绫便吊死在了这间房里。他死后冤魂不散,在地府里遇到了巡查地府冤情的地府娘娘。娘娘知道了她的冤情以后,许她继续留在人间,等到报了冤仇以后再回地府,白牡丹便又回到了她原来的这间屋里。

白牡丹死了以后,这家妓院的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半年以后,老鸨子就把这里盘了出去,别人买了以后便在这里开了一家客栈。现在张秀才住的这间客房就是当年白牡丹的闺房。客栈刚开的时候,这个房间也曾安排客人住过。可是当时白牡丹正是怨气正盛的时候,她看见有男人住在她的房间里哪有不生气的道理。她就想法吓唬客人,三更半夜地把人吓唬跑了。从这以后,这间客房里都知道闹鬼,就再也没有人敢住了。

一直到了三年以后,店掌柜的见张秀才实在是找不到客栈了,便就大了大胆子把他安排到了这间客房里来了。

当时白牡丹看见张秀才来到了房间里,她发现张秀才一身的书生气。虽然见他一身的疲惫,但是却是一表人才,无形当中她发现张秀才有一点当年张华的影子。她便动了恻隐之心,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张秀才,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张秀才知道了白牡丹是一个怨死的鬼以后,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心里非常同情白牡丹的遭遇。他对白牡丹说:“你放心,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我都不会嫌弃你。如果你愿意,我一定带你回家,我们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绝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从这以后,张秀才和白牡丹就真的像一对夫妻一样,在这里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后来有一天,张秀才想想自己离家出来做生意已经很长时间了,他怕家里的媳妇挂念。他就对白牡丹说:“咱们在这里住着也不是长法,我想咱们一起回家吧。”

白牡丹听了虽然心里高兴,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地说:“我和你回家到也行,就怕你家大娘子容不下我。”

张秀才忙说:“这事你尽管放心,我媳妇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女人,她一定会对你好的。”

白牡丹听了放心地说:“那好吧,到明天你到城里面做一块我的牌位拿回来。只要你想见我了,就对着我的牌位喊一声‘白牡丹’,我马上就会来到你的面前。这样咱们回家的时候你把我的牌位放在包袱里带走就行了。”

到了第二天,张秀才按照白牡丹说的。来到了城里找了一家木匠铺,为她做了一个红木牌位。来到客栈房间里小心地放好,试着喊了一声‘白牡丹’。话音刚落,只见白牡丹真的就站在了他的面前。张秀才高兴地对白牡丹说:“这样我就放心了,咱们明天就走。”

看来白牡丹也非常高兴,她对张秀才说道:“张郎啊,现在你把床挪开。”

张秀才听了不明白地问道:“无缘无故的挪床干什么?”

白牡丹见张秀才问,就说道:“你放心挪就是了,保证亏不着你。”

张秀才听了,过来便把床不费劲地就挪开了。这时候,白牡丹走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对张秀才说:“你把这两块砖撬下来。”

张秀才真的把这两块砖撬了下来,只见砖下面有一个用油纸包着的东西。他小心地把油纸包拿了出来,打开油纸包一看,里面包着一个非常漂亮的梳妆匣子,他拿过来交给了白牡丹。白牡丹接过来以后打开一看,原来里面装的全是金银珠宝。白牡丹看着惊呆的张秀才,笑着对他说:“张郎,这是我活着的时候攒的一点积蓄,少说也值万两银子,也够咱们下半辈子用的了,以后你也不用再辛苦地来回贩卖了。”

张秀才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这辈子还有这么一个好命。不但有了美人,还得到了这么一大笔财富。他连夜收拾好行李,天一明他就找到了客栈掌柜的,算了店钱就踏上了回家的路。他一路上遇水坐船,路上坐车,不几日就到了家。张秀才到了家里,先把白牡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对老婆说一遍。老婆当时听了吓了一跳,生气的说道:“你想讨小就讨小吧,你怎么把一个
女鬼
娶了回来。”

张秀才见老婆生气,他赶忙打开了梳妆匣子让老婆看。老婆见了这么多金银珠宝也就不生气了,她来到白牡丹的牌位前壮了壮胆子喊了一声‘白牡丹’。白牡丹真的一下子出现在了屋里,等她见到了白牡丹,看见她不但人长得好还非常懂事的喊了她一声‘大姐’,她也就不再害怕了。就这样他们两个人一个鬼,还真的和和睦睦地过起日子来了。

这样他们一过就是三年,一天白牡丹看上去很伤心,还时不时地叹气。张秀才两口子就担心地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白牡丹听了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张秀才两口子说:“郎君,大姐啊,咱们的缘分已尽了。我已找到了负心人张华,我这就报了仇得回地府报道了。可是,郎君啊你的帮我这个忙。”

张秀才听了知道也留不住她了,就问道:“你说你找到了仇人,他在哪里呢?不管什么忙,你放心我一定帮你。”

白牡丹说:“他就是城里张员外的儿子,他家就在城东门里面,路南的那家大院子就是,只要你今天晚上把我的牌位拿的他们家的大门口就行了。”

到了晚上,张秀才按照白牡丹说的。他拿着她的牌位来到了城里找到了张华的家,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把白牡丹的牌位放到了他们家的大门口上去了。张秀才轻轻地喊了一声‘白牡丹’。只见白牡丹此时就像一股白烟一样,一下子从大门缝里飘进去了,紧接着她的那个红木牌位也就不见了。张秀才并没有走,他不放心地一直站在不远的地方守着,生怕白牡丹在里面出什么事。

天还没有明,就听见张华家里传来了哭声。张秀才满腹心事地等到天明,见大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了几个人。他赶忙上前一问,原来昨天夜里不知什么原因,张华两口子一起上吊而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108.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