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梦城隍

旧时,有个叫阿六的闲汉,生性懒惰,一穷二白,一天,因县城刘员外 家里 办丧事,他就涎着脸,名义上是去帮忙,实则是打秋风。 主儿家有钱,丧宴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阿六撑开大腮帮子,吃了…

旧时,有个叫阿六的闲汉,生性懒惰,一穷二白,一天,因县城刘员外
家里
办丧事,他就涎着脸,名义上是去帮忙,实则是打秋风。

主儿家有钱,丧宴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阿六撑开大腮帮子,吃了个肚圆,噎得直翻白眼。临走时,趁众人不备,又顺走了主儿家的几块物件,揣到裆里,带出去换了两斤马尿,就喝多了,风一吹,脚下无根,晕晕乎乎,也不管眼下在哪,癞狗一般,伏地便睡。

良久,阿六忽觉遍体生寒,翻身醒来,头痛欲裂,环顾四周,半晦半明,不知身处何地。眺得远处有处灯火,缩着膀子,赶了过去。走近一瞧,却是座偌大的官署。

阿六心讶不已,曾几何时,县城多了这个一个大物件?瞧瞧四周无人,阿六胆子也肥,闪身进了官署。哪知就在这时,署外一阵喧嚣,看情况是老爷们回来了。阿六急忙躲到帷幕后面。

数人进来,落座后,阿六偷眼观瞧。

但见一个书生模样的黑脸汉子,抱着个簿子,对首座的那个老爷说道:“大人,近来状告柳厚霖的百姓越来越多,卑职查了福禄册子,这柳厚霖在职期间,贪墨徇私,耗尽福报,连同子孙的也一并挥霍干净,柳家势必要断香火才行。”

阿六心里一惊,瞧座上的老爷,似乎哪里见过,而黑面书生口里的柳厚霖,难道是城中巨富,曾宰执一方的柳厚霖大人?

那座上老爷“唔”了一声,应道:“此事由你去办,可差谁前往?”

黑面书生说道:“不用他者,一只耗子足矣。”

老爷微微点颌,忽地咳嗽一声,喝斥道:“谁人偷听本司断案?”

话音甫落,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朝阿六这边扑来,像拎鸡仔似的,将他轰到署外。

阿六软骨子瘫了一地,连忙跪地求饶。

这几名汉子嘿嘿一笑,对他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阿六哆嗦着,不敢抬头,忽地屁股被狠狠踢了一脚,似个滚地葫芦,不停翻滚。

阿六闻讯,擦了擦额头的汗,心忖道:“这是意外,跟我做的那个梦无关,梦里城隍老爷要柳家断香火,这柳诚志不是活生生的嘛,再者,戏园走水,据说是恶徒蓄意为之,跟什么耗子没有关系。”

柳厚霖生前素喜放印子钱,交接地点一般都选在戏园。城里城外,许多作坊主老乡绅都找过柳厚霖借银子,这已是全城公开的秘密。所以,当柳少爷率一帮家奴在烧成灰烬的遗址上找来觅去时,人们都说,这柳诚志是在找父亲的账本哩。柳厚霖老爷子死得太突然,来不及交代甚事,加之,柳家除了这座戏园产业外,余下的银子都放出去生钱。眼下,若找不到账簿契册,那柳家的印子钱就没办法收回。

整整寻了十日,未果。

柳少爷患了失心疯似的,仍没日没夜的找。而家仆瞧情况不对,纷纷另谋生路,柳厚霖生前最喜的那个男伶,藉乱成一锅粥之际,几乎把柳家剩下的东西盗尽。

到了月底,本来印子钱是每月都有本息收回,但因为没了账本契册,竟无一家上门归还。

平日,柳诚志作威作福,对父亲的生意买卖不上心,养了成堆恶奴闲汉,而今,树倒猢狲散,只剩柳诚志孑然一人。

数日过去,又有骇人传闻。

苍天不负有心人,柳诚志居然在戏园遗址的一处老鼠洞,找到了数本账簿。该是老鼠趁着失火之时,将柳厚霖视为生命的账簿,叼入洞里。

眨眼间,该讯传遍了整个县城。

众人街谈巷议,都说柳家不该绝,又要东山再起了。

只有阿六默然无语。

谁曾想,柳诚志少爷终究负了众望,就此消失了,似是人间蒸发一般。

县民每每路过荒芜的戏园遗址,都会摇头,说这曾是方圆五百里最大的戏园子,而他的主人柳氏父子,一个被浓烟熏死,一个失踪无讯,真是花无百日红。

阿六也勤快了许多,数年后在次子的百日席上,喝得大醉,把那日梦城隍之事说与在座诸人,客人无不大笑,讥他胡言乱语。不过,对于柳家香火已绝之说,众人还是赞同的,毕竟柳诚志少爷没有他爹的本事,手上只有账簿,想凭这几卷纸讨回真金白银,简直痴人说梦,指不定被哪个欠钱的主儿谋了性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111.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