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一语成谶

旧时,有个叫梁七的小伙,长得一表人才,却净干些无本买卖,幼年父母早亡,为了讨生活,偷鸡摸狗,后来还拜了高人为师,盗术越发精湛,人称“偷仙儿”。 有年,庙会赏…

旧时,有个叫梁七的小伙,长得一表人才,却净干些无本买卖,幼年父母早亡,为了讨生活,偷鸡摸狗,后来还拜了高人为师,盗术越发精湛,人称“偷仙儿”。

有年,庙会赏花灯,梁七一时技痒,平民百姓,他压根不屑去偷,也没多少油水。于是随人潮游荡,伺机作案。

一个时辰后,他远远瞟见一帮粗汉,众星捧月一般,围着个约五旬老者,可以想象,这老头来历不小。梁七打定主意,要在这老头身上干一票。

探手入怀,掏出数颗飞蝗石,等这行人走近一处灯车时,梁七手掌一扬,石头飞出,正中灯车,刹时,纸糊的灯车冒出丈余焰火,吸引周遭众人目光,借此,梁七像泥鳅似的,滑向老者,眨眼功夫,摘下对方的压衣玉佩,然后逃之夭夭。

到手后,索然无味,就回了家。

此时,已入三更,院中除了父母留下的那条老狗,再无活物,想起方才灯会上的喧闹,梁七叹了口气,将赃物扔在枕边,颓然睡下。

少顷,被一阵轻唤声惊醒,梁七耳朵甚是好使,这声音细若蚊蚋,可屋里除了自己,没有他人。

再次熄灯躺下,那声音又传至耳畔,“小哥,救我,小哥。”

“谁?”梁七一跃而起。

那声音又变得微不可闻。

“真是见鬼,”梁七皱眉嘟囔着,将耳力催到极致,又听到那个声音,似乎是从枕边发出的。

一瞬间,他想到那个玉佩。

拿起玉佩,靠近耳朵后,那声音果然大了些。

“小哥救我,我在玉佩里面哩。”

梁七顿觉荒谬,问道:“你为何会在玉佩里面?难道是妖物?”

“小哥,一言难尽。”玉中人几乎带着哭腔,将辛酸细细道来。

原来,这位叫赵栖云的大户,是被邪术封锢在了玉佩里。

赵栖云家财万贯,年过六旬,迷上长生之术,将生意买卖交给儿侄打理,自己一心扑到炼丹烧汞上,宅上还置有各式炼丹炉,寻各种
民间
奇人异方,以求寿长。

一日,偶识一个跛道人,道人称自己有起死回生之法,还当场演示,垂死的畜禽,经他之手,马上变得生龙活虎。赵栖云大悦,直叹自己遇到了仙人,设宴厚待,是夜,对床而谈。整整七日,无论吃住,都与道人一起。

道人对黄白之术颇有见地,语中涉及的丹方丹诀,赵栖云闻所未闻。

又过数日,道人告诉赵栖云,说赵栖云常年食药积毒,不出半载,定会毒发身亡。赵栖云如梦方醒,顿足道:“难怪近来恍恍惚惚,筋骨无力,好似游魂鬼物,原来我中毒已深。”连忙拜倒,求道人支招。

道人面露难色,赵栖云百般哀求,道人才答应,说此法乃是瞒天过海之计,对己身修为颇有折损,赵栖云指天起誓,可酬道人万两白银,以谢再生之恩。

道人再三嘱咐,切忌不可对任何人泄露,哪怕妻妾子女也不行,否则性命必殒,赵栖云拍胸保证。

依道人之言,赵栖云耗时五个多月,建造了一座别院,外面与普通院落没什么两样,内部经道人改造,暗藏法阵。期间,赵栖云越发觉得身虚体弱,央求道人加快进程。

终于,有一天,道人告诉他,一切准备妥当了。

两人寻个理由,来到这所新宅。道人先是用黄符封了门窗,堵绝风息,由于风中含有罡气,到时赵栖云神魂出窍,会被罡气所伤,是以堵门塞棂;又拿出一面玉玦,道人解释,这玉玦母料取自天山,饱吸三光,灵力沛然,待赵栖云的神魂一离开身体,就会被这玉玦发出的灵光照射,洗涤之后,污秽积毒尽除,而后借助回魂灯,重返身体,便可延寿一纪。

赵栖云一声叹息,答应下来,先告诉梁七其中一窖白银所藏地点。

梁七睡意全无,摸黑来到城郊北山麓下,看到一个破败的亭子,又朝东走了一百步,果真看到一块大山岩,山岩背阴处有一个看似自然蚀化的小洞穴,梁七手伸进去,触到机关,左拧两周,右转三匝。山岩一分为二,缓缓移开,地底露出一个洞口。

此时,已近破晓,梁七心忖道:“这赵栖云没有诳我,不过,现在还不是起银的好时机。”又转动机关,洞口掩岩又徐徐翕上,外表根本看不出来。

依着赵栖云的交代,梁七又耗半日,赶到新宅,大门紧闭,捱到掌灯时分,也没见这新宅有什么动静,他不敢松懈,待天色完全黑透,翻墙入院,无论大小房门皆闭,寻到主卧,房门并无挂锁,却推不开,凭着高深的盗术,梁七没两下就启窗而入。

他眼力甚好,看到一人像木俑似的躺在床榻,一动不动,心想,这就是赵栖云的那副皮囊了。

梁七小心翼翼,耐心等待,良久,不见榻上之人有任何动静,于是将玉玦贴近耳朵,赵栖云说道:“小哥快快将我的肉身搬出宅子,然后烧了宅子,毁了玉玦,我就可以回去了。”

梁七依言而行。

不多时,新宅烧起熊熊大火。此地偏僻,待火势被人发现时,早已晚了。

梁七又将玉玦掷在地上,啪的一下,摔得粉碎。

原本像木俑一般的赵栖云,浑身哆嗦,口吐涎水,多时,口中徐徐吐出一口浊气,两目有了神彩,挣扎起身,冲梁七作揖道:“小哥对我赵某,恩同再造,眼下,我须回府纠集人马,寻那妖道下落,就此别过。”

梁七伸手拦住,“赵爷,你答应我的事呢?”

赵栖云微哂道:“我自然会办到,此地不可久留,若那妖道不顾一切,发起狠来,你我难以对付,小哥先回家,静候佳音吧。”话毕,大步流星而去。

梁七想想也是,意犹未尽地返家。

也是困极,倒头就睡,不知过了多久,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刚一睁眼,就有一队人马破门而入,为首者正是赵栖云,后面跟了两个捕头,屋外还有二十来名衙差。

梁七大惊,一瞬间明白了,这赵栖云不念恩情,却要痛下杀手。

与此同时,赵栖云冲两个捕头示示眼色,捕头会意,指挥手下,将枷锁往梁七颈上一套,拽到院子,刚要锁上,忽地狂风大作。

眨眼功夫,乌云滚滚,如同倒墨一般,把整个天空掩蔽。

凡夫俗子哪见过这阵势,个个胆战心惊。

黑压压的云海,隐现一道道蓝色电龙,众人还未来及反应,一个惊天霹雳,打在赵栖云头顶,赵栖云瞬间烧成了炭灰,在场之人,无不大骇,个个抱头鼠窜,生怕老天爷再降神威。

哪料,单单劈毙了赵栖云,随后,下了几滴雨,就再无后话。

众差这才发现,梁七趁乱逃了。

更令人惊悚的是,赵栖云的顶阳骨被雷击穿了个大洞,里面竟然还有一条蜈蚣的死尸,谁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蜈蚣,也难以解释事情原委。

事情不胫而走,很长一段日子,大家都说赵栖云恶行昭彰,遭了雷击,就是不被雷劈死,也会被脑袋里的那条大蜈蚣吸尽脑髓而亡。

多年后,逃出生天的梁七,才从一个懂行的真人那里得知原因。

原来,昔时,诳骗赵栖云的道人,就是蜈蚣精所化,这蜈蚣贪恋富贵,夺了赵栖云的身舍。也如赵栖云推断的那样,毁去宅院和玉玦的法阵,就可以“魂归家乡”,然而,这具肉身,十年来毫无生气,就是个傀儡,以至积蕴大量阴气,七月又是阳气最盛,蜈蚣精每到这个时令,就会抛却原形以及赵栖云的皮囊,遁到极阴地底避厄。赵栖云哪知这个,也是作死,急着要把梁七置之死地,还大摇大摆地上街。暑时多雷,阳阴两气,相互吸引,虚空中游荡的雷龙,受地阴之气吸引,落在赵栖云身上,劈为焦炭。

之前,赵栖云发誓,若欺骗梁七就被雷劈死,倒真的一语成谶。

真人最后说:“求长生,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世间之事,向来如此,你想赚利,人家还惦记着你的本钱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11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