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隔壁有眼

哪里来的树袋熊玩具 我没想到,住进别墅的第一天就出了怪事。 半夜,我到客厅喝水。外面起了风,月亮隐进云层,院子里长长的紫藤随风飘动,通过客厅落地玻璃窗映进来,好像长长的头发在黑夜里…

哪里来的树袋熊玩具

我没想到,住进别墅的第一天就出了怪事。

半夜,我到客厅喝水。外面起了风,月亮隐进云层,院子里长长的紫藤随风飘动,通过客厅落地玻璃窗映进来,好像长长的头发在黑夜里飘舞。风声呜咽,很冷,我裹紧单薄的睡衣,打了个寒战,心想,明天要找人将紫藤架修一修,将藤条缠到架子上去──这个样子会吓到我妻子红影的。

我正要走回卧室,忽然发现儿子程程的房间亮着灯,橘黄色的灯光从没关紧的门缝里透出来,好像一小片红色的水迹。我轻轻走过去,推开门,小家伙正坐在床上,这个调皮的孩子!我声音里加了怒意:“怎么还不睡,阿姨呢?”

见我进来,程程揉了揉眼睛:“我跟哥哥捉迷藏,好玩,不想睡!”

“还说谎,哪里来的哥哥?”我将程程的被子拖过来,盖好。

“就是有小哥哥,刚才还和我捉迷藏了,可是他藏起来,我找不着了。”儿子的声音里带了委屈,“爸爸看,哥哥还送我小熊了。”

程程说着举起手中的一只小熊,是一只树袋熊,灰色,亮闪闪的圆眼睛,诡异,邪恶。

我一把将小熊扔到地下说:“快点睡觉,明天还要不要去幼儿园!”

程程被训,哇哇大哭。

睡眼惺忪的红影和保姆李阿姨同时被惊动,一起跑到程程房间里来。

见到妈妈,程程哭得更起劲了:“爸爸扔我的玩具,是哥哥送我的玩具。”

红影抱起儿子,对我深更半夜跑到孩子房间来发威深感不满。李阿姨也急忙捡起地上的熊,轻声问:“程程,这是哪里来的玩具?”

我只觉得浑身一紧,“这不是程程平常玩的东西?”

红影仍然不满的样子:“儿子不喜欢毛绒玩具,你不知道?”

“我喜欢,哥哥送我的小熊我就喜欢!”程程索性又哭起来,深夜寥落,程程的哭声仿佛一柄剑,划开寂静!

三个大人一时无语,面面相觑。

“你说这个房间里有个哥哥和你玩,他在哪里?”红影的声音已经接近颤抖。

程程仍然抽噎着,环顾四周:“他藏起来,我找不到了!”

衣柜里的骷髅骨架

儿子口中的哥哥和其名其妙的玩具熊,让我心生疑虑。

为了保险起见,我辞退了保姆。

商场上的摸爬滚打,我自然得罪了不少人,程程的反常行为,让我怀疑到保姆身上。至于原因,无非是商业对手安插一个人到家里来,反正不是好事。

我是个不信邪的人,从贫瘠山村少年到今天的公司老总,我每走一步都艰难无比。财富和成功来之不易,也造就了性格的多疑。

这天,月色清明,我早早赶回家,和红影在紫藤架下坐着,捧了茶,赏月,谈天。红影是个浪漫女子,冷落不得。富家千金都是如此吧,不知缺钱的滋味,情就要的多一些!月下,红影的脸娇羞可人,美人在侧,我所有的疲累都消失了。

紫藤长长地垂下,随风飘舞,像张牙舞爪的影子。

明天一定要找人修修紫藤架。我想。

月亮又悄悄隐进云层,空阔的院落起了风,恍惚间,卵石甬路上传来沙沙声,越来越近……

隔着紫藤花影,我眼前一片模糊,脑海里不知为什么会跳出那天程程的话:“哥哥在和我捉迷藏。”

我的头皮开始发炸,本能地靠了椅子,这样不至于四面悬空。

这时,独自在屋子里玩的程程跑到台阶上大喊:“妈妈,爸爸!”

我赶紧拉着红影的手,穿过紫藤,向甬路走去。一片巨大的梧桐叶子在风的携裹下沙沙作响,仿若人的脚步声。

程程这几天一直要求自己玩,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非常乖。可是现在小家伙又开始泪水涟涟了。

“你不是自己要在屋里玩吗?”红影低下头,柔声问。

“可是哥哥又藏起来,我找不到了!”程程带着哭腔。

“别胡说。”红影拍拍孩子的脑袋。

“你说的哥哥藏在哪里了?”我问。

“他藏在衣柜里就不见了!”程程说。

我不以为然,敦促程程赶快换衣服睡觉,随手拉开衣柜找睡衣。

可是,衣柜里,赫然立着一副惨白的骷髅骨架!

与此同时,啪的一声,屋子里的灯全部灭掉。淡淡的月光映进窗子,骷髅仿佛露出狰狞的笑容,我心一颤,猛地扯下那副骨架,狠狠摔在地上,四散的骨头在光滑的地面跳来跳去,空气冷飕飕冒着凉气,阴冷,诡异。

我回头,发现红影和程程都吓得变了脸色。

儿子的怪病

红影受了惊吓,很快就好了,可是程程却一直不好,每天就是在病床上坐着,目光呆滞,不玩,也不吃。我请了专家会诊,都说没有什么毛病,惊吓过度而已。

程程在晚上的睡梦里,总是喊着“哥哥,快捂死我啊,捂死我啊!”

我惊骇,摇醒他,他就恢复了呆滞的样子说:“哥哥呢,他每天晚上都和我玩捉迷藏的!”

空旷的医院,孩子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程程依旧昏睡,梦里哭哭笑笑,喊着:“快打开柜子,哥哥要憋死了!”

我摇醒儿子:“你说什么,谁要憋死了?”

儿子看着我的眼睛,良久,缓缓说:“爸爸,快打开柜子吧,哥哥说他要憋死了。”

“是谁告诉你的?”我问得恶狠狠。

“是哥哥,他经常告诉我,藏在柜子里会憋死的。他说他已经死过一回了。是这么回事,我们玩捂死人的游戏,他用小熊捂我的嘴,我用小熊捂他的嘴……”

我的嘴唇开始颤抖,对面的红影也浑身发抖,面色惨白:“你说的哥哥是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程程又低下头,蔫蔫的,像睡着了。

“快说,哥哥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我轻轻摇着儿子,他胖胖的小身子扭来扭去,我的心里弥漫着巨大的恐慌,感觉是掉进了一个圈套,一定是这样的,可是那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来路?

“哥哥瘦瘦的,他让我叫他强强哥哥!”程程说得很清晰,然后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我点燃一支烟,慢慢踱到窗口,医院夜晚的景色一片萧瑟,风吹树叶,像一个人沉重的叹息。

因为儿子的病,公司里已经一团糟了,大家对于我这个新上任的董事长怨声载道,有的人已经跳槽了。可是我无暇去管,只好交给林同,林同是霍氏的老部下了,很尽心。

衣柜后面的秘密

我要红影好好照顾程程,自己火速开车回家。

大门锁着,院子里空冷寥落,奇怪的是所有的屋子都灯火通明,窗纱后面似有人影晃动。我屏着呼吸,到储物间里拎了把斧头,闯进门去,屋子里雪亮如白昼,窗纱后什么也没有。进了程程房间,只见地板光滑如镜,骷髅碎骨全都消失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斧头下去,衣柜应声分成两半──那个被我摔碎的骨架,哗啦一声掉出来,粉身碎骨,骷髅头骨碌碌滚到我脚下。

我失去理智,手中的斧子噼里啪啦,“到底是谁捣的鬼?”

我吼着:“老子天不怕地不怕!”

木质的衣柜在锋利的斧头下碎得到处都是,木屑满屋飞舞,衣服倾泻而出,咚的一声,整个柜子倒在地上──我放下斧子,倒吸一口凉气,衣柜后面是空的,空的地方挂了雪白的帘子,跟衣柜一个颜色。

这是一片连体别墅,程程的房间隔壁是另一家,听说这家别墅主人出了事,就将别墅卖了。我买了一栋,另一栋不知谁买了。搬过来的时候,因为程程喜欢这个柜子,就没给他换。

这么说,可以有人随意从衣柜里自由来去了?

也许真有一个孩子每天从这里钻过来和程程玩?我撩开帘子,走进另一间屋,探个究竟。

屋子没开灯,很寂静,我喊:“有人吗?”声音撞到对面的墙壁上,又弹回来。没人理,屋子显得很黑,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腥气扑鼻。窗子半开着,纱帘随风飞舞,像幽灵。

我摸索着打开灯。屋子里的景象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地板上并排躺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黑衣,脸色惨白,面容狰狞,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手腕上有触目惊心的伤口,暗红的血已经凝固。

地板上,到处都是蜿蜒的血迹──竟是三年前破产后双双自杀身亡的钱氏夫妇。

屋子里结满了蛛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06.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