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木头婴

一、疯狂的母亲 自从邻居阿秀的儿子亮亮死后,李子木就再无安宁。因为,阿秀看到儿子支离破碎的尸体后,就疯了。 碾死亮亮的肇事者逃逸,阿秀不仅不愿接受亮亮已死的事实,而且认定儿子就在她…

一、疯狂的母亲

自从邻居阿秀儿子亮亮死后,李子木就再无安宁。因为,阿秀看到儿子支离破碎的尸体后,就疯了。

碾死亮亮的肇事者逃逸,阿秀不仅不愿接受亮亮已死的事实,而且认定儿子就在她身边。这也难怪,阿秀喜欢孩子,可结婚三年始终怀不上。丈夫杨大林想领养一个,可阿秀坚持要自己生,最终做了试管婴儿。千辛万苦才有的儿子,一旦失去,阿秀怎么承受得住?

起初,杨大林还常常宽慰阿秀。后来,阿秀疯得越来越厉害,没半年,他们离婚了。

李子木住的是老房子,墙薄,隔音差。每天晚上,他都能听到阿秀哄着亮亮入睡,给他唱儿歌。而每晚12点,阿秀都会准时领“孩子”下楼,跟亮亮到楼下的小花园玩游戏。她说,亮亮喜欢在黑暗里捉迷藏。说这话时,她的目光格外神秘。

李子木和杨大林都是出租车司机,只是隶属不同的公司。杨大林走后,李子木常帮着阿秀买东买西。大家都说,李子木真是难得的好人。李子木只是苦笑。最近他和女友分手,反正也闲着没事。不过,因为阿秀整夜折腾,搞得李子木常常失眠。每次阿秀半夜出门,他都忍不住站在窗口看一下。清冷的月光下,阿秀和自己的影子玩老鹰捉小鸡。她佝偻着身子跑着,笑着,不时地俯下身给“孩子”系鞋带,还会扶起摔倒的“儿子”。李子木看到这些,心里总有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刺痛。好在,花园角落里搭着个窝棚,那是一个拾荒人的住处。每次阿秀和“儿子”出来,窝棚里总会点起灯,似乎在为母“子”俩照明。那才真是个好心人。

周末,李子木收工晚。回家清理出租车,他突然看到车子后座上放着一只木娃娃,有一尺多长,不知道是哪个乘客丢在车上的。想了想,他拎着木娃娃敲开阿秀的门。李子木说:“刚才亮亮自己在楼下玩,我把他领上来了。”说着,他将木娃娃交到阿秀的手里。阿秀高兴地领过“亮亮”,说:“谢谢你啊,李子。”然后又转头柔声对木头人说:“亮亮,跟叔叔再见。”

回到自己的房间,李子木趴到床上,将头深深地埋进被子。

二、木婴复活

自从李子木将那只木娃娃送给阿秀,阿秀就认定那是自己的儿子亮亮。她出门时抱着木娃娃,脸上总带着笑。

李子木偶尔在楼道里碰到阿秀,她总会向他汇报,亮亮识字了,亮亮长高了,亮亮越来越懂事了……起初,李子木只是嘴里含糊应着。可后来,他开始感觉不对劲儿。因为,某天半夜,他听到阿秀在大声训斥亮亮,而亮亮尖着嗓子高声争辩:“我就要下去,我就要下去!”

李子木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接下来,隔壁悄无声息,李子木却出了一头的冷汗。片刻之后,他听到隔壁传出开门声,似乎是两个人的脚步声。李子木迅速移到窗口,果然,他看到阿秀正在花园里和一个男孩在玩老鹰捉小鸡。

那一瞬间,李子木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亮亮分明已经死了,这个男孩是谁?男孩看上去似乎腿脚不稳,走路摇摇晃晃。这时,窝棚里的灯又亮了。

清早,李子木下楼来到拾荒人的住处:将一捆旧报纸扔给他,李子木递给拾荒人一根烟,装作无意地询问:“昨晚,阿秀又来了?”

拾荒人“嗯”了一声,没有更多的反应。李子木弹了一下烟灰:“好像不止一个人?我半夜睡不着,似乎看到花园有两个人影儿。”

拾荒人沉默了片刻,说:“昨晚,阿秀和亮亮一起来的。我看得很清楚。”

李子木的身子陡然一紧,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转头问拾荒人,问他确定那是亮亮?拾荒人用力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在我们乡下有一种说法,如果活着的人始终放不下死人,那么,死人就会回来。你相信人的精神力量吗?也许,是阿秀的执念把亮亮招了回来。”

李子木没吭声。活人能把死人招来?鬼才信!

也就是从那天起,李子木越来越频繁地听到隔壁有孩子的笑声,喊叫声,玩皮球的声音,还有阿秀哄他吃饭穿衣的声音。几天后,李子木再也忍不住,去敲了阿秀家的门,说想看看亮亮。

阿秀兴高采烈地说亮亮正在屋子里玩呢。李子木放下东西,一步步朝着卧室走去。每走一步,他的心似乎都要颤一下。灯光昏暗,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正坐在地上,他扭过头,朝着李子木笑:“叔叔,我看到你了。”

那张脸,的确是亮亮!李子木觉得脑袋像被人砸了一棍,身子有些踉跄。他扶住门框,再仔细看,却吓得魂飞魄散。那男孩尽管穿着外套,可还是露出了木头双臂、木头腿,甚至木头身子,只有头是亮亮的!李子木感到自己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蹿出来。亮亮,他似乎正从木头人里长出来!李子木惊慌失措地逃出了阿秀的家。

这一晚,李子木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一阵男孩的笑声,那笑声先是在头顶,接着就响在他的四周,随即笑声越来越响,李子木用力捂住耳朵,几乎都要发疯。片刻之后,笑声消失了。李子木惊恐地四下里看,陡然间,他看到有什么东西正从床边的墙壁钻出来。终于看清了,那是血淋淋的头,接着是木头的四肢!除了亮亮,那还能是谁?他朝李子木笑:叔叔,你害怕了?

李子木不只是害怕,他已经惊恐到了极点。亮亮血肉模糊的头凑近他,伸出圆木棍手臂,一下一下地擦他的脸……

三、复仇的婴灵

当李子木醒过来,已是第二天中午。他坐起身,渐渐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李子木不安地看看墙壁,什么都没有。他摇摇晃晃地下楼,却看到楼下几个老人正在单元门口聊着什么。李子木从他们身边走过,一个老人叫住了他:“李子,你知道吗?杨大林死了,是被杀死的。早上,警察上门调查阿秀了。”

李子木愣住了。亮亮的父亲死了?他马上拿起电话找同行打听。原来,昨晚10点钟杨大林死在了自己的出租车里,好像是被木棍扼住了喉咙。看过尸体的人说,当时杨大林大睁着眼睛,看上去惊愕又恐惧,警察还在他的脖子上找到了一点点木屑。

听到这消息,李子木的心底陡然涌出一股寒意。会不会是那个木头婴杀死了杨大林?李子木想想,决定再去一趟阿秀的家。敲了半天门,阿秀却不开。她声音颤抖着说:“亮亮害怕,他不想见任何人。警察吓着他了。”

李子木有些疑惑,警察看到了亮亮?那么,对那个木头婴,他们又有什么看法呢?

下午,李子木左思右想,还是拨通了前女友张琳的电话。可一听到他的声音,张琳就冷冷地问:“我们不是分手了?为什么还要找我?”说罢,张琳挂断了电话。

李子木暗自摇头,就是因为张琳这么强势,他才提出了分手。捻灭烟,李子木决心去一趟张琳的家。杨大林死了,他一定得把这件事告诉张琳。

张琳和李子木同属一家出租车公司,他清楚,张琳晚上9点前一定会收车回家的。所以,他就在张琳家的楼下等。果然,不到9点钟,李子木看到张琳收车回来了。一见李子木,张琳的脸色变得格外阴沉,她冷冷地说:“是你提出的分手,为什么还要缠着我?”

李子木努力按捺下火气,对张琳说:“我找你不是想跟你复合,我想跟你谈一件重要的事。你知道吗,杨大林死了。”

听到“杨大林”三个字,张琳像被烫到了一般,她脱口而出:“那个男孩的父亲?”

李子木用力点点头。张琳眼神里的火苗瞬间熄灭了。这回,她没有再争辩,而是顺从地跟着李子木来到小区外的公园。“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要相信我。”话音刚落,李子木突然感觉灌木丛后闪过一个人影。他的目光紧张地四下里搜寻,并未发现异样,这才接着说:“亮亮又活了。”

张琳的眼睛瞬间瞪圆了,李子木艰难地说:“他的魂儿回来了,潜在了木头人当中。很可能就是他杀死了杨大林。”

张琳一阵冷笑,霍地站起身,转身就走。李子木喊住她,她回过头,一字一顿地说:“我没心情听你胡扯!”

李子木无奈地叹了口气,独自在公园坐了足有半个小时,这才耷拉着脑袋回到了自已的出租车。但是,就在他上车的瞬间,他突然看到汽车副驾驶位置上放着一截木头!不,那是亮亮的木头手臂,上面,上面似乎还粘着丝丝缕缕的血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20.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