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衣柜里的女尸

我新租的房子在郊区,空气新鲜,人口稀少,正是可以静下心来写作的好地方。 搬进去的第一个月,我一直窝在房间里攻一个长篇,出入的场所也仅限于楼下十步远的一个便利店。 长篇即近尾声,为了…

我新租的房子在郊区,空气新鲜,人口稀少,正是可以静下心来写作的好地方。

搬进去的第一个月,我一直窝在房间里攻一个长篇,出入的场所也仅限于楼下十步远的一个便利店。

长篇即近尾声,为了放松一下,我去了附近惟一的酒吧

酒吧里人不多,我在吧台前坐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可以聊上几句的人,一个人喝的就不叫酒了,那是郁闷。

我放下酒杯,正想起身离开,就在这时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斜斜地射过来。 转过身,我就看见了角落里一个男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举止沉稳,目光却是鬼鬼崇崇的。

他好像一直等着被我发现似的,我一回头他就朝我招手:“老弟,一起喝一杯吧!”

我在他对面刚坐下,他就探过头来,神秘兮兮地说:“我见过你!”

他的嘴巴离我很近,浓烈的酒气令我皱了皱眉头:“是吗?什么时候?”

我边说边喝了一口酒。

他犹豫了一下:“昨天半夜,便利店旁边的小巷子里,我看见你在那里散步。”

我笑了:“那您一定是看错了。”

半夜是我的创作高峰期,我可以一整夜抱着笔记本陶醉在自己编织的世界里,怎么会有闲工夫跑出去散步。

他颇遗憾似的摇了摇头:“那您一定是错过那出好戏了。”

“什么好戏?”

他凑得更近了:“你真的没看见吗?昨天半夜,那里有人被杀了!”

我吓了一跳:“我怎么没听说?”

他瞪大眼睛:“我亲眼看见的,凶手是个男人,被杀的那个女的就住在我们旁边,她是干那一行的。”

他顿了顿,眯起了眼睛,小声说:“那个男人离开的时候我还看见他手里的刀了,一闪一闪的。”

我吓一跳:“你看清那个男人的样子了吗?”

他摇了摇头:“太远了,看不清。”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下楼了,奇怪的是,那个女人的尸体不见了,真邪门了,我一直看着她的,她穿着红色的皮裙特明显,怎么在我下楼那么一会儿的工夫尸体就没了呢,你说奇怪不奇怪?”

从酒吧出来后,我和这个叫田古的男人一起回家,我这才发现,原来他就住在我的隔壁。

分别之前,他好心地提醒我:“老弟,以后小心点儿,没事儿别半夜三更一个人跑出去散步了,危险!”

他说完,突然咧嘴笑了一下,表情很怪异。

我摇了摇头,进屋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脱了衣服,刚打开衣柜门,里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直地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一步,那个东西,确切地说,是一个女人,正好倒在我身上,下颚抵住我的肩头,硬硬的。

我的身子僵直,一动也不敢动,眼珠悄悄转了一下,视线里出现一个红色的皮裙,我脑子里轰隆一声就炸开了,尖叫一声,猛地伸手一推,女尸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白得瘆人的眼珠上爬满藤蔓一般的血丝,直勾勾地望着我,脸色铁青,脖子上一道深深的沟,凝固的血液已变成了紫黑色。

我呆呆地望着这具凭空出现的女尸,脑子突然不好用起来,我想起不对劲儿的地方了,田古说距离太远,他看不见凶手的样子,可是同样的距离,他为什么能看见我,还在今天一见面就认出我来了呢?

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还撒了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谎呢?

没等我继续想下去,门铃突然响了,我看着眼前的女尸一下子懵了。

我将女尸塞进衣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再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短发女人,瘦削的脸上有一双刚毅的眼睛,可是声音却柔柔弱弱的:“您是程铭先生吧?我就住在隔壁,能进去跟您说几句话吗?”

在客厅里坐下后,女人的脸色有些苍白:“我叫夏真,是田古的老婆,程先生,我们家田古是不是跟您说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话……”

她顿了顿,又怕我不明白似的解释着:“比如说杀人了,尸体了……这类的事情!”

见我点头,她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程先生,您千万别信他的,他以前受过刺激,这里……有些问题……”

她边说边指了指脑袋,又说:“他大多时候很正常,可是有时候看电视或者看书,对一些能引起他兴趣的情节记忆特别深刻,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分不清这些情节是虚构的还是真实的,他这个人秉性善良,总是神秘兮兮地到处说,要人家小心,留意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凶手,这一带的邻居都知道他有这个毛病,所以从来不把他的话当真,您新搬进来还不知道,所以我先跟您打个招呼,让您也有个思想准备,别被吓着。”

女人临走前,又扫了一眼我的屋子,最后视线落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瞪大了眼睛:“您是……作家?”

我谦逊地摇了摇头:“作家还谈不上,只不过喜欢写点东西而已。”

她凑过来看了一会儿,神色突然一凛:“这本书原来是您写的,我们家田古最近天天在网上跟着看呢!”

送走女人后,我打开衣柜,女尸正窝在我的衣服堆里,直勾勾地望着我。

我的脑袋此刻一团糟,如果田太太所说的是真的,那么田古就是个精神病人,他的话不足为信,可是田古故事里穿着红裙的女尸此刻就躺在我的柜子里,这又如何解释呢?我又该怎样处理这具女尸呢?

报警?

我该怎样对警察解释这具出现在我的衣柜里,身上到处都是我的指纹的尸体呢?

我一直想到凌晨也没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最后索性趁着天黑,把女尸拖到郊外埋了,如果此刻给人看到,只怕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如此折腾了一宿,我筋疲力尽,回去倒头就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门铃声大作,起来一看,已近傍晚。

田古似笑非笑地走进来:“老弟,昨晚忙了一宿吧!”

我头皮一阵发麻,还是硬挺着问了一句:“你什么意思?”

“我看你的灯亮了一宿。”

然后指了指我的笔记本:“一定忙着写小说吧!”

真是做贼心虚,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去厨房倒水。

从厨房出来,我发现他已经在我的笔记本前坐下,正滚动鼠标,翻看我的小说,一边看一边说:“又一个穿红皮裙的小姐被杀了。”

他边说边回头来:“不知道这次尸体会在哪里出现呢?”

他突然站起来,直奔我的衣柜,猛地拉开衣柜门,一具女尸应声而出,长发红裙。

我的冷汗刷一下就出来了,我张口结舌,我百口莫辩。

他依然笑嘻嘻地望着我:“我亲眼看见你在巷子里杀了那个小姐,只可惜我说的话他们都不信,现在证据确凿,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我这就去叫邻居们,让他们看看,我并没有说谎。”

他边说边往外走,眼见他的手已经落到了门把手上,我大惊,本能地把手里的杯子扔了出去,厚重的瓷杯正打在他的后脑勺上,他哼也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处理完两具尸体,已是深夜,回到家里,我开始改小说,把与红裙子以及小姐有关的所有情节都删掉,小说刚改了一半,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真是冤孽,原本以为这里是个静心写作的好地方,想不到诡异事接连不断,先是凭空出现的两具尸体,接着莫名其妙的精神病人,现在连我自己也成了凶手。

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一袭白裙,长发飘飘的女生,清纯无比。

迎着我诧异的眼神,她自我介绍:“您好,我叫李曼,就住在隔壁,上个月一直出差,刚刚回来才知道来了新邻居,只是过来问个好。”

面对如此美女,我自然求之不得,忙迎进来,她打量了一下我的屋子,满脸赞许之色,连夸我的房间设计得很有特色,在得知我还是个作家之后,更是倾慕的不得了,她一边用那个砸死了田古的白瓷杯喝水,一边轻声提醒我说:“程大哥,你刚来,可能还不知道,住在你隔壁的那个叫夏真的女人,是个精神病人,去年发病的时候还打死了自己的老公,现在虽然好了,但是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发作呢,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一愣:“她的丈夫?叫什么名字?”

“田古啊!”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送李曼出的门,从她说出田古的名字后,我的脑袋就彻底懵了,田古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被他精神病的妻子打死了,那么我刚刚用瓷杯砸死的那个人又是谁呢?田古和夏真,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我的这些邻居们,到底谁的话才可信呢?

我辗转反侧一宿没睡,第二天一大早就红着眼睛敲响了夏真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脸色枯黄,形容憔悴的女人:“你找谁?”

我愣了一下:“请问,夏真在吗?”

她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找我什么事?”

我张口结舌:“你……就是夏真?”

她白了我一眼:“你什么意思?有事儿快说,没事儿我要关门了。”

我吞了口口水:“那……我找田古。”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盯着我的眼睛好像要冒出火来,突然从门后拿出一把笤帚,朝我劈头盖脸打过来。

我大叫着跑下楼,她拿着笤帚紧紧跟下来,那看起来孱弱的身子,跑起来却像一阵风,我给她追得上气不接下气,绕着便利店跑了好几圈,到后来肺都要跑炸了,一头钻进便利店就倒在地上。

她随后跟来,面不改色,举起笤帚就是一顿狂轰滥炸。

便利店的人都吓呆了,等到他们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拉开那个疯女人的时候,我已经遍体鳞伤了。

便利店的老板对着人群大叫:“快,给医院打电话,夏真的病又犯了。”

夏真,她真的是夏真,那么那个瘦削留短发的女人又是谁呢?真是活见鬼了。

疯子夏真被送往医院后,隔壁空了下来,我的日子也难得的清净下来,那两个红皮裙的小姐尸体,以及我砸死田古的事好似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继续写我的小说,很谨慎地斟酌着字眼,尽量避开:红色、皮裙、小姐,以及衣柜,这些敏感的字眼。

小说又写了半个月后,我遇到了瓶颈,没有灵感急得我白天黑夜都无法入睡。

我在半夜端着啤酒站在阳台上,眺望夜空,一边继续捕捉我的灵感,幽暗深邃的夜空,带给我的思绪却是空白的,就在我已经放弃了希望,打算吃两片安眠药,好好睡上一晚再说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东西。

那个东西就在隔壁窗前,直勾勾地对着我,一开始我以为那是一个人,跟我一样趴在窗前发呆,可是等到我仔细看了一会儿,眼睛适应黑暗之后我才发现,那个黑影的形状更像一个望远镜,而那个黑影正在隔壁夏真的房间。

我怒火中烧,夏真这个疯子,竟敢偷窥我的生活。

我打量了一下两个阳台之间的距离,然后毫不犹豫地爬进了隔壁的阳台。

那果然是一个望远镜,从这个架在支架上的高倍望远镜里望出去,对面我的房间任何一个角落都一览无余。

愤怒让我无所顾忌,我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灯火通明中,我搜索这个房间一切可疑的信息,没费多大力气,我就在墙上的照片中找到了夏真,那个声音柔弱,可怜兮兮地向我诉说她丈夫是个精神病的夏真。

很讽刺的是,在她身边的那个头发枯黄的女人,赫然就是那个拿着笤帚追赶我的夏真。

我拿着照片去夏真所在的精神病院,很快就搞清楚了两个夏真的关系,很简单,发疯的那个是真的夏真,假的夏真的真名叫武宁,不过是精神病院负责照顾夏真的护工。

我找到武宁的时候,她正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噼里啪啦地掉眼泪。

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吓得好像要晕过去了一样。

我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小,不等我问就全招了。

贫困的家庭,添了孩子,孩子不满周岁,男人,也就是被我杀死的那个所谓的田古,真实名字叫白波,得了胃癌,晚期。

从知道自己得了绝症的那天起,白波就为自己买了巨额保险,受益人正是武宁,他生前不能给她带来幸福,希望死后她们娘俩能过上好日子。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他开始寻找机会,寻找每一个可以被人杀死的机会。

只要你肯留心,机会无处不在。

白波知道武宁照顾的病人夏真在郊外有一栋空房子后,本能地意识到,机会来了,郊外,人烟稀少,正是发生意外的最佳场所。

于是就有了那架高倍望远镜,他用它观察周围的每个邻居,寻找可以置自己于死地的每一个潜在凶手,机会说来就来,他目睹了一起命案。

他原本打算以告发凶手相威胁,这样凶手就会杀他灭口,只可惜凶手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又实在等不及了,索性把尸体从阳台搬进我的家里,嫁祸于我,只等着逼得我走投无路,杀他灭口。

第一次,武宁的软弱破坏了丈夫的计划,武宁告诉我,他是个精神病人,他说的话都不算的,她彼时已经知道衣柜里的尸体,这样说只不过是告诉我,精神病人即使看到了什么,说出来的话也没人相信,不会对我构成威胁而已。

第二次,白波成功了。

临走之前,武宁在我身后轻声说:“你放心,如果揭发你,我就拿不到那笔保险,我肯定不会告发你的。”

“我喜欢这个地方,虽然有点邪门,但是灵感多!”

我跟好友说。

他在视频那头叹了口气,打出一行字:这次你没惹事儿吧!

我犹豫了一下,回他一句:应该没有。

我的小说已经完稿,我最后浏览了一遍结局:那个以隔壁李曼为原型,白衣飘飘,清纯无比的女学生竟然是杀手,这个结局一定会让所有人发狂的,更妙的是,警察终于找到她藏身的地点,想逮捕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死在了衣柜里,跟那些被她杀害的人一样,眼珠惨白,脖子上一道深深的沟……

我越看越满意,忍不住得意地笑起来,耳边突然门铃声大作,我一下子清醒过来,这才发现,我竟然趴在电脑前面睡着了。

而那个声音也不是什么门铃声,而是手机铃声,好友的声音颤抖着:“程铭,你……又惹事了。”

我一头雾水:“怎么了?”

“你打开衣柜看看就知道了。”

我莫名其妙地走到衣柜前,没等打开衣柜,心里就咯噔一下:衣柜门半掩着,柜门和地板之间夹着一块裙摆一样布满褶皱的白布。

我壮着胆子打开柜门,一个软软的身体慢慢靠过来,脖子上的血滴在我的手臂上,还是温热的。

我大叫一声,好友的声音传过来:“我在视频里看见你睡着睡着突然站起来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拖来一具尸体放进衣柜,然后趴到电脑前继续睡……”

我看着怀里渐渐失去温度的李曼,想起了武宁,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看到我会那么害怕,害怕得像要晕过去一样,她一定是从望远镜里看到了我所做的一切。可是,她为什么告诉我是白波把那两个小姐的尸体拖进我的衣柜,嫁祸于我呢?难道她都知道了?

好友继续在手机里絮叨着:“你的夜游症又犯了,以后千万别再写命案了……”

唉,我又要搬家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31.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