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夺命肖像

左通是下午来到这个城市的。他给住在这个城市的朋友少强打了电话,少强听说他在这里,立刻飞车前来,将他请到一家酒店。老友重逢,左通喝了不少酒。饭后少强说,本市的江边夜景别有情趣,不如带…

左通是下午来到这个城市的。他给住在这个城市的朋友少强打了电话,少强听说他在这里,立刻飞车前来,将他请到一家酒店。老友重逢,左通喝了不少酒。饭后少强说,本市的江边夜景别有情趣,不如带他去逛逛。

两人随即出发前往江边。正是黄昏时分,太阳在西边的云层里摇摇欲坠,努力释放出惨淡的血色光芒,但夜色侵袭,它马上就会黯然退出了。岸边游人渐渐稀少,每个人都拖着长长的影子,就像一个个无主的游魂。

江水很浑,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清澈的水流了。左通转了一圈,觉得无聊,刚想叫少强一起离开,忽然,他的目光被一个画师吸引了。

那个画师四五十岁的样子,腰身有些佝偻,坐在矮椅上,对着面前的画板飞快地摆动铅笔。他的动作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左通不觉看呆了。好半天,他将目光转向画师对面的女孩儿,长发披肩,昏暗的光线下也可看清她美丽的容颜。左通走到画师身后,画已接近完成,雪白的纸上,那女孩巧笑嫣然,活灵活现。不想在这种地方,竟然有如此出色的江湖画师。

画师再勾勒最后一笔,将画像交给女孩儿,女孩子付了二十元钱,拿着画像走了。画师慢慢收拾他的东西,看来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人大喊:“少强——”

少强应了一声,回头对左通说,他遇到一个朋友,正好给左通引见一下。左通却心里一动,推托说:“不用不用,你去跟他聊一会儿吧,这师傅画得太好了,我正好趁这机会画一张留念。”

于是少强迎向他的朋友,左通坐到画师对面,说麻烦画师再辛苦一下。本以为生意上门,画师当然求之不得,没想到画师冷淡地说:“对不起,我要收摊了,要画明天请早点来。”

左通愣了一下,伸手掏出一张百元钞票,不屑地说:“我付一百,可以吗?”

黯淡的光线里,左通看到画师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脸上的皱纹蓦地舒展。画师也不说话,重新将收起的椅子打开,拿出一张白纸夹在画板上,扫一眼左通,铅笔毫不犹豫地落了下去。

左通不看画师,远处的沙滩上正有一些孩子在放风筝,离得远了,听不见孩子们的欢笑声。他们跑来跑去的画面就像一场无声电影,而天上蜿蜒爬行的风筝,却像一个个暗夜里出动的彩衣幽灵……明天晚上,应该拉着午夜蓝花来这里,她一定会喜欢放风筝吧?

午夜蓝花是他的网友,妖娆而美丽,两人在网上疯狂地相恋了两个月。左通不远千里来见她,午夜蓝花却回他一条短信,说明天才有时间,所以左通才找少强喝酒消磨时间。

左通慢慢收回目光,画师疾笔如飞,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左通忍不住嘴角撇出一丝冷笑,本来画师要回家了,可为了区区一百块钱,他就不得不为自己服务,这个世界,总有人甘心对金钱俯首称臣。他转头去看几米外的少强,少强正和朋友挥手告别,然后转身走来,奇怪的是,他的眼光只在自己身上略作停留,就失望地转了过去。

左通不由得奇怪:这小子怎么了?

少强原地转了个圈,四处打量,好像在寻找什么。忽然,他拔腿向来路大步走去,冲着一个慢慢行走的人大喊:“左通。”

这时,夜色已经笼罩下来,几步开外,已经看不清人脸。少强喊的那个人穿着与左通一样的白色裤子,看来他把那人当成自己了。可是不对啊,刚才少强明明看到了自己,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就坐在这儿?

左通忍不住想笑。真没想到,少强竟是个如此糊涂的人,那就让他再糊涂一会儿吧。他问画师:“还要多久能画完?”

“一分钟。”画师头也不抬地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帮你写到上面。”

左通随口答道:“左通。左右的左,通道的通。”

他看着远处的少强赶上了那个穿白裤子的人,说了几句话,那人继续走远,而少强还在东张西望。他拨通少强的手机:“哥们儿,你在找我?”

少强大喊:“你跑哪去了?怎么我跟朋友说完话,就不见你了?”

左通叹了口气,怜悯地说:“你眼睛花了吧?我还在画像,你还看了我好几眼,竟然没认出我来?你不会是喝多了吧?”

“别开玩笑了。”少强不耐烦地说,“我才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左通突然想戏弄他:“我已经回到宾馆了,你来找我?”

少强埋怨了几句,匆匆走了。左通哈哈大笑起来,想着这小子到了宾馆找不到自己的样子,不好笑才怪。正笑着,他听到画师低沉的声音:“先生,画像画完了,您看看怎么样?”

左通还在笑着,接过画像,笑声却嘎然而止。他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画像,然后一字一句地问:“你画的是我?”

画师漠然地看看他,肯定地点点头。

左通愤怒地指着自己的脸:“你疯了吧?你敢说你画的是我?”

画师也不生气,一伸手从地上的包里拿出一面镜子,递给左通,左通一把打掉镜子:“你他妈的跟我搞鬼?你想让我看什么?这张画像哪有一点像我的地方……”

他大声咆哮着,画师却已经捡起镜子,送到他眼前。左通突然呆住了。他看到镜子里一张愤怒的脸,一点点变成惊愕、惶恐,而这正是从他心里反应到脸上的表情,可是天知道,那不是他的脸,那是一张陌生的脸!

将晚风寒,一阵风恰巧吹过,左通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可是额头上一滴滴细密汗珠却渗了出来。他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那本应是他的脸,可如今却可怕如鬼。画师慢慢地拿过镜子,说:“先生,你该付钱了。”

画师的声音里突然多了一些神秘,或者说是……诡异。左通恐惧地望向画师,在画师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些他无法明白的东西。左通惨叫一声,将画像往外一甩,撒腿就跑。

可他的腿已经软了,他不断地跌倒,又不断地爬起来,当他连滚带爬地钻进他的车里时,他只想尽快逃离这个阴气森森的地方。他踩下油门,车子风驰电掣地开了出去。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画师为什么画了一张与他完全不同的脸?镜子里面他的相貌为何会变成了与画中一样?左通真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下午那几杯可恶的酒造成的幻觉。一想到这点,左通猛地一脚踩下刹车,只听得一阵刺耳的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他的奔驰停了下来,而他后面的一辆车,险些撞到他的车尾。司机伸出头来愤怒地骂着什么,可左通充耳不闻,他没时间理会这些,他手忙脚乱地打开车里的灯,然后把眼睛凑到观察镜上,他要再看一下,确定自己还是那张英俊的脸,确定刚才的一切只是可怕的幻觉……可他失望了,镜子里依然是那张该死的、陌生的、恐怖的脸。

左通简直要崩溃了。他狂叫一声,从工具箱里取出一把扳手,疯狂地把那面镜子砸个粉碎,就在这时,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一旁,两个交警跳下来,上前敲敲车窗:“先生,有人举报你严重超速,并且……”

左通呆呆地看着交警,突然大吼一声猛踩油门,车子像一只豹子一样蹿了出去。奔驰车穿行在无边的夜色里,要不是对面的车灯时而闪过,他真以为自己是在地狱里穿行。左通不知道自己开得有多快,他够幸运,他没有撞到车,只是在一个弯角处,他的车子撞上了路障,然后翻转过来,又甩了出去,与此同时,车里的气囊弹在他的身上,可他脸上却传来剧烈的疼痛——碎裂的玻璃打在他的脸上。完了,这张脸毁了。可晕过去的那一瞬间,左通心里掠过一丝快意:妈的,正好换回自己原来的样子。

梦里场景交替,有鲜血也有魔鬼,有阴谋与卑鄙,还有他心爱的午夜蓝花……只是看不到天使美好的影子。也不知过了多久,左通终于醒过来,脸上传来隐隐的痛。他慢慢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他是来这里见他的网上情人——午夜蓝花的,他跟少强去了江边,一个画师画了一张奇怪的画,而他的样子竟然莫名其妙地改变了……

“先生,你醒过来了?”一个护士惊喜地说,“你昏迷了好多天啊,一直在喊,说让我们恢复你原来的样子……你的脸都毁了,幸好我们这里有最好的整形医生,现在你已经比以前更帅了。”

比以前更帅了?那……应该是什么样子?左通打了激灵,突然跳起来,疯狂地跑出去。在医生办公室里的镜子里,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不是他的,是那个画师画出来的脸!他狠狠地一拳砸在镜子上,镜子哗啦一声碎掉,他的手被划破,鲜血涌了出来。他绝望地蹲下去,哭着大喊:“为什么你们要帮我换成这张脸?这不是我的脸,你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做?”

一个医生奇怪地说:“先生,你的车子着了火,幸好你被两个交警救出来,你不知道你的脸伤得多么可怕。我们在你身上找到一张签着你名字的画像,而且那两个交警说,那就是你原来的样子,所以我们按着画像的样子帮你整容,为什么你还说这不是你的脸?”

“可是,画像里的人并不是我!”左通疯狂地大吼,心里却蓦地掠过一丝寒意。他记得很清楚,他逃离画师的时候,已经把那张画像扔了出去,为什么画像又跑到他的身上?他的冷汗又冒了出来:“手机,我的手机呢?”

“你的手机在车里,早已经烧毁了。”

左通用医院的电话,拨通了午夜蓝花的手机。一听到他的声音,午夜蓝花不高兴地说:“你到哪里去了?这么多天打你手机也打不通?”

“我……我身上发生了最奇怪的事,我现在××医院里,你快来啊。”左通勉强抑制着恐惧说。

半个小时后,一个妖娆的女人冲进医院,左通一眼认出,这就是他的午夜蓝花。他张开双臂迎上去,午夜蓝花的脸突然失去血色,瞪大惊骇的眼睛,仿佛遇到可怕的厉鬼。她呆了片刻后语无伦次地叫道:“别来找我……请你饶了我……我只是想要我的幸福……你这个死鬼——”她蓦地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然后,捂着胸口软软地倒了下去。

就算自己的脸很陌生,午夜蓝花也不应该吓成这样啊?难道她认识自己现在这张脸?左通呆住了。医生们急忙冲上来,一番抢救后,他们遗憾地告诉左通,午夜蓝花死了,是被吓死的。

左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被吓死?他呆呆地望着地上镜子的碎片,无数个碎片里无数的那张脸上,竟然现出无数个得意而嘲讽的笑。

左通哆嗦了一下,脑子里好像划过一道电光。他突然想起了一张照片,那是午夜蓝花在视频中给他看的:午夜蓝花被一个男人搂着,她说,男人叫张德海,是她的丈夫。

现在他想起来了,他被换了的这张脸,就是那个张德海的脸!天啊……左通想起他对午夜蓝花说过的话:“我要和你生生世世在一起,他不离婚,你就杀了他……”

就在这时,一个挤上来的围观者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指着左通大喊:“张德海,你不是死了吗?妈呀,见鬼了……”

左通恶狠狠地扑上去,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我死了?我什么时候死的?”

那人哆哆嗦嗦地回答:“九月……九月三日,第三天我还参加了你的葬礼呢……”

九月三日?三天后是九月六日,就在那一天,他赶到这个城市,午夜蓝花发给他一条短信,说在忙他们的幸福大事,让他晚上十点之后联系她……她在忙她谋害了的丈夫的葬礼……而她的丈夫,却通过那个神秘的画师,将复仇的脸换到他的脸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47.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