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潮湿地死

大约从一年前开始,我变成了一个宅男。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确实没有任何办法,我厌倦了每天都看到尸体和死亡。 从现在开始算起的前三百七十二天,是个晴天。那天上班快要迟到的我跑着去赶一…

大约从一年前开始,我变成了一个宅男。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确实没有任何办法,我厌倦了每天都看到尸体和死亡。

从现在开始算起的前三百七十二天,是个晴天。那天上班快要迟到的我跑着去赶一辆巴士。司机大概猜出我要迟到了,慢慢停下了车。挤上车之后,我平息着自己的气喘,按着自己放手机的位置,松了一口气——这个月终于可以得全勤奖了。在离九点还有七分时,巴士停在了青山站,从这里走到我公司只要三分钟……对于习惯了紧张的我来说,现在的时间绰绰有余。

迈着轻松的脚步,我踏上了路边的人行道,但还没走出几步,我就听见一声足以把隔膜震破的巨响,紧接着,身体被一阵夹着血腥味道的滚热气浪突然袭击。我应该是从原地被冲击波推倒,做了一个后滚翻之后仰面朝天地停在了人行道旁的绿色草坪上。我看清了这一声爆炸的来源——正是我刚刚乘坐的那辆巴士。

扑通!一个物体从天而降,我感到有只青蛙正趴在我脸上。但是,当我伸手往脸上一摸,才发现这湿湿黏黏粘在自己脸上的东西,原来不是青蛙,而是一块不知来自于什么人什么部位的肉……哦,我想起来了,刚才在巴士上,身边有一个穿低腰牛仔裤的妙龄女郎,后腰露着一处妩媚的刺青……而这块刚从我脸上拿下来的肉上面,正带着那处刺青。

根据晚上的新闻,在这次巴士爆炸事故中,总共有二十四人遇难,遇难者和我一样,都曾是那辆巴士上的乘客——区别是,我还活着。

第二天,我毫发无损地接着去上班,在踏上大理石阶梯,即将走进大厦时,一个人和我擦肩而过。我认识这个人,他是我们公司的副总。但副总不是和我平行擦肩而过的,他是从二十三楼上跳下时擦到我肩膀的,我想起昨天下午他还拍拍我的肩膀夸我好样的。

第二天是周四,上午放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假,貌似和副总的自杀有关,下午照常上班。

第三天的上班路上,并未发生什么。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胡思乱想。我没办法不去乱想,任何一个人,即使再麻木,连续两天和死亡近距离擦肩而过,都会像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思考了许久,我得出的结论是生命无常,今晚一定要请身边暗恋的女同事吃饭。

她叫婉,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看不到丝毫被社会现实残酷驯化的痕迹——她还保留着一个二十出头少女应有的天真和懵懂,她的心思,还是纯良透彻的。所以,我无论如何今晚都要约她吃饭,谁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呢?我已经连续两天和死亡擦肩而过了。

“小婉,今晚下班一起去吃饭吧,能赏脸不?”

“哇,好啊。”这小丫头笑得实在太销魂。

过马路时,我勇敢地抓着她的手——没有别的目的,只因前两天的事情让我心中留下了阴影。晚饭很开心,我把她送回了出租屋,但第二天上班,我却没见到小婉。越来越强烈的不祥预感,从我的毛孔里和冷汗一起渗出。快到中午下班了,小婉还是没有出现,正在我心神不宁时,本地网上的一则新闻吸引了我的目光。

“昨晚九时许,位于前进路的跃发海鲜楼发生大火,由于消防设施年久失修,以及安全通道被杂物堵塞……酒楼三楼人员被完全围困……大火波及楼上的民居……截止目前为止,已有17人死亡……”

下午我向公司请了假,我决定去跃发酒楼打听一下,以确定小婉是否有事。走出公司大厦,刺眼的阳光霎时照在脸上,我突然想起,难道除了我之外,公司里没人看到那则关于大火的新闻吗?或者他们都看到了,只是并不知道小婉也住在那里?

下了车,我仰头看着已近似废墟的跃发酒楼,这里面能燃烧的东西,似乎都已燃尽了,不只这样,酒楼之上几层楼的窗户也已经只剩窗框,远远看去,那些房间里的颜色也只剩下黑色。

——其实我并不知道小婉住在几楼。

噼啪!噼啪!明明是晴天,却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我本来想问问周围的邻居,昨晚火灾的伤员都送到哪里去了,但现在突然下这样的大雨,我不得不先找个地方避一避。

好在旁边就有个茶餐厅,我快步跑进里面。

一个黄色物体突然闯进我的视线,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个穿亮黄色雨衣的人。在他压得很低的雨帽下,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觉得,他在隔着玻璃看我。然后,他走进餐厅,径直向我走来。

“你好,我是雨男。”我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的人,不知道他为何找我。

“那个女孩会没事的,她只是受了点惊吓。”没等我开口,雨男又说了这样一句。

“你知道,我是为何而来的?”

“是的,就是昨晚和你一起吃饭的那个女孩,你今天过来这边就是为了看她吧。”“你怎么会知道的?”我从椅子上坐直了身体。

“因为我是雨男。”水滴敲打玻璃的噼啪声突然消失了,我注意到,此时窗外的雨,突然停了。

“我不明白你的话,雨男是什么意思?”

雨男一言不发地站起身,向门外走去,他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他走出了门,站到大街上。随着他把雨帽戴在头上,茶餐厅的玻璃又发出了被雨滴拍打的声音。

大雨又下起来了。

“我是一年前才变成这样的。”

雨男坐在我对面,带着浑身的水,低着头说。

“无论是你什么时候出门,都会下雨吗?”

雨男没说话,只是虚弱地点了点头。

“我所带来的雨,只会在我身边的几百米范围降下,这一点,和你一样。”

“什么和我一样?”

“你所影响的人,也都是你身边的人,我会带来雨水,你会带来死亡。我是雨男,你是祸男。”其实,我心里很想说一句话是——这个玩笑有点开大了。

“如果说身边这些灾祸,这些死亡都是我引起的话,为什么我之前都很正常,现在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也是一觉醒来,就变成雨男的。之前我并未遇到过如你这般的祸男。”雨男直视着我,说出了这些话。“你说你遇到过和自己一样的雨男?”“雨男在世界上该有很多,这里我知道的有两个,一个搬去西北干旱地区植树造林了,现在生死不明,另一个并不在乎自己是雨男,他本来就喜欢潮湿天气。以前我们都住在本市,时常还同病相怜地在一起聚会,一起讨论自己为何会变成雨男,但只要我们三个聚在一起或同时出门,就会大雨倾盆,而且不会停,几次还引发了水灾。最近这半年,我们没再见过面。”

“做雨男只是会带来雨水,可我该怎么办?我已经在三天里制造三次死亡了,我今后要怎么办?”我发觉在我只说前半句时,雨男就在不停摇着头。

“先回答你的后半句,如果你想停止给别人带来厄运,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少出门,少和人接触。”

“那个……我想说的是……我要说的是,我能否找医生治疗?”我嘴忙舌乱地说。“治疗?!变成我们这种人之后,医生是帮不了你的。多少次想摆脱这种无止境的折磨,我不是没试过……我试过很多次。”雨男拉起袖子,露出青白干细的手腕。

在他满是凸起血管的手腕上,我看到了几条像蚯蚓般的丑陋伤痕——我猜是割腕形成的,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割多次。

“难道你连自杀都……?”

“自杀都不行,每次我都失败了,无论选择什么隐蔽的地方,总会有人来救我,我吸过一氧化碳、跳过海,甚至想绝食把自己饿死,可每次都没死成。最离谱的一次是,我找到一条僻静的铁轨,打探好火车经过的时间,吃了很多安眠药之后躺在上面,准备就这样等待让火车把我辗碎,但我躺了五分钟之后,身边的大雨就下得山体滑坡了,虽然没有泥石流来淹死我,但却让火车停运了。后来昏睡的我被铁道工人抬走,被以妨阻公共交通的罪名起诉。”

“那除了自杀,就没有别的办法摆脱这种命运吗?”我这样问雨男,其实也是在问自己的出路——虽然我用满是同情的眼神看着他。“我找不到摆脱的办法,我已经放弃了……希望你会是我的救星。”

“救星?你别忘了,我可是祸男啊?”我似乎隐约明白了雨男的话。

“就因为你是祸男我才会找到你,从你第一天在爆炸中幸存,我就发现了你。既然你每次出门都会带来死亡,那我可以和你在一起,用非自杀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雨男低下头,不再看我,似乎在喃喃自语。

后来,雨男死了。

在一同走出茶餐厅、我回身关门时,楼上硕大的钢架霓虹灯箱掉落下来,正砸在雨男身上。

“小婉现在东星医院,昨晚我跟着你到她家楼下,想弄清楚她和你吃饭后会不会有事……她好幸运,酒楼起火时,我带来的雨水,阻挡了火势……”临死前,雨男对我说出了这些话。他最终死在雨中,潮湿地死去了。

我看着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我看着大雨随着他的死亡而停止。

而我,直到今天还是一个祸男,一个不停地制造死亡的祸男。

至于我在成为祸男的这一年都发生了些什么,我遇到过哪些人,做了哪些事……都将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48.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