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别人的葬礼

他叫陈晓斌,爱看足球。 但凡重要的比赛,他即使排上几个通宵,也要买到那张球票。 他只身在汕头打工,偷到过一台不错的摄像机,从此得意地举着它,帮别人拍拍婚礼葬礼的录像,偶尔也和几个地…

他叫陈晓斌,爱看足球。

但凡重要的比赛,他即使排上几个通宵,也要买到那张球票

他只身在汕头打工,偷到过一台不错的摄像机,从此得意地举着它,帮别人拍拍婚礼葬礼的录像,偶尔也和几个地痞流氓诱骗无知少女拍些毛片,赖以糊口。

他死,没人收尸。

死因,是新型隐球菌脑膜炎。

这种病,多是因鸽粪传播引起。

他爱去现场看球。

开幕式的鸽子,呼啦啦群起而展翅,几坨鸽屎砸中他的肩,兴奋中,浑然不觉。

陈晓斌是死在自己出租屋里的。没家人,也没朋友,常常有几个钱就跑去赌,几天不上工,也不会有人当回事。

汕头地方焗热。尸体不到三天便发出恶臭,抬到殡仪馆,工作人员嫌恶地掩着鼻子,直接让几个小工抬去后面的堆尸房。那里,都是无人认领的“弃尸”,过几日便集中“处理”。

陈晓斌正当壮年,没想过自己早死。之前有些头疼脑热也不以为意,后来,出现剧烈头痛伴恶心呕吐。谁料想不出三周,一坨鸽屎,要了他的性命。

他看见自己的尸体被胡乱塞在一个冰格子里,那个冰格,锈迹斑斑,连打开都有些困难。

难道,这就是他最后的归宿?

突然,有人在外面叫喊:“阿黄,先别弄进去!刚有个送进来的,身体没了,就一个头,家里人说,要化个妆,给整个全尸!”

小工一听,白忙活一场,他忿忿啐了口唾沫在地,又连拽带扯,把陈晓斌弄回了担架,推到了化妆室。

化妆室的老李干这行有些年头,经验丰富,手法熟练。

是一具女尸,生前不小心卷入了轧钢机,救下来的时候,基本上就只有一个头。

家属给了厚厚的礼。

老李懂,这得好好显显身手。

动手前,老李还教一旁的徒弟,两人对着陈晓斌双手合什一拜:“有怪莫怪啊,反正您也没人送终,就借您身体一用。”

说完,他便开始动手。

切了头,身体清洗干净,泡了防腐药水,刺鼻的味道略微掩盖了尸臭。

老李告诉徒弟,化妆的时候,得跟它们多聊聊天。

他一边麻利地缝上了女尸的头,一边嘴里念叨:

“好兄弟,虽然这颗头是别人的,葬礼也是别人的,你就当是自己的吧!横竖都是给别人参观嘛,到底是参观谁的,又有什么关系?”

说话间,安好了头,老李开始挖胸塞棉花填充。

陈晓斌在旁看了干着急,他怎么说也是个爷们儿,现在换了头,还要“隆胸”?

老李突然觉得袖子被什么东西勾住了,还没来得及看,徒弟“哇”一下叫了起来。

原来,搁在一旁的那男人的头颅,不知怎么咬住了老李的衣袖!

老李在这行混了那么久,这些只是小场面。

他一边喝斥了几句大惊小怪的徒弟,一边继续念叨:

“好兄弟,您看您,也不是什么大名人,谁死了不都是一撮灰么?您怎么这么想不开,死咬着不放呢?”

他轻轻一抬手,袖子从头的牙缝间抽出,若无其事,在头颅上扎根红绳,继续隆胸。

陈晓斌只觉得脖颈间被突然勒紧了,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能飘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胸口,多了两个“大馒头”。

最后,老李犹豫了一下,这“小弟弟”……要不要切去?

徒弟忍不住笑了,“李师傅,哪有女人长‘小弟弟’的?”

老李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手起刀落!

葬礼上,挂着女人生前的相片。

亲戚朋友哭哭啼啼,扶着棺木看见她完完整整,激动得直想跪下来给老李师傅磕头。

陈晓斌跟着自己的肉身,来到礼堂里。

他有些惆怅。

但不管怎样,他的头虽然被抛在弃尸堆里,身体总算有个像样的葬礼。

虽然,那是别人的葬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59.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