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噩梦旅行箱

1 今天是星期天,陈美怡闲着没事开始清理房子阁楼里的旧东西。阁楼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被打扫的缘故,灰尘很厚,随便动一动就尘土飞扬。打开气窗通了风,情况就好多了。 陈美怡是个幸福的全职…

1

今天是星期天,陈美怡闲着没事开始清理房子阁楼里的旧东西。阁楼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被打扫的缘故,灰尘很厚,随便动一动就尘土飞扬。打开气窗通了风,情况就好多了。

陈美怡是个幸福的全职太太,她老公李建文是做金融贸易的,她不用做任何事就能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她接触过很多上流社会的夫妇,她们大多看起来很光鲜,实则婚姻已经像放久的水果一样枯萎腐烂。谈起生活,她们甚至没什么值得回忆的。但陈美怡不同,小阁楼里装满了她甜蜜的过去。

她看见那个破旧不堪的餐牌就想起自己和老公的第一次相遇,那是在一家座落于繁华商业街旁边由民国建筑改成的餐厅,她和他正好都在那里吃饭,就好像是命运的安排似的,他们两个竟然是那家店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名客人和第一万名客人,所以那天店里只招待他们两个,不仅消费全部免单,还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找了小提琴手在旁边专门给他们拉奏。

记得那天,他们俩“被迫”聊了很多,老公告诉她,在一次出差途中,他见了鬼。

说到见鬼,陈美怡就笑了,她是个无神论者,完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是真的。”李建文的样子看起来很认真,还带着丝丝的恐惧,“那天半夜我经过郊外的盘山公路,在转弯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女人站在路边,头低着,头发披散在她面前,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陈美怡马上就想起自己看过的恐怖电影,忍不住笑了,她说:“你该不会当时喝了酒吧?”

这原本只是陈美怡随便一猜,没想到李建文却十分惊诧,问道:“你怎么知道?”

陈美怡乐得一口饮料差点从嘴里喷出来,接着装出一副恐怖的样子,用阴森的语调说:“因为我就是那个女鬼哦。”那一刻,她看见李建文的脸都吓得变色了。也就是从那次起,她知道李建文的胆子很小。

那天晚上她吃得很开心,临走的时候她悄悄拿走了餐厅放在桌上用来介绍特色菜的餐牌作为纪念。

记忆一旦开了闸就会倾泻而出。

陈美怡还记得有一次,她被前任地痞男朋友庄伟堵在街上,恬不知耻地要找她借钱用。陈美怡没有搭理他,没想到他居然说:“我已经打了电话给你男朋友,说你正在和另外一个男人鬼混,我估摸着他马上就要赶来了,如果你不想让他看见我们俩……”说着他很阴险地笑了。

陈美怡相信他敢做出这种事,但当时她还没有和李建文结婚,身上根本就没有钱。她向他解释,没想到他根本不听,不仅不听,他还不停地往陈美怡身上蹭。接着,陈美怡就看见在她前方几百米处,李建文正伸着脖子在找寻什么。

可是,就在陈美怡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建文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随后便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还有李建文的求婚,着着实实把她吓了一跳。

那次李建文带着她去看电影,买票的时候,售票的人送了他们一盒爆米花。陈美怡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电影,吃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摸到一个冰凉凉的东西,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个钻石戒指!在短暂的大脑空白后,她惊叫起来,随后当着整个电影院所有观众的面大声告诉他:“我愿意!”那枚钻石戒指现在还戴在她的手上。

每次回忆起这些陈美怡都觉得很奇妙,仿佛有个命运之神不停地在暗中撮合她们两个。

2

陈美怡找到这个旅行箱的时候对它完全没有一点记忆,隐约中,她觉得在第一次来到老公家里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个箱子。箱子很大,足可以容纳下一个人躺在里面,样式很特别,陈美怡看着看着,竟然越来越觉得喜欢上了这个箱子。索性,她把箱子拿出来洗干净,准备以后出去旅行的时候用。

李建文回来的时候看见晒在院子里的旅行箱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个细微的表情被陈美怡捕捉到,不过她并不打算计较,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秘密,就算夫妻也不例外,不是吗?

李建文没有提旅行箱的事,她也没有去问,两人像往常一样,吃饭,看电视,睡觉。

大概在半夜的时候,陈美怡突然感觉到四周正在剧烈地摇晃,紧接着,她感觉自己正处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四肢蜷缩着,身体甚至不能转动。

“这是哪里?”陈美怡很恐惧,可是她浑身发软,说话就像在吐气一样,声音细若蚊蚋。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因为只有在做梦的时候,她才会被限制在这么一个狭小又黑暗的环境里,而且就好像骨头被抽掉一样浑身发软。于是她再一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在睡觉的时候,她梦见自己来到了一直梦想要去的蒙古大草原,蓝蓝的天,青青的草,辽阔的天地,可以任她奔跑舒展。

她是在自己奔跑的时候被弄醒的,醒的时候她还躺在那个狭窄的空间里。她终于醒悟出了问题,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救命。

伴随着拉链被拉开时发出的“呜呜”声,柔和的光线和清爽的风吹了进来。陈美怡跳了起来,回头一看,原来自己之前一直都躺在一个箱子里,紧接着她就发现,那个箱子正是自己从阁楼里找出来的旅行箱。

更让她惊讶的是,她的面前竟然站着一个牧童和一大群的羊。她转过身,她看不见一栋楼房,看不见一棵树木,展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大片辽阔的天地和青葱的草地,天空还有一只鹰在盘旋,发出嘹亮的响声。

“天啊!”陈美怡激动地叫了起来,随即回头问那个牧童,“这里是蒙古大草原吗?”

牧童含羞地笑了,既没摇头也没点头,显然是没听懂她的话。

陈美怡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那只旅行箱上,她想不起自己是怎么进去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然后她想起昨天晚上的梦境,和自己此刻站着的地方似乎一模一样,而昨晚她显然是躺在这个旅行箱里,她的脑袋不难出现这样一种猜测:这个旅行箱可以按着自己的思想带着自己去任何地方?

3

陈美怡没有马上试验自己的猜测,而是在大草原上疯玩了一番,虽然那些蒙古人都不认识她,也听不懂她的话,但一个个都对她很热情。随后,她找了个无人的地方,躺进旅行箱里,拉上拉链。四周一下就暗了下来,她在心里跟草原默默告别后,思量着第一站应该去什么地方。不知怎么的,她的脑袋竟然出现了老公李建文公司的男士卫生间,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外面就传来男士的声音,伴随着响亮的水流声。

“谁把旅行箱摆在厕所里?”

“谁知道,可能是清洁工吧。”

陈美怡小心翼翼地拉开拉链,从缝隙悄悄往外望,一排男士正站在她的面前小便。她捂着嘴,差点笑出声。随后,卫生间的门打开,她老公李建文走了进来。

李建文显然认出了这个旅行箱,他吓得怔住了。陈美怡以为他看见了自己,连忙朝着他挥手。没想到这么一挥竟然把他给吓跑了。陈美怡这才想起,李建文的胆子很小。

卫生间的味道很不好闻,再加上陈美怡身处一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很快她就呆不下去了。

当时陈美怡想,旅行箱可以去任何一个想去的地点,那它可不可以去任何一个想去的时间呢?想到这点,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未来看看自己和李建文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可是,每一次旅行去未来,她都不得不马上被迫折回──

第一次,她竟然来到一处马路中央,她刚拉开拉链,一辆黑色的SUV就以吓人的马力朝着她冲过来,要不是她及时拉上拉链去到另外一个地点,恐怕她当场就被SUV碾成一具死尸了。

第二次,她从旅行箱里探出头的时候是夜晚,自己正躺在一处陌生房间的阳台上。她很害怕,所以没敢出来,并且随时准备着一旦被人发现就马上缩回旅行箱然后逃走。可是很快,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李建文。原来这个房子是李建文的。陈美怡正准备出来跟李建文打招呼,突然察觉头上一个黑色的物件正以极快极猛的速度砸来,吓得她又一次缩回了旅行箱里。

当她再次拉开拉链的时候,自己竟然正在急速下降!她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弄明白自己正处在一栋大厦的外面,就好像她是被人从大厦的顶层扔下来一样。随后她再一次钻回去,拉上拉链,在她坠地的前一刻回到了现实。

在确定了自己的安全后,陈美怡重重地嘘了口气。她回忆着刚才的情景,实在是太惊险了,估计要是再晚一秒钟,她都要被摔成一滩肉泥了。

很显然,有某种力量在阻止陈美怡去到未来。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种旅行很刺激,就好像你进入了一个高度戒备的地区,然后一大群保安四处追赶试图驱逐你。缓了一会儿之后,陈美怡又开始了自己的第四次第五次未来旅行……

4

去了未来肯定还想去过去。

陈美怡第一次回到过去是她和李建文相遇的那天,地点正是那家餐厅。

让她吃惊的是,餐厅竟然人满为患。她赶紧去问餐厅的服务员,对方告诉她今天根本就没有什么九千九百九十九名客人和一万名客人的奖励。她急了,在这么多人的餐厅里吃饭,她又如何能跟李建文有那么个难忘的相遇夜晚呢?她马上拿出钱,包下整个餐厅,并且拿出她和李建文的照片,对餐厅负责人说只能接待这两个人,并且编造他们是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名客人和第一万名客人,不仅免单,还要在吃饭的时候拉小提琴……嘱咐完之后陈美怡就离开了。她终于明白,并非有什么命运之神在撮合她和李建文,其实就是她自己在撮合自己和李建文。

她第二站去了庄伟在街上堵截自己的那天,那天眼看着李建文就要找到自己,可是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就离开了。当时她以为李建文是接到公司的电话,但现在她知道了,李建文接到的是自己的电话。她在电话里问李建文在哪里,说自己在家里好无聊。李建文确认电话是从家里打来后谎称自己在公司,随后就离开了。

第三站她去了李建文向自己求婚的那天,她提前来到电影院,给售票的小姐看了自己和李建文的照片,然后脱下自己的钻石戒指,把它交给售票的小姐,并且让对方藏在送给自己的爆米花里。

做完这一切后她觉得很圆满,原来正是自己一手打造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她想起李建文怕鬼,还说在郊区盘山公路见过披头散发的女鬼,灵机一动,就按照李建文所说的时间来到盘山公路前。

当时天色很暗,树影在远处随风摇曳,点缀一点诡异的月光,的确有点瘆人。

很快,汽车的引擎声就从远处传来。陈美怡马上做好准备,站到路边,低着头,披散着头发,装成在路边等车的女鬼模样。

引擎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陈美怡幻想着李建文在开车经过的时候,眼角无意间瞥到自己装成的女鬼站在路边会是怎样一个惊诧的表情。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直到李建文的车失控朝她撞来,巨大的冲力将她肋骨撞断并且将她抛上空中,然后她便掉下悬崖!

对这个真相她惊诧不已:原来,从这一刻开始,她已经是个死人。她的时间早在认识李建文之前,就永远终止了。后来她反复的出现在他面前,制造那么多的重逢、相遇、相爱,只是因为她激烈抗拒她死去的事实,她在反复地确认:她还在。于是,她找到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李建文,缠上他,反复提醒他,甚至不惜以爱、以婚姻的名义,借助这个活人的名义来向自己确认:她还在。

5

李建文的确很胆小,尤其是在那么一个夜晚,那么一个地点,谁突然看见那种东西都会吓得惊慌失措。

他停下车,在路边发现一个旅行箱,同时也发现了鲜血。他恍然大悟,自己刚刚把一个人撞下了山!为了清理证据,他把旅行箱拿上车,清理了地面的血迹,随后又到山下找到那具女尸,并且掩埋了她。

但是显然,他的噩梦只是刚开始。

他在掩埋女尸的时候见过女人的模样,他不可能忘记。所以,当他第一次跟陈美怡见面的时候他就觉得陈美怡和那具女尸惊人地相似,于是他将那个晚上发生的事讲了一半出来想试探一下陈美怡,她竟然马上承认:“我就是那个女鬼哦!”

接着,陈美怡又逼自己和她结婚。

当陈美怡从小阁楼里拿出那个旅行箱的时候,他终于要崩溃了,他不愿意再忍受这种惴惴不安的生活。于是,他不动声色,在那个夜晚悄悄将陈美怡锁进旅行箱里,然后拖到那处盘山公路连人带箱一起扔了下去。

他以为一切就应该这么结束了,可是第二天,当他去公司卫生间上厕所的时候,那个箱子竟然又回来了,陈美怡竟然还躺在箱子里朝他挥手!

他疯狂了,马上换了工作,卖掉房子,卖掉汽车,重新来到一个新的地方,买了一栋新的房子和一辆新的黑色SUV汽车。他以为这样就能逃过陈美怡,可是──

第一次,他开着SUV去上班,突然,那个旅行箱又出现在那个路面上,拉链已经拉开,陈美怡正要出来!可是当他停下车的时候,箱子却不见了。

第二次,他一个人待在新买的房子里,看了很久电视的他准备去阳台活动活动。可是,那个旅行箱竟然再一次出现在阳台上!箱盖已经快要打开,陈美怡又要出来了!幸亏楼上不小心弄掉下来一个花盆,高速坠落的花盆吓跑了陈美怡。

第三次,他在新公司上班。累了,于是他来到窗户前边喝咖啡边眺望远处。又是那个箱子!从他的面前飞快坠下,尽管只有那么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但他很确定,那就是被自己扔下悬崖的箱子!箱子的拉链已经拉开一点点,他看见一双手正要从那缝隙里伸出来……

第四次……

第五次……

6

音乐声、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吵闹声、窗外的鞭炮声,李建文在这些声音里挣扎着醒来,他揉揉眼睛,看看四周,竟然是在自家床上。

窗帘、衣柜、床头那盏陪伴他五年的羊皮灯,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客厅,沙发,穿着家居服敷着面膜在客厅和厨房里走来走去的妻子陈美怡。

陈美怡知道他醒了,头都没朝这边看,喊了句:“准备吃早饭了!”

原来,那一切不过是噩梦。他惊魂未定被刺激得快速跳动的心,彻底放松下来。

饭桌上,陈美怡边吃饭边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装进一个旅行箱里……”

突然门铃响起。

陈美怡边吃边指挥李建文:“去开门,看是谁。”

李建文有些不情愿地站起身,打开门,是送快递的小子。

李建文看了一眼快递小子身边包裹得巨大的包裹,皱着眉头在快递单上签字,一定是陈美怡又在网上乱买东西。他抱怨着将那个不轻的大包裹提进家门。

拆开包装,一个巨大的旅行箱──那个在他噩梦里出现了无数次的旅行箱赫然立在那里!李建文的刚平复不久的心又一次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与此同时,陈美怡也发出了一声尖叫:“咦,这个箱子和我昨晚梦见的一模一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75.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