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寄魂祠

古怪的摩的司机 钱文生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底层业务员,三十多岁了却连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都没有。属于挣了钱就喝酒打牌,没钱再去拼命挣的主儿。昨天他突然申请,要求调到偏僻的疙瘩岭工作,把同…

古怪的摩的司机

文生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底层业务员,三十多岁了却连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都没有。属于挣了钱就喝酒打牌,没钱再去拼命挣的主儿。昨天他突然申请,要求调到偏僻的疙瘩岭工作,把同事吓了一大跳,老板却乐坏了。

一听这话,几个同事不约而同扭过头。公司做的是土产外贸,千里之外的疙瘩岭盛产一种营养很是丰富的肉蘑,味道极为鲜美,老外把它们当成香露一样的宝贝。可因为地势偏远,条件特别艰苦,再加上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说,没有一个业务员愿意去。无奈,公司只好从二道贩子手里拿货。价格昂贵不说,肉蘑有时候还被做假。

现在钱文生主动申请去,老板当然乐死了,当场给了他一笔生活经费。在同事们惊讶的目光中,钱文生却一脸神秘的笑,乐滋滋地赶着去买车票了。

其实,同事们并不知道,钱文生之所以要去疙瘩岭是另有意图。

前几天,他在赌场熬了三天三夜,输得就差身上的裤子没被扒下来。更严重的是,他欠下了高利贷。这可是要命钱,连本带利两万块,半个月之内还清。就钱文生这德性,去哪儿找两万块?朋友都知道他好赌,走路都躲着,更甭提借钱了。钱文生寻思着一定得找个偏远地方躲躲。

不过,这只是钱文生要去疙瘩岭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源于他心底埋了很久的心结,一直没有解开……

坐了两天的火车,钱文生在一个小火车站下了车。去疙瘩岭,得坐摩的,然后再改坐马车。天已经黑透了,钱文生决定先找个小旅馆住下。

挑了家还算干净的,他要了个单间。又累又乏,钱文生洗了澡倒头就睡。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敲门声,可钱文生昏沉沉的,四肢酸软无力。

敲门声更响了,钱文生踉跄着起身,却差点儿和一个人撞个满怀。他吃了一惊,顺手按开灯。一个黑影冲向窗子,飞身而去。钱文生头疼欲裂,喉头堵着,本能地去抓枕边的包。还好,包还在。好险,他一定是被喷了迷香,有贼进来了。

打开门,一个中年男人朝他和善地笑:“师傅,您订的车,已经到了。”

钱文生上下打量他:“我没订车啊!”

中年男人又笑:“您订了。您叫钱文生,去疙瘩岭,要一个摩的。价钱都谈好了,三百块。”

钱文生迷惑不解。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真订过一辆摩的?还把自己名字告诉了人家?关上门,钱文生进卫生间洗了把脸。他彻底清醒过来,这人一定是骗子!

隔着门,钱文生恶声恶气打发走了摩的司机,却再也睡不着了。这样的事,他见多了。拉开窗子,他点了根烟吸着。远处,“诚信”摩的出租车公司的招牌闪闪发亮。想不到,在这穷乡僻壤,摩的居然也有公司了。这样的正规公司,应该可信度比较高吧?

想到这儿,钱文生索性出了门。上前打听,有四辆摩的能够出夜车。只是,得加两成的价钱。晚上行车有风险,这两成算是风险费了。钱文生登记了身份证、目的地、电话,一个摩的司机走了过来。钱文生愕然,正是那个中年男人。

真是诡异。钱文生盯了那男人两眼,看上去他实在不像个凶徒。于是,他摆摆手,上了男人的车。

“我之前真的订了你的车?”一上车,钱文生就问。

“不管订没订,这一趟,只能我拉你。”男人说。

“为什么?”钱文生有些奇怪。

“因为别人拉不到啊。”男人的语气颇为古怪。接着,他又笑了:“没有人比我对这条路更熟悉。只要有人去疙瘩岭,公司一定派我的。我老家就在那儿,每年都受人之托,拉上十几次客人。”

钱文生不动声色,身子后仰眯起了眼睛。走南闯北的经验,他不会轻信路上结交的任何人。他的包里有一把锋利的小剪刀,若有不测,只要给他拿出剪刀的时间就行。钱文生扭头朝外看。已经行进到了山里,四周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偶尔有一团团的黑影,那是树,却并不多。说心里话,他讨厌这样的地方。他喜欢城市的热闹,挤在人群里,自己都无法分辨自己是谁。

因为摩的司机的古怪,钱文生的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又走了半小时,前面两间砖房,隐隐亮着灯光。中年男人停下,说:“我的目的地到了,进去吧。前面,坐马车再走几里路,就到疙瘩岭了。”说罢,男人转身就走。

“喂,你的钱,钱……”钱文生扬起手,可摩的一溜烟跑远了。钱文生皱眉,真是个傻子!做司机的,大都是人精,灵光得很,想不到破天荒竟遇到了傻蛋!

剪刀陈的故事

走到两间砖房前,钱文生看看表,才凌晨3点。不如就在这儿歇上几小时,等有马车来了再走。房间前挂着牌匾,上写“寄魂祠”三个字。钱文生诧异,这儿是祠堂?

他上前敲门,一个老者应着来开门了。看看钱文生,老者说:“进来吧,刚迎了个客人,我烫了酒,正喝着呢。”

钱文生四下打量,就老者一人,客人在哪儿?他不便多问,放下背包,一屁股坐下来。坐摩的风快吹散了骨头,两杯烧酒进肚,钱文生顿时暖和了许多。和老人闲聊几句,钱文生一眼看到老人的桌边放着一把大剪刀。剪刀比普通的要大两号,像是特制的。这样的剪刀,他见过。见他对剪刀感兴趣,老人说:“这是剪刀陈做的。那可是方圆百里的制剪好手,比张麻子李麻子的还要好。”

“这么说,这把剪刀有年月了吧?剪刀陈的最后一代传人,死了也有三十多年了。”钱文生问。

“你知道剪刀陈?”老人的眼睛里闪出了些微的光亮。

钱文生迟疑着点点头。老人凑近了些,又给钱文生倒了些烧酒,好奇地说:“不如讲讲剪刀陈家的故事?我一直都想知道他家后人怎样了。”

钱文生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缓缓地说:“我听说,剪刀陈的最后一个传人,30岁时因为家里意外失火,整个家被大火烧个精光,而剪刀陈也丧生火海。他身后,留下了一个5岁大的儿子和一个18岁的女儿。从此,姐弟俩相依为命。姐姐虽然十分心疼弟弟,可体弱多病,根本无力抚养弟弟。不久,姐姐嫁了人,指望他照顾自己和弟弟。想不到,那男人是个赌徒,整天对姐姐非打即骂,有一天还揪着姐姐的头发要她去用身子还赌债。姐姐大哭不已,弟弟害怕极了,拿起父亲留给他的小剪刀朝着男人刺了过去。那男人当场死亡,姐姐叫他快逃,逃得越远越好。”

老人微微一笑,半天没有说话。一只夜鸟飞过,发出暗哑的嘶叫。“路上的摩的司机,没有告诉你什么吗?”老人突然问。

钱文生疑惑地摇摇头,不解地看着老人。那摩的司机,莫非和剪刀陈家有什么关系?

老人沉吟片刻,说:“万事都有渊源。不如,我也给你讲个剪刀陈家的故事如何?”

钱文生没有说话。

老人再将杯子斟满烧酒,兀自讲了起来。当然,那是与钱文生所说迥乎不同的版本。

剪刀陈去世后,女儿18岁,儿子5岁。姐姐的确身体多病,而且脾气喜怒无常。弟弟总是惹姐姐无缘无故地发火,后来他才知道,姐姐为了养活他,做起了皮肉生意。

某天晚上,家里来了三个淘金客,袋子里都是金沙。三个客人为了姐姐争风吃醋,姐姐打酒买肉,趁机将他们灌醉。她叫出弟弟,偷了三个人袋子里的金沙。然后,姐姐领着弟弟逃走。那三个袋子,是淘金客整整一年的收入。可惜,姐弟俩并没有跑出多远,三个淘金客追来了。姐姐让弟弟带着金沙藏进山洞,对他说:“我要回不来,你就走得远远地,永远别再回来。”

姐姐果真没回来。

饥饿难忍的弟弟逃出山洞,逃上了公路。

可是,他的金沙并没有换到钱。那些沙子含金量太低,本不值多少钱,再加上他太小,很容易就被人骗了。他只有9岁,流离失所中又被骗到一家厂子当了童工。三个月后,他吃尽千辛万苦终于逃脱,被人送进了孤儿院。从此,他改姓“钱”。

弟弟长大后,也曾回过距疙瘩岭不太远的陈家庄,去打听姐姐的下落。可人们告诉他,姐姐嫁到了外地,嫁了有钱人过好日子去了。而他,从此死了再找姐姐的心。他以为,自己是被姐姐抛弃了。没有爱的人生,自暴自弃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到这儿,钱文生的脸色大变。他目光直直地盯着老人,正要开口,却听老人接着说:“其实,姐姐并没有嫁人去过好日子。她被三个淘金客捉住带走,卖到了更偏远的地方。她一直想逃,可逃一次被打一次,逃两次就被吊起来打。因为一直没有生儿育女,男人知道拴不住她的心,只好靠毒打来威吓她。一晃,就是十年。十年后,她还是逃了。她到处寻找自己的弟弟,找了整整15年才找到了他的下落。”

寄魂祠

钱文生呆住了。老人的话,真如五雷轰顶一般:“这,这是真的?”

老人看着他,神色凝重地点点头。

钱文生低下头,眼睛一酸,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颊滚滚而落。他喃喃地问:“她在哪儿?姐姐在哪儿?”钱文生,就是剪刀陈家的最后一根苗。

老人站起身,朝里屋走去。钱文生急忙起身,跟在老人的身后。里屋坐着一个女人,那女人,不是姐姐还能是谁?钱文生怔怔地,突然走上前,距姐姐几步远他跪倒在地,忍不住痛哭失声。姐姐也哭:“我知道你会来,我比你提前到,就是想跟你见一面。”

钱文生喉头哽着,说不出一句话。姐姐抚摸着他的脸:“这些年,姐姐只有一个念头,活着见到你,知道你过得好。现在,姐姐终于可以放心地走了。你一定,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你是陈家的最后一根苗……”

钱文生用力点着头,姐姐依依不舍地站起身。钱文生想拉她,问她去哪儿,却被老人一把拽住了。钱文生眼看着姐姐越走越远,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姐姐……”

老人将钱文生拖进另一个房间。房间里,密密麻麻都是灵牌,每个灵牌上都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和死亡年月。老人缓缓地说:寄魂祠,寄的都是不肯投生的魂魄。因为有未了的心愿,他们不肯轻易离开。我呆在这儿,就是为了让他们了却心愿。

眼前的灵牌上,钱文生一眼看到了姐姐的名字。死亡日期,竟然是三年前——三年前的今天!他想起了那个诡异的摩的司机,原来,他是受姐姐之托?所以,在有人偷窃时他会敲门,所以不管他走到哪儿都会坐他的摩的,所以他把钱文生送到寄魂祠转身就走。

“我欠剪刀陈家两把铜钱。没付钱,人就走了。人走了,剪刀依旧送了来。你爷爷怜惜孤儿寡母,再不收钱。他是个好人哪!”说罢,老人含笑看着钱文生:“那摩的司机,本是你父亲的徒弟,可惜夭亡。你没有印象了么?这荒山野岭,夜里常来行走的,也只有我们俩。”说着,老人摇摇头,越来越淡,渐渐看不到了。

钱文生冷不丁打了个寒战。眼前四壁空空,哪儿还有老人的踪影?方桌上,两串长着绿锈的铜钱堆在面前。转到屋后,到处都是荒坟乱冢,无一留下碑刻。钱文生呆愣片刻,朝着一堆乱坟拜了三拜,洒泪而别。

天,已经亮了。

钱文生离开了寄魂祠,直奔疙瘩岭。在疙瘩岭,钱文生一呆就是五个月,一气收了几吨的山货。不仅有肉蘑,还有罕见的野灵芝、中药鸡血藤等等。大货车装满了一车,老板的嘴巴差点儿乐到了腮帮子上。他在电话里对钱文生说:“等你小子回来,就是披着层沾大粪的皮我都要请你喝酒!”

钱文生一笑,没有说话。他已经戒赌、戒酒,戒掉了一身的臭毛病。姐姐曾找了他15年,她一直都在某个地方默默地看着他,他没有理由再混帐下去。

从袖子里掏出那把小剪刀,钱文生把一张发黄的照片剪得小了些,然后小心地放进钱包。照片是他回陈家庄祖屋后,找了很久才从瓦砾堆中找到的。上面的姐姐高他半头,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拿着一朵黄花。那是他和姐姐惟一的一张照片。姐姐微笑着,看起来很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81.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