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最后一次杀青

1 柳菲菲觉得世道真是变了:以前跟剧组外出拍戏,导演、副导演对自己很照顾,组里的人也亲切友好;可是这次不一样,自从到这个荒郊野地拍戏之后,所有人都换了一副嘴脸,好像柳菲菲和他们不是…

1

柳菲菲觉得世道真是变了:以前跟剧组外出拍戏,导演、副导演对自己很照顾,组里的人也亲切友好;可是这次不一样,自从到这个荒郊野地拍戏之后,所有人都换了一副嘴脸,好像柳菲菲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似的。柳菲菲只能自嘲:“我只是负责道具的,当然被看不起啦。”

更让她受不了的还在后头呢。因为拍摄任务重,平时大家都是自带点面包之类的充饥,主要一顿饭是在晚上。当晚拍完戏,导演让柳菲菲先去收拾道具再来吃饭。然而,柳菲菲收拾完道具之后,一份饭都没有了。“我还没吃饭呢。”“来晚了活该,饿着吧!”组里的人哈哈大笑。

柳菲菲不敢顶嘴,郁闷地回帐篷里休息。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就钻了出来,看见月光下有一盒饭摆在草地上。米饭、青菜、瘦肉,看得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按理说,剧组里的盒饭是按人头发放的,柳菲菲晚上没吃到饭,这盒肯定就是她的。她开心地冲过去,准备捧起饭来吃,但是,一只大手从背后伸出来,猛地把饭抢走了。原来是副导演,他说:“这饭不是给你的。这饭叫‘死人饭’。”“什么意思?别吓我啊!”“我没有吓你,这是外出拍戏的规矩。在这荒地里露宿拍戏,总怕遇到什么孤魂野鬼,所以放一盒饭在地上孝敬它们。过了十二点,就只有鬼魂出来吃这碗饭,这饭就叫‘死人饭’。”

这话说得柳菲菲倒了胃口,她只好摸着肚子钻进帐篷里。

第二天,柳菲菲整天都在忙碌,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她已经闻到饭香味儿,但导演说:“你先去把道具收起来,然后再吃饭!”这岂不是和昨天一样?柳菲菲想先去领了一份饭再干活儿,摄影师却一把推开她:“没干活儿就想吃饭?你要脸不要脸?”这也太欺负人了!柳菲菲差点哭出来,但一看大家的脸色,没有一个人同情她。不出所料,等她把活儿干完,饭已经被瓜分干净了。而且,大家还在议论:“柳菲菲干活儿真是慢啊!开工那天,就是她去取道具,回来得那么迟,误了我们上路。”

三天前,剧组出发到深山老林里,半路上缺了道具,让柳菲菲开车去取。因为路上堵车,柳菲菲回来得很迟。难道这是大家恶意欺负自己的根源?

2

当晚,柳菲菲又一次被饥饿折磨,钻出了帐篷。她看到月光下摆着那碗“死人饭”,心想:“死人饭”不过是一种迷信,难道自己要待在这里被活活饿死?倒不如……

就在这时,一个人走过来,端起那碗饭,送到了柳菲菲的嘴边。柳菲菲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同组的苗雪。苗雪是管服装的,平时总是和柳菲菲竞争,两人的关系并不好。

今天苗雪很和气,她说:“吃吧。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如果你不吃,真的会饿死的。你还没看出来吗?导演嫌你干活儿懒,要给你个下马威,你假装服软就行了,何苦饿着自己。”柳菲菲动心了,她接过饭,给了苗雪一个感激的微笑。突然,一只染着红指甲的手夺过了饭,狠狠地丢在了地上。

柳菲菲大怒,抬头一看,却是剧组里的女主演横眉竖目地站在自己面前,还说:“不许你吃!这是‘死人饭’!”柳菲菲真想冲上去打她一顿,但这可是出名的女演员,自己惹不起啊。到嘴的食儿又没了!

几天过去了,柳菲菲每天晚上都没有饭吃,哭也没有用,求也没有用。有时候苗雪想帮忙,但剧组里的人都拦着她。

柳菲菲这才知道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对自己很好的人,到了关键时刻全都变了脸;倒是苗雪,平时虽然与自己竞争,却是真心帮助自己的。

柳菲菲太饿了,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这天晚上,她再一次掀开了帐篷。她知道月光下一定有一碗“死人饭”,她好想吃啊,但她不敢去拿,因为每次都有人出现把饭夺走。他们太狠了!

突然,苗雪再一次蹿出来,捧起饭,匆匆走到柳菲菲的帐篷前,说:“快吃!趁着没人,快吃!”柳菲菲感动极了。苗雪夹起一口饭递过来,柳菲菲急忙张开口,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饭一进口就觉得非常黏腻,根本咽不下去。

柳菲菲艰难地说:“我咽不下去,觉得恶心……”“唉,这可糟糕了!人如果饿到一定程度,胃就会萎缩,就会什么也吃不下,那就是快要饿死了。恶心也要吃,你快把这饭咽下去,慢慢就有救了。”苗雪劝道。

柳菲菲用力地咀嚼着,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在柳菲菲背后一击,她受不住力,口里的饭“噗”的一声全都吐了出来。

柳菲菲回头一看,是导演。导演说:“苗雪,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居然给她吃饭!”柳菲菲愤怒到极点了:“导演,你又怎么可以这样!我招你惹你了?你不给我饭吃!”

导演根本不理柳菲菲,他继续对苗雪说:“凡事要想得开,人各有命啊!”柳菲菲接嘴道:“难道我就活该被饿死?我就是被饿死的命?我不就是搬道具晚了嘛!”

导演还是不理柳菲菲,他依旧对苗雪说:“搬道具是柳菲菲的福气,你就不要再争了,我们大家不都一样吗?”柳菲菲呆住了,她完全不懂导演在说些什么,他的话似乎有很深的内涵,但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

此时此刻,苗雪的脸变得青白青白的,她死死地盯了柳菲菲一会儿,然后叹道:“好吧,我放手了。导演你说得没错,人各有命,认命吧。”

他们说什么呢?怎么完全听不懂!柳菲菲的脑袋无比混乱,加上这些天又累又饿,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3

醒来的时候,柳菲菲觉得眼前一片刺眼的白。她想:我死了吗?然而,她看到了外婆激动的脸。外婆说:“好孩子,你终于醒了!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外婆都不想活了。”“外婆,我好饿啊……”“你也应当饿了,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又昏迷这么多天。”柳菲菲吃了一惊:“我受伤了?”“你不记得了?你们剧组开工那天出事了,山体滑坡,正好砸中了你们剧组的车。你去取道具了,回来得比较晚,所以你只被小石头击到了,没有被埋进车里头。”

柳菲菲浑身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想起来了,她全想起来了!没错,开工那天,组里有一辆面包车和一辆小轿车,一起向目的地进发。出发没多久,导演发现少了几件重要的服装,就派人去取。柳菲菲当然要争取这个表现的机会啦,她开着导演的小轿车返回去取,而面包车就停在山坡下。路并不远,但柳菲菲的动作慢了一点儿,回来的时候,组里的人都不耐烦了。也就在柳菲菲停了车、抱着衣服往面包车跑的时候,山体滑坡了。她眼睁睁地看着面包车被滚落的山石、泥土埋住了,之后她也受了伤。

想到这里,柳菲菲不住地颤抖:“组里的人……”外婆摇了摇头:“都没活下来。听说只有一个叫苗雪的姑娘始终有口气儿,而且一直说‘就怪她’。但是,昨晚她也没能坚持住。”

柳菲菲顿时软倒在床上。外婆絮絮地说:“你昏迷的时候,我听到你不停地说‘死人饭’,可把我吓坏了!‘死人饭’是不能吃的,尤其是你这么虚弱的状态,吃了这饭,就会死的。”

虽然大脑还是很混乱,但柳菲菲想明白了:怪不得剧组里的人都变了样,他们不让柳菲菲吃饭,把她生生地饿回到这个世界上来。他们不是害柳菲菲,他们是尽最后的努力在保护她啊!从小就听外婆说,梦与现实是相反的。在梦里,剧组的人对自己态度恶劣,实际上他们就是在救自己。

至于苗雪,她始终在鼓励自己吃饭,其实是想让柳菲菲跟着大家一起死吧?柳菲菲非常理解苗雪的心思,因为……导演派人回去拿东西的时候,本来应当是苗雪去的,但柳菲菲为了抢风头而积极争取了。也就是说,柳菲菲抢了苗雪生存的机会,怪不得苗雪会那么怨恨。但是,柳菲菲绝不会怨恨苗雪,她只知道,是自己对不起大家。如果那天不是自己回来得太晚,剧组的车子早就开过去了,也就不会遭遇山体滑坡了。“都是我不好!”她大哭起来。

柳菲菲康复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墓园。此时,剧组成员都已经安葬,墓地也选在一起,表示他们生前的团结和情谊。在静谧的氛围里,柳菲菲独自坐了好久,她有很多感激的话要说,但又不知道如何表达。

柳菲菲打开背包,在每个墓碑前都摆了一盒剧组最常吃的盒饭。她摆好了筷子,说:“谢谢你们一直不让我吃饭,谢谢你们一直保护我。”风飒飒地吹起,拂动着她的发梢。

该是离开的时候了,柳菲菲恋恋不舍地站起来。转身的时候,在夕阳酡红的颜色里,她仿佛又听到了导演在片场下命令:“戏演完了,杀青!”这是最后一次杀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59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