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凶梦直播

来到这座陌生城市,莫白第一件事是租房。他很快找着了目标,一个房主领着他看房。 这是一幢两层小楼。进了楼梯间,莫白走在前面,听着房主介绍,却没料到差点儿与一个下来的人撞上,那是一个妙…

来到这座陌生城市,莫白第一件事是租房。他很快找着了目标,一个房主领着他看房。

这是一幢两层小楼。进了楼梯间,莫白走在前面,听着房主介绍,却没料到差点儿与一个下来的人撞上,那是一个妙龄女孩。莫白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但印象模糊。

“你好。”莫白客气地打了声招呼。女孩没有反应,只是冷冷地看了看他,走下去了。莫白问房主那是谁。房主告诉他,她是另一个租客。

女孩先来的,她已经要了西边那间。东边那间就是莫白的了。房东走后,莫白开始整理房间。此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突然,脚步声戛然而止,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莫白有点奇怪了,走到门边,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望。他看见,那个女孩就站在他门外,正试图通过猫眼向他屋里窥视。他刚好接触到她一只大眼睛,看到了那眼睛里通红的血色,还有刀一样凌厉的光。莫白吓得退回来。这个女的是什么人,怎么有这样可怕的眼光?正在惊讶,听到了开门关门声,女孩进房去了。

此时天已经黑了,莫白稳定一下情绪,打开电视机。突然间,一个奇怪的画面出现了,电视里一片阴森森的,好像是一部什么恐怖片,一个背影坐在一个桌子前。猛地,那个背影转过来了,是一张女孩的脸,那大大的眼睛,闪着凌厉的光。

“啊呀!”莫白叫了一声,手里的饭碗掉在地上。那不是隔壁那个神秘的女孩吗?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在莫白的面前圆瞪着。

“今晚,有人会来。”电视里的女孩对着镜头,说着这样的话,在莫白眼里,那就是在对着他说:“你可要留意哦。12点钟。记着了吧。”女孩像在刻意地警告着他。随之,镜头消失了。

天哪,隔壁的人竟上了他这边的电视,这是什么怪事呀。莫白摸不着头脑,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把电视关了,再不敢打开看。夜越来越深,他刚想上床睡觉,突然听到电视机嗒的一响,随即眼前有了亮光。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刚才电视明明关了,还拔了插头的,可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地开机了。

他正在奇怪,屏幕上闪出一行字:12点到了,戏开场了!随之镜头一闪,一片阴森森的。

那正是黄昏时出现的画面。而此刻的画面里,出现了两个人,正面的那个,就是女孩,还有一个是背影,看不清脸,但可以辨别出是一个男人。

猛地,一个女声响起来:“你这个混蛋,恶棍,你去死吧!”只见女孩手握匕首,朝着那个男人捅去。然后是一个男声的惨叫响起来:“啊呀啊呀……”

女孩在暴怒地大吼。男人在撕心裂肺地嗥叫。很快男人的惨叫低下去,扑通一下倒在地上——还是看不到他的脸。随即嗒的一下,电视关机了。

莫白的心要跳出喉咙了,那是隔壁的真实直播?也就是说,那些事正在隔壁发生着?莫白已经分不清虚实真假了。他想报警,可又不敢,提醒自己不要多管闲事。

莫白极力使自己镇静下来。第二天他早早就出去找工作。黄昏回来时,他正啃着面包,手机收到短信,上面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准时收看第二幕。莫白愣了愣,连忙检查电视机,确信没有插上电源,连有线电视的插头都拔了下来。可是半夜当他上床想睡时,耳边响起嗒的一声,电视屏幕又自己亮了。只见女孩的那张面孔出现了,随即镜头里出现一个背影,朝她跪下来,好像在磕头。女孩手里执着一把雪亮的菜刀,她眉毛一拧,张嘴大吼了一声:“你这个流氓恶棍去死吧!”举起刀来直向跪着的男人砍了下去,一股鲜血溅上镜头,顿时模糊一片。很快啪的一下,电视机就关了。

又一件杀人案发生了吗?莫白怀疑,那只是一些影视片断。可就算是影视片,怎么进他的电视的?最奇特的是电视机什么连接也没有,平白无故地开机播放。

这真是一件怪事啊。莫白恐怖万分,他觉得自己再不能住这儿了,得马上离开。然而,当他刚打开门,差点退回来,只见对面的门也打开,女孩刚好走了出来。

两个人在楼梯平台上站住,相互对望着。空气仿佛一霎间凝固。莫白感觉到背上阵阵发冷,有汗在额头上淌下来。女孩面无表情地望着莫白,紧闭的嘴角边挂着一丝冷笑。

莫白在前面走着,听到后边那沉重的脚步声响,他提防着,担心随时有一脚向他袭来。突然,女孩在背后开口了:“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莫白转过身,看到女孩站住了,他也站住了。

“是的,我也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莫白露出一个微笑,以为良好的交流开始了。谁知女孩朝他翻出一个白眼:“我知道,你就是那个胆小鬼。”“啊,你……怎么这样说?”“你不要明知故问了好不好,我是恨你,但我也原谅你,毕竟在那种时刻,别人总是选择不闻不问的,即使你是一个男子汉……”

莫白越听越糊涂,但他还是猛地惊醒过来:“原来是你们……”“不是我们,已经没有们了,只有我一个了,我姐姐死了,自杀了……”

明白了!莫白像被人猛击了一掌,脸上一阵发烧。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出现在他眼前,原来几个月前,莫白还在另一座城市里打工,有一天深夜他回住处时,碰上了一桩打劫案,三名歹徒围住两名女青年正在抢劫。两名女青年见了他,急切地向他呼救,然而莫白在短暂的愣怔后,却选择了转过身,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现场……

当时路灯暗淡,但向他呼救的女孩的脸,还是进入他的视觉,留在他脑子里,只是很浅,难怪他见到她时,感觉像又不像。没想到女孩对他的记忆那么清晰。

“我……我很抱歉……”莫白喃喃地说着,他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忏悔。他当时跑掉了,因为他觉得,那是别人的事,自己不要插手进去……他为自己做了懦夫而惭愧。

“算了,你也不必自责,当时我们姐妹俩也是情急,才向你求救的,你根本不需要来作出牺牲。”女孩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摇了摇头。莫白终于想到了什么,忙追问:“那三个坏人,抓住了吗?”“没有。”“这怎么回事?”“因为他们都蒙着面。”

女孩走了出去。莫白却停在了楼梯上发呆。原来女孩跟他之间,确实存在着一点瓜葛。女孩一开始就认出了他,难怪对他有这样阴冷的态度。莫白决定先不走,找机会好好跟女孩沟通一下。

当天黄昏,莫白下班回来,刚进门手机短信就来了:最后一幕,半夜两点。莫白简直难以置信,这样的怪事还没有结束?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呆坐着,机械地等待着那个时刻。两点到了,电视果然自动打开了,出现了隔壁的画面。

然而,这次的情景与前两次完全不同,不是女孩凛然的正面,而是一个高大粗壮的男人背影,占据画面的主要部分,而女孩处在镜头深处,在畏缩地后退着。突然,粗壮的男人伸出手,将女孩摔倒在地,一双大手紧紧掐住女孩的脖子。女孩先是尖叫着,很快叫不出声来……

不好了!莫白赶紧拉开门,到对面的门口去听,他果然听到,里面有一阵闷沉沉的啊啊声,像是一个人的喉咙被捏住,正在垂死挣扎。他立即飞起一脚把门踹开了。

一阵嗯嗯之声更清晰地扑来。莫白冲了进去,准备好与那个粗壮的男人搏斗。可是进去一看,只见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女孩一个人躺在床上,正在床上翻滚,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脖子。

莫白连忙上前,将女孩的两只手从脖子上拿下来,灯光下,女孩的脖子上竟留下红色的掐痕。

“你……是不是做噩梦啦?”莫白摇晃着女孩。女孩睁开了眼睛,她满脸是汗,惊魂不定,看了看莫白,随即哭了起来。

此时,女孩流着眼泪,将心中的隐痛说了出来,原来那次她和姐姐被三个歹徒劫持,不仅遭到抢劫,还受了身体侵害。她的姐姐羞愤难当,几天后就跳河自杀了。她也换了个地方,离开了那座伤心的城市。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到这里的第一天,竟然会碰上他。她认出他就是那个拒绝施救的男人后,精神就变得恍惚起来,以至于这几天在干些什么,自己都无法弄清。

“这几天夜里,我总做梦,梦见我在追杀那几个畜生。有两个被我杀掉了。但刚才,我却梦见,我被那个大个子掐着脖子了……”女孩说着,向莫白鞠了一躬,感谢他及时进来解救了她,要不然,她也许在梦中窒息了。

女孩的话,令莫白震惊。他猛然明白了,那些怪事是怎样的来历了,原来那都是女孩的神思梦想,在他那边通过电视,直播出来。莫白简直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怪事。

更令莫白惊奇的事还在后面。几天以后,女孩主动告诉莫白,那三个坏蛋投案自首了。而促使他们自首的,竟是他们共同的梦:他们梦见受到女孩的追杀。其中那个黑大个曾梦见掐住女孩的脖子,但被一个戴眼镜的男青年闯进来,解救了她……

莫白张着嘴,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恰恰是戴着眼镜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608.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