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一张冥币

海根的本职工作是种地,但这年头,种庄稼养不活一家人。因此,每天晚饭后,他总要开着自己那辆破长安小面包车在附近村庄转悠,将那些不愿意走路的年轻人,从村东头捎到村西头,或者从村子的南边…

海根的本职工作是种地,但这年头,种庄稼养不活一家人。因此,每天晚饭后,他总要开着自己那辆破长安小面包车在附近村庄转悠,将那些不愿意走路的年轻人,从村东头捎到村西头,或者从村子的南边捎到村子的北边。这样,一晚上下来,海根总有十块八块进账。

这是一个深秋的晚上,微风拂拂的很有些凉意。海根刚送一个小伙子去李庄赌博,车子回家放空,经过宋庄路口时,他看见前面一片白亮的灯下传来一片哭声。海根瞄了瞄车上的钟表,九点刚过,他想,回家还早,便决定看看热闹。海根将车子开到哭声跟前,停车,下车挤进人堆,伸长脖子往里一瞧,原来是在做法事。七八个老和尚老尼姑围着一具棺材,一会儿转圈念经,一会儿唱而又跳。棺材左近,一群披麻戴孝的人跪在地上哭泣,哭声高低不齐。海根正盯着地上跪着的有个女人的屁股,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呼唤声:嗨!走啊!

海根回头。忽明忽暗中,海根看见车后座探出颗脑袋。海根判断那是发出声音的脑袋。然而他惊讶了:刚才明明将车门是锁了,这人怎么上车的?但他没有多想,下意识地转身向车子走去。

海根坐进驾驶室,极暗的光线下,他回头看见后座上有个白影子。海根问:你上哪儿?

蓝天殡仪馆!声音仿佛来自地下,听得海根心里一个激灵。此地去蓝天殡仪馆至少二十里地,一路荒无人烟。去还是不去?正犹豫,后座传来嗡声嗡气的声音:走啊!给你八十!

海根心里又打了个激灵,他从话中听出了决绝。海根立即发动车子,缓缓驶上了山路。

几分钟后,宋庄的灯光在身后消失,车子驶入了山区。夜黑如漆,雪亮的车灯光将前方无穷的黑暗钻开一条隧道。海根听见车轮在沙石路上疾驶的沙沙声,夜鸟有一下没一下地叫,这一切增添了夜的寂静和可怕。海根心里瘆得慌,还因为他感觉车子里除了自己,并没有第二个人存在。后座上坐着的那个人,一路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哪怕是呼吸似乎都没有!

借着驾驶室右上方的后视镜,海根窥视后座,无人!海根大惊,回头,白影赫然在座。海根再看后视镜,没人!海根大骇,觉得今晚事十分蹊跷:从夜遇丧事到黑暗中有人叫他,从车锁不打自开到后座发出的声音,从后视镜中的空白到无声无息的影……这一切,让海根想到一个东西:鬼!

海根越想越怕,他颤声问道:这位师傅,你吃过晚饭没有?

海根立即觉得这是废话,都什么时候了,怎么没吃晚饭?然而后面嗡声嗡气道:没吃!

海根心里猛地往下一沉,他接着问:师傅,这么晚了,去殡仪馆找人?

这次提问换来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和车外一阵风声。海根只觉得后脖梗子袭来一阵凉意。

海根刚刚伏下的汗毛又竖了起来,他不能自已,又从后视镜中瞥了一眼,后座仍旧空空如也!海根魂飞魄散了,他狠踩油门,夺路狂奔,一阵险象环生,车子停在殡仪馆大门口。

车甫停稳,一张钞票从后座伸过来,递到海根鼻子底下。海根接过,伸手摁亮头顶车灯,跃入眼帘的是“100”“壹佰圆”和全国家喻户晓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头像。海根将钞票匆匆塞入右边裤袋,又从身上夹克衫贴身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找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往自己右肩膀后面伸去。他立即觉得手指一空,钞票被后面抽走了,正想回头再看,却听车门砰的一声,那人下车了。海根急忙锁上车门,回头看后座,无人也!海根心里踏实了。

借着殡仪馆大门上方发出的苍白的路灯光,海根看车身外左右反光镜,不见人影!刚才下车那人似乎瞬间在人间蒸发。海根吓得哆嗦起来,立即掉转车头,往朱庄回家方向急驶。

进了家门,惊魂未定,与老婆说起刚才的怪事,老婆笑道:海根,你疑神疑鬼,世上哪里有什么鬼,鬼在你的心里!听了这话,海根这才稍稍觉得安定。然而,当他掏出裤袋中那张百元钞票时,一看竟是一张冥币,赭红纸张上赫然印着“1000000圆”,有个阎王头像,在瞪眼看他;再看反面,“壹佰万圆”,画的是富丽堂皇的阴曹地府的布置。海根吃惊非常,唤来正在外面泡脚的老婆,老婆一看,不以为然,说,肯定谁故意捉弄你,不过够损的。这次海根再不信,当时车中的灯下他明明看见的是张百元钞票,怎么现在忽然间变成了一张冥币?

海根躺下,久久未能入睡,眼前反复闪现车后座上那个忽隐忽现的神秘的白影子,刚才那张被他扔进垃圾桶的冥币,也总在他眼前飘来飘去,一直飘进他随后到来的梦魇之中。

第二天上午,海根开车再赴蓝天殡仪馆,找到在此工作的童年伙伴张航。张航听完海根叙述,惊道,昨夜十点钟样子,我听到殡仪馆门口有车声,很快走了,想必就是你的车吧?海根连连点头说是,应该是我的车。张航又道,他当时已经上床,长夜无事,正要睡觉,忽听馆里两只狗在大门口叫起来,接着听到咣当咣当的声音,又扑的一声,好像有人跳进了大门,狗叫得更凶了,然后听到脚步声走向殡仪馆后面的太平间方向。海根听得毛骨悚然,张航补充道,我本想起来出门看看究竟,却有些害怕,殡仪馆就是殡仪馆,烧死人的地方,所以怪事就是多,我在这里十多年,晚上难免听到各种动静,但像昨晚这样大声响,却很少遇上。忽然,张航道,你等一下我,我去后面看看。说罢,径自朝殡仪馆后面太平间方向走去。

不一会,张航回来,面如死灰,他手里举着一张钞票,跟海根说,你说怪不怪,太平间地上躺着一具脑袋血肉模糊的尸体,尸体手中攥着一张二十元的钞票。海根诧异,接过钞票一看,缺了一个小角,海根失声叫道:张航!我见鬼了,这张钱正是昨天晚上我找给那个人的!张航道,海根,大白天的,你别吓唬我。海根道,张航,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骗你我就是鬼!这回轮到张航害怕了:海根,我今晚上不敢住这里啦,我以后不在这里烧死人啦!

海根带着无限恐惧驱车回家。他一边开车,一边不住地察看后视镜,生怕突然看见有个影子坐在后面,影子从后面突然伸出手来卡住他的脖子。为驱赶胆怯,海根大声唱起歌来。

来到那晚上做法事的宋庄村口,海根停下车,走到一位正蹲在路边地上卖鸡蛋的农妇面前,问道,大姐,昨晚上谁家做法事?农妇抬头看看海根,指指二三十米开外一栋豪华别墅道,喏,那是范县长的家,他前段时间跳楼死掉了,家里把他拉回来,一连做了三夜焰口哩!说今天拉去火化。

现在,海根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同时更加困惑了。从此,海根晚上再也不出门拉活儿做生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623.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