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一人负城

大雪封城,寒冷刺骨,又逢反叛军攻城。作为东北部的最后一座城池,若被攻陷,叛军便要直捣京城。 “城主,对方依然不肯放林姑娘。”使者回来禀报,“他们说,不开城门,就杀了她。” 翟上眯了…

大雪封城,寒冷刺骨,又逢反叛军攻城。作为东北部的最后一座城池,若被攻陷,叛军便要直捣京城。

“城主,对方依然不肯放林姑娘。”使者回来禀报,“他们说,不开城门,就杀了她。”

翟上眯了眯眼,嘴中缓缓吐出白雾:“杀便杀吧,一个女人,怎能比得上一座城。”

林染青还是死了。死时天起狂风,两军都半天不敢挪动。

对方似乎明了城主的铁石心肠,丢下林染青的尸体,退了兵。

翟上在城楼上站了一宿,想起那个女子的柔软,心中就有微微的痛楚。

城外忽然有人要将一盒香给翟上,并说,此香燃时,便能让死去的人复活

翟上一听,就跳了起来,请人速速去请,但那人已经离开。

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翟上不想去追究,他想复活的人只有一个。

翟上连焚三日的香,林染青都没有醒来,只有她愈发冰冷的尸体。他终于心灰意冷,摆手叫人去准备葬礼。

出殡那日下着小雪,空中飞扬的纸比雪还白。

棺木刚出城门,忽然开始晃动起来。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翟上忽然醒悟过来,命人立刻把棺材打开。

果然,棺材被打开后,林染青像没事人一样坐了起来,她冲着翟上轻轻一笑,众人都吓得傻眼。翟上开心地拥抱住她,并且编了一个他只是让林染青假死的谎言。

雪岭城上下欢呼雀跃,都夸城主的计策高明。城保住了,人亦保住了,还纷纷说,或许这一次之后,城主便会给林姑娘一个名份。

这些让翟上忘了神秘人最后还有一句:执行之后,或许便是万劫不复。

雪下得没有停歇,翟上知道对方短期内不会轻易攻来,便安安心心地整顿着城内事务,闲时便与美人痴缠。林染青和死前无异,甚至比死前更加温柔可人。翟上觉得,或许这个女人从来都没有死去过,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大人,大人!”一个哆哆嗦嗦的身影连滚带爬地跑到翟上的书房。那男人狂叫着,仿佛看见了世上最惊悚可怕的事,“大人,刚才我看见林姑娘……”

翟上从公文堆里抬起头,看着他的样子,皱眉道:“林姑娘怎么了?陈良将军。”

“我看见林姑娘……刚刚在剥自己的……脸皮!”

“放肆!”翟上一拍桌子,“胡说什么,快滚出去!”

陈良又哆哆嗦嗦出了门。在那之后,他只要看见林染青,就会避而远之。他曾试过多次和城主沟通,试图告诉他他情人的诡异,但是翟上却是不听。

“若不是看陈将军你在战场上的功绩,早把你赶出雪岭城了!”翟上生气地拍着桌子。

陈良便不敢再言语。

接近新年的一个雪夜,城主府灯火通明。

翟上吩咐染青做了一桌盛宴,慰劳一年辛苦打仗的将士们。

将军们围桌而坐,谈笑风生,好不热闹。一道道热菜端上来,气氛最热烈的时候,林染青来了。

一身雪白的林染青手捧一个热气腾腾青瓷大碗,放上主桌。她的皮肤细嫩得犹如初生的婴儿,在灯光的映照下泛着淡光。无人不伸长脖子去看,为美人,也为那香气馥郁的汤。

翟上笑道:“这是染青慰劳大家的汤,大家尝尝吧。”

众人品尝着,赞美之声不绝。除了陈良。他起身对翟上道他想去下茅厕,在众人的嘲笑下,跌跌撞撞出了大厅。

陈良在那个雪夜之后再也没人见到。等到第二日众人才想起昨夜陈良将军好像去了茅厕之后再没回来,纷纷焦急起来。

林染青端着一碗汤来到翟上的房间,翟上正皱眉沉思,看见她进来,用手敲着桌子:“染青,你说陈将军会去哪里呢,他是我一员大将,虽然平时胆小敏感,但是上战场可是有勇有谋。会不会遭人暗算?”

林染青笑而不语,将碗放在翟上面前:“大人,请慢用。”

“啊!这……林……染染染……青……这是什么?!”翟上瞪大眼睛看着碗中的东西。

“昨夜给你们做的汤还剩下一点,我又煮了一日。”

“我是问,这里面是什么?”

“陈良将军真是太好奇了,昨晚他去了厨房,发现锅中煮的汤里,泡着一张我的脸皮。那本是晚宴的最后一道菜,但不巧被他看见了,我只能把他推入正在翻滚的汤中去。”林染青淡淡笑着,然后夹起一块送到脸色已经全白的翟上面前,“大人,来尝尝,炖了近十个时辰,应该会很美味。”

翟上扑到地上开始干呕。

林染青走到他的身后,翟上慌乱地到处摸刀,大叫着:“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她笑吟吟“啧啧”两声:“大人抛弃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今日呢……大人从来就只想着你的城池,我被人捉去了,大人也不顾我死活,而是要保全整个雪岭城……”林染青用手一扯,一张薄如蝉翼的面皮又被扯下,里面依然是美丽的容貌,“揭掉十二张皮,我便可以生而不死了,大人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我……”翟上已经摸到了刀,却提不起半点力。

那夜没有下雪。

清晨破晓,人们发现林染青立于城头。她特地穿着一身薄纱青衣,看上去华美如诗,怀中抱着她爱人的头颅。血已干涸,凝固在脸上。他的双眼写满了惊恐,没有闭上。

城下的人群骚动,尖叫。林染青在上面笑得坦然自若。

远处马蹄声轰鸣而至,叛军不知何时已经攻来。尖叫声更加强烈。林染青不慌不忙地把那头颅套上绳子,高悬在城楼之上。

第一日屠杀,第二日屠杀,一共七日。

雪岭城彻底变成人间地狱,城楼之上,城主翟上一动不动看着这场屠杀。

七日之后,城被叛军占领,他们没有解去城主的束缚,依然让他高悬。

林染青不知去向。若不是她的通报,叛军不会来得那么及时。叛军一路北上,直捣都城,这里就变成一座空城。

一个男人站在城楼下看着那个高悬的头颅叹息:“那日叫你慎重,一旦开始便是万劫不复。果然还是会走到这一步。”

又开始下雪,雪洒在那颗头颅上,埋没了脸上干涸的血,却埋没不了露出的两只眼眸。

后来成为一个骷髅,依然高悬在城楼,守住这座因为负一人而负一生的雪岭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626.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