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神秘之死

这里,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连续几个人在这里昏倒,不明不白的死于心脏衰竭。更奇怪的是,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而且,死者生前还没有,任何能在顷刻间猝死的疾病。怎么回事?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特…

这里,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连续几个人在这里昏倒,不明不白的死于心脏衰竭。更奇怪的是,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而且,死者生前还没有,任何能在顷刻间猝死的疾病。怎么回事?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特别是孙亮,他是这里的警察,更想知道原因。

回到办公室里,孙亮脑子都快要想炸了,这案子却实有毛病,但又联系不上是有预矛的杀人。又太巧了,死者都是在壮年,而且都是在同一个范围内,这就奇怪了好好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这也太突然了,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就突然死了。

这晚,孙亮刚眯了一觉,电话就响起,有人报警,说十四街路口有人晕倒,这可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孙亮像雷击一般,从后脑梗麻到头顶,刚刚还是懒洋洋的,立马精神了,赶紧去了医院,人正在抢救中。一会儿,传来消息,人死了,跟前几个一样,也是自然死亡。

难道真有这么巧?回到局里,孙亮找来所有死亡人的简历,在次细细观察一下,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只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虽然年龄差距很大,所有死者都是男性,都是属鼠,都是在半夜,难道这跟他们的死因有联系吗?不可能?这也太迷信了,生死虽说是必然的,这跟属什么没有关系。就算像街头传说那样,这里闹鬼,鬼也不会挑人吧……

这天,孙亮来这里蹲守,他太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什么?车子就停在十四街的对面,一个人坐在车里等真是一件无聊的事,他把时间调到了零点,自己先眯上一觉,因为每次发生事故都是在零点以后。

车外起了一场雾,忽然,从雾中走出一个人影,他穿着一套雪白雪白衣服,两只腿悬在空中,不是悬在空中,而是他,他根本就没有退,只有两只空空的库管儿。“当当当,当当当”有人在敲自己的车窗,孙亮牛头一看。“啊”嘚嗖一下,一股凉气从后背凉到前胸,那雪白雪白身影正站在他的车窗前。怎么回事?刚刚明明看到那雪白雪白人影在对面的十四街,怎么会跑到自己车旁,难道: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鬼呀?真的有鬼。

孙亮定了定神,斜瞄了一眼,松了口气,什么也没有。他揉了揉紧张的眼睛一看,“啊”的大叫一声,刚刚吐出的那口凉气又吸了回来:脸,一张雪白雪白的脸,像刚刚从太平间抬出来的一样,还冒着寒气正紧紧的贴在他车窗上。怎么回事?孙亮挣扎着抬起头,喘了两口粗气,四周什么也没有,午夜的街道格外的静,偶尔会有一辆车闪灯而过。原来,是自己做个噩梦。

他扭头看了看对面的十四街,还真有点黑,昏暗的路灯照在那里闪现出一个黑朦朦大洞,大洞里面黑漆漆的,看上去很神秘,孙亮仔细的看着那个大洞。“啊”的一声大叫,孙亮惊住了,胸口开始麻,一直麻到心脏,魂都差点吓出来,原来,自己刚刚调的闹钟响了。他长舒了一口气,用手擦差额头和两鬓的冷汗:自己吓自己,人吓人吓死人。这一晚,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很平静的过去了。

说实话,十四街还真有点黑,一个人走在这里还真有点慎的慌。偶尔也有几个人在这里来走过,也没有什么异常,更没有什么可疑。就这样,一连过了三天,也没有发生什么。直到第四天的晚上,确切的说是零点以后,有个男子走来,忽然出现一阵怪风,云雾缭绕,一股电晃而过,那里出现个大漩涡,就在那个走来的男人头顶上,出现一个很大很大的漩涡,只见那男子踉跄一下:“啊……”的一声惊叫,人在那里抽触了一下,像被电吸住一样,颤动着。看那惊恐的神态和慢动作的蠕动,那男子似乎在痛苦的挣扎,身体像冻住了一样,怎么也使不上力,只见脚离开了地面,整个人悬了起来,那个人像被施了魔法似地,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又掉回了地上。

刚刚的一幕,像流星划过天空一样,快,太快了,还没等孙亮回过神来,出现的怪风,亮光,漩涡,顷刻间不见了。一切又在瞬间恢复了平静,消失了,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平静。孙亮还没有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人已经倒下了,他赶紧下了车,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来到那人跟前,已经晚了,那男子已经不行了,他痛苦的喘着粗气,那呼吸声很大很大,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雪白雪白的脸。孙亮一惊:这跟梦中的那张脸一样,雪白雪白的。他皮肤抽缩着,看上去就像刚刚从棺材里爬出的僵尸一样,苍老而没有血色。孙亮赶紧扶住那男子的脖颈:“怎么了?怎么了?刚刚发生了什么?说话?快说?”“有,有”那沧桑而微弱的声响告诉孙亮,眼前的这个人不行了,这很可能是他的最后的一句话,这句话对孙亮很重要,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孙亮把耳朵贴在那人的嘴边:“有什么?”“有……”“有什么?你说呀?”那蜷缩的胳膊搭在了地上,粗狂的喘息声也消失了,孙亮能感觉的到他的身体开始变硬了,无耐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一查才知道,死者叫于飞,属鼠。孙亮按着太阳穴沉思着……

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的四点多了,想想今天发生的事,简直是太怪,难道真的像医生说的那样:呼吸微弱,心脏衰竭死亡,属于正常死亡吗?或者是有什么其它原因?会不会有什么灵异的东西在做怪,虽然自己是警察,不应该往邪的想,开始那人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挂了?一定有问题,如果说是巧合,也不能这么巧呀!孙亮躺在床上,来回翻动着身体,怎么也睡不着,无数的疑问困扰着他……

一周后,孙亮病倒了。原因很简单,由于长时间的压力和没有休息好,他住进了医院。住在他隔壁床的那个更严重,一个得癌症的人。午饭过后,孙亮见到了他的病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傍边有两个穿着僧服的人照顾。谈话间才知道,这位病友是一个出家的大师。孙亮不由得暗暗高兴,这真是冬天逢火炉,夏天遇凉茶。满脑子的疑问终于可以问问人了,要是平时他还真不敢,一个警察不相信科学相信所谓的迷信,不叫人笑掉大牙那才怪。“师傅,请问这世界真的有鬼神吗?”

孙亮紧锁眉头:“我个人是不信的,但我又碰到一连串怪事,真是解不了,才来打扰您”师傅摆摆手,意思没什么的。回答也很风趣“信者有不信者无,事情是没有决对的,好比没有绝对的错,也没有绝对的对,事物是相对而言,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收获”大师笑了笑:“看不见的东西,不代表没有,不知道的事物,不代表不存在”孙亮一听,脑子里就浮现两个字:迷糊。一琢磨觉得也很有道理。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大师说了一遍。师傅掐指一算,突然说了一句:“不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693.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