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丛林任务

此时此刻,我希望有盗墓贼前来,掘开这个坟墓。因为我被困在坟墓里。 我的手脚和嘴巴,被贴上了胶带。我的身边,躺着我的新郎一具不知哪年死去的白骨。 棺材里一片漆黑,我的手背碰到了一个锋…

此时此刻,我希望有盗墓贼前来,掘开这个坟墓。因为我被困在坟墓里。

我的手脚和嘴巴,被贴上了胶带。我的身边,躺着我的新郎一具不知哪年死去的白骨

棺材里一片漆黑,我的手背碰到了一个锋利的硬物,那是白骨的牙齿。我伸出双手,横在那冰冷的牙齿上,一下,两下终于磨断了缠在手腕处的胶带。

我撕开嘴上的胶带,从鞋底抽出了两根比牙签略粗略长的钢针。棺木年久,有些疏松,我在棺材的壁上开了一个小孔,凑上去吸了几口带着土腥味的空气。

外面突然传来细碎的声音,难道,真的有盗墓贼来了?

渐渐的,我刚才钻开的小孔,有微弱的亮光照了进来。棺材外的土堆,已经被人挖开了。

我躺了下来,装死

要想活,装死是一个好办法。我被人骗到这个边境山村,又活活地被人配了阴亲。在被埋进棺材之前,我翻了翻白眼,晕了过去。当时要是不晕,这帮野蛮人,会不会在我后脑勺上来一下子?

外面的人开始撬棺材,棺材盖被掀到了一边,一片月光洒了下来。一条胳膊伸了下来,我一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手中的钢针抵在了他脖子上:“不许动!”我低低地喝道。来人双腿打战:“别、别杀我。”

这人年纪不大,二十七八的样子,长发,高高瘦瘦的,一身休闲装。

我问:“为什么要挖坟?是不是盗墓的?”

来人说:“傍晚的时候,我路过这里,看到那些人活埋你。当时想救你,但是我又不敢阻拦,只好等他们走了,才开始救你。我叫董家豪,你叫什么?一个外地姑娘,怎么到了这边境山林?”

“一言难尽。”我摇摇头。其实一言难尽是假的,我的任务必须保密。董家豪说:“我带着你一起走出去吧。”

我说:“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我朝西北方走去,董家豪跟了上来。“跟着我干吗?”我问。

“我一个人走夜路害怕,想跟你一起走。”

我沉吟了一下:“随你吧。反正天亮以后,就各走各的。”

走了一两个小时,来到一处山洼。我朝四周看了看方位,走到一棵银杏树下。这里,有我预先埋下的应急物品和工具。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我问。“当然。”董家豪凑近来说。我一掌劈在董家豪脖子上,他哼都没哼,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我又抽掉他的鞋带,将他反绑住双手。

不要轻信任何人,这是我们的准则。

我的目标,还在西北三里之处的一个山洞里。我的执行对象,就躲在那里,我要把她带出大山。如果顺利完成任务,我会有五十万的收入。

三天前,我扮成游客来到这里,一个憨厚的大叔要做我的向导,把我带到了山脚下的村庄。我正在庆幸自己遇到好人的时候,却糊里糊涂地被绑了起来,嫁给了那具白骨。

我觉得那大叔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大叔与毒贩苗伟一定有勾结。其实,我是私家侦探,来解救老板宋成国的女儿宋晓倩。一周前,宋晓倩被苗伟挟持到了这个边境山林。前两天游玩的时候,我已经查清楚了,苗伟和宋晓倩,就住在这个山洞里。苗伟几天出来一次,去山下的小村购买生活用品。

今夜是动手的好机会。他们刚把我埋在棺材里,绝对想不到我会诈尸。山洞是南北贯穿的,两头都有出口。南方是大门,北方是后门,隐藏在乱草丛中。

我一路疾奔,来到山洞的南门前,移开了挡在洞口的木板,走了进去。转过几道弯,前面出现了一片亮光。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年轻的女子,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地坐在床沿上。她正是宋晓倩。她的身后,被子鼓鼓囊囊的。看来,毒贩在睡觉。

我正准备摸上去,忽然听到身后有动静。来不及细想,我猛地向前一扑,就势打了一个滚,再跃起来转回身,握紧匕首指向前方。

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去死吧!”毒贩苗伟一脸的杀气,两只眼,秃鹫一般凶狠。

苗伟枪口一沉在我的脚前开了一枪,本能之中,我不由自主地向右侧斜跨了两步。

脚下一空,我知道完了,踩上陷阱了。下坠的瞬间我不再犹豫,奋力地将手里的匕首对着苗伟掷了过去。

看来匕首刺中了苗伟,我落地时听到了他愤怒的号叫和一声枪响。

我刚一落下,洞口的翻板啪的一声又翻转了过去,死死地盖住了洞口。我正要取电筒查看地洞,地面上又传来两声枪响,接着是一片慌乱的脚步声,旋即恢复了平静。

打开电筒,我贴着墙壁抬头查看。铁翻板微微晃动,难道苗伟想揭开翻板杀了我?我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烟幕弹攥在手中。

“哐当”一声响,翻板被撬开了。我拉开引线,将烟幕弹扔了上去。“别扔烟幕弹!是我,咳咳。”竟然是董家豪的声音。

一根腰带伸了下来,我抓住腰带手脚并用爬出了地洞:“你怎么来了?那一男一女哪去了?”

董家豪捂着鼻子,把烟幕弹踢进地洞里关上了翻板:“你还真以为两根鞋带就能绑住我?我是宋老板派来协助你的。”

“协助我?你是来监视我的吧?”我哼了一声,“他们跑哪去了?”“苗伟受了伤,跑不远的。你的飞刀还挺准的啊,扎在他肚子上。而且他的胳膊,也受了我的枪伤。追吧。”

顺着血迹,我们一左一右摸进了岔洞,拐了一道弯。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我头顶射在石壁上,火花四射。我们赶紧蹲了下来。

董家豪拔枪就要反击,我制止住了他,“别开枪,当心误伤人质。我的匕首有毒,他撑不了多久的!”话音未落,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

“难道他杀了人质?”我和董家豪对视一眼,扔了一颗烟幕弹。借着烟幕的掩护,我们冲进了洞里。

苗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里攥着枪,太阳穴上一个血窟窿还在冒血。宋晓倩在一边咳得地动山摇。原来,苗伟也知道自己中毒已深,又被我们堵在洞里,求生无望,只好了结了自己。

岔洞里太呛人了。我弯腰拾起苗伟的手枪,一手拖着宋晓倩撤到几丈之外。董家豪检查了一下苗伟的尸体,随即跟了上来。

退到了岔洞口处,空气好了许多。我用手电照着宋晓倩的脸:“你没事吧,宋小姐?现在安全了,我们会把你送回家的。”

“是的,我们会把你送回家的!”董家豪笑盈盈地走上来,手里的枪指在宋晓倩的额头上。

“你疯了?她是我们要解救的人

质,你拿枪对着她干吗?”

董家豪冷冷地斜了我一眼:“她名义上是宋老板的干女儿,其实就一个玩物而已。她和苗伟,吞了宋老板一批货,却伪装成被挟持的样子,来到边境,准备偷渡到境外去享受。”我愣住了。

“宋老板说了,逼她交出这批货,再加你五十万酬金。”董家豪看看我,“怎么样,报酬不低吧?”

我猛地转身,枪口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你这是干什么?”董家豪很镇定。“干什么?宋老板心机这么深,下一步,该是让你杀我灭口吧?我一死,他一毛钱的酬金都不用付了。”

我正要收他的枪,没想到宋晓倩猛地扑了过来,撞向董家豪。

等我反应过来时,董家豪的枪已经响了。宋晓倩踉跄着倒在地上,而董家豪的胸膛里,却被插上了一把匕首,只有刀柄露在外面。

董家豪死了,宋晓倩还在痛苦地挣扎。

我把宋晓倩扶坐起来:“宋小姐,我能帮你什么吗?”

宋晓倩的嘴角,露出一丝惨淡的微笑:“把我和阿伟,葬到一起,我们是真心的。”歇了一口气,宋晓倩又说,“你的那个向导,把你埋进棺材的人,就是阿伟的爸爸,你别怪他。还有,宋成国不会,放过你的。你要”说到这里,宋晓倩头一歪,不再说话了。走出山洞,天色已经大亮。

能去哪呢?去哪可以摆脱宋成国的追杀?以他的财力和势力,我无处可逃。想了半天,我终于咬咬牙拿出电话:“喂,我要报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746.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