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藏在长发里的爱之魂

前阵子,因生产需要,我被单位派到乡下去收购玉米,并吃住在农户家,因那儿是山区,早晚气候温差大,一不小心便感冒了,好歹那儿有一个只有一个人的村卫生室,我便去输液,几天下来,便和卫生室…

前阵子,因生产需要,我被单位派到乡下去收购玉米,并吃住在农户家,因那儿是山区,早晚气候温差大,一不小心便感冒了,好歹那儿有一个只有一个人的村卫生室,我便去输液,几天下来,便和卫生室这名姓李的大夫认识了。这天,和李大夫闲聊,他跟我说了前几天半夜出诊回来时遇到的一件怪事

一个礼拜前的一天半夜,李大夫正在熟睡中,忽然,有人猛烈敲打着门,李大夫赶忙穿起衣服,因为村子里经常有半夜敲门请他看病的,他是随叫随到。可打开门一看,却是个不认识的小伙子,一问,才知是邻村的,家中老母突发疾病,人事不知,因离县、乡医院太远,交通也不方便,特来请李大夫上门诊治。按惯例,邻村也有卫生室并配置大夫,村外一般是不出诊的。可当李大夫得知邻村的大夫因事不在家后,立即赶到卫生室背上药箱就往病人家赶。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小伙子的老母终于被抢救过来了。

见病人已无大碍,李大夫交待了几句后便回家了,并说第二天再来一趟复查一下。本来那小伙子要送他一程,可李大夫一再推托,说小伙子一送家里只剩婆媳俩了,其母病还不稳定就不要送了。

走夜路给病人看病是常有的事,何况,回家的这条路他再熟悉不过了,可走着走着,李大夫忽然感觉自己好像迷路了,且离家越来越远,虽然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可不知何因脚却迈向了另一条路。这天夜里,天出奇得黑,天上连个星星都没有,李大夫感觉好像遇到了什么,身不由己地被什么东西牵制着往前走,四周都是山冈啊。

正在李大夫吓得满头大汗之时,忽然不远处点着了一堆火,并传来了喊声:“唉,快来烤火啊!”这深更半夜里的山冈上哪来火,还有人叫他,是什么人,管他呢,反正有人就不怕了。李大夫像是遇到了救命稻草,立即奔跑了过去。走近一看,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李大夫问他深更半夜咋在这儿?老头说,他是放羊的,经常和羊住在山洞里,说着说着,忽然,那堆火灭了,而老头也不见了,李大夫大声喊叫,可哪有老头的踪影。这时,李大夫忽然一下子清醒了,知道了回家的路,并立即掉转头,一路大跑着回到了家。

按照承诺,李大夫第二天抽时间去复诊那个小伙子的老母病情,走在半路上,李大夫想起了昨晚上迷路的奇遇,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地方,于是走了过去。意想不到的是,那地方竟有一堆烧过的草灰,而这山冈的前方就是几十米深的峭壁,昨晚上要不是这堆火和那个奇异的老头叫喊他烤火,他会因迷路掉下峭壁丧命的。朝四周看看,有一座新坟,好像不到半年。

来到小伙子家,其母的病好多了,寒暄几句后,小伙子还在为昨晚没有送李大夫回家而感到不安,这时,李大夫就把昨晚上的迷路奇遇及刚才去山冈上的事、墓碑上的名字说了一遍,他的话刚说完,小伙子就叫开了:“李大夫,那座坟墓是我爹的,半年前刚去世的。”1

一个人出差在外总会遇见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但我敢保证,前不久我由内地去一座海滨城市出差时遇见的事最为离奇。

我坐的是夜晚的航班。下飞机后,我和另外两个陌生男人合乘一辆出租车进城,这是一种省钱的坐车方式。3个人的皮箱都放在汽车后备箱里,汽车便启动了。进城后,另外两个乘客先后下了车,我要去的酒店最远,因而成了最后下车的乘客。

进了酒店客房,夜已深了,我喝了点水后便准备洗漱睡觉。开皮箱拿衣服,密码锁打不开,这才发现皮箱拿错了。

我心烦意乱,看着这只黑色皮箱发愣。这箱的大小和颜色与我的皮箱一模一样,显然是先下车的乘客拎错了箱。

心里急一阵后慢慢平静下来。因为我的箱里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而这只陌生的皮箱拎起来也不轻,它的主人也许和我同样着急呢。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之间怎样取得联系呢?出租车的编号我没记下,只好与客运管理处联系了。电话打过去,对方说别着急,他们会找到这辆出租车的,司机会记得另外两个客人下车的酒店。但是,现在快半夜了,恐怕要明天才能查清这件事。对方记下了我的电话,说查到后便与我联系。

只好如此了。

我将陌生的皮箱放在墙边,便进浴室冲澡准备睡觉。水很热,浴室里雾气蒸腾,墙上的一面大镜子很快便朦胧起来。突然,我在不经意间看见镜子里有人影晃了一下,我没关浴室门,而镜子正对着门的方向。

“谁?”我本能地叫了一声,同时回头紧盯着浴室门外,没有任何动静,只有“哗哗”的水从我头上洒下来。

心里不踏实,我披上浴巾走出浴室察看。房间里空无一人,床头灯柔和的光使四壁显得很幽静。

也许是我看花眼了吧,这房间里除了我不会有第二个人了。我走进浴室继续洗澡,同时对着水雾朦胧的镜子努力回想那个人影一闪的情景。没错,刚才确实有人影晃了一下,而且是个女人,因为那镜子一闪时分明有长发飘动。

我的心有些虚,赶紧结束了冲澡,检查房间门。门锁得好好的,还上了保险链。我愣了一会儿,心想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2

深夜,正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房间里有人走动的声音,尽管很轻很轻,但那声音确实就在近旁。我打了个激灵,起身伸手开了灯,惊恐地看去

只见一个女子站在门前,背对着我,正欲开门出去。但不知什么原因,这门怎么也打不开。她穿着黑裙,长发齐腰。我惊恐地对着这背影喝问道:“你是谁?怎么进到我的房间来了?”那女子猛然回过头来,一张脸纸一样白。我还没来得看清她的模样,她却一晃消失了

我在床上呆愣了许久,盯着空荡荡的房门处,难道是幻觉?我下了床点燃了一支烟,定定神,来到门边检查了一番,没有什么异常。

我忽然想起曾经听人讲过的一件事,说是一个人住在旅馆里,半夜里觉得有人站在床前。第二天他认真察看房间,果然在床下发现一具女尸。这是恶人作案后留下的现场,而后来住店的客人产生了感应,一起凶杀案才暴露出来。

想起这传闻,我不禁又毛骨悚然。我赶忙将床下、衣柜都检查了一遍,没见任何异样。终于,我的眼光落在了那只陌生的皮箱上。会不会,这箱子里装着死人呢?

我鼓了半天勇气,上前拎了拎那箱子,绝对没有一个人的重量。肢解!想到这时,我的心仿佛要跳出喉咙口。或者是,这箱里只有一部分尸块?以前读过的一些新闻报道一下子涌出来

我立刻想到了报警,但随即又犹豫起来。要是这箱里仅仅是正常的行李呢?那会闹出笑话来的。

我决定打开箱子看看。我费了半天工夫,用水果刀撬开了拉链,露在最上面的是一件毛衣。我用手按了按,毛衣下面软绵绵的,我的预感也许要被证实了。

揭开毛衣,下面仍是衣物,再往下找,有一个长方型的木盒。我小心地打开木盒,里面赫然是一大束长长的头发!我的脑海中立刻勾画出一个长发齐腰的女人。

我疑惑起来,没有尸块只有头发,这像碎尸案吗?并且,如果罪犯是想扔掉这头发的话,何必将头发装在精致的木盒里呢?无论如何,这更像是一件纪念品。

当然,无论怎样揣想,这长发都极可能是死人身上的东西。我睡意全无,在惊恐中一直坐到天亮。我想,等客运管理处找到这箱的主人后再定行动方案,如果主人还能找到的话。

3

上午九点,客运管理处的电话来了。昨晚载我们的那辆出租车尚未查到,但没关系,因为那个拿错箱的人主动打电话来询问了。

我松了口气,那人也想将皮箱调换回去,至少说明他不是一个案犯。可令我不快的是,那人要我拿箱过去换,他住海滨酒店1904房。

我拎上那只让我惊恐了一夜的皮箱,坐车直奔那人的住处而去。

不久,我来到海滨酒店1904房,正敲房门时,我突然产生了危险意识,要是这人真是罪犯呢?他也许推算到我发现了他箱里的秘密,骗我到此杀人灭口啊!然而,我的警觉来得太迟,门已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削男子站在我面前。我一打量,正是昨晚一同乘车的人。他抱歉地说他的心脏病犯了,只好让我跑一趟,十分感谢。

他这副病恹恹的模样让我少了畏惧。我将皮箱拎了进去,一眼看见我的皮箱正放在他的床脚。

“真是阴差阳错。谢天谢地,总算找到了。”他接过自己的皮箱感叹道。

按正常的交接,我们各自都打开自己的皮箱,看看有没有缺少什么东西。突然,他抬头问我道:“你开过我的箱子了?”

见瞒不过,我只好将昨晚的事如实道来。

“是迫不得已才打开的。”我说,“房间里老有一个女人晃动的影子,我担心这箱里有问题。”我尴尬地说。

“是吗?”那男人吃惊地问。随后他又喃喃地自语道,“她在找我,她要到我这里来,肯定是这样的。”

他这一番古怪的话引起我强烈的好奇心,于是我试探地问他话里的意思。他没有避讳我,而是跟了讲了下面一段话

他姓贺,箱子木盒里是他女友的头发。她叫玲,他们青梅竹马,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前夕,女友病了,一查是癌症晚期!

要做化疗了,玲剪下了自己的长发给他,说化疗要引起脱发,先剪下来留作纪念。这是生离死别的纪念,两人心里有数,但都不去碰那个敏感的字眼。四个月后,玲走了,形体消散。他们曾经说过要到海边来渡蜜月,现在贺带着玲来了,这房间的窗户面临大海

我静静地听着贺的讲述,其间我的手机响过一次,是内地的朋友打来的,问我多久回去。我敷衍了两句就挂了电话。我不想让电话打扰我。说实话,我许久没感动过了。想起昨晚的梦,一个女人正拼命拉门出去,寻找她失散的心上人只是,这梦太蹊跷了,还有镜子里的人影和房间里的响动,难道那头发真有灵性吗?

我无法回答。

分手时,我用力握握贺的手,祝他多保重。

我拎着自己的皮箱出了海滨酒店。出租车沿海岸行驶,我突然发现我的手机遗落在贺的房间里了。刚才在房里接了一个电话,我顺手放在了床铺上。

我让出租车返回,进了酒店,乘电梯直上,来到1904号房。

门半开着,我走进去,只见一个长发女子正坐在屋里,她柔柔的样子,长发遮住了半边脸。我以为走错了房间,但同时已看见我的手机。

我拿起手机,问那女子:“贺先生不在吗?”

“他到楼下买东西去了。”长发女子轻声答道。

我心里非常紧张,一直到出了酒店坐上车后,才觉得也许该等到贺回房间再走,因为,我对那女子的身份已经起了疑心。

回到我住的酒店后,我给贺的房间打去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

第二天我再打,贺的房间已换成另外的客人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747.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