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刺刀无名

小老板矮矮胖胖慈眉善目的,看上去像尊弥勒佛。他开了间绸缎店,有人进店便笑得合不拢嘴,一副和气生财的生意人模样,没人知道他居然是中共秘密战线上的情报员。 这天,收音机发来密码情报:新…

老板矮矮胖胖慈眉善目的,看上去像尊弥勒佛。他开了间绸缎店,有人进店便笑得合不拢嘴,一副和气生财的生意人模样,没人知道他居然是中共秘密战线上的情报员。

这天,收音机发来密码情报:新联络员派至你處,明天十二时于天外天酒楼会面,来人右脸颊有块紫疤,代号即为“紫疤”。接头暗号为一级。

第二天,小老板晃晃悠悠地来到天外天酒楼门口,正待举步上楼,忽然间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这种预感曾数次救了他的命。小老板当即不急不慢地弯下腰,轻掸布袍下摆的灰尘,借机四下瞄了一圈,四周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并无异样,难道这回预感错了?

小老板正犹豫间,忽听得一声尖利的枪声破空而来,白色恐怖下的百姓早就成了惊弓之鸟,一听到枪声便都拼命四下乱跑,整条大街立时乱成一锅粥。同时,从街角處冲出好多持枪的便衣,但小老板早已随着慌乱的人流安全撤退了。

消息很快传来:“紫疤”叛变了!小老板一听倒抽了一口凉气,要不是那声枪响,自个儿已被诱捕了。只是,那一枪是谁开的呢?难道是“刺刀”?

特务内部长期潜伏着我党一名战士,代号“刺刀”。“刺刀”屡立奇功,是秘密战线上的一位传奇人物,更是小老板心目中的英雄,只是一直无缘相识,或许肩负这种使命的人永远无缘相识。

这回如果是“刺刀”开的枪,他能安全脱身吗?

很快,小老板接到命令:“紫疤”知道的东西太多,必须立即除掉他。

小老板深感此事重大,可是他连“紫疤”的面都没见过,更何况“紫疤”知道锄奸队的厉害,他一定会加强防范的……

小老板愁坏了,这天他正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突然“咚”的一声被人迎面撞了一个踉跄。他转头一看,一个头戴礼帽的人正匆匆离去,转眼间隐入一条小巷不见了。

小老板嘴里叽咕了一声,伸手掏钱想买包烟,忽然,他的手停住不动了——兜里多了一样东西。

谁的身手这么好,居然悄无声息地往自己兜里塞了东西。一向自信身手不错的小老板心里暗暗吃惊,脸上却不动声色。

小老板慢悠悠地掉头回店后,取出那东西一看,竟是一盒火柴,火柴盒里有张纸条,上面只有六个字:今晚、小桃红、刀。

别的都好理解,这“小桃红”是什么意思?小老板百思不得其解,打算先烧了纸条再说。就在这时,店铺里进来一个抽头粉面的人,小老板连忙满面堆笑地迎上去,说:“先生,您买什么?我这儿可是什么好绸缎都有,包您来了还想来。”

那人头发上打了重重的发蜡,看上去亮滑滑的一丝不乱,一身西装革履更显出来者是个风流公子哥儿。只见公子哥儿大模大样地甩出一沓子钞票,斜着眼说:“拣最好的拿,千万不要给我省钱。”

小老板表现出受宠若惊的样子。一边手脚麻利地取下一匝匝上好的料子,一边讨好地说:“一看先生这派头就是个有身份的人,小的斗胆猜一下,是送给相好的吧?”

公子哥儿一仰头,趾高气扬地说:“知道小桃红不?就是送给她的!不是吹的,全城这么多男人,她就看上我一个。”

小老板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说:“这还用说吗?一看先生的样子就是人中之龙!对了,这小桃红是谁啊?”

公子哥儿嬉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指着小老板说:“你连小桃红都不知道?你啊你,真是白做一回男人,她啊,是咱城里‘小红楼’新来的当红头牌,要见她的男人都排成了队哩。”

当晚,“小红楼”里大摇大摆地进来一人,皮鞋锃亮、头发闪光,正是小老板,此刻他的派头跟白天买绸缎的公子哥儿一个样儿。既然来这地方,就得这副模样,只不过他的腰里比一般客人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小老板还戴了一副金丝眼镜,这是为了隐蔽自己。很快,他嗅到一股特别的味道,悄悄地四下一打量,立即看出异样来:大厅最不起眼的一角有张桌子,桌子边坐着两个梳小平头、穿中山装的人,他们手里端着茶水却不喝,两双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小老板立即断定他们是特务。这两个家伙既然不是来寻乐子的,那么只有一个目的:保护某个人。那人估计就是“紫疤”。

小老板立即上了楼,找到一个嘴大如碗、唇红如血的妓女。那“大嘴巴”兴奋得正要卖弄风情,小老板开腔了:“告诉我‘小桃红’在哪儿?”

“大嘴巴”一听扫兴极了,一撇嘴,一脸的醋相,说:“你们就晓得找她,我也不错嘛……”她忽然住口不说了,因为眼前出现了一沓钞票。小老板说:“告诉我她在哪儿,这钞票就是你的了。”

“大嘴巴”一把抢过钞票,一边揣好一边忙不迭地说:“她在楼上最东面一间。”

房门口,左右无人,只听得四下调笑声不绝于耳。小老板抽出小刀慢慢拨开门栓,刚进入内室,隔着红绡帐就能听到床上有一男一女正浪笑着,女的不用说就是小桃红了。胖胖的小老板忽然灵敏如猫,快步来到床前,猛地一把掀开帐子,赫然见到一个右脸有紫疤的人。“紫疤”大惊,急忙伸手去摸枕下,小老板旋风般一挥手中利刃,一道白光闪过,污血从“紫疤”的脖子處直喷而出!此时小桃红才反应过来,惊得刚要叫,小老板已一把捂死她的嘴,塞紧、捆牢。

小老板从容地脱下已沾上污血的长袍,里面还有一件长袍,这才施施然下楼,那两个家伙依旧在喝茶。

锄奸行动顺利结束,小老板受到了首长的嘉奖,只是,那纸条到底是谁塞入自己兜中的呢?

接下来的日子表面上平静如水,实则潜流涌动。不久后,小老板又接到命令:“据‘刺刀’密报,因为‘紫疤’被刺那天你曾出现在现场,所以特务已怀疑上你,正四下搜捕,立即撤退。”

小老板生平第一次没有服从命令。因为他手头上还有好多事要做,我们的部队就要攻打这座城市了,他必须加紧搜集敌人的城防布置、火力配置、作战计划等情报,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战友们的伤亡。就在他紧忙慢忙的时候,特务发现了他,经过一番殊死搏斗,小老板力竭被捕。

特务们如获至宝,因为他们知道小老板手中有密电码,只要有了这本密电码,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共的地下活动将无秘密可言,损失会十分巨大。可是,在用尽了种种酷刑之后,皮开肉绽到几乎看不出人形的小老板却没吐出一个字。这时,城外正炮声隆隆,眼看解放军就要打过来了,气急败坏的特务们决定在溃逃之前杀死小老板。

这时,小老板招认说,密电码藏在城南关帝庙关帝爷的肚子里。

实际上这只是小老板的信口乱说,他不是怕死,而是想为革命做更多的工作。他这是在拖延时间,战友们很快就能打过来了,只要再拖上几天就会得救的。小老板想好了,那密电码已被藏在一个十分安全、只有自己晓得的地方,特务们肯定不会找到的,特务们一旦发现上了当,他就说自己记错了,然后信口再说一處,让他们再跑一趟。

谁知,特务们兴冲冲地直奔关帝庙后,却一直没有回来找他,不仅没有提审他,反而改善了伙食,这是怎么回事?

小老板想了又想,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顿时不寒而栗。难道特务们听了他的信口胡说后真的找到了什么?天啊,那自己可就生不如死了,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啊!

就在这时,随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呐喊声,战友们如潮水般攻进来了,小老板获救了。

获救之后的小老板并没有一丝一毫劫后余生的喜悦,他毫不犹豫地找到首长,沉重地说出了心中的顾虑:“首长,我在牢中时曾信口说关帝爷肚子里有密电码,谁知特务们去过后竟再也没有回来找我的麻烦,所以我想……我可能犯了极大的错误,他们说不定真的发现了什么。首长,请告诉我,关帝爷的肚子里是不是真的有情报?”

首长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小老板一听,心里一块巨石顿时落了地,他又问:“我曾在天外天酒楼外遇险,还有,在除掉‘紫疤’前,曾有人塞给我情报,这些都是谁在暗中帮助我?”

首长神情凝重地叹了口气,说:“是我们的无名英雄‘刺刀’!他一直潜伏在那些特务中间,一听你说密电码藏在关帝爷肚子里,便以为你叛变了。为了挽回损失,他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抢先一步赶到关帝庙,结果被特务们察觉了……‘刺刀’同志被杀害了!”

“咔嚓”一声响,小老板头上犹如炸响了一个惊雷,以至于全身都颤抖起来。他忍不住嘶声叫道:“这么说是我害了刺刀同志?刺刀、刺刀,我的战友,我对不起你啊……首长,我请求處分,无论怎样處分都不为过!”

望着热泪满面、痛苦异常的小老板,首长拍拍他的肩,说:“这不怪你,实际上我们还有好多好多这样优秀的无名战友,他们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战斗着,就像寒夜里的刺刀,牢牢扎在敌人的心脏里,随时等候着献出生命。他们是英雄,真正的英雄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748.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