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盗脸

经济界的巨人李老总裁过世了,谁也没想到硬朗的他会突然走掉。 享年六十四岁的他在生前受尽万人景仰,在死后仍是光辉不散,遗体甚至经过特别保存,供民众致意哀悼。 而随着李老总裁的死,企业…

经济界的巨人李老总裁过世了,谁也没想到硬朗的他会突然走掉。

享年六十四岁的他在生前受尽万人景仰,在死后仍是光辉不散,遗体甚至经过特别保存,供民众致意哀悼。

而随着李老总裁的死,企业的股票也有了大幅的变动,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一

切都会因总裁亡故而殒落,但媒体力量的介入却让情势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于是趁着这波风潮,李氏企业赚进了大把的利润,将公司的知名度及收入推向新的巅峰。

李老总裁的遗嘱中白纸黑字交代着,将公司的全权运作交给正值壮年的儿子——李文衍

“新的商业巨人诞生了。”李文衍如此自信地说着,登上了时代杂志,成为当年度最为耀眼的新星。

而这样的他,自然也成了一些坏家伙眼中的大肥羊。

车水马龙,马路上的车群川流不息。

搭载着李文衍的黑头轿车优雅地滑过街道,缓

缓停靠在路旁。同时,一旁接待的人员也举步向前开门迎接。

一双尊贵的皮鞋踏上了地面。

然而就在这时,另一头的不远处忽地响起

急促的脚步声。

“李先生!”一名戴着鸭舌帽的少年急奔而来,“不好啦!”

这呼唤声吸引了李文衍的注意力,他有些不解地望着跑到他面前的少年。

“李先生,你要小心……”少年气喘吁吁地说道,“有人要杀你啊!”

“什么?谁要杀我?”李文衍听闻少年的话,不动声色。

那少年只是不住喘气,并没有立刻回答。这让李文衍有些心急,但没想到就在这时,少年忽然止住了原本剧烈的呼吸,然后猛地抬起头,向李文衍灿烂一笑。

“我啊。”少年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刀,迅速往李文衍腹部刺去!所幸李文衍一开始便保持警戒,而且两旁也有属下连忙出手阻拦,是故那把短刀只是划过他的侧腹,仅仅割破了西装。

“可恶!”少年眼见失手,立刻再舞短刀吓阻两旁行人,接着便转头拔腿狂奔。同时,大楼下的警卫也实时

反应,尾随着少年的脚步冲了出去,追逐的二人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转角。但是五分钟后,却只见警卫满头大汗跑回来。

“跑掉了吗?”李文衍神色凝重,低头看着自己被划破的西装,“这样就表示他还会再来吧。”

然而当时的他却没发现,其实少年正站在街头的另一端冷笑。

当天下午,李文衍遇袭的事情便传遍全国。少年的身影也被附近商家的录像机摄下,转制成头号通缉犯的照片,然后贴在各大警局的公布栏中。一时之间新闻媒体沸沸扬扬,李文衍身旁的保全人员也鸡飞狗跳,这可让李文衍有些伤脑筋。

隔天,李文衍的身边多出了两位随身的保镖。

他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跟随李文衍出现在任何一个公开的场合,盘查任何一个想接近李文衍的人。

“别相信你们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李文衍如此告诫着他们。

这样滴水不露的随身保护持续了两天,但在两天之后,警方的发现却更让全国上下毛骨悚然。

他们终于发现了少年,但是那位少年只剩下一张脸。

少年的脸皮像是用完即丢的面具,被丢弃在某乡间大水沟中。之后警方查明了少年的身份,不过是一名身家清白的普通学生。所以警方怀疑,这可能是凶手为了做案需要而犯下的骇行——盗脸。

消息传出后,李文衍身边的随身保镖又多了两个。

因为李文衍根本无法预测,到底接近他的人会是谁,而真正的凶手又是谁。他虽然仍如往常那般出入公众场合,但神色总是紧绷,并且处处提防。

“呵呵,你就尽量紧张害怕吧,就尽量请更多人保护你吧!这样就对我越有利,越有机会混入你身边。”暗处,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悄悄狞笑。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开始不断有人遇害且被割脸,于是整个社会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大家都害怕自己成为“盗脸杀手”的下一个目标。

李文衍身边的保镖也增至六人。

“嗯,看来是差不多了。”这时,相同的狞笑默默再起。

一天,最为贴身保护的两位保镖之一忽然无故旷职,但却又在隔天重新出现,一问之下才晓得他原来是和朋友去喝酒,结果不小心喝过了头,没爬起来。

为此,李文衍愤怒地责备了他一顿,并且以扣薪作为处罚。

“下次若再犯就把你开除l”李文衍脸色铁青地说道,然后拂袖而去。但他却没有发现,留在原地的保镖竟默默地露出不自然的阴笑。

原来,在盗脸杀手取代保镖之前,便已偷偷调查过李文衍的大致作息,他发现李文衍每两个礼拜便会开车上山去李老总裁的墓碑那儿祭拜,而且性喜清静的他总是只带两位保镖而已。

这便是盗脸杀手的最好出手机会,为了这一刻他已虎视眈眈许久。

山风清新,道路两旁的青草轻轻摇曳。

李文衍独自一人开着心爱的跑车从家里出发,而两名保镖则开另外一辆车紧紧尾随在后。他们在山路间快速穿梭,然后来到了墓园。

接着,李文衍独自开车往里头去,而两名保镖则如同往常那般将车子停在外头,在车上等待,并且随时保持警戒。

突然,咻地一声。

车内的窗户喷洒上一片猩红。

盗脸杀手微笑:“该是进行最后行动的时候了!”

墓园的电动铁门慢慢打开,李文衍开着车驶出,然而这时他却看见其中一位保镖神色仓皇地跑了过来,衣服上还沾着深红血迹。

“先生,麻烦您快些下车,车子底盘被装了定时炸弹!”盗脸杀手一边急促说着,一边伸手打开李文衍的车门,并且拉他出来。

“真的吗?什么时候装的?”李文衍一脸惊诧,脚步跄踉。

“嗯……”盗脸杀手眼见猎物已在可控制的范围内,顿时露出得逞的狞笑,“是我骗你的。”

说罢,他掏出手枪,利落地扣下扳机。

瞬间,李文衍的胸口绽出红花,鲜血狂喷。

“你……”李文衍颓然倒下,双眼圆睁,里头有着深不见底的错愕与惊恐。

“哈哈,快死吧,我可是等着接手你的庞大企业呢。”盗脸杀手说着,又给李文衍的身体补上几枪。

他颤抖抽搐的身躯很快便没了动静,失去生命气息。

“哼,终于得到你这张脸了。到时候我们将脸交换,所有的身份地位也随之交换,你将会变成警察急欲追捕的通缉犯,而我则会变成人人敬重的商业巨子,哈哈哈……”盗脸杀手在李文衍的尸体旁蹲下,愉快地大笑。

但就在这时,他忽地感到脖颈一热,伸手一摸,竟是满掌的黏腻赤红。

“血?”盗脸杀手几乎不可置信,他中枪了,而且是致命的伤害。

“终于钓到你这条大鱼了。”

熟悉的嗓音从李文衍的跑车内传未,接着一道人影从后座浮现,盗脸杀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此时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赫然是第二个“李文衍”!

他手持手枪,优雅地从车内走出,用硬底皮鞋狠狠踢向盗脸杀手,于是盗脸杀手闷痛地哀嚎一声,翻倒在地,手中的消音手枪也远远掉落。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反而越挣扎越是鲜血狂涌,加速死亡。

“我早说过了嘛,”李文衍轻松地笑着说,“别相信你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接着他望向躺在地上的另一个李文衍,然后哼了两声:“这个替身的脸其实做得不怎么成功,人工的果然质量不太好。只不过你太急于求成,没有发现罢了。说到底,你还是太嫩了呢。不过也难怪,论年纪来说,你说不定还得叫我一声爷爷呢!”

盗脸杀手不明所以,眼见着李文衍露出狰狞的不自然的笑容。

这种笑容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了。

即使是完全戴上了别人的脸皮,但是彼此之间的颜面肌肉却不见得全然相同,所以在有大幅表情变动时,那脸皮便会出现细微的不自然。

瞬间,所有的事件诡异之处全都汇进了盗脸杀手的脑海。

为什么李文衍可以在父亲死后立刻接手,并且顺畅地管理企业?为什么李文衍刚刚说论起年纪会比自己大上许多?为什么李文衍的脸会出现不自然细纹,又是谁戴着李文衍的脸?

全部问题的合理答案,只有一个。

那便是,现在戴着李文衍脸皮的人,是那已然逝世的李老总裁!

他首先秘密杀害了自己的儿子,然后运用纯熟的换脸技术与之交替,不但坐享公司的巨大利润,而且还得到了全新的人生与名望。

展示给民众哀悼的李老总裁遗体,其实才是真正的李文衍。

黑暗中,盗脸杀手只看得见那张脸上狰狞的微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763.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