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梦回曹魏

曹雪娟爱好收藏和考古,她听说安丰乡西高穴发现了魏王曹操的墓,挺感兴趣,就背着行李来到了安丰乡。 到达安丰乡天色已晚,曹雪娟准备找家旅店住下,突见天空闪过一道耀眼的亮光,一颗血红的火…

曹雪娟爱好收藏和考古,她听说安丰乡西高穴发现了魏王曹操的墓,挺感兴趣,就背着行李来到了安丰乡。

到达安丰乡天色已晚,曹雪娟准备找家旅店住下,突见天空闪过一道耀眼的亮光,一颗血红的火球迅速从天空落下,只听“砰”的一声大响,四处又归于沉寂。

陨石!”曹雪娟本能地嘁了出来,在发现亮光的瞬间,她本能地掏出手机拍了照,并快速向陨石落下的地方跑去。往前面跑了好几里地,也没见到那颗陨石。

没找到陨石还倒罢了,最糟糕的是,曹雪娟是个路盲,一遇到复杂的地形,她就发晕。这不,在一个三岔路口前,她又分辨不清方向了,找不到回安丰乡的路了。她的心不由得收紧了,半夜三更的,若是遇到歹徒,就不妙了。

真是越怕啥越有啥,正在她东张西望之际,许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姐,你是不是迷路了?”

曹雪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身后站若一个英俊的帅哥,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像两颗发亮的黑宝石。曹雪娟只看了一眼,就害羞得低下了头。她觉得那男人的双眼有一股磁力,吸引着自己,她的心不由得“怦怦”跳了起来,怯生生地说:“是的。”

帅哥指着中间那条路说:“那就是回安丰乡的路。”

曹雪娟向他道了谢,转身就走。走了十几步,回头一看,发现帅哥紧紧地跟在自己身后。她的心又揪了起来。帅哥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解释说:“别怕,我不是坏人,这条路不太安全,我送你一程。”

曹雪娟的心顿时温暖起来,她展颜一笑,接受了帅哥的好意。两人边走边聊,曹雪娟知道帅哥叫赵春国,是个医生,他是出诊回来路过这的。两人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安丰乡,曹雪娟向赵春国道了谢,然后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

第二天,曹雪娟就四处打听陨石的消息。可大家都说没看到,也没听到什么响动。她不由得怀疑起来,莫非自己看花了眼,根本就没有什么“天外来客”。她掏出手机,找到昨夜拍的照片,照片上清晰地显示出陨星划破天空的痕迹。看来,昨夜确实有“天外来客”落到此处,她又信心百倍地在小镇上寻访起来。

转了一上午,也没得到陨石的消息。她想回旅馆,却发现钱和手机全被小偷掏走了。她四处望望,又找不到旅馆的路了。人急智生,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记得那家旅馆的电话号码,自己的背包还在旅馆里放着,何不打个电话,让旅馆派人来接自己呢。她想找个地方打电话,可没人愿意让她打免费电话。

正着急呢,身后有个人说:“小姐,我有手机可以借你用一一下。”曹雪娟觉得声音有点耳熟,回头一看,却是帅哥赵春同。

赵春国一见是她,也笑了起来,说下班经过这里,正好碰到她要打电话。曹雪娟惊喜万分,忙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他。赵春国说:“我是小镇的活地图,你要去哪,我领你去。”曹雪娟就把住处告诉了他,赵春国领着她回到了旅馆。

从那以后,赵春国的影子就印在了曹雪娟的心上,两人交往了一个星期后,曹雪娟约赵春国到旅馆外面的小花园,含蓄地说:“赵大哥,我要是在小镇住一辈子,你能永远当我的活地图吗?”赵春国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雪娟妹,我们认识得太晚了,我这张地图已被另一个女人定购了。”曹雪娟一听,顿时心灰意冷,哭着跑回了旅馆。她决定明天去看曹操墓,然后离开这个伤心地。

翌日一早,曹雪娟就到西高穴去看曹操墓,可是曹操墓并没有对外开放,她白跑了一趟。回到安丰,郁闷之极的曹雪娟就到街上闲逛。在一个老头儿摆的地摊上发现了一幅画,画的是一块红石头。石头上坑坑洼洼的,隐约地显出一幅古城图。曹雪娟一眼就认出那画上的石头是块陨石。

她指着石头问:“大爷,这画上的石头您有吗?”老头儿呵呵笑着说:“石头在一个年轻人手中。”曹雪娟急急地问:“他在哪里?”老头儿却不回答,反而笑着问:“姑娘,这幅画你买不买?”曹雪娟这才明白过来,忙掏出钱说:“买,我买。”老头儿见生意成交,就给她写了一个地址:走大堤,见冬青,左转弯,第一家。

曹雪娟按着老头儿的指引,在大堤上看到一排冬青树,往左一拐,看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院,院内有一个瘦削的年轻人,曹雪娟觉得他有点面熟,一时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年轻人一见她,大叫着说:“曹玉,我可等到你了。”说着,一把拉过曹雪娟,不顾她的反抗,就狠狠地吻了上去。不明不白地被一个陌生男人占了便宜,曹雪娟差点没儿气晕过去,她狠狠地煽了年轻人一巴掌,骂了句:“流氓!”然后扭头就跑了出去。

跑到大堤上,天色突暗,一颗耀眼的陨星划破天际,迅速落在了地面上。这回,曹雪娟看得分明,那颗陨星正好落在年轻人的小院内。她迟疑了一下,在地上找根木棒,又回到小院内。

小院里不知何时已亮起了灯,年轻人正拿着一块火红的石头在看。曹雪娟冲他喊了一声:“嗨,那块陨石能让我看看吗?”年轻人闻言抬起了头,看到曹雪娟两眼放光地说:“曹玉,你怎么忘记我的名字了,我不叫流氓,我叫赵明。”说着,把手中的陨石递给了曹雪娟,曹雪娟低头一看,发现陨石上果然有一幅地形图,地形图上有城镇有人物。看着看着,曹雪娟突然觉得那块陨石有很强的吸引力,自己越来越小,越来越轻,最后竟然晕了过去。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象牙床上。四周站满了人,都在嘤嘤哭泣着。这时,一个威武的男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大家别哭了,玉儿已经死了,再哭也没用,赶快出殡吧。”大家就忙碌起来,有的抬手,有的抬脚,把曹雪娟硬往一个棺材里装,曹雪娟大骇,她这才明白自己竟然被那块陨石吸到了前世,变成了魏王的女儿曹玉。现在曹玉死了,魏王要把她葬掉,这一埋,自己就是没死也玩完了。她开始拼命地挣扎,却无济于事。手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一点儿也动弹不了,结果还是被人装进了棺材里。

棺材行到大街上,被一个背着药箱的年轻人拦住了,他跪在地上说:“魏王,我有办法让小姐活过来,不过,你要把小姐许我为妻。”那个被称为魏王的人正是曹操,他沉吟了一下说:“好,赵明,只要你有本事把小姐救活,我就应允这门亲事。”赵明就让人把棺材打开,然后抱着曹玉进了一个暗室,在暗室里,他不但压着曹玉的胸部猛按,还进行了嘴对嘴的亲吻。曹玉其实并没有真死,只是大脑一时缺氧,处于假死状态。现在被赵明又亲又摸的,又羞又气,猛地坐了起来。她问赵明怎么知道自己没有真死。赵明说,死人的血都是暗红色的,我发现你流的血却是鲜红的,所以才断定你没死。曹玉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指不知划到了什么,这会儿还在滴血,可能这血顺着棺材流到地面上后,被赵明发现了,救了自己一命。

有人赶忙禀报给曹操,说小姐活过来了。曹操立刻把曹玉抬回了王府,对赵明的婚事却不管不问。其实曹操压根就没看上赵明这个王府的小郎中,他要把女儿许配给一个大将军,好让将军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卖命。

那个大将军又黑又丑,曹玉只见一面,就恶心得想吐。她心里只想着赵明,那时,男女授受不亲,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一个男人又搂又抱的,除了他还能嫁谁啊!所以,她极力反对,说这辈子非赵明不嫁,为这事,父女俩闹得非常僵。

僵持到最后,曹操说:“玉儿,这样吧,你从小就患有路盲症,我把你放在城当中,那里道路错综复杂,但最后都归到两个屋子内,一个屋内是赵明,另一个屋内是大将军,听天由命吧。”

曹玉无可奈何,只得点头应允。赵明听到消息后,就偷偷地前来见她,送给她一个火红的陨石,陨石上有他家的地址,是一句顺口溜:走大堤,见冬青,左转弯,第一家。曹玉对赵明说:“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今生若是不成双,来世也得做鸳鸯。”没想到,他们的话被丫环听到了,禀报给了魏王。魏王大怒,就派人把赵明杀死了。

到了择亲那天,曹玉拿着陨石,凭着那个路引找到了赵明家。见到的却是赵明的尸体。她悲伤之极,一头撞向门柱,一阵剧痛传来,曹玉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等她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现代,手里拿着一块火红的陨石,面前哪有什么古院,却是一座长满荒草的坟墓,坟墓的墓碑露出一角一上面写着:赵明之墓。

曹雪娟大骇,那个赵明原来竟然是个鬼魂。不由得害怕起来,扭头就跑。

跑着跑着,又见到了一个大堤,大堤上也有一排冬青树,曹雪娟身不由己地走了过去,左转弯,敲开第一家的门,开门的却是赵春国。他一见曹雪娟手里的那块红石头,就忘情地说:“曹玉,我可等到你了。”

曹雪娟一头扑进赵春国的怀里,举起那块火红的陨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786.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