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穿越阴阳界

这天,农人张伯耕田时突然无缘无故地一头栽倒在水田里,再一看气息全无,竟然死了!众人连忙把尸体抬回家,张伯家里哭声震天悲伤欲绝。就在张罗着筹办丧事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来。 那人衣着古…

这天,农人张伯耕田时突然无缘无故地一头栽倒在水田里,再一看气息全无,竟然死了!众人连忙把尸体抬回家,张伯家里哭声震天悲伤欲绝。就在张罗着筹办丧事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来。

那人衣着古怪相貌清奇,颇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此人走到张伯跟前,先俯下身去翻开张伯的眼皮看了看,再把两根竹枝一样的手指在张伯心脏处略搭了一会儿,又在膻中处不经意地轻拂一下,然后摆摆手说:“先不忙把他入棺,三天之后我保他活过来。”

一晃三天过去了,张伯家人可就急了,因为停尸不过三天这是规矩,或许那怪人只是个疯子哩,他的话又怎能当真?于是家里人便把死者收殓下葬了,往回走的时候,忽见一人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却正是那怪人,只听怪人焦急万分地喊道:“快把棺材挖出来,再延误一刻人就回不了阳了!”

张伯家人一听脸色就变了,世上哪有挖坟墓的道理?怪人急了,说:“你们听着,要是不挖,你们就是活生生害死了一条性命;挖出来要是人活不了,我就陪他一块儿死!”

话说到这份上不挖就不行了,于是大伙一起急急忙忙地挖开新土起出棺材,打开盖子,却见死者面目栩栩如生。死者七十岁老母、多病的妻子、幼小的女儿见了如同万箭穿心,正要扑上前痛哭,却见张伯缓缓睁开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说:“可闷死我了,我这是在哪儿?”

众人惊喜异常,那张伯的妻儿早已扑通一声跪倒在那怪人面前,口中泣不成声连呼“仙人”。怪人说:“折杀我了,我哪是什么仙人,只不过生就一双阴阳眼,能一眼看死一眼看生而已。张伯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一死整个家庭就算毁了,你说阎王爷能忍心让这样的人死吗?所以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后阎王爷就又让他回来了。”

怪人的事一下子传开了,大伙也不知他叫什么名字,只叫他“阴阳眼”。既然他一双眼能看穿阴阳,那他当然知道周大财主阳寿还有多长时间了。

周大财主是十里八乡最大的恶人,大伙都租他的田种。这家伙大斗进小斗出,高利贷就像滚雪球一样压得大伙喘不过气来,不知有多少人被他压榨得卖儿卖女家破人亡。大伙实在没法了,便找到阴阳眼说:“先生,帮我们看看这家伙什么时候死,希望他死得越早越好!”

阴阳眼笑着说:“我早就看过了,告诉你们,不出一月,这周大财主必暴毙身亡。”

这话传到周大财主耳里,他倒也不惧,冷冷笑道:“是吗?我倒要看看我是怎么个死法,一月之内我若不死,看他还怎样蛊惑人心?”

这天秋光正美,周大财主兴致颇好,便带着一班豪绅到山间赏景,一路上众人摇头晃脑指指点点好不快活,忽听得头顶巨响,却是一块八仙桌面大的巨石无缘无故地直滚下来,直奔周大财主的头顶!

眼看着周大财主避无可避,众豪绅的魂都没了,难道真被阴阳眼说中,阎王爷来取周大财主的性命了?却见周大财主拔身一纵竟高高跃起,如小鸟般越过巨石。众人见他毫发无损,正要喝彩,又见周大财主几个起落,眨眼间奔上了山顶,四下一望空无一人,便又下山,对众人说:“这世上哪有什么阎王小鬼的,这都是那阴阳眼捣的鬼,妖言惑众之后寻机刺杀我,好使他的妖言成真,哼,这次算他跑得快,下次一定活剥了他。”

又过了几天,有手下送上一只盒子来,说是一个朋友送的。周大财主大喜,打开盒子正要细看,从盒子内忽然昂起一个三角头来,却是一条眼镜蛇!那眼镜蛇正在盒中闷得气苦,一见盖子开了立即露出毒牙闪电般攻向周大财主,那距离近在咫尺之间!

好个周大财主竟毫不慌乱,一伸手稳稳夹住了那毒蛇的七寸处,再一甩,毒蛇顿时摔了个稀巴烂,周大财主大喝道:“快把送礼的人拿住,他就是阴阳眼!”

送礼的人自然早就没了影子,周大财主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毫无办法。

一个月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贫苦百姓们都眼巴巴地看着,个个在心内想道:“周大财主怎么还不死啊?难道阴阳眼并没有神乎其神的眼力?这天上真的没有主持公道的老天爷?”

这天入夜时分,周大财主在银库里满心欢畅地数着银子,这是他一贯的癖好。正数得畅快,忽然从身后无声无息地刺过来一柄利剑,待周大财主发觉时已来不及了,“嗤”的一声,利剑刺在周大财主后背上。可是,那剑只是划破了衣裳,却再也不能刺入半分。

蒙面刺客大惊,欲要抽身,一张大网从天而降,一下子把刺客罩在中间,刺客越挣扎那坚韧的网便收得越紧。周大财主见状哈哈大笑,一把撕开自个的衣裳,露出里面的贴身盔甲来,说道:“阴阳眼,为了使你预言兑现,你用石头砸、用毒蛇咬,三番两次算计我,却又奈何我不得,眼看一个月要到了,终于不得不亲自出手欲取我性命是不是?我早算准你这着了。”说着一把揭开刺客的面罩,果真是那个怪人阴阳眼。只见阴阳眼双目喷火,大声叫道:“你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人,我即使死了也要取你的狗命!”

当刑场上鬼头刀砍下阴阳眼的头颅时,周大财主见去了心病狂喜不已,更加日日纵酒夜夜笙歌。这天来到本地最大的青楼春香楼饮酒寻乐子。正和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左楼右抱饮着美酒,酒却没了。有姑娘连忙叫送酒,很快进来一个丫头,那丫头低着头抱着酒壶给周大财主斟酒,谁知手一抖却把酒洒在了周大财主的衣领上。周大财主刚要发火,那丫头早已忙不迭地掏出手绢,怯怯地说道:“大人息怒,奴家这就给大人擦拭干净。”嘴里说着手上擦着,然后周大财主感到脖子处微微一凉,也没在意,继续狂欢。

众姑娘正众星捧月地侍奉着周大财主,忽有个姑娘指着周大财主的脸惊恐地大叫起来:“大人,你的脸……”

周大财主斜着眼笑道:“我的脸怎么了?来,给我倒酒……”

忽听得一片尖叫声,这回却是众姑娘指着他的脸一起大叫起来:“大人,你的脸怎么青了、肿了?唉哟,又破了,鬼、鬼啊!”

周大财主莫名其妙地取过铜镜一看,镜子中竟出现一个头大如斗青肿如鬼的脸,还汩汩淌出血水来,他一声惨叫,栽了下去!

第二天,周大财主被鬼勾去的消息就传开了,而此时距阴阳眼的判言整整一个月!贫苦百姓们一听喜笑颜开奔走相告:阴阳眼的话灵验了,老天爷眼睁着哩!

而此时,在城外的青城山上,有一老一少两个人正说着话。

老者说:“徒儿,昨晚上用毒针杀死周大财主的是你吧?”

少者说:“正是徒儿,徒儿化妆成丫头见机行的事,我要为师兄报仇,为民除害!让坏人有所顾忌,让世间永远有正气!”

师父点点头,说:“你师兄阴阳眼确实给贫苦百姓出了口气,让作奸犯恶之徒感到畏惧,你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吗?”

徒儿说:“我听师兄说过,那农人张伯其实并没有死,只是劳累过度一时昏厥了过去,师兄趁人不注意,用银针在他膻中穴刺了一下,三日后必醒。”

师父眼中含泪,说:“你师兄真是煞费了苦心,为师为他骄傲,只可惜我的好徒儿死了……”

面前的徒儿坚定说道:“师父,师兄没有死,我就是第二个阴阳眼,阴阳眼永远不会死的,直到这世上所有的恶人都死光的那一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789.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