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电话亭

“五……四……三……二……” 电话另一头传来低沉的倒数着的声音。倒数结束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在这条街已经住了两年的我,对这条街的一切都十分熟悉,从花草树木到楼房建筑,…

“五……四……三……二……”

电话另一头传来低沉的倒数着的声音。倒数结束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在这条街已经住了两年的我,对这条街的一切都十分熟悉,从花草树木到楼房建筑,哪里有些什么,我都一清二楚,除了这个公共电话亭之外。

奇怪的是,这个电话亭会无缘无故地响起,而且,在话筒的另一端,会有深沉的声音倒数着。

发现它,是个无风的寂静夜晚。约莫是凌晨两点出头,我写作写累了,打算到超市买夜宵。

原本在这种又累又饿的状态下,我是不会发现这个电话亭的,可是事情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在我经过电话亭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铃——铃——

我疑惑地看着电话亭,心里想着,到底是谁打到这个电话亭的呢?我推测,说不定原本这里有人在等电话,只是暂时走掉而已,不凑巧和打电话来的人擦身而过。

打来的人会不会有什么急事呢?我应不应该接起来呢?仔细想想,反正我也闲来无事,就当作日行一善吧!

我打算拿起话筒告诉打来的人说,他等的人已经走了,然后再回家吃我的夜宵。

打定了主意之后,我朝着电话亭走去,拿起了话筒。

“喂……”我首先开口打破沉默。

“五……”

话筒的另一端,传来了低沉的声音,有点儿模糊,我心里微微觉得有些诡异的气氛。

“四……”

同样的声调,仿佛机械式的声音,充满着诡谲的意味。

“三……”

一股沉闷的感觉,像块大石般压得我喘不过气。我意识到,对方正在进行着倒数。

“二”

倒数缓慢持续着,暗暗隐藏着威胁性,这种紧迫逼人的危机感令人不寒而栗。

我紧张得汗流浃背,双手颤抖,却还在犹豫着是否要将话筒挂上。

我再也忍受不住,逃命似的冲出了电话亭,掀开旁边一个巨型的公用垃圾简跳了进去,四周瞬间传来刺鼻的腐臭味。

我屏住气,心里想着忍耐、忍耐。没想到等了几秒,却完全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了五分钟之后,我才探出头去,缓缓地接近电话亭。

当我将话筒靠近耳朵时,却只剩下连续的嘟嘟声。带着满腹疑窦,我郁闷地走回了家。

刚才挂上话筒的一瞬间,我的确有了如释重负的轻松心情,但是没过多久,在我内心深处,忽然觉得可惜。倒数结束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真的很想知道。

话筒响起的时间是不固定的,但是大部分都在深夜。于是我开始有了新的习惯——每天凌晨,到超市买个鸡排便当。究竟我是因为肚子饿才出门,还是因为想要再接到那个既神秘又充满威胁性的怪电话呢?亦或是两者都有?

由于我经过电话亭的几率频繁,所以偶尔会刚好碰到电话铃响,而且通常都是四下无人,我会兴奋地冲上前去拿起话筒,然后聆听那个低沉的声音倒数。

虽然每次听的时候都很紧张刺激,但是每当快要倒数到“一”的那一瞬间,我就会害怕地挂上话筒。或许,是我还不够大胆,我一定还没有舍弃生命的觉悟。

终于,在一个下着细雨的寒冷夜晚,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一探究竟,一定要拼死忍耐、等待,直到倒数结束为止。

顶着细雨,我在电话亭附近徘徊,心里祈祷着电话快响。非常幸运地,电话响了起来,仿佛就像明白我的期盼一样。我满怀期待地拿起话筒,话筒的另一端,如期地响起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咦?倒数的声音倏然停止。结束了吗?似乎感觉不到任何变化啊。过了一会儿,电话恢复了嘟嘟的声音。

什么嘛,根本没有事情发生,太无聊了吧!

我用力地踢了电话亭一脚,这实在是太扫兴了!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忍受了无数次这种压迫感的折磨,好不容易克服了内心的恐惧,终于忍耐到了倒数结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挂上了话筒,我悻悻然地就想回家,我甚至不知道电话亭的外面,究竟起了什么样的变化。

直到一条鱼,从我眼前游过。刚开始,我毫不在意地只想转身推开电话亭的门,猛然发现刚刚游过的,是一条鱼,我才赫然惊觉事情不对劲。

放眼四周,黝暗的深蓝色、珊瑚礁、无数漂浮游动的海底生物。很明显,我置身在深海海底。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我还来不及感到害怕,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抬头望去,完全看不见水面上的阳光,这里究竟是多深的深海海底啊?这么深的海底,水压一定非常强,这个脆弱的电话亭能否支撑住几千万吨重的水呢?还有氧气的问题,这个电话亭里面的氧气,究竟能供应我呼吸多久?我感到不寒而栗,甚至剧烈地发着抖。电话亭外面的鱼悠闲地游来游去,就像是在嘲笑我的愚蠢。

一群鲨鱼在电话亭旁边来回游动,似乎对电话亭里的我感到十分好奇,其中一只鲨鱼甚至用身体碰撞电话亭,使得电话亭剧烈地摇晃起来。

身处电话亭里面,我当然要打电话求救。我迅速拨着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Sam,快点儿来救我!”像是将全身的恐惧感整个爆发出来一样,我声嘶力竭地大吼。

“你在哪里啊?”Sam不太紧张,语气平缓地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里是电话亭!”

“电话亭?我们家外面那个电话亭吗?”

“对!对!就是那个电话亭。”我很高兴Sam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听懂了我的话。一块钱顶多只够通话一分钟,在这种情形下,每分每秒都可能成为左右我生死的关键。

“好,我马上出去。”Sam懒懒地说着,丝毫无法体会我目前深陷绝境的危机感。

“等一下!”我叫住了Sam,因为,我发觉事情不对劲,虽然我告诉Sam我是在街上的电话亭,可是,这个电话亭现在已经莫名其妙地沉到了深海海底了呀!

就算Sam出门走到街上,他也看不到电话亭,因为电话亭不在了,而且他也找不到我。

“可是,电话亭的外面是海……”我吞吞吐吐地说着。

“别闹了,我要挂电话了哦。”Sam把这通电话当成了一个无聊的恶作剧。

“等……等一下,要不然,你打电话过来好了。”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我为自己的生命挣扎奋斗着。

“打给你干什么?”仍然是漫不经心的声音,

“你别管,反正你打就是了,号码是xxxxxxxx,然后你打来的时候,记得从五到零倒数,记清楚了吗?”

“为什么?”Sam会问为什么是当然的,但是我可没有时间跟他解释了。

“你快点儿!”通话时间应该快结束了。

“好啦好啦。”在我疾言令色地催促下,Sam心不甘情不愿地给电话亭拨了电话。

按照我所说的,Sam在电话另一头倒数着。倒数很快地结束了,我紧张地看着电话亭外面,期待着电话亭会变回原来的地方,期待再看到那条熟悉的街道。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那几只该死的鲨鱼竟然还在!电话亭完全没有变化,我依然被困在深海海底。

在那一瞬间,我彻底绝望了。我痛苦地告诉自己,我就要被困死在这个电话亭里了。我简直要哭出来了,双手环抱着头,痛苦地跪在地上。我死定了!

叩叩叩……

突然传来的敲打声让我从绝望的恐惧感中挣脱,我睁开双眼搜寻声音的来源。

叩叩叩……

电话亭透明的玻璃门外,有个女孩正在用手指敲打着,脸上的表情十分不耐烦:“电话用完了没有?我等着打呢。”

我呆了几秒,才明白我已经回来了。我几乎要喜极而泣了,忍不住想大跳大叫。

我冲出了电话亭,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女孩的手,口里不停道谢。女孩被我夸张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摇头走开。

我曾经四处告诉别人这个故事,理所当然地,没有半个人肯相信我,所以我只好把这个经历写下来。我曾经在半夜拿着铁锤,想去把电话亭敲坏,可是运气不好,被巡逻路过的警察抓个正着;如果我会做炸弹,我一定要做个可以把这个电话亭炸成粉末的超级炸弹。只可惜我不会。

或许,在我内心深处,根本不想将这个电话亭毁掉,因为还有太多的谜团吸引着我,牵动着我强烈的好奇心。今晚,我想我还会到电话亭前等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806.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