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恐怖连环套

第一个恐怖故事:神秘搭车男 山道上,一辆16座豪华金杯车无聊地行驶着。车上除了司机外,只坐了三个人:东方道空、杨柳青、洛飞燕,他们刚刚参加完省文联举办的小说研讨会,现在在回去的路上…

第一个恐怖故事:神秘搭车男

山道上,一辆16座豪华金杯车无聊地行驶着。车上除了司机外,只坐了三个人:东方道空杨柳青洛飞燕,他们刚刚参加完省文联举办的小说研讨会,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三人是同城,所以筹办方给他们派了一辆车,司机是个年约四十、一头干练短发的女人。

三个人中东方道空最春风得意,他在此次研讨会中,因一部长篇悬疑小说销量很好,得了“成就奖”,奖金一万元。杨柳青和洛飞燕都比他年纪大、资历深,却一无所获,都不服气着呢。

东方道空坐前面,洛飞燕和杨柳青坐在靠后的同一排,洛飞燕时不时给杨柳青抛去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他们之间有过暧昧。

车子继续前行,山道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在伸手拦车,这人土里土气的,衣着简陋。东方道空说:“司机,别理他,继续开!”杨柳青也说:“让那草根男坐班车去,这不花钱的车不是给他坐的。”

“东方,你得奖的那部小说,好像也有山路拦车的情节”洛飞燕的话还没说完,车子猛地停了下来。司机惊异地道:“我没踩刹车啊,怎么停了?”

见车子停了,那草根男赶紧跑过来,操着浓重的陕西腔说:“好人,拉拉我。”司机只好打开车门让他上来。草根男又丑又脏,手里提着个黑袋子。他一上车,就飘进一股诡异的臭味,洛飞燕、杨柳青、东方道空厌恶地捂住了鼻子。

草根男好坐不坐,在东方道空旁边坐下了,他的脏裤子差点碰到东方道空,东方道空惊恐地连忙把腿缩到里面。

车子继续行驶,杨柳青说:“坐车无聊,不如我们讲恐怖故事吧,看谁讲的故事最吓人又最应景。”

第二个恐怖故事:浴室女艳鬼

对于惯写小说的作家们,编这点故事并不难,杨柳青被要求先讲。杨柳青脑筋灵活,他想了想,开讲了

十多年前,我在一家浴室打工,那时我很年轻,对异性常想入非非,可惜一直没女孩愿意理我。一天晚上天下大雨,浴室生意很差,只有我一个人在那儿打瞌睡。

蒙眬中,传来一阵细碎的高跟鞋声,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的眼神很勾人、乳房很饱满,我都看呆了。女人看四下无人就勾引我,说:“小弟弟,你帮我搓澡吧。”

我兴奋极了,屁颠颠地跟她进了女浴室。女人当着我的面把衣服脱光了,等我扑过去抱她时,女人却一把推开我,说:“你想亲近我,那么你爱我吗?”

我连忙说爱,女人又说:“我也爱你,我能把心掏出来给你,你能吗?”

我当时什么也顾不得了,说:“能能,我一定能。”

女人嘿嘿一笑:“我可是说真的。”说着,她的手忽然像刀锯一样剖开了自己丰满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溅得整面白瓷墙都成了红色的。女人向我一步步逼近,她从胸膛里掏出了一颗心,血淋淋地捧到我面前,就在我吓得魂不附体时,她哈哈大笑猛一甩头,变成了一个又丑又脏的臭男人,口中说道:“好人,拉拉我。”

最后一句“好人,拉拉我”,杨柳青学着草根男的陕西腔。沉默了五秒钟,东方道空夸张地笑了,他侧脸看着草根男,满脸坏笑。草根男红了脸,不安地搓着双手。

洛飞燕的脸也红了,这情景其实是有原型的,曾经,洛飞燕在杨柳青经营的浴室里勾引过他,当时她就说过:“我可以把心掏给你。”想不到这小子拿这事编故事,还把她描绘成女鬼。

第三个恐怖故事:窗外的幽灵

“这个故事太一般,一点也不恐怖,我来讲一段吧。”洛飞燕清清嗓子说了起来

我家在城郊有个老院子,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朋友来到这里玩。那天月亮很大很亮,我们猛然听到外面传来奇怪的脚步声,院子的大门反锁了,怎会有人进来呢?我们壮着胆子出门查看,发现一条黑影飘忽着一闪就不见了。

我们不能确定那是人还是鬼,为了引他出来,我们打开房灯、拉上窗帘、放大音乐,做出正在狂欢的假象,而人悄悄藏到了外面。

过了半小时,角落里的黑影终于出现了,像没头没四肢的幽灵一样慢慢飘到窗下,向里观看。我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胆子,猛然冲过去一棒子砸了下去。这一棒砸下去,那没头没四肢的幽灵伸出了手,说:“你别打我,我有心脏病,你看我的心都快不跳了。”幽灵一甩头,露出一张又脏又丑的脸,可怜巴巴地说:“好人,拉拉我。”

洛飞燕的陕西腔一点不亚于杨柳青,这回,车上没人能笑出来了,尤其是东方道空,脸都要青了。这个故事也有原型,他和洛飞燕同属一个部门,是同事也是竞争对手。有一天晚上,他发现杨柳青在洛飞燕的办公室好久不出来,他就鬼鬼祟祟猫过去想偷窥,可笑的是他怕被人认出来,还在头上盖了条毛巾。结果被洛飞燕一棒子打得心脏病发作,住了半个月医院。两人为了面子,不敢对外公布真相,现在洛飞燕拿这丑事编成故事,讽刺挖苦他。

杨柳青也笑不出来,他和洛飞燕通奸好几年了,早想彻底了断,已离异的洛飞燕不怕事情公开,但有家有口的杨柳青害怕,如今她拿这事添油加醋编故事,寓意何在?

半路搭车的草根男也是一言不发,脸色挺不好看。

第四个恐怖故事:拦路的奸夫淫妇

此时,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天色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了。该轮到荣获“成就奖”的东方道空讲故事了,他想了想,说道

一天,我驾着车在荒无人烟的山路上行驶,突然,前面拐弯处闯出来一个人,我猛地刹车,原来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我猛按车喇叭,可那女人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只好跳下车去拉她。女人一甩头把乱发拨开,只见她脸满血污、眼睛瘀青,都看不出本来面目了,也不知是人是鬼。

我壮着胆说:“你是谁家姑娘?活人还是死人?活人的话我救你回去,死人的话我替你伸冤。”女鬼开口了,她两眼发直、喃喃地说:“不准说出去,不准说出去。”我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啊?”

女鬼咧开嘴笑了,猛然向我扑来,大叫着:“我的心是红的,真的是红的!”

我吓坏了,跳上车,绕开她从路的边缘逃跑了。好不容易逃离那鬼一样的女人,谁知前面又有人挡车了,这回是个又脏又丑的男人,他扑倒在地双膝跪下,大声说:“好人,拉拉我,好人,拉拉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883.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