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水鬼追杀

很小的时候,我就怕水,有一阵子,甚至不敢使用浴缸和抽水马桶。 事情源于八岁那年的暑假,我在乡下亲戚家经历了一件可怕的事。村里有一条蜿蜒而过的河,大人们从不准我们下河游泳,如果谁偷偷…

很小的时候,我就怕水,有一阵子,甚至不敢使用浴缸和抽水马桶。

事情源于八岁那年的暑假,我在乡下亲戚家经历了一件可怕的事。村里有一条蜿蜒而过的河,大人们从不准我们下河游泳,如果谁偷偷去了,抓到肯定被痛打一顿,连我这个城里来的小客人也不例外。

有一天,我忍不住诱惑跳进了河里,尽情享受着水的清凉。还没下去几分钟,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一只脚,把我往水底拖。我“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水,一下子沉了下去。岸上的伙伴们慌成一团,哭喊着让大人们快来救命。幸好这时表舅驾船经过,他一边拿起竹篙使劲拍打水面,一边大声吆喝,像在驱赶着什么,而大表哥也趁机撒开渔网,把我罩住,奋力拖上船来……

爸妈闻讯后,当天就从城里匆匆赶来,准备把我带回去。临行前,村里最年长的崔大爷来了,大人们神色凝重,关在屋里说话,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我躲在窗户下,只听到一些只言片语,什么“水鬼”、“劫数”……但崔大爷的一句话我听得很清楚:“十二年内,一定不要让这孩子接近有水的地方,否则水鬼是不会放过他的!”

回到城里,我渐渐淡忘了这件事,直到进入大学。再有一个月,十二年之期就到了,那种怕水的感觉又开始清晰起来,而且越来越强烈。

这晚寝室“卧谈会”上,我一本正经地把这个故事说给室友们听,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面对这帮家伙,我不知说什么好。十二年来,那可怕的情景一直在我脑海里重现。纠缠的水草、巨大的鱼网、抽筋的痛感,连连绵绵,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在被拖进水里的那一刻,我真的看到了它。

况且这十二年里,我不止一次感受到了它的威胁。最近一次是高三那年,有个下午我独自在家睡觉,厨房的水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爆裂了,水“哗哗”地一路流进卧室。等我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水的包围中,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动弹不得,也无力叫喊,只能平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水不断往上涨,淹没了我的身体,最后漫过我的下巴和嘴。只有鼻子还在水面上。隐隐约约,我看见水面上伸出了一双黑手,向我的咽喉猛地掐了过来……幸好,门铃突然响了,水一瞬间全退了下去。我惊魂未定,逐渐感觉身子可以活动了,刚才的情景像是一场噩梦。进来的是提前下班的老妈,她惊叫一声,我爬起来一看,原来地上真的都是水,从厨房到客厅,以及卧室。不过很浅,连脚背都不到。

第二天是周末,中午接到老妈的电话,要我回家。一进门,我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爸妈都端坐在客厅里,多年不见的表舅也来了。

我望着表舅,只见他低下头深深吸了口烟,然后缓缓吐出:“小涛,你也不小了,是跟你说的时候了。你一定还记得小时候差点淹死的事吧?”

我点点头,心里大约猜到了他的来意。

“就拿那条河来说吧,流经四乡二十八村。从老辈起,就淹死过无数的人。都说河里有水鬼,只要有人掉进水里,就会被盯上,当成替死鬼。”

我有些不解,问:“都有十多年了,为什么非盯住我不放?”

“因为只有你死了,水鬼才能解脱。那年,后村刚好有个人醉酒落水死了,成了新的水鬼。你偷偷下河,结果被它盯上。十二年内,如果不能将你害死,那么它连鬼都做不成,只能形神俱灭。你是惟一的机会,这个水鬼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表舅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越听越紧张,脸色发白,接着问:“既然是水鬼,那就离不开水,又怎么能一直追到这里来?”话刚出口,我就想到了答案:家乡的大河通到长江,我们这座城市就在长江边,自来水都是从江里抽取的。因此,无论我怎么防范,水鬼都有机会。除非——

“还剩最后一个月,水鬼一定会加紧行动。我们商量过了,让你去北方大姨家,那里离长江远。只要平安过完这段时间,你就彻底安全了。”老爸慈祥地看着我,故意把语气装得很轻松。

直到把我送上火车,爸妈才真正舒了口气。出乎意料的是,宿舍里的兄弟们也都来送我,我只跟他们说去北方玩。临开车前,好兄弟秦明把一包东西偷偷塞到我手里:“兄弟!拿着,也许用得着。”

夜幕低垂,列车风驰电掣般北上。车上人不多,我对面是一位老大爷,他看起来慈眉善目。过道那边,坐着一对年轻夫妇。为了化解紧张情绪,我拿出两盒扑克牌,热情地邀请他们一起打牌。很快大家便混熟了,说说笑笑中,我也渐渐把紧张情绪抛到了九霄云外。

打了四五把以后,我看看表,列车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对面的年轻少妇突然指着窗外说:“看!长江大桥!”长江?我的心狠狠颤了一下,顺着她的手往窗外看去,只见漆黑的夜空中,远远闪现出一条星星点点的光带。要过长江了,得格外小心些。“咔哒咔哒”,车轮不紧不慢地撞击着桥上的铁轨。要说坐火车坐飞机,我都不是头一次,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踏实。突然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我觉得大桥开始猛烈晃动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震得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牌再也握不住,手一松,落了一地。

“小伙子,你没事吧?”我定了定神,才发现三个人都在关切地看着我。我揩揩脸上的汗,勉强笑笑,摆手说没事,然后弯腰去捡地上的牌。刚一低头,我发现过道的地板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点泥沙,还湿乎乎的。几分钟后,列车顺利通过了大桥,什么事也没发生,我紧绷的心弦慢慢松了下来。

快到十二点时,我看老大爷有点累了,便提议休战。我拿起洗漱用具,走过昏暗的过道,来到洗手间。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墙上是一面大镜子。我放下杯子,准备接水刷牙,刚把龙头打开,望着“哗哗”的流水,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那种怕水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它像一只巨手,攫住了我的全身。正在恍惚的当儿,“啪!”一只手拍上了我的肩膀,我吓得几乎虚脱。

“喂!车上用水,省着点!”抬头一看镜子,原来是一位列车员,吓死我了。这时,旁边厕所的门也开了,一个人匆匆走了出来。列车 员摸摸肚子,进了厕所。经过这次惊吓,我没敢再呆下去,赶紧拿起杯子和毛巾,一路小跑溜回车厢。正准备躺下,不经意间看到秦明送给我的那包东西,打开一看,是一袋干燥剂!原来秦明并没有把我的话当故事,这种危难时的友情让人莫名感动。

伴随着“哐当哐当”的单调声音,我渐渐进入了梦乡。不知睡了多久,一阵冷风扑面袭来,我突然惊醒。奇怪,虽然空调车厢里有点凉,但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穿堂风啊。好像有人过来,我侧身一看,原来是那个列车员在过道里巡夜。我缩回身子,接着睡。列车员很快就走到了我身边,突然,他停下了。

我下意识地抬头,没错,确实是那个列车员,不过现在他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他正上方的天花板上,一股水流正往下淌着,落在他头上。他的脸白得像张纸,已没有半点血色。

水鬼!就是那个水鬼!果然,他咧开嘴笑了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只黑手已经伸了过来,紧紧地扼住我的脖子,把我提了起来。接着,他头朝下倒立了起来,先是脚,然后是身子,悄无声息地顺着天花板上的水流往上钻。我被提在半空中,无力挣脱,几乎窒息,眼看就要被拉了出去。

情急之下,我抓到一袋东西。干燥剂!对,用干燥剂。我用力抠破袋子,拼了命往头上一抛,只见无数晶莹的小珠子跳了出来,一齐打在水鬼身上。

“呜——”水鬼凄惨地吼了一声,丢下我,迅速钻出了车厢。我跌落到地板上,小珠子像雨点一样散落在我身边,这一刻,真觉得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早上醒来,我发现地上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看看窗外,已是开阔的华北平原。两个乘警拿着对讲机从我身边匆匆走过,其中一个说:“真是邪门!13节车厢的小赵竟然死在几百公里外的一个小站上,还是淹死的,你说怪不怪?”

听到这一切,我心惊肉跳,暗自庆幸,但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车厢里的乘客陆续醒来,没人知道昨晚这里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一幕。转眼列车进站了,我站起身来收拾东西,拎起背包准备下车。

“小伙子,你还忘了东西!”老大爷热心提醒道。我回头一看,桌上不知是谁的一瓶矿泉水,有滩水正沿着桌角慢慢滴下来,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惧,踉踉跄跄往后退去,惊呼道:“是他,他又跟来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885.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