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猫眼背后的情人

奇怪的梦境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陈康走在自家楼下,一只黑猫自天而降,正好砸在陈康脑袋上,陈康身体往后一仰,倒在地下…… 陈康睁大眼睛看四周,一片黑暗。开灯看看床头钟,凌晨五点:起身…

奇怪的梦境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陈康走在自家楼下,一只黑猫自天而降,正好砸在陈康脑袋上,陈康身体往后一仰,倒在地下……

陈康睁大眼睛看四周,一片黑暗。开灯看看床头钟,凌晨五点:起身喝杯水,然后回到床上。身为心理医生,陈康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丰富,深谙人类梦境的象征意义。

此刻,陈康开始为自己分析梦境。遭到意外攻击,表示自己对身边暗藏的某些危机感到焦虑;黑猫是西方人眼中的不祥物,陈康学西医,自然也不喜欢黑猫;猫又是女性的象征,也就是说,身边暗藏着某些危机,并且是来自于女性。

也许李梅对自己的越轨行为已经有所察觉,不过,她又能怎样呢?她只是一个下肢瘫痪的废人。

四十岁的李梅比陈康年长七岁。五年前,身为医院院长夫人的她勾搭上了刚刚留学回国的心理学博士陈康,然后成功实施金蝉脱壳计划摆脱了前夫那个大障。她先是把前夫受贿得来的大部分赃款秘密转移,然后悄悄给检察院写检举信。把前夫送进监狱后,她就用暗藏的赃款为陈康开了个心理诊所。和他过起了双栖双飞的逍遥生活。

对于李梅来说,身居豪宅,俊男相伴,人生已经完美。可惜,后来她出了车祸。

对于陈康来说,婚后的生活远不如婚前的偷情来得刺激。有自己红杏出墙的前车之鉴,李梅对男人偷腥的事儿格外敏感,五年婚姻,陈康如困牢笼。幸亏,有了后来那场车祸。

那场车祸中,李梅的爱车与爱犬失去了前半截,李梅则废了下半截,昔日颐指气使的贵妇人,眨眼间沦落为豪宅中的轮椅囚徒,只能靠在阳台上窥视小区居民户外生活打发时光。这个曾经酷爱偷窥的女人,现在就连门上的猫眼都够不着了。

想到猫眼,陈康打了个寒噤,陈康的新生活就是从猫眼里开始的。

当年,李梅卖掉与前夫的旧屋,在豪庭花园购置了一套两百多平方的复式住宅当作和陈康的新房。楼高五层,他们住40l。人住不到半年,对门402搬进来了一对新婚的小两口。妻子名叫景媛,与丈夫温学愈同为园林工程公司高级白领,过着夫唱妻和、朝九晚五、供楼供车喝咖啡的小资生活。不料幸福仅仅维持了一年,温学愈就在设计建造一座空中花园时失足坠楼,撒手人寰。

景媛二十四岁就守寡,但生活还得继续。楼盘按揭还需按月付,班还要照常去上,只是咖啡馆不再涉足。屋子里面的床帘不再拉开,深紫色的纱帘加上黑色的布帘,将最强烈的阳光变得阴暗一一景媛患上了自闭症。过去的恋情终究已经过去,但是伤痛还是血淋淋地存在她的心头,怎么都不肯结痂。她害怕与任何男人交流,除了心理医生陈康。

陈康和景媛是从猫眼里认识的。守寡半年的孤寂生活,使景媛把猫眼当作了精神寄托,401那对外形极不协调的夫妻在她心中种下了好奇的种子。不知不觉间,一个成熟男子悄悄进驻了景媛的梦境深处。当有一天,从猫眼里看见陈康用轮椅把妻子推回家后,景媛产生了一个大胆念头——触摸梦境。

那天景嫒上班时,在电梯间里捡到陈康的名片,方才知道陈康恰巧是心理医生!她先是按名片上提供的电话联系了陈医生,咨询确认了一下病情,然后预约登门求诊。

幽闭窗棂,总算揭开了小小一角窗帘,一股清新空气扑面而来。

心理医生虽然不像普通意义上的医生一样能直接操纵人的生死,但也有一条道德底线:介入心理而不投入感情,借助医疗手段而不实施灵肉侵犯,为患者保密而不干涉病人隐私,这是心理医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然而,第一次为景媛诊疗,陈康就突破了自己的职业道德底线。

现代住宅的邻里之间都有一个共同默契——老死不相往来。做了一年半邻居,陈康只在楼道里偶遇过一次女邻居。那惊若天人的美貌,高贵典雅的气质,深深震撼了陈康,只可惜家中黄脸婆看得太严,连与艳邻搭讪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岂不是上天赐予的大好良机!

通过催眠疗法,景嫒睡着了。陈康没有按照正常的医治程序和交流,去了解患者的心结所在,而是用充满诱惑的语气缓缓说道:

“你是我的女人,你爱着我,不能离开我……”也许寂寞的女人都分外渴望温暖,也许半年的窥视就为着这一个暗示,景嫒心甘情愿地成了狼口羔羊。

如果说,陈康的身边暗藏着一个来自女性的危机,那么,只有可能来自于猫眼后的景媛。

放肆的偷情

完成了对自己的梦境分析,天也完全放明,陈康起床,走到隔壁卧室,例行公事地亲了一下李梅。分居一年多,李梅从愤怒到无奈,最后看似已经归于平静。但陈康总感觉妻子那貌似慈母般的笑容后面,暗藏着一股寒气。

只不过,来自李梅内心的阴风,恰好刺激了陈康猎艳的兴致,他很享受猎艳过程中那种带有报复意味的快感。

到诊所接听的第一个电话,竟是来自猫眼后面的景媛。一年多来,随着新鲜猎物的不断增多,景嫒逐渐被冷落。

“我要预约就诊。”景媛提出了令他无法回绝的要求。

事实上,心理医生与病人之间一旦掺杂了私人感情,治疗就已经不会再产生任何效果,但陈康还是给景媛预定了下周六的门诊。作为邻居,景嫒是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不定时炸弹。

就在心理医生陈康为自己的噩梦不安的时候,豪庭花园17栋B座50l室——陈康家楼上,发生了一起少年服食安眠药自杀事件。一个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十七岁男孩,趁父母出差时,留下遗书自尽了。

一周后,门诊如期而至。

一开始,女病人景媛还在正常陈述自己的生活:“我为本市护城河畔设计了一道特别风景一一夹竹桃。”

“夹竹桃?不是有毒吗?”

景媛摇摇头,笑了笑:“很多专家认为夹竹桃同龟背竹、花叶芋、水仙、虎刺梅等,均属于有毒植物,其实有点言过其实。这些植物都很美丽,你只要不折枝叶人口,就不会对人体有任何危害。说夹竹桃能释放致癌物质更是缺乏科学根据的,相反,近十几年来,许多生物学家和药物学家经过试验发现,夹竹挑的提炼物可以治多种疾病。”园艺师说到自己的专业,总是侃侃而谈。

“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夹竹桃作为护城河装饰花木吗?”

陈康也摇摇头,也笑了笑。

“为了让你每天都看到啊。”陈康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护城河。

“我每天下班,都要带回很多夹竹桃花儿,放在瓶子里、脸盘里、浴缸里,看着它们枯萎。”景媛一脸的诡异。

陈康察觉到了景媛的变化,她正在慢慢脱离安静的、社会化的自我,开始寻找具有破坏力的释放口。

“粉色夹竹桃的花朵开得很放荡,那气味让我觉得恶心。我储藏了越来越多的花朵,放在罐子里,架在炉子上熬,熬出黏黑的汁液,发出焦糊的味道……好难闻……好难受……”景媛的眼光忽明忽暗,语调忽缓忽急,然后发出了尖利、怪异并且歇斯底里的大叫声。

陈康连忙上前安抚她,景嫒顺势攥住他的手,紧紧地按在胸前。

“康哥,我知道你厌倦我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今天我不是来看病的,是来求你,求你再爱我一次,行吗?最后一次,就一次,好不好?从今往后,我再不纠缠你,我保证。”景媛庄严地攥紧拳头,举起右手,那一瞬间,神情十足像一个天真的少女。

陈康忍不住笑了,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回去等我吧。”

景媛在浴缸里等她的康哥。

这个巨大的高档浴缸大约有两平米大,温热的清水持续注入起到按摩的作用,水面飘满了夹竹桃花瓣,在乳白色空间里颤动。景媛的身体浸润在粉色的夹竹桃花瓣中,微卷的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背上。

陈康来了,景媛的右手露出了水面,竟赫然握着一把剪刀。她猛然向自己的头发剪去,错乱的黑发落下,漂浮在水中,夹杂着粉红色的花瓣,仿佛寂寞和绝望同时滋长。

陈康上前抱起她,任她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啜泣。浴室里湿雾弥漫,模糊了现实,虚化了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空气中弥漫着水蒸气、花香、浴液香味,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刺鼻腥味,有点儿像血腥味,但这会儿哪来血呢?陈康的脑子越来越模糊,最后,他似乎看见一只黑猫在撕咬他脸上的皮肉,仿佛还闻到自己脸上的血腥味。

景媛已经处于虚脱状态。她看见护城河沿边,夹竹桃树枝头长出了嫩绿的叶子,可是花却渐渐凋谢了,树下落满了花瓣,一些花瓣还被风吹到她眼睛里,眼泪不由自主地溢出,泪流了满面,宛如猩红的血水汩汩涌出。夹竹桃的毒素不人口,则对人体无害,景媛这么想着,也很纳闷,怎么会闻到血腥味?

陈康与景媛的尸首是在三个小时后被发现的,楼上的住客闻到楼下飘来的煤气味,便拨打了110。

真正的危机

与陈康结婚几年来,李梅每一秒都被甜蜜包裹着,尽管这样的生活幸福得有点令丈夫窒息,直到那场车祸突然降临。李梅在医院昏迷了两天两夜,奇迹般苏醒过来,却无半点劫后余生的庆幸一一她被宣布高位瘫痪,从此成了一个废人。一夜之间,这个世界变得如此陌生而狰狞。她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车祸后的第五个月,李梅终于可以坐着轮椅回家r。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才逐渐习惯轮椅上的生活。除了心情好时还指点保姆做做菜,更多的时候,她一个人把轮椅摇停在阳台上,对着窗户发呆,一待就是大半天,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在阳台上,她总能听见楼上501传来责骂孩子的声音,听多了,李梅了解到一个叫小丰的男孩子的故事。他因为迷恋网络导致学业荒废,于是,父母掐了家里的网线,断了给他的零花钱,逼他在家潜心读书。

豪庭花园处于城郊高档住宅区。李梅家的保姆每天上午进市区买菜,一来一回,至少得三个小时。一天保姆走后,李梅在阳台上仰天喊楼上正在晾衣服的小丰,说愿意出五十元清他帮个小忙。

“我想给父母亲写封信,但手抖得太厉害,你帮帮我好吗?我给你五十元钱。”

“行!”五十元,对于小丰来说,意味着可以重返《传奇》江湖。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李梅这样叙述着,“我已经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了,不能再孝敬你们了,请原谅我……永别了,爸爸妈妈。你们不争气的……”

李梅的哀伤语调吓坏了孩子,小丰停住了笔,说:“阿姨,你别这样想,好吗,你会好起来的,真的!我不能帮你写这个。”

李梅接过信笺看看,叹了口气说:“不写就不写吧……”

“也许,您可以试着走走,电视里常演,瘫痪有两种。一种真性,一种假性。只要肯锻炼,假性瘫痪病人是可以康复的。”

“真的?那你能帮我吗?假如你每天能来帮我两个钟头,我每次付给你三十元钱。”

“好啊!”听到有钱拿,男孩自然很兴奋。

“不过,这必须是咱俩的秘密,不能告诉你爸妈!还有,你就算拿这钱去网吧玩游戏,也一定要在五点半前回家,能答应我吗?”

“没问题!”

“还有。也不能让我家人知道,保姆、叔叔都不能吐露半点风声。”

“为什么?”小丰糊涂了。

“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李梅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那段梦魇般的日子似乎已经远去。好像什么电没有发生过。一老一少之间的秘密契约实施得天衣无缝,小丰帮李梅买来的拐杖也被藏在她卧室的衣柜底部,连保姆打扫房间也从不曾发现过。

经过每天两小时的锻炼,一年后,李梅已经能拄着拐杖在室内行走了。从能站立起来那天起,李梅就找机会趴到猫眼上观察对面房间的动静。

景媛是李梅从猫眼里认识的,陈康在妻子眼皮底下的背叛行径,早就被猫眼后的李梅准确记录下来。甚至,李梅还拿到了402房的钥匙。很简单,先把一只蜡烛溶化,重新搓揉成团,半夜偷偷印下钥匙的模痕,第二天,装着自己锁在卧室外面,请小丰拿“备用模具”去找锁匠……这些,她都是从电视里学来的

402的钥匙到手后,李梅找机会试过一次,很灵光。到此为止,游戏迷小丰的作用已经完结。

完美谋杀

一星期前,就是陈康梦见黑猫坠楼的前三天,小丰父母双双出差催款——他俩是开服装厂的,年终难免外出催要欠款。获得自由的小丰在网吧里奋战了两天两夜,只能是两天两夜,因为李梅精心计算过给小丰的上网经费。早晨,李梅一直在猫眼后等待,直到看见小丰拖着疲惫的身体上楼,便开门叫他进屋。她摸摸男孩的头,故作惊讶地说:“可不得了,你发烧了。来,阿姨给你吃一点药。”心理医生陈康家,最不缺的就是安眠药。

小丰已经疲劳得神情恍惚,稀里糊涂就吃下了将近二十片强效安眠药,然后摇摇晃晃地上楼睡觉。他衣服也没脱就倒在床上,他不知道,李梅阿姨往他口袋里塞进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亲爱的爸爸妈妈……”

李梅继续望着猫眼。

一个星期后的周六,景媛出门了,裘皮大衣下摆露出真丝吊带裙裙裾,根据李梅长期观察的结论,景嫒周末一般不出门,出门必是找陈康;景媛平时总是一身职业装,着装风骚必是为了陈康。

李梅舒了一口气,这对狗男女太久没幽会,她还真担心他们停止往来了呢!

景媛前脚离开,李梅后脚就端着一盒冰激凌潜入402。

李梅找到浴室的煤气阀门。这间浴室煤气阀门隐藏得很好,她花,近两个钟头才找到,煤气管道竟藏在美女雕塑身体里,基座上有一道晴门。李梅拧松了煤气阀门,并用冰激凌将阀门封住,这样,一时之间并不会导致煤气外泄。不过,一旦浴室里的温度升高,鸳鸯浴池就会变成殉情死地。

整套计划执行得可渭天农无缝,陈康与情人景媛的死亡换来了李梅的新生。此刻,她正由保姆推着轮椅,在花园里沐浴冬日里难得的暖阳,盘算着下一步计划——让保姆帮她练习走路。

想到自己还要假装恢复得很慢,李梅自言自语地冒出一句:“麻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906.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