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假人

一、神秘失踪 莫小红25岁,在鑫隆服装市场卖衣服。 衣服卖了两年,没挣到太多钱,最大的收获,就是天天有新衣裳穿。 卖衣服前她在红星路一带的小歌厅做小姐,白天睡觉,晚上开工,辛辛苦苦…

一、神秘失踪

莫小红25岁,在鑫隆服装市场衣服

衣服卖了两年,没挣到太多钱,最大的收获,就是天天有新衣裳穿。

卖衣服前她在红星路一带的小歌厅做小姐,白天睡觉,晚上开工,辛辛苦苦从二十岁干到二十三岁,攒了十万块钱租了这个摊,长出一口气,终于可以穿着衣服挣钱了。

早上9点钟商场开门时,摊主们一拥而入,莫小红啃着包子还有说有笑的挟裹在其中,红嘴唇,绿眼影,一副大大咧咧的愉快表情。

这份表情一直延续到她走到自己的摊位前,便像气泡似的消失无踪了。她一眼就发现,门面前的两个塑料模特不见了。

模特连同身上的两套ONLY连衣裙,价值近千元,是她半个月的纯利。

莫小红马上就怒火熊熊了。

鑫隆服装市场的经理张红军早上迟到了。一进大门,就给埋伏多时的莫小红揪住了脖领子,大喊大叫地叫他赔模特,等掰开她的手,扣子早给她拽掉了两颗,脸上也被莫小红锋利的指甲划了一道口子。

等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张红军顾不得生气,赶紧查问商户是否还丢了其他物品,结果令他长出口气,除了莫小红的塑料模特,没有发现别的损失。

张红军纳闷了,真进了贼?那这小偷的智商可就值得探讨了。

没进贼?那大半夜两个那么大个儿的塑料假人跑到哪去了,难不成是自己走了?

张红军很是不解,四处溜达了一圈,就上了二楼的办公室。

刚一进办公室,张红军就看到黄三丽端端正正地坐在写字台对面的沙发上,看到他进来,赶紧起立。

她是来辞职的。

他更没想到,黄三丽的到来,让莫小红的模特失踪案突然演变成一起恐怖的灵异事件

二、午夜惊魂

黄三丽19岁,在鑫隆干了多半年了,她在市场做清洁工,和另外一个女孩张丽满一起,负责两层营业大厅的卫生。

月薪是统一的300块,租不起房子,市场就在一楼大厅的东北角腾出间仓库,给她们做宿舍。

除了她们,市场大厅另一侧的门房里每夜里留有两个值班的保安,晚上6点,关门上锁,这里的夜晚就被牢牢禁锢在这四面墙内,只属于他们四个人。

黄三丽来辞职,态度坚决,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张红军忽然就起了疑心,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莫非与她有关?于是他点起一支烟,板起一张脸,意味深长地说道:“小丽,昨天晚上市场里发生的事,你有没有啥线索,说说!”

黄三丽的小红脸一下子就白了,张红军更加断定,这丫头有问题。

再三逼问之下,黄三丽还是吞吞吐吐说了。

黄三丽说,昨天半夜大概两三点钟她做了个噩梦,吓醒了,怎么睡也睡不着,就把头蒙在被窝里眯着。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外边传过来一阵响声,好像有人在一楼大厅里走动。一开始她以为是保安在巡逻,可过了足有二十多分钟,这脚步声仍旧没有消失,反而像有规律似的,每隔几分钟就在门外经过一次,像是有人一直在大厅里面绕着圈儿走。而且仔细听,这脚步声很清脆,咔咔作响,像那种硬硬的高跟鞋跟在敲打着地面。

黄三丽心里发毛,就小声叫对床的张丽满,可张丽满睡得实,叫不醒,她干脆心一横,下床蹑手蹑脚地挪到门口,想看看外边到底是谁。

门是实心的,没玻璃,齐腰高的地方有个一元硬币大小的圆孔,她就把眼睛凑上去向外看,只一眼,差点没被吓死。

就着惨淡的月光,她看到一个塑料模特僵硬地迈着步子,正绕着呈回字形的大厅过道一圈一圈地走,动作机械,有条不紊,每走一步,哒的一声脆响,不是高跟鞋,是她硬硬的塑料脚板与水磨石地面碰撞的声音。有一刻,黄三丽甚至看清了她的脸,不是人脸,而是一张硬邦邦的塑料脸。

三、长发黑影

鑫隆服装市场地处城乡结合部,据说此地在解放前是块乱葬岗,地表下层层叠叠地埋葬着各个朝代的古人尸骸,解放后被夷为平地,大炼钢铁时修建起一座小钢厂,不过几年后就废弃了,荒芜了几十年,直到两年前,市领导要在城边大力发展小商品贸易,鼓励商家投资,于是残墙断壁一扫而空,鑫隆市场破土而出。

两年来,市场里一直流传着一些令人不寒而栗的传闻,但都是风言风语,无处查证。张红军从小在农村长大,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一直将信将疑,这次黄三丽的讲述真让他心里发毛了。

他没有批准黄三丽的辞职,一来怕她出去乱说,二来怕黄三丽一走,那个张丽满也甩手不干了,这么大个商场一天没人收拾,垃圾就能堆起来一层。于是他使出了撒手锏,把烟头摁在烟缸里慢条斯理地说:“还有半个月发工资,你现在走,按公司规定,你一分钱也拿不走。”

结果黄三丽没走成,苦着脸下楼去了。

黄三丽刚出门,张红军立刻喊来昨天值班那两个保安,一个叫江小乙,另一个叫韩东,都是二十出头的农村孩子。江小乙长得敦实忠厚,韩东则白净高挑,沉默少言。

两人进门后看到张红军沉着脸,便紧张起来。张红军开门见山地问道:昨天晚上发现异常没?

二人一齐摇头。

张红军一拍桌子:“干什么吃的?”

二人一哆嗦,江小乙连忙道歉:“对不起经理,俺们睡得太实了。 ”

张红军的语气缓和下来,问道:“你们来市场这么久,半夜有没有见过什么怪事?我要你们亲眼见亲耳听的,道听途说的不算。”

两个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江小乙才狐疑地问:“经理,我要说你真能信?”

张红军点点头:“我信,你说。”

江小乙有些鬼祟地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经理,咱市场里可闹鬼哩!我刚来那会儿,大半夜的经常听大厅里有动静,那阵韩东还没来,我跟另外一个保安许大个值班,他就说有鬼,我不信,有天晚上楼上又有响动,我自个儿打着手电就上去了,结果您猜,我瞧见个啥啦?”

见张红军没吭声,江小乙便自问自答着继续道:“一上楼,黑咕隆咚的,我就看到个黑影站在一个摊位前的过道上,拿手电一照,我的妈呀,就看到一个长头发女人,穿着身雪白的裙子,正站在一面商户的大镜子前边照镜子呢。吓得我魂差点飞了,连滚带爬就下来了。那时候您也没来呢,管事的还是毕经理,第二天我跟他说,他不信,还说我神经病,不让我跟任何人说,说影响了商场生意跟我没完,我就再不敢说了,今天要不是您问,我一个字都不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913.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