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水 鬼

1. 半截瓮 我动完鼻炎手术后,来到朋友老家小住。这个村庄地处偏僻,空气清新,村东还有一个归雁湖,有利于我的康复。 朋友在市里不能经常回来,家里只有六十出头的父母。老人格外叮嘱我,…

1. 半截瓮

我动完鼻炎手术后,来到朋友老家小住。这个村庄地处偏僻,空气清新,村东还有一个归雁湖,有利于我的康复。

朋友在市里不能经常回来,家里只有六十出头的父母。老人格外叮嘱我,不要太靠近湖边。归雁湖湖床陡峭,下水容易踩空,每年都有一些大意的游客命丧其中。

“凡是淹死的人,戾气重的就会变成水鬼,再勾着别人淹死。所以这个湖啊,怨气很大,会吃人!”老人最后总结道。

我觉得老人有些迷信,并没有在意。有天晚上,我在湖边散完步,正准备回家,忽然听到湖中有“哗啦啦”的水声。我借着月光驻足观看,只见一团涟漪中突然钻出个人来。这个人满嘴獠牙闪闪发亮,在水里游动自如,形同鬼魅。我不免心神慌乱,失声叫了出来,那水鬼仿佛也被吓到,一时间不动了。我俩对视片刻,他突然开口:“大哥,别怕,我是村里人。”

这人认出我是客人,就上岸和我说话。原来他一嘴闪闪发亮的并非獠牙,而是衔着一串项链。

他叫许广斌,自幼喜欢游泳,水性极佳。有次他在湖底潜水时撞见一具尸体,差点儿把魂吓出来。缓了一两天,许广斌意识到什么,再次下水,带上来一枚钻戒,这钻戒在市里卖了两千多块钱。

几天后死者亲属报案失踪,尸体被打捞出来,定案为失足溺水。一片悲痛中,谁也没有注意到死者手上的戒指没了。许广斌当时就站在围观的村民中间,确定没什么风险,此后他就业余干起了这个勾当,因为不太光彩,都在晚上偷偷进行。许广斌的这个营生,村里人都不知道。因为我是客人,他才告诉了我。

虽然有惊无险,但经此一吓,我晚上再也不敢去湖边了,就改去村南一个据点看他们打麻将。我本以为在村里很安全,没想到诡谲的事情还是接二连三发生了。

这天,牌局上一贯小气的许大成带了不少钱,输多了赖着不肯走,我看着热闹不知不觉已经22:30了。老人22:00就要休息,我担心影响他们,就赶紧回家。村里没有路灯,月光惨淡。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惊起了几声狗叫。在一个岔路口终于有了点光亮,电线杆上一个昏黄的灯泡随风轻摇,把地上的影子拉得忽远忽近。

我停下来努力辨别方位:我左手不远处有一幢二层古楼,飞檐斗拱,是村里的祠堂,里面供奉着历代祖宗的牌位。电线杆上高悬的十五瓦灯泡,就是给祠堂挂的,算是一盏引导死者往生的长明灯。

想起许多鬼魂被幽禁在此,让我觉得周围阴气很重。不过有这座祠堂作为参照,就知道该怎么走了。我裹了裹上衣正要迈步,却隐约看到一个黑影在祠堂门口晃荡。影子臃肿矮小,只有常人的一半高,而且,似乎没有头!

这些天在牌局上,我听他们讲过“半截瓮”的故事:说的是一种诡异的生物,像人一样,但没有上半截,只有人类胸口以下的部位。它们一心想要找回自己的头,到了晚上就出来游荡,遇到落单的人就扑上去,把别人的头据为己有。

想到这些,我不禁冒出了冷汗。呆立片刻,再看影子又不见了。黑暗处似乎随时会有东西冲过来,我大气也不敢出。暗淡的灯光虽能给我一丝安全感,可我也不能一晚上站在这里,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灯光很快衰减,眼前又是一片灰暗,只有树叶的沙沙声,说不定刚才只是灯泡照出的树影在晃动。我正要稍稍松一口气,忽觉后颈一凉,似被什么拂了一下。

我迅速回头,只见那半截的黑影就在我身后!我脑子瞬间空白,想跑,双腿却像打了麻药,死活迈不出去。它直直地冲我贴了过来,端详了一阵我的头,但并没有拧断我的脖子,却发出奇特的咕哝声,语调中透着绝望,我吓得头皮发麻。黑影转身而去,姿势非常别扭,步伐踉跄。

我拖着灌了铅似的双腿,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昏昏睡去,一晚上噩梦连连。梦中,那半截黑影不停地追我,一边追一边厉声尖叫。我拼尽全力跑回家,却大门紧锁。我使劲砸门,“咣咣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逼真。我一跃而起,听到的确有人敲门。打开门,天已经亮了,门外站的是许广斌,他双眼通红,似是彻夜未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937.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