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洞穴怪人”之谜

老肖是乌阴市晚报的一个老记者。10年前,他采访过乌阴市原丰山一个“洞穴怪人”。那个老人是个聋哑人,独自在山洞里住了几十年。他姓甚名谁,哪里人氏?为什么要独自住在山洞里?有些什么奇特…

老肖是乌阴市晚报的一个老记者。10年前,他采访过乌阴市原丰山一个“洞穴怪人”。那个老人是个聋哑人,独自在山洞里住了几十年。他姓甚名谁,哪里人氏?为什么要独自住在山洞里?有些什么奇特的经历?因为老人是个聋哑人,这一切都无从得知。老肖去过两次,总觉得老人是个谜,后来写了那篇关于“洞穴怪人”的报道。由于报道写得不疼不痒,深度不够,在社会上没有引起足够的轰动,这是老肖的一大憾事,后来虽有心再写,却由于事情多,只得放一边。

2006年,老肖退休了。闲暇之余,老肖又想起了那个洞穴怪人。他翻出自己的《剪贴本》,重新阅读了自己从前写的那篇关于洞穴怪人的报道,然后一个非常坚定的念头产生了:那就是再去一趟原丰山,再去采访一次那个洞穴怪人。只要老人还活着,就能解开那些谜。

这么想着,老肖很快做好了准备。这天一大早,他背着一个简单的行囊来到了长途汽车站。坐了半天的汽车,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摩托车,最后爬了10多公里的山路,老肖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洞穴怪人的茅屋前。

只见山上郁郁葱葱,山道绵延;山间林深草茂,泉水潺潺,人到此处真有点置身世外桃源的感觉。山坡上面是茂密的竹林,竹林下面靠山坡搭着一个土砖砌起的茅草屋,屋门洞开,门前坐着一位老人,正在闭目养神。

老肖一看到老人,就松了一口气。还好,老人还活着,只是比10年前更显苍老了。

老人听到响声,慢慢睁开了眼睛。老肖走过去,笑盈盈地说道:“老人家,还认识我吗?我是肖记者呀!10年前,我来看过你,你忘了?”

老人一脸茫然地望着他。老肖一看老人的眼神,就知道老人还没认出他来,赶紧蹲下身,一边比画一边说起了10年前的往事。这样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老人才有了些记忆,声音嘶哑地说道:“你是肖记者,我认出来了。”

老肖一听老人开口说话,不由惊愕极了,他怎么也没料到老人居然会说话,10年前老人可是又聋又哑呀!老人站起身,说:“你又来采访我了吧?天晚了,你住下来,我慢慢告诉你。”

老肖懵懂地点点头,跟着老人进了茅屋。茅屋里除了做饭的锅灶和一张土炕外,别无家具。很快,天黑下来了,茅屋外漆黑一片,隐约望见四面山林在风中起伏,树叶哗啦啦地响着,茅屋里的煤油灯被风一吹,忽明忽暗。老肖的心“怦怦”乱跳,他不知道今夜会发生什么事。老人在茅屋里迟缓地做着晚饭,老肖明显感到老人的手已经抓不住柴禾了,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他赶紧过去扶老人在床上躺下,自己蹲到锅灶前,手忙脚乱地闷熟了一锅米饭,又炒了两个素菜。老人陪着老肖勉强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碗,若有所思地望着他。老肖一见,赶紧扒完碗里的饭,说:“老人家,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老人说:“我今年80岁了,身体越来越不行,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我就会死……”

老肖忙安慰道:“你千万别这么说,你寿长着呢!起码也能活100岁。”

老人苦笑一声,说:“我还不知道自己呀!今天你来了,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不然,我死了,这个秘密就永远无人知道了。”

老肖郑重地点点头,凝神屏气地望着老人。老人开始断断续续地诉说,在老人的诉说中,老肖知道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秘密:

老人叫高福,解放前是个地主家的少爷。18岁那年,他和一个女孩好上了, 女孩是另一个地主家的小姐,叫吴妞。解放那一年,他们两家都被当地“农会”抄了家,家人被 五花大绑游街示众。眼看性命不保,两家人舍命帮助他俩逃了出来。从那以后,两人就一直在山里流窜,饿了,采个野果吃;渴了,喝口山泉,过着野人般的生活。最后两人发现这个天然洞穴,决定不走了,藏进洞穴生存下来。幸好当时两人随身都带有钱财和金银首饰,高福便下山买回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其中包括一台西洋闹钟。

为了生火做饭,高福在洞口搭起了一个简易茅屋,又在附近开垦了荒地,种上了粮食和蔬菜。因为害怕别人查问,高福就假装是个聋哑人,以此欺骗山里人。吴妞则整日躲在洞穴里,始终不敢出洞,哭哭啼啼,思念亲人,时间一久,神思就有些恍惚。

吴妞对此毫无察觉,她的生理机能也适应了洞穴里的时间,新陈代谢变得迟缓起来,人还是那么年轻,而高福却在一天天变老。终于有一天,吴妞一觉睡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高福明白,因为洞里终日黑暗和时间的关系,她睡着了。可从此无论怎样,他也叫不醒吴妞。这一睡居然睡了50年,一直到今天吴妞还在睡,睡眠中的吴妞还是那么年轻和漂亮。高福却老了,已经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可他死了,谁来照顾还在昏睡中的吴妞?老肖听完老人的故事,不由有些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最后,老人恳切地说道:“肖记者,我有一事相求,如果我死了,你能照顾她吗?”

老肖愣了片刻,嗫嚅道:“老、老人家,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这太、太离奇了……”

老人叹口气,说:“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于你是有些太唐突了。我已经活不了几天了,可是不把她托付好,我怎么能走呢?”

说着,老人挣扎着下了床,说:“走,我带你进去看看。”

老人缓缓拿开一块木板,赫然露出一具黑黝黝的洞口来。

老肖恍然大悟,原来“洞穴”就在这里,看来山里人把老人称做洞穴怪人还是有道理的。老人握着一个手电筒弯腰钻了进去,老肖赶紧跟了上去。洞穴很狭窄,只有一米高一点,两人一前一后弯腰走了100米的样子,前面出现了亮光,洞穴的尽头到了,尽头是一个两米高的洞室,一股霉味扑鼻而来。老肖直起腰来,看到一盏煤油灯挂在洞壁上,煤油灯下面是一张土炕,炕上睡着一个人。他近前一看,是个年轻的女人,留着齐耳的短发,睡得正香,身上盖着一床破旧的棉被。

老人过去在床沿上坐下,掖了掖被角,轻叹一口气,深情地望着她。老肖知道这就是老人说的吴妞了,他有了一种隔世的感觉。

老人不说话,老肖也不敢说话。洞里很静,静得有些异样。

突然,老肖看到床上的女人在急速变化,先是头发在变白、掉落,面孔在一瞬间变得苍老无比,皱纹仿佛雕刻般出现在脸上,她迅速地变老了。这种变化让两人惊慌不已,老人哆嗦着手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女人在继续老下去,当她最后一颗牙齿掉下来时,头一歪,死了。

老人呆愣片刻,绝望地哀号一声,一头栽倒在女人身上,也死了。

老肖站在那里呆若木鸡,惊慌失措。一抬头,他看到洞壁上有一个小洞,洞里放着一个西洋闹钟,那钟锈迹斑斑,早已停止了走动。他猛地醒悟过来,女人适应了洞穴里的时间,当时间不动了的时候,她也就不动了,就这么睡过去了。

老肖感到一阵莫名的惊悚,奇怪的是女人为什么又会突然死去呢?就在他茫然四顾的时候,右手碰到了自己左腕上的手表,低头一看,手表正走得欢。他一下醒悟过来,是现在的时间迅速把女人带入了她的老年,直至死亡……

老肖站在那里,傻傻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至此,他终于相信老人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3971.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