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披丧做龙龙袍

罗双剪是民国初年的裁缝,几年前落户到保定府,在大西门买了间店铺,由于手艺精良,生意一直红火。 这天下午,罗双剪正在裁缝铺里忙活,一位副官走进了店铺里面,请罗双剪去给保定府督军的三姨…

罗双剪是民国初年的裁缝,几年前落户到保定府,在大西门买了间店铺,由于手艺精良,生意一直红火。

这天下午,罗双剪正在裁缝铺里忙活,一位副官走进了店铺里面,请罗双剪去给保定府督军的三姨太做旗袍。

罗双剪不敢怠慢,慌忙来到督军府。

为三姨太量完身材后,罗,双剪紧张地说:“督军大人,小的量完了,三天后就把旗袍送来。”

“三天后?”督军的眼立了起来,“三天后黄花菜都凉了,三姨太今晚7点就要穿上!”

罗双剪吓得几乎没趴下:“督军大人,这怎么可能?我要剪裁,还要缝合,还要熨烫,你就是杀了小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做不好。”

督军没吭声,似笑非笑地看了看罗双剪,突然抬头喊:“副官!罗双剪的家眷,你都请来了没有?”

副官朗声回答:“回督军,请来了,已安排到了府内。”

督军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说:“好!你把锦缎和丝线送到客房,晚上7点去拿衣服。若罗双剪做不成,就杀他全家!”说完搂着三姨太抬腿就走。

罗双剪“扑通”跪下了,刚要哭喊求饶,副官一脚把他踹了个跟头:“再敢多说,先枪毙了你!”

罗双剪无奈,只得跟着副官来到了客房。

副官看了一眼钟表,说:“还需要什么东西吗?”

罗双剪木然地说:“给我两坛酒。”

副官“嗯”了一声,走了出去,不一刻有兵士抱来了两坛酒,放下后就退了出去。

罗双剪面无表情地拿起酒坛,打开了泥封,突然无可奈何地摇起了头……

前清光绪年间的时候,罗双剪还在北京城。一次酒醉后,他给一位客商做长袍,七尺锦缎,一剪刀剪下去,仅片刻工夫长袍便裁剪出来。罗双剪接着捏针在手,针行线飞,半个时辰不到,长袍做成。

客商不敢相信,接长袍在手,左挑右查看不到一点儿针脚,穿在身上,长短胖瘦正合身。

罗双剪因此轰动了京城。

可哪料就在此事过后还没一个月,罗双剪便悄悄离开了京城,隐姓埋名来到了保定府。

这么多年过去了,罗双剪一直都深藏不露,本以为经过大清国崩塌,民国建立,此事就被淡忘了,可哪料今天却被督军叫来。

这还用问,很明显是督军在试探他!

“唉!”罗双剪长叹一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到这儿,仰脖将两坛酒都灌人腹内。他站起身,拿起了剪刀……

7点到了,督军和副官推门走了进来,只见罗双剪已醉倒在地,鼾声如雷。

桌子上摆放着一件崭新的旗袍。

督军拿起旗袍,细细地看了半天,然后把旗袍扔在桌子上,走出门吩咐兵士:“把罗双剪抬到床上去睡,务必伺候周到。”跟着转过头对副官说,“去报告段祺瑞大人说那个人找到了!”

第二天,罗双剪刚吃完早饭,便被叫到督军面前。

督军哈哈一笑:“昨天多有惊扰,见谅,见谅。”

这次罗双剪显得很平静:“督军折杀小人了,现在旗袍已做好,不知还有什么吩咐?”

督军没说话,一摆手,只见副官走了过来,把一块碎布头放在了桌子上。

督军这才说:“有件东西想让你确认一下,罗裁缝,你看这布料如何?能做什么样的衣服呢?”

罗双剪答应着,走上前去细细端详,嘴里不经意地发出一声轻叫:“绝品江宁丝绸,还绣着金线!这,这是龙袍!”

“不愧是当年大清第一裁缝‘封一针’的弟子!”督军伸出大拇指,“没错,这正是宣统帝的一件龙袍碎片。”说到这儿,督军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这次找你来,就是要让你主持缝制龙袍!”

原来,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已决定当皇帝了,于是制作龙袍的事就交给了段祺瑞操办。真是不忙不知道,一忙吓一跳,珠宝装饰品等好说,砸金线的人也砸出了两身龙袍的金线,可就缺一位主持制作龙袍的人,说什么也找不到。

这时,有前清遗老告诉段祺瑞,清朝天下第一裁缝“封一针”,曾多次领头制作龙袍。如今封一针虽已作古,但却把技艺传给了一位叫罗双剪的徒弟。据说罗双剪曾不到半个时辰就给一位客商做成一件长袍,只是后来不知去了哪里。

段祺瑞大喜过望,急忙派人来到封一针的家,这才得知:罗双剪由于当年卖弄技艺,破了封一针的规矩,被封一针大骂一通扫地出门了。

封一针死后,罗双剪曾来奔丧,封一针家人这才知道罗双剪在保定府开了个裁缝铺。于是段祺瑞火速给督军下令:务必找到罗双剪,为大总统缝制龙袍。

如今,罗双剪已经找到,事情也已经说清楚了。

督军阴狠地盯着罗双剪,说:“段大人有令,你若做好龙袍,那么荣华富贵,包你享用一生。若做不好的话,杀你全家!”

三天后,罗双剪跟随督军来到京城,开始制作龙袍。

由于金线仅够做两身龙袍,所以每道工序都需要罗双剪拍板、检查,不容有丝毫闪失。

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龙袍到了最后的缝制阶段,由罗双剪亲手操办。可罗双剪却一连三天不是喝酒就是睡觉,根本不动手。

督军终于等不及了,说:“段大人又催问龙袍的事情了,罗双剪,你这几天不是喝酒就是睡觉,我问你,龙袍什么时候才能做成?”

罗双剪看了一眼督军,说:“少则一天,若多……可就没准了。”

“为什么?”督军奇怪地问。

罗双剪正色说:“龙袍的缝合,大有讲究。家师曾说,缝合龙袍叫合龙气,必须一针完成,中途不能停顿,不然龙气就散了,皇帝也就当不长久。所以恩师每次缝合龙袍前,都要做一件事,但我怕说出来,督军大人会杀了我。”

督军转了转眼珠:“什么事?你说出来,让我听听。”

“披丧三天!”罗双剪斩钉截铁地说。

“什么?”督军惊得眼睛都瞪圆了,“让你给大总统做龙袍,你却披丧?给谁披丧?”

“当然是做龙袍的人自己给自己披丧了。”罗双剪叹了口气,“督军大人,缝合龙袍关系到龙气聚合,皇帝能否当长久,所以当初缝合时,都有人监视,若中途停了针线,立时就会被秘密处死。担当这样的事,谁不胆战心惊?所以家师才会自己给自己披丧,表明自己已死。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因此才能心无杂念,一针成就。”

督军沉吟良久:“披丧做龙袍这讲究,除了你和封一针外,还有谁知道?”

罗双剪摇了摇头:“只有家师和我知道,而且家师每次披丧前,都宣称自己要养精蓄锐,任何人不得打扰。我则守在门口,负责给他送饭端饭。”

督军点了点头,让罗双剪等候消息,自己匆匆走了。

仅仅过了一天,督军便把一个小包扔到罗双剪面前,说:“段大人有令,准你为自己披丧三天,缝合龙袍时我全程监督。”

三天后,罗双剪披丧日满,喝掉两坛酒后,他拿起针线是一针下去——但见针线如游龙戏水般,根本没有任何停顿……四个时辰后,两身龙袍做成!

转过天,督军离开京城要回保定府,段祺瑞破例亲自送行,哪料汽车在半途中摔下了山崖,督军当场毙命。

罗双剪则留在了段祺瑞府内,如此便是一年多过去了。

这天深夜,一辆小汽车停在城外的一片树林前,罗双剪被押下了车……

原来,罗双剪不只是前清第一裁缝的传人,同时也是维新党人。

戊戌变法失败后,他是上了黑名单的。危难时刻,多亏封一针打通关卡,勾去了他的名字,然后借题发挥,责怪他破坏门规,把他扫地出门,算是保住了他的性命。

可想而知,罗双剪明白此番是给袁世凯做龙袍后,是怎样的愤怒,因此才编造出了。所谓的“披丧做龙袍”,其实就是咒骂袁世凯!

这一切虽骗过了督军,却无法骗过段祺瑞。在前清遗老推荐罗双剪后,段祺瑞就已把罗双剪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了。

可为了完成制作龙袍的任务,段祺瑞只得装糊涂。

龙袍制成后,段祺瑞怕“披丧做龙袍”的消息泄露,密令亲信暗杀督军,制造车祸假象。

由于还需要罗双剪再做龙袍,便把罗双剪软禁在府内。

后来,袁世凯在一片讨伐声中倒了台,罗双剪也就大限来临了。

“砰砰”,两声枪响过后,罗双剪一头跌倒,血流了一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023.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