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因鬼结缘

这天傍晚时候,又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康子刚从工地里回来除了手里拿的蔬菜和水果,浑身上下都是泥垢。 这雨天路滑,他赶的急走着走着没注意脚下的路,就给摔到大王婶子家的水田里去了,…

这天傍晚时候,又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康子刚从工地里回来除了手里拿的蔬菜和水果,浑身上下都是泥垢。

这雨天路滑,他赶的急走着走着没注意脚下的路,就给摔到大王婶子家的水田里去了,还压坏了不少的稻子。心想着改了明天一定要跟人家道个歉,这脚下的步子可是从没停过。

一路泥泞,好不容易走上了青石桥路。他东看看西看看,眼睛定格在了一栋古老的竹楼上。

这竹楼底下有一个卖杂货的老人,终年就她自己一个怪孤单的。也不像其他人一样老了以后还有一笔可观的退休费,她日子过的清贫,而且眼睛也不好。瞅着年轻些的男人们路过就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可能是受过什么刺激,脑袋一直都不太好使。

康子家离老人家其实有些距离,遇到也算是一种缘分了吧。

那时候康子学了身本事刚出来干活,老板说在楼镇有人要盖房子人手不够,工资就一天一百块的样子,不过要干到差不多晚上八点钟,问他去不去。

康子当时没钱,买不是摩托车。这夜路难走,还常听说这一带子闹鬼这都不说,还得赶个来回,想着有一点不划算,不过当时毕竟年轻,这一天一百的工资,就放在那个时候算是高的了。于是康子琢磨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要盖房子的一家人离楼镇都还有一点距离,所到之处真是处处都有坟山。因为来那干活的都是本地人家都离不比较近。这一到了夜里,就他一个人带着把老式的大电筒回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回家的路上那些个坟山什么的其实都还好,没见到有什么诡异吓人的东西。

不过就他走到镇上时候却看到了吓人的一幕。

当时差不多都快十二点了,离他到家还两个小时的样子。这镇上一片漆黑,唯有远处有星星点点的光亮。身为农村人,什么十二点钟不睡觉的简直没有多少,他还以为是不是哪家人家里着了火,于是便寻着火光走了过去。

这镇子上的路不算平坦,时高时低,幸好铺就了一层石板路,要不然这大晚上还真不太好走呢。

他东看看西看看,果不其然,在不远处还真有火光而且还有黑烟一阵阵的冒出。

康子扔了电筒就冲了过去,眼前那一幕差点没有吓死他。

有一个黑影提着一盏白色的灯笼,披散着头发手里拿着许多纸钱二话不说就往些嘴里塞,一边塞还带着哭腔的说着什么。当她转头的时候,嘴里全是黄色的钱纸,眼睛向上翻,露出白色的眼球,就在她的脚边还燃着一堆火。

康子是来不及多看了,连电筒都不要,撒了腿就朝着家里跑,回到家中连澡都不洗了,直接进了房间里,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脑袋。

这一夜,他可是真没怎么睡好,一闭上眼睛就是一只女鬼提着白色的灯笼在他的眼前瞎晃悠,吓的他是出了一身的大汗。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康子整个人神情恍惚,脸色苍白的到了工地上,当时他正扛着砖上二楼,脚一顿,听到人家讲鬼故事。

“听说啊,就在楼镇的街上就经常闹鬼,这鬼常提提是提着一个白灯笼,眼睛泛白一副老婆子模样,她总是在八月十三出现。……”

康子觉得他说和昨晚上自己遇到的事情通通符合,于是便激动的截了他的话:“对啊,我昨天回去的时候就遇到了!”

没想到众人突然之间笑了起来:“我们这讲的可不是什么鬼故事!”

康子瞪大了眼睛一幅不知思议的样子:“不会吧?可我昨天晚上真的看见那东西了!”

在这时候,从人群里出来一个人十分生气的呵斥着他们:“你们他妈没事干快给我干活去!”

语罢,众人一哄而散,而他瞬间转了脸色,笑着对康子解释道:“那些人就是故意捉弄你哦,这世上哪来的什么鬼。你看到的是崔姓家的老婆子。家里遭了难,一手养大的儿子就这样就没了。她老伴儿去的早,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哎!可能是受不了打击,精神上好了点毛病。不过也就八月十三那天不正常其他时候人还是挺好的!”

“哎!那这阿婆过的怎么样……”康子正问着,那人被老板叫了去。

此时的康子就在想,这么可怜的一个人……,昨天晚上也算是认识了那么今天回去的时候随带着买点东西去看看她吧!

起初还以为是这康子只是想想没想到他还真买着东西去了。

趁着夜里,康子将东西放在她昨天烧过纸的地方,今天看仔细了,居然是在自己的门口。

门是虚掩着的,康子从缝隙里看到灯火已经熄了,想来着老人家休息了!于是他将东西放在了地上,悄悄走了。

等到第二天清晨康子在去的时候,昨晚的东西已经没有了。他猜想应该是她收了回去。于是在这一天晚上,又买了什么东西去看她。

不过这次,老人似乎有所察觉,就在门口盼着。康子那句:“阿婆”都没有喊的出来,老人就是一把抱住他的晚。眼睛里因为长期流泪已经成了干涸湖水,不过他的哭腔十分重,死死抱住康子说:“儿子,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每天都盼着你……”一语未休,泣声不止。

康子从小就没了爹娘是师傅给待大的,这声:“儿子”听的他是痛哭流泪,泣不成声。

就这样,康子只要有空就去看看阿婆。阿婆的神经也慢慢的变的好了许多。

此时,竹楼底屋檐下一个老人正做再木椅在望着远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康子来的时候老人已经咽气了,她安详的似睡着了一样。他就跟自己死了亲娘一样,嚎啕大哭。

一场本是朦胧的小雨,突然之间下的越来越大有了倾盆之势。大的只能听到房檐上的水,哗啦啦的流!大的,听不到康子的哭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02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