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鬼故事的鬼

阿雅是这个城市里刚红起来的鬼故事作家。她写的故事被主持人在子夜低声读出来.不仅让人毛骨悚然,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感,总能激发读者的共鸣和恐惧感。 可是,对于阿雅来说,她也开始感…

阿雅是这个城市里刚红起来的鬼故事作家。她写的故事被主持人在子夜低声读出来.不仅让人毛骨悚然,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感,总能激发读者的共鸣和恐惧感。

可是,对于阿雅来说,她也开始感觉到害怕.她怕的不是故事中的鬼,而是现实中,那些故事里死掉的角色,那些活在她脑子里的故事,跃动在她笔下的人物的命运,居然,一一都成了真。

她故事中某个不知廉耻的小三和那个“陈世美”死掉了,故事刚念出来没一个礼拜,消息传来,那个在生活中,曾经令她恨之入骨的女人,那个抢夺了她下半生幸福的女人,果然死在车祸之中.死状和她描写的一模一样,眼球一只挂在眼眶之外。而她的前夫,那个曾经承诺给她幸福的男人,果然如娶她之时誓言所说,如有辜负,肝脑涂地。

阿雅起初觉得这是巧合。但是长久以来,一直压抑在她胸口的那抹恶气,此刻终于呼出来,她握住电话的手,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着。

没几天,又有噩耗传来,她最好的朋友走在路上,一个自杀的人跳下来,不偏不倚地正好砸中了她——这真是很滑稽和讽刺的事情,想死的没死成,不想死的好友却醒不过来,成了植物人。

这赫然又是她笔下故事的现实版。当初小三打上她家门来扯破脸,她打电话四处求助,听着好友在电话里不以为然的语气,这才扶住门框恍然大悟——她是最后的知情者,所有的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就连她最好的朋友,也不例外。她怎么能甘心?当她开始动笔,每个角色,都带着她彻底醒悟的感悟,在每个暗夜里飞快敲打着电脑。

她感觉到恐惧,现在她确定了,她笔下的每个故事,最多一个礼拜后,就会真实再现。这是听众们不知道的真相。可她停不下来,她还在写。全城的听众也都能察觉出那份来自作者的恐惧,窝在收音机前又惊又怕地等她写。所有的鬼故事主角都将死于飞来横祸,这很残忍,可是,他们总有那么点,非死不可的理由。

公司以权谋私、威胁女主角就范的男上司,死在了空无一人的电梯里,尸体完好,却是死于一种不常见的剧毒。他被反复解剖,直到法医终于发现死者脖子上令人狐疑的那点细如针状的疑点。最后真相大白,杀人者居然是一只溜出快递盒子的蓝星狼蛛。

她关着门,每天足不出户,一直写。她有那么多的怨恨,需要宣泄,那些带着她所有怨念的主人公,最后,都得死。除了死亡,她没有别的方法替他们解脱。每次她回想起这个故事,就会想起那个曾在她水杯里下迷幻药的上司。她记得他长满老年斑的肌肤,有多么令人恶心的腐朽味。

后来.某大厦电梯里发现一具身上布满老年斑的男尸。

现在不只是阿雅,就连警方也觉得事出诡异。这些分散的,看上去毫无疑点的事故性死亡案件,为什么?每一例,都和阿雅的故事发展完全契合?究竟是阿雅的故事给罪犯提供了作案灵感,还是罪犯其实和写故事的人心有灵犀?可是,这些案件里,总有点说不太通的疑点。他们既是非自然死亡,又是……无法假借他人手完成的……

最近的一个案例,依旧是她故事里的死法。一个酒后驾驶的男人,在夏日晴天里死于一场冰雹。车都被一场网球般大小的冰雹砸得面目全非,最诡异的是,人居然被一枚径直穿过前挡风玻璃的冰雹击穿头颅,当场死亡。

警方还是去了阿雅家例行盘查了一下。当然,一无所获。阿雅本人,还用期盼的眼神期待警方早日结案,好让她摆脱恐惧。

她目送着警员们离开,关上门,她对着屋子的一角微笑。

她还有一个故事没写完。当初,阿雅惟一的儿子,和她的前夫一起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野马般横冲出来,他一把没拉住——是没拉住,还是刻意不救?这是她心底最深的刺了。

她跌跌撞撞赶到现场.只余下一摊血迹。她看着那摊血,瘫倒在地上,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宝宝,我一定会给你报仇。她冷冷地笑出声来。

阿雅又看着空无一人的角落独自发笑。那微笑,是一位母亲能有的最慈爱的表情。

宝宝,快来看,妈妈给你带来了什么新玩具。她笑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042.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