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木头人

1 下午丌明水经过巷子时,看到几个小孩在做游戏。 他从来没见过这几个孩子,那是两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穿着有些邋遢,都是八九岁的年纪。 他们嘴里叨叨咕咕念着什么。 丌明水有点慌…

1

下午丌明水经过巷子时,看到几个小孩在做游戏。

他从来没见过这几个孩子,那是两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穿着有些邋遢,都是八九岁的年纪。

他们嘴里叨叨咕咕念着什么。

丌明水有点慌,他不太喜欢小孩。

三个小孩欢天喜地玩着木头人的游戏,看上去很高兴。

这是个很简单的游戏,乙方向甲方不断靠近,但在甲方回头并说“木头人”的时候,乙方必须保持静止不动的状态。

丌明水小心地从孩子们身边经过,小女孩却噌地转过头来,一把抓住了丌明水的裤子!

小女孩的手劲很大,还捏到丌明水腿上的肉。她抬头,对着丌明水笑了,说道:“一二三!”

丌明水愣了愣,伸手想要把那孩子扒开,但很难。

那两个小男孩也靠过来,一前一后说着:“一二三!”

“一二三”是什么意思呢?丌明水觉得有些好笑,这时他注意到有只黑猫从墙边溜过去,其中一个小男孩不说话了,低着头走过去,一把拎起猫尾巴,狠狠地朝砖墙上摔去!

猫没死,仰面瘫在地上,肚子不住起伏。

小男孩又拎起猫来,再摔……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墙上一片斑驳的血迹。

“啪——”死猫被扔到丌明水跟前,脑袋摔得已经变了形,两只眼睛像腐烂的葡萄。

然后,小男孩回头,看着丌明水,仍旧念叨着:“一二三……”

2

丌明水的家住在巷子最深处,靠东的一处老宅子里,门朝西,夏天的时候爬山虎会覆盖整个屋顶。

他开门时,手有点哆嗦,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一推门进去,就被彻底吞没,再也出不来。

突然,丌明水不动了,身子直挺挺地,像被一根冰柱沿脊梁划过,他回头,看到老婆徐嫚正看着自己,老婆的肚子很大,还有个把月就要临盆。

丌明水一把拉过老婆,两人进门后,丌明水又不安地回头看看巷子尽头。

徐嫚说:“看什么呢?”

“你看到巷子里那三个小孩没?”

“没看见。”

见丌明水不吱声,徐嫚问:“什么小孩?多大?”

丌明水擦了擦汗,比划一下说:“大概八九岁。”

徐嫚的手一下就扣住了丌明水的胳膊,颤着声说:“你可别吓我,刚才我在巷子里看到两个女人,穿得破破烂烂地跪在地上,我走过去的时候听见她们在哭,说自己的孩子被人偷了!一共三个,两男一女!”

丌明水拉着徐嫚往巷子里走,到了一看,什么也没有。

那只死猫也不见了,地上只有一张纸,写着大红的字:一二三。

3

吃晚饭的时候,丌明水一直盯着那张捡回来的纸。

徐嫚递给他筷子:“饭都凉了,再看你就成木头人了。”

丌明水笑笑,把纸扔到一边,狼吞虎咽地吃饭。

老婆说:“最近风声紧,你别再干拐卖小孩的生意了。”

丌明水怔了一下,随口答应:“知道了。”

“你说,那孩子会不会是你拐走的?”徐嫚问他。

“放屁!”丌明水气急败坏地骂道,“老子都是从山区下手,难不成那些家属能找到城市里来啊?”

“总之你以后别再干这个了。”徐嫚小声说,“听说那些买家自己不要孩子,而是把他们转手卖掉!”

“卖到哪?”

“分开卖。”

“分开卖是什么意思?”丌明水糊涂了。

徐嫚抚着大肚子说:“谁需要哪个器官,开好价钱,就可以切下来取走了。”

丌明水猛地哆嗦了一下。

4

晚上,徐嫚肚子饿,丌明水只好去外面超市买东西。

路面漆黑,巷子一眼望不到头。丌明水头皮发麻,他害怕碰到那三个小孩,害怕他们抓着自己的裤管说,一二三。

突然有人摸了他一下。

丌明水吓得跳起来!一只小手攥住了他的胳膊!又是白天那个小女孩。

“叔叔,给点吃的。”小女孩央求他。丌明水把她的手拨拉开,说:“你是谁,这么晚了不回家,要什么吃的?”小女孩说:“我是被人拐卖,偷偷逃出来的。给点吃的就行,我们都饿了。”

一个念头闪过,丌明水笑了,最近风声紧,正愁手头没小孩呢,送上门的生意怎能不要?他蹲下来问小女孩:“你们住在哪儿?”

小女孩就说:“住在老远一个废楼里,还有两个小伙伴呢。”

丌明水笑得更开心了。他拎着一大袋吃的跟在小女孩身后,来到离城区很远的一处废弃大楼跟前。

小女孩指了指说:“我们晚上就睡在里面。”

楼里没有灯,有很多蚊子飞来飞去。爬到四楼,小女孩走到睡在地上的两个小男孩身边说:“有吃的东西啦。”

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丌明水笑得很开心,心想这三个孩子都很健康,可以卖个好价钱。

那个白天摔死猫的小男孩乖巧许多,脏兮兮的小手打开一罐饮料递给丌明水:“叔叔,你也喝。”

丌明水喝了一口问:“说说你们的故事吧。”

另一个小男孩突然哭了,很伤心,说:“我生下来就被我爸卖给了别人。”

摔猫的小男孩说:“我也是我爸卖掉的。”

小女孩说:“我也是,生下来就被转手了,我们的爸爸是同一个人。”

丌明水害怕了,颤颤地问:“谁?”

孩子们背课文一样整齐地答道:“丌明水。”

5

丌明水躺在地上,他的饮料里被人放了药。两个女人走过来,回头对躲在身后的三个孩子说:“这就是把我们当生产工具,靠卖亲生骨肉为生的你们的父亲。”丌明水什么都知道,当年他娶了她们,又将她们卖掉,还卖掉了她们的孩子。

现在她们团聚了,复仇也就开始了。

黑漆漆的夜里,两个女人和三个孩子,无论如何抬不起身形壮硕的丌明水,他暗暗侥幸。

“你来了?”丌明水听到一个女人对着楼梯口的方向说。

对方没吭声,径直走过来加入了她们,抱起他的脑袋,几人合力将他抬起来,并向窗边移动。

他看清了,那个抱着自己脑袋的女人是徐嫚。

她一边吃力地挪动,一边流泪。

6

“一二三。”

几个人一起喊口号,丌明水的身体被抛下楼去,在漆黑的空中翻滚坠落。

他被摔成了一具死气沉沉的玩偶,一动不动,血哗啦啦地从身体下面流淌出来。

真像徐嫚说的那样,他成了木头人。

孩子的脸上露出了白天做游戏时的欣喜笑容。

现在游戏终于结束了。

这个游戏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作“一二三,木头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09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