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地上的声音

过了午夜十二点,热闹的市区早已变得相当冷清。 明明没什么事,每次还搞得那么晚。阿彦抱怨着。为了跟客户应酬,他总是在午夜时分才回到家。惨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阿彦心里满是无奈,现在只…

过了午夜十二点,热闹的市区早已变得相当冷清。

明明没什么事,每次还搞得那么晚。阿彦抱怨着。为了跟客户应酬,他总是在午夜时分才回到家。惨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阿彦心里满是无奈,现在只想快点儿回到家,躺在那张舒服的大床上。

阿彦快步走在密密麻麻的楼群中间的小道上。他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一个小型菜市场。这时市场的摊贩还没有出现,这里的空气始终弥漫着一股酸臭味,让多喝了几杯的他有点儿不舒服。什么鬼东西?臭死了!

每天摆着鱼肉的混凝土桌面,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了令人不舒服的黑,视线从脚下延伸到墙面也尽是相同的颜色,阿彦一点儿也不想停留在这儿,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

沙沙

突然传来有东西在地上拖行的声音,阿彦打了个寒颤,却也没多想什么,便继续向前走去。

在经过某个通道时,眼角余光似乎看到有个黑影停留在角落里,紧张的情绪让他不想去确认那到底是动物还是人类。

走到自己房间楼下,开门的同时,阿彦脑海中浮现出眼睛余光看到的画面,感觉好像是位捡破烂的老婆婆,可是又觉得有点儿不自然:怪了,那姿势

他一边回想一边又关上大门。

沙沙

刚刚让他心有余悸的声音再度出现,他的心里毛了起来,只有一个念头,然后直接向二楼跑去。

沙沙

那声音从一楼传来,阿彦不敢回头,只得加紧脚步,继续向上跑。

沙沙

阿彦每上一楼,那追魂似的拖行声也会跟着上一楼。终于到了五楼,阿彦没命似的关上铁门。

沙沙

那声音停在四楼,内心的恐惧和想知道事实真相的好奇使他像个囚犯似的从铁门望向门外。等了好会儿,那声音像是随着阿彦的停止而消失了。阿彦此时只能安抚自己:大概是太累了,听错了吧

他缓缓地走向卧室,完全不想盥洗的他直接躺在床上,脑海里突然又回想起刚刚的老婆婆:怪了,那姿势不是人类做得出来的吧

老婆婆面朝地,离地约二十厘米,身体与脚完全垂直,并且缓慢地拖行着里面不知装了什么东西的塑料袋。

阿彦越想越毛,一股寒意从背脊窜上来。

沙沙

那令人寒毛直竖的声音又出现了。

这次,只在门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139.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