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诡印

1 他牵着她的手,迎着风,头发飞舞着。楼顶的风很硬,让人站不稳。 “怕吗?”他问。 “有你就不怕!”她答,语气坚定。 “好……永远在一起!” 他紧握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疾奔向天台的…

1

他牵着她的手,迎着风,头发飞舞着。楼顶的风很硬,让人站不稳。

“怕吗?”他问。

“有你就不怕!”她答,语气坚定。

“好……永远在一起!”

紧握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疾奔向天台的边缘……

女孩坚定地迎着风跳下去了。男孩却在那一瞬间迟疑了,松开紧握着的手,看着女孩断线风筝般砸向地面!他趴在楼边,痛哭流涕。

女孩的身体趴在坚硬的地面上,脸却硬生生地扭过来朝着天,瞪着眼!那两道恶狠狠的目光把他死死地扣住,一动不能动。

2

天阴沉着,风很大,枯叶在柏油路面上打着旋儿。

孟浩锁好车,裹紧风衣,大步向对面的商场走去。接近商场大门时,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头上!

他下意识地站住,抬起头,一下子呆住了,一个东西砸到地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有碎片崩到孟浩脸上,很疼。

是一个塑料人,从楼上砸下来,正落在孟浩前方两米的地方。

眼前这个支离破碎的塑料人,是趴着砸在地面上的,脸却硬生生地扭过来,朝着天,瞪着眼!他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她的祭日,十年!

晚上,孟浩在阳台上抽烟,他回忆着那次殉情,一次年少轻狂时的幼稚抉择,很惨烈,也很懦弱。瞬间,她的一颦一笑出现在脑中,鲜活如生,犹在眼前。

电话响了,在一片死寂中吓了他一跳。是秦浪,孟浩的死党,约他去KTV。孟浩下楼打了辆车,二十分钟后,他到了金鼎KTV。包房里还有两男一女,都是半熟脸。

有心事的人易醉,至少孟浩是这样,几轮下来,他已经醉眼蒙眬,步履蹒跚了。他搂着秦浪的肩膀大声说:“如果她再叫我,我就跳下去跟她在一起。”

“你说话算数吗?”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孟浩猛地抖了一下。是房间里的那个女人,孟浩认识,她是个医生,很医生,很普通的一个女人,此刻在孟浩看来,却无比诡异。那女人笑着,回身坐下,品着红酒,笑容渐渐变得阴森起来。

3

今天是休息日,孟浩买了好多纸钱祭品,等到夜幕低垂时,开车到了郊区的一个十字路口。

地面很潮湿,点了几次火才烧着,火光映着孟浩的脸,蜡黄蜡黄的。十多分钟后,火渐渐熄灭了,他看着那堆灰烬,慢慢被风吹走,只留下一片黑色的痕迹。看着看着,孟浩一下子把嘴张得老大,头皮倏的一麻。他发现那片印记是一个人趴在地上的模样!那片黑色的东西在慢慢凸起,一点一点,抬起了头……

孟浩吓傻了,他告诉自己这是幻觉,但一切都太真实了,那张脸马上就要显露出来。他来不及分辨真假,转身跳上车,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里。

不知开了多远,车子到了一条小街,在黑暗中停下。孟浩觉得有点眩晕,伏在方向盘上,四下张望着,这是哪儿?他觉得有点儿眼熟,等他辨认出来的时候,脸色立刻又变得蜡黄。眼前这栋老旧的楼,正是她的家!

她家在三楼,里面灯亮着。十年了,不知道是不是换了主人。发了一会儿呆,孟浩开车离去,这个地方,他是无论如何不想再来的。电话响了,孟浩把电话放在耳边。电话里没有人说话,只有电流微弱的声音,那种静,能让人发疯。

孟浩“喂”了两声,里面还是悄无声息,刚要挂断,一声闷响从听筒里传出,孟浩猛地抖了一下,踩了一脚急刹车,停在路边。那声音他太熟悉了──是一个人从高处坠落砸到地面时的声音。冷汗顺着孟浩的额头流下来。他不信神鬼报应的说法,但眼前的事实还是让他不寒而栗。接着,那声音继续传来,一声接着一声……

孟浩哆哆嗦嗦地挂断电话。是谁?是恶作剧,还是真的?

十年前,那次殉情闹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孟浩无法在原来的学校待下去,转了学。去新学校的第一天,在大门口,他遇见了她的父亲。他没有表现出很愤怒的样子,只是看着他,轻声说:“她,迟早会带你走!”

这一切,难道是她的家人在报复自己?想到这儿,孟浩一个急转弯,调转车头,奔向那栋阴森的旧楼……

4

孟浩仰着头,三楼的那扇窗户还亮着。冷静了一会儿,他壮了壮胆子,走进了充斥着昏黄灯光的楼道。

刚走到二楼,孟浩就听见三楼的房门响了一声,有人走出来。孟浩一惊,这里根本没有藏身的地方。无奈只好竖了竖外衣的领子,装作脸上痒痒,半遮着脸硬着头皮继续向上走。一个男人抱着很多东西和他擦肩而过,是她的父亲!孟浩看见,老人的怀里抱的都是纸钱,还有一个纸人,直挺挺的。老人下楼了,孟浩也赶紧跟了下去。

到了一个路口,老人开始烧纸,口中念念有词。孟浩站在路边,他看见老人把那个纸人立在火堆边,不禁呆住了……那个纸人身上写着两个字,孟浩!

老人一把将纸人推进火堆,火一下旺了许多,火光映着他的脸,和那阴惨惨的笑容!孟浩看得全身发冷,这是多恶毒的诅咒啊!

孟浩大步跑回楼下,一头钻进车里,大口喘着粗气。难道每年写着自己名字的纸人都要被烧成灰去陪她?孟浩不敢想下去,他发动车子,狠踩油门,冲出了那片黑暗。

刚拐过街的拐角,一个人影出现在车前,急刹车的尖叫让孟浩又出了一身冷汗。定睛看时,前风挡玻璃上出现了一小片裂痕,还有血迹,慢慢向下流着……

孟浩战战兢兢地下了车,看见车前面不远处趴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天虽然黑,但还是能分辨出,那个人……是她父亲!

孟浩四下看了看,没人,而且这条街很偏僻,也没有安摄像头。来不及思考,孟浩转身跑回车上,一溜烟开走了。

天终于亮了,孟浩从床上爬起来,抽烟。刚松一口气,有人敲门,很有力度,显得不那么礼貌。趴在猫眼上一看,孟浩吸了一口凉气,是警察。

警察没绕弯子,直接就告诉孟浩,那老人死了,如果抢救及时,根本没事。

撞坏的车还没来得及修,成了最直接的证据。

5

秦浪搂着女人,就是那天在KTV吓唬孟浩的那个女医生。其实,最恨孟浩的人是秦浪。在同一家公司,两个条件相差无几的人,不成为朋友就会成为敌人。他们成了朋友。当然,孟浩是这么认为的。

孟浩当上了科长,但秦浪没有。

那个女医生是孟浩的校友,她给秦浪出主意,一起吓唬孟浩。他们只是想做一些恶作剧,解一下心中的怨气。但那些恶作剧,在孟浩的心中被放大了。

“没想到你这么狠,竟然报了警!”女人笑着说。

“什么?我没报警,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撞死了人!我以为是你报的!”秦浪坐直身子,看着女人说。

“那就奇怪了,警察怎么知道的那么快?”

所有人都很奇怪,孟浩自己更糊涂。他不知道,自己撞完人逃跑时,正好碾过老人烧过纸的那片黑色印记,车过去后,那片印记慢慢凸起了,是个人形……

最恐怖的东西,一部分在人自己的心中!

还有一部分,正以最诡异的方式存在着,时刻盯着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198.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