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练胆故事

恐怖片候选人 影视公司买去作家某某的恐怖小说,要改编成电影。他们在网上搞了一个活动——请广大网民推选最适合演女主角的演员。他们提供了部分候选人名单…

恐怖片候选人

影视公司买去作家某某的恐怖小说,要改编成电影。他们在网上搞了一个活动——请广大网民推选最适合演女主角的演员。他们提供了部分候选人名单。网民的参与热情非常高。

活动页面上总共51位候选人,除了其中一位无人认得,其他都是当红女明星

没想到,那位无人认得的女演员票数最高。她那张脸太适合演女鬼了!最后,影视公司聘请了票数第二的女明星担任这部电影的女主角。事实上他们只提供了50位候选女演员名单。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网民都投了50位候选人之外的一个陌生名字。

经过调查,他们发现,这个女孩于去年病故。她生前酷爱表演,而且是作家某某的铁杆粉丝。

两家变一家

蒋守寡七年了。

她有两个儿子,都已成家,他们跟蒋住在同一个村子。蒋的隔壁住着一个光棍,他经常帮蒋做事儿,俩人一来二去就好上了。

村子小,此事很快被大家风传,性质是“搞破鞋”。

蒋的两个儿子感到羞臊,经常跟母亲吵架。有一次,二儿子喝了酒,竟动手打了自己的母亲。

当天晚上,蒋就喝了农药,死了。

那个光棍受不了舆论压力,也搬到了邻村。

这一夜下暴雨,光棍梦见蒋出现在他面前,他问:“你怎么来了?”

蒋笑答:“两家变一家啦!”

光棍惊醒,穿上雨衣,连夜赶回老宅,发现他家和蒋家中间那堵墙真的倒塌了。

第38个

父母出国工作,小门被送到姥姥家,那个小县城的初一上了两个月学。

他被分到了5班。听说这个班半年前有个女生遭到男教师性侵犯,跳楼自杀。那个男教师已经被警察抓走了。

操场在六层教学楼下面,那个女生从教学楼上跳下来,就摔死在操场上。每天上午去操场做课间操时,小门的心里都硌硌的。

5班的队列是这样的:班长在队列之外喊口令,剩下的学生三人一列,每列13排。小门在倒数第二排。队列最后只有一名女生,个子高高的。由于她站在小门的后面,小门对她的容貌并没有什么印象。

算算就知道,5班总共41名学生。

很快,小门离开了那个小县城,回省城读书了。一次,小门在公交车上碰巧遇到姥姥家那个中学的班主任,他来省城进修。小门很高兴,跟这个班主任聊起了当时的5班。

小门:“那40位同学的长相我都记着呢!噢,除了一个女生有点模糊……”

班主任笑了:“你应该把自己拎出去。”

小门:“我没算我自己啊!”

班主任:“那你记错了,当时咱班加上你,正好是40名学生。”

小门回想了一下,顿时毛骨悚然——如果班里总共40名学生,除了队列之外的班长,那么就剩下39名,3人一列,每列13排……也就是说,他其实一直站在最后一排!他后面根本没有人!而那个高个女生出现的地方,正是那个遭到性侵犯的女生摔死的地方……

奇异的肥胖症

某男体校毕业,181斤,很健硕。没想到,他结婚之后突然发胖,三个多月时间,竟然猛增到290卮接着戛然而止。

这天半夜,新婚太太突然问他:“钱小姗多重?”

他愣了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太太说:“你想想……”

某人突然全身一冷——钱小姗是他的前女友,自从他认识了现在这个太太,很快就甩了她,分手之后也没有什么消息,有一天她突然就服毒自杀了——钱小姗的体重正巧是109斤!

清早,某男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墙上有字,好像哪个小孩溜进来乱画的:

1+1=1

1+2=2

3——2=0

3——1=1

他觉得不对头,猛翻身,他竟然躺在太太的身上,太太双眼圆睁,已经窒息而亡。

巧合

我有个河北读者,她在新浪微博上写了件事:她去天津看张学友演唱会,结果在王顶堤堵车了,无聊中玩微信加了一个朋友,这个人是北京的,巧的是,他也来天津看张学友演唱会,并且,他跟她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堵车。

聊着聊着,她知道这个人是一名演员,就想到她关注的周德东刚刚写过一个惊悚舞台剧《吉祥公寓》,于是问这个人最近排什么戏,对方回道:周德东的《吉祥公寓》。

还有更巧的。我在河北录制“周德东讲故事”的时候,助理说:“老大,我今天看到一个网名特雷人,你猜是什么?”

我随口说:“四大少爷。”她瞪大了眼睛,我看了看她,问,“怎么了?”

她过了半晌才说:“我要说的这个网名是四大爷……”

有些巧合令人不安,天知道这一切的背后,是不是有某种神秘力量在暗中操纵。比如,你在一张50元钱上写了几个字,然后花出去了。十几年之后,你在另一个遥远的城市乘坐出租车,司机找你钱的时候,你发现那张你写字的50元钱又回到了你手中。

新闻

一个女孩在家看电视。

电视上正在播新闻:一个叫米香晴的女孩在家看电视,三名歹徒撬窗而入,残忍地将她杀害,并把值钱之物洗劫一空。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正在全力追查凶手。电视台提醒广大市民注意锁门锁窗,一发现可疑人员立即跟警方联系。

电视上公布了米香晴生前的照片。

这个女孩看呆了,因为她就是米香晴!

——其他人第二天看到了这个新闻。

(取材于《吸血鬼日记》)

推理题

两年前,我一个朋友买了一座平房,很便宜,听说那里面死过人。

这个朋友不在乎,他带我去看新居的时候,还给我出了一道推理题——

某个冬日,一个女孩在这个房子里吊死了,一周之后才被发现。她吊在屋梁上,双脚离地面一米多高。尸检之后,警方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可是她脚下没有任何踩踏物,问:她是怎么死的?

我听得疹得慌,根本不想猜。最后这个朋友告诉了我答案:她是踩着冰块上吊的。

蹊跷的是,这个朋友刚刚搬进去三个月,没有任何原因,他竟然也上吊了。同样,警方排除了他杀的可能,他脚下也没有任何踩踏物……

我怀疑他死的时候效仿了那道推理题。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飘飘忽忽去了那座平房,看见房梁上用粉笔写着三个字——是她杀。

尸体

舅舅生病了,我去看望他。

表弟家住在松花江南岸,旁边就是顾乡公园,数公里长的河堤,大片大片的绿地,八十多种树木。

中午我离开表弟家,去医院看舅舅,路过一片树林,看见草地上躺着一个男子,脸朝东,一动不动。

我观察了他一会儿,怀疑他死了,但不确定。

下午,我从医院回来,专门绕到那个地方又看了一下,那个人还躺在原来的地方,不过他的脸朝西了。

我想,那应该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整个绿地、树林和天空都是他的家,够大。

晚上吃完饭,我出去散步,心里还是记挂着那个人,于是,又去了那片树林,没想到我再次看到了他!这次,他的脸又朝上了。

这时候已经是深秋,天冷了,他会冻坏的。我掏出手机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了。我暗想,要是中午我发现他的时候就报警,也许他不会死……

警察的鉴定结果消除了我的悔意,也让我大为吃惊这个人死于两天前。

车祸

我有个朋友,姓冯,我们从小一块长大,后来他去南疆

服役,当了三年侦察兵,练就一身硬功夫。

退伍之后,冯回到了我们那个小镇,天天早晨跑步,坚持锻炼。

那是一个冬日,天还黑咕隆咚的,冯已经起床了。走出家门深呼吸,空气无比新鲜,小镇一片安静,大家睡得正香。他正要开始跑步,突然听到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吓得他一哆嗦。声音来自正北亢显然出事了。

他撒腿朝那个声音跑去,几分钟就出了小镇,来到了郊外。果然,一辆大卡车翻进了旁边的壕沟里,四轮朝天,已经熄火。公路上歪歪斜斜躺着一个人,头上戴着棉帽,挡住了脸部,棉帽四周都是血。毫无疑问,这人已经被撞死了。

冯不确定司机是死是活,正要跳下壕沟去看看,就看见司机从驾驶室里艰难地爬了出来,令人惊异的是,他一点都没有受伤。他爬到公路上,见到冯,立即哭起来:“大兄弟啊,是他自己撞过来的,不关我的事啊!你是目击者,你可得给我做个证啊!”

冯没有表态,一步步退开了。他觉得,人命关天,究竟是谁的责任,必须由警察来确认。

冯报了警,他只是说:小镇北郊出车祸了。

后来,他听说警察把事故原因搞清楚了——戴棉帽的人叫贺老九,那天半夜他跟老婆吵了架,一气之下留了封遗书,然后就离开了家,来到小镇北郊,藏在一棵树后,打算撞车而死。凌晨三点多钟,那辆倒霉的卡车开了过来,贺老九迎头就撞了上去,卡车司机慌了,赶紧急转弯……

最终的真相令冯全身发冷——卡车并没有撞到贺老九,他捡了一条命。而卡车翻进壕沟之后,卡车司机当场死亡。

冯牢牢地记得那个司机从壕沟里爬上来的样子,他哭着说:大兄弟啊,是他自己撞过来的,不关我的事啊!你是目击者,你可得给我做个证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22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