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我和薇拉的故事

(一) 薇拉是个写恐怖故事的作者,有小小的一群读者。 我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看了她的一些创作,笑着跟她说这些故事并不怎么样。 她怀疑我的看法。 我跟她说:“你不要以为恐怖就是你编…

(一)

薇拉是个写恐怖故事的作者,有小小的一群读者。

我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看了她的一些创作,笑着跟她说这些故事并不怎么样。

她怀疑我的看法。

我跟她说:“你不要以为恐怖就是你编出来的那些杀人流血,砍头锯腿,一张嘴里面竟然掉出蛆虫,那些字眼只能让人胃液上涌,并不能感觉到恐怖。”

她不屑地说:“那你认为恐怖是什么样的?”

我表情严肃地跟她说:“比如说……你家里最近住进了一个陌生的人,可是你到现在还没有发现……”

“你说什么?”

我赶紧说:“没什么……我的意思是,恐怖不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正在你身边发生,而你竟然对此丝毫未觉!你要写得好,就要在编造流血死亡事件之前,拥有一些关于恐怖的心理体验。”

“亲自体验恐怖?”

“是呀!”我兴致高涨,正打算继续向她讲下去,她忽然警觉地打断我的话:“算了吧,别干扰我的思路。我知道接下去该写些什么。”

(二)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很显然的,接下来她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她很烦恼,思路没有进展——素材全被前人写完了。

于是我说道:“对你的思路有好处的事,你真的不想听?”当时她傻傻地坐在电脑前,面前是已经打开了近两个小时的WORD文档,上面没有一个字。

她说:“你想说什么?”

“和你一起编故事呀,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我也不算是打扰你,反正你也写不出来,不如听我编的故事,只当是收集素材。”

“故事啊?如果你不啰嗦着对我说教,我就听听。”

我知道她喜欢听故事,暗笑,“我保证不啰嗦,现在我们就直接进入故事——”

有个恐怖故事作家,她遇到了和你一样的问题,她决定对恐怖来一次亲身体验。对了,她的名字叫薇拉。

当我说到“薇拉”这个名字时,薇拉不动声色地说:

“哦?她也叫薇拉吗?”

“是呀,而且她也像你现在一样苦恼。”

终于有一天,她决定亲自去寻找恐怖体验。她在自己的网站上写了一个约伴探险的帖子,挑选了四位女孩子。其中一位读者,网名叫柳青青……

“你在偷窥我上网!”她激动地叫着,“你到底要讲什么?”

“说过了,只是一个故事。”

“如果你在暗示我什么,我不想再听了。”

“那随便你吧,只要你觉得这样憋闷着就能写下去。”

“好吧,好吧。”薇拉闭上了嘴。

我清楚地知道,是我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她,故事才又得以继续:

在出发前,薇拉约见了柳青青。请求她答应并保密一件事,说是为探险活动增加一点更刺激的调味品。到底是什么事。以后我会向你说明,不过,现在我得保留它,以便增加这个故事的悬念。柳青青当然答应了,能够为自己喜欢的作者保守秘密,以后还能在论坛上向别的读者炫耀,是很诱人也很刺激的事情:

薇拉安排众人去N岛,那是都市探险者最喜欢的地方,据说在那里野营非常有趣。于是在约定好的日子里。五个女孩便租船出发了。

前往N岛的途中,路过一个无人小岛,薇拉吵着内急。要上岛方便。三个女孩便跟她一起登岸,只有柳青青说自己没事,便留在了船上。

看见四个人消失在茂密的树丛里后,柳青青对船家说:“师傅,我们说好出来是探险的,如果就这么无风无波地走到目的地,也太平淡无趣了。你现在悄悄走掉吧。我想看见她们哭着要妈妈,我想搞个恶作剧。”

船家看着这个玩笑般的女孩儿说:“那可不行,我和那个叫薇拉的女孩说了往返八百块钱,半路我就回去,钱怎么算呢?”

“不要紧,八百块钱一分不少。现在我就给齐,不让你受一点损失。还有,你最好把我们这些装备带走。”她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我们其实根本用不着这些。”

船家看着眼前这个天使一般清纯的女孩子,好像没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何况自己确实没受损失。他收好柳青青的八张票币,在那四个人从树丛里回来之前。就消失在洒满暮色的海面上了。

果然,四个女孩出来,看见小船不见了都非常着急。天色已经晚了,在这个孤零零的小岛上,几个单身女孩,在哪里落脚呢?而且,大家带的帐篷、头灯之类,都被小船带走了。走家开始埋怨起柳青青。

柳青青说:“冤枉啊,我刚上岸想四处走走看看山色,一转头,他已经将船开出老远了。无论怎么叫。他都没回转的意思啊。看来他是故意甩下我们,赶着去赚刺人的钱。确实怪我,我太傻了,应该留在船上等你们的。”

那怎么办呢?几个人犯了愁。

柳青青说:“我知道这岛上有个山洞,里面很暖和,上个月我和男朋友来这里野营的时候,就把帐篷扎在那里……”

故事讲到这里。薇拉再也沉不住气了:“你怎么知道那山洞?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去过那山洞!”

我说:“都说了只是讲故事。”

“你闭嘴吧,不许把我往故事里扯,我不想再听了!头疼死了!”薇拉很生气。

(三)

接下来的几天,无论我想开口说什么,薇拉都是一副戒备的神情,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装作放弃,一言不发地待在她身边。她熬过了一周,终于懊丧地拍了一下键盘,对我说:“接着讲吧,我想听听到底接下来怎么了。我承认写不下去,我再也受不了这枯竭的脑袋了。”

于是,中断的故事继续:

柳青青的建议虽然听上去不是上上策,可是也只能这么做。天色晚了,已经不会再有船只经过了,夜风很冷,说不定还会遇到野兽。只能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明天再想办法。几个人背着随身物品,向半山腰的山洞走去。

大家到了那个山洞后发现,那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宽阔而平坦,也能挡风遮雨。大家坐在地上,在黑暗里吃着包里的食品,心里都打鼓似的不能安定。

柳青青忽然在黑暗里说:“我想到了,上次在这里的时候,我和男朋友丢了一个打火机。说不定可以找到,生一堆火会暖和很多。”

众人怀疑:都这么久了,可能找到吗?

“事在人为嘛,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当是试试。”柳青青向山洞的深处走了几十步,摸索了很久,才很失望地从洞深处走出来说,“唉!没找到,就知道会这样,真没办法。”

A在黑暗里哭了起来。薇拉说:“别哭嘛,天很快就会亮的。说好了是探险,这样会更刺激呀。反正青青有野营经验,我信赖她。”

没人呼应薇拉的话,显然每个人都怕到了极点,这些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平日里都渴望着出走,但是一旦身临险境,又会胆小如鼠。

柳青青在黑暗里轻蔑地撇了撇嘴。大家都在黑暗里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薇拉说:“我想去方便,谁陪我去呀?”

这时候,海风越刮越烈,望着黑乎乎的天空和起伏的树峦,谁也没吱声。“怎么办呀,我快憋不住了。”薇拉着急地说。

柳青青说:“就在山洞里面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24382.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