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碉楼奇缘

一、月山踩点 民国年间,军阀割据,外族入侵,战火纷纷,民众生活朝不保夕。广东开平因位于新会、台山、恩平、新兴四县之间,属于“四不管”之地。这里山高林密,近距海峡,匪盗十分猖獗,开平…

一、月山踩点

民国年间,军阀割据,外族入侵,战火纷纷,民众生活朝不保夕。广东开平因位于新会、台山、恩平、新兴四县之间,属于“四不管”之地。这里山高林密,近距海峡,匪盗十分猖獗,开平百姓苦不堪言。

人常说,世上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愿意当贼做盗、落草为匪的,其实不少人是逼上梁山的。话说开平县有位身怀绝技的惯偷,名叫方润。这方润原本家境殷实,曾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只因方润五岁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其父被远征军征到缅甸去挖战壕,从此生死未卜,杳无音信。

方润和母亲相依为命,艰辛度日。没多久,其母在一次赶集中被土匪掳走。其母因不堪受辱,便头撞墙角而亡。可怜小方润就此成为孤儿。

为了生存,方润便开始四处流浪,从小偷小摸渐渐地就变成了惯偷。

数年来,方润昼伏夜出,多方偷盗,虽然没有腰缠万贯、穿金戴银吧,但也经常能吃香喝辣。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就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日那里睡,活的倒也洒脱。由于他身怀绝技,武艺高强,因此,在偷盗作案时总能化险为夷,侥幸逃过主人的追赶、警察的追查。

方润虽然是贼,但盗亦有道。他只偷达官贵人的不义之财,从不碰穷苦百姓的一根柴火。于是,方润的名气便在开平一带传了起来。有人竟拿他与怪盗空空、名盗草上飞相提并论。

这几天,方润听别人说,月山镇一带遭到土匪抢劫了,而且土匪还满载而归。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方润盘算起来,一个穷乡僻壤为何能让土匪收益颇丰?难道这里还是一块不为人知的肥肉?

于是方润便只身来到了月山镇。几经打听,他终于寻到了被土匪抢劫的自力村。踩好点后,方润便在镇上的旅店住了下来,准备天黑就动手。

二、孤楼单影

冬季的天黑得比较早,人们没事都躲在家里的热炕头上歇息了,这样既保暖又安全。所以镇上不到夜半就已经一片寂静,只是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

方润一袭夜行衣,在夜幕笼罩的乡间小路上蹿行。转眼间,他便来到自力村村口。由于是阴天,天黑得像一口倒扣的大锅,没有一颗星星,伸手不见五指。

天助我也!方润心中暗喜。干这行的,就巴不得天越黑、夜越静。他壮着胆子摸黑前行,穿过一片小树林后,突然看见前方有一缕亮光。他有些踌躇,照平常,此时夜已深、人入梦,谁家屋内的烛火还亮着啊,难道不怕招匪吗?

方润是艺高人胆大,他机警地向那亮光靠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座高楼,那亮光就是从楼上的窗户里透出来的。

方润蹿到高楼门前一番打探,着实吓了一大跳。为甚?因为他发现这高楼的门是锁着的!既然门是锁上的,那么里面怎么会有灯光,难道会是鬼火?想到这里,方润已是冷汗涔涔。

贼不走空。方润自从当上这梁上君子,就养成了爱玩心跳的习性。越是冒险,他感觉越刺激、越过瘾,就越有成就感。如果因为怕这鬼火而打退堂鼓,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方润定下神一想,既然这楼是高楼,那么主人必定很有钱,说不定还能干一宗大买卖呢。于是他便拿出铁丝鼓捣起锁来。

方润没用多少时间,便已开锁进屋。他取出马灯点着,小心摸索着查看。看样子这屋里应长时间无人住了,精雕细琢的沙发、茶几、柜子等家具上浮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突然楼内传来“铛”的一声响,在这又紧张又寂静的气氛中不亚于响了颗炸弹。方润吓得差点叫出声来,他右手捂着嘴巴,左手提着马灯回头一照,原来墙角有座一人多高的大钟,墙壁上还挂着一些他叫不上名的字画。

方润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金山伯”的家。他小时候听母亲说过,以前月山镇有好多人到国外淘金或当劳工,虽然有不少人出去后就杳无音信,但也有一些人能穿金戴银的回来。他们回来后都先办三件事:买地、盖楼、娶老婆,人们称这些人为“金山伯”,也就和我们今天说的土豪一样吧。想到这里,他激动不已,便蹑手蹑脚地上了二楼。

二楼陈列着一些日常用品,全是些制作考究的厨桌橱柜、高背木椅以及刀叉之类的,显然这里是餐厅,并无什么既值钱又好拿的玩意。方润便欲上三楼。突然,他听到一阵哭声。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便用手轻轻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做梦后,那哭声又传了过来。哭声凄凉悲切,时高时低,呜呜咽咽,听得他心里发颤、头发炸起。

他十分犹豫,是进是退?他想,二楼是餐厅,三楼就一定是寝室了,人一般把值钱的东西都放在寝室。这年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就算有鬼他也怕人七分!想到这里,方润从行囊里掏出一瓶烧酒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酒壮怂人胆,喝过酒的方润果然勇气增、胆气壮,便小心翼翼地登上三楼。

方润悄悄推开门,让他吃惊的是窗前的煤油灯居然亮着!他掏出九节鞭握在手上,迅速查看房间,可除了他的人影并无他人。他这才清楚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鬼火”。

三楼果然是主人的寝室,地上有柔软的地毯,床上是锦绣花被,衣柜里面的衣服五颜六色、长短参差,一架四扇屏风摆在床边,屏风上画的人物栩栩如生。

楼内无人,谁点的灯,谁又在哭?方润虽然纳闷,但此时他顾不了这么多了,便四处翻寻起值钱的东西来。果然在梳妆台下发现了一个上锁的暗抽屉。他熟练地打开锁,发现抽屉里有不少金银首饰。看着这些宝贝,方润得意地对着镜子笑了。

突然,方润的笑容僵住了,他凭借着微弱的灯光,发现镜子里居然有一个女人的脸,她正幽怨地盯着自己!这可吓坏了方润,他赶紧揣着首饰就走,可忙不择路,一头撞在了屏风上。只听“扑通”一声,他连同屏风一起倒在了地上。他坐在地上揉着撞了个大包的头,却无意发现屏风上画有三个人,其中一人和刚才镜子里出现的那名女子的脸十分相似。方润额头被撞了一下,此时又惊又吓,顿时感觉头昏脑涨,视线模糊,想挣扎着起来,但却浑身无力,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当方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他想着昨晚的情景,不禁脊背发冷、头皮发麻。慌乱中他又看了眼屏风,发现屏风上画有二女一男,而男的左边的那个女子正是昨晚出现在镜子里的女子。只见画中那女子张着樱桃小口,殷切地看着他,好像想要对他说什么……

当方润有了一定资本后,听生意伙伴说美国旧金山唐人街有好多中国同胞在做生意,如果能把本土的特产带到那里,定会卖个好价钱。方润便采购货物,办好手续,与伙伴们一起去美国。

经过了半月的奔波,方润终于和其他商人横跨太平洋,来到了美国旧金山唐人街。唐人街不愧为一个“小中国”,街上商铺摆满了中国货,中式餐饮、东方建筑比比皆是,黄皮肤、黑眼睛、说汉语的华人屡见不鲜,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在此显现得淋漓尽致。

在同伴的帮助下,方润在唐人街开了家瓷器古玩店,专卖景德镇的瓷器与一些古玩。渐渐地,他便在这里站住了脚。有空他就向唐人街的华人们打听阿强的消息。但唐人街的华人成千上万,他这样打听如同大海捞针。后来他索性拿了个牌子,写上“阿秀寻找阿强”的字样,然后摆在店铺外面,让过往的客人都看上一看。但看的人多,知道的人少。方润也不在意,他要做一回姜太公。他相信,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只要阿秀与阿强的缘分未尽,就一定能打听到阿强的消息。

五、魂结连理

古玩生意素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之说。故这种生意不在乎每天人来人往,关键还是要碰上懂行识货有钱爱收藏的主。

这天方润店里就没什么生意,不觉间,一早上便悄然而过。临近中午时分,他正悠闲地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这时,店里走进了一个人。方润听到动静,眼也不睁,嘴里念念有词:进店自重,别用手摸,不懂勿问,只卖行家。 由于干古玩这一行每天都要接待许多不懂行的顾客,他们进店不是东摸摸、西瞧瞧,就是问东问西的,买东西出价也很离谱,这很让老板们烦恼,故他们在顾客进门时便对客人说这几句店规算是敬告吧。

可令方润奇怪的是那人听完并没有离去,而是盯住那个写有寻找阿强的牌子不动。方润隐隐约约感觉他一定与阿强有联系,便不动声色地观察他。果然,没过一会,那人便主动问:“请问店主与牌子上所写的人是什么关系?”

方润一听,因不知对方来历便不想透露自己身份:“哦,阿强是我远方亲戚,我们都好久没见了,听说他在国外发了财,所以我来这里投奔他,可却怎么也找不到,便只好贴出寻人启事。”那人一听顿觉不可思议:“你既然是他亲戚,难道不知道他的事?”

“什么事?”方润忙给他泡了杯茶,于是二人聊了起来……

原来这人名叫张胜,与阿秀的丈夫阿强是朋友。二人原本一同在旧金山唐人街做茶叶生意,可阿强做了几年感觉这茶叶生意挣钱太慢,他想很快能赚上一大笔钱,好回家与妻子团聚。这时,有朋友要去加州挖金矿,说运气好了可一夜暴富。阿强便动了心。张胜知道挖金矿太危险,再三劝阻他不要去。可阿强鬼迷心窍、执意前往。果然不久,阿强在一次作业中发生矿难而死。矿主便通知了阿强的朋友张胜,要他前来处理阿强的后事。

在阿强留的信中,张胜得知,原来阿强这么拼命挣钱并非贪财,而是他和阿秀有个约定,那就是攒上一笔钱,盖上一栋西洋高楼后,他就回到老家与阿秀厮守到老。阿秀用阿强寄来的钱盖好了高楼,置好了家具,望眼欲穿等着阿强回来。阿强只说等这次工程干完结清账后,他就可以荣归故里、锦衣还乡了。谁料天有不测风云,阿强却命丧异乡。

张胜被阿秀阿强忠贞的爱情所感动,他迅速将商店打点好,便携带阿强的骨灰和赔偿金回到了家乡——广东开平。当他来到阿强所说的地方时,却见楼门挂满蜘蛛网,地上落叶无人扫。满目凄凉,一片萧瑟。

张胜顿时便有不祥之感,他便向村民寻问阿秀的情况,才得知了这些事。

原来,前些日子,村子里来了一伙土匪。他们强行闯进阿秀的高楼里,先是掠夺了一些东西,随后又将她强暴。阿秀被强暴之后,想起远在海外的丈夫已与自己失联数年,自己又惨遭歹人侮辱,便夜夜失声痛哭。不久便神经错乱,在一天夜里竟悬梁自尽。后来村民发现她上吊身亡,由于不知道她的身份,也不见她的家人,便把她草草葬在了乱坟岗。

张胜听完后,便出钱另买了一块墓地,让人将阿秀的棺材起出,与阿强的骨灰合葬在了一起。这两个聚少离多的有情人,终于在地下结为连理,永远厮守在一起了。

张胜又找到阿秀娘家,把剩余的赔偿金交予阿秀父母,又嘱咐他们搬到碉楼去住。但父母只怕每日睹物思人,伤心伤身,便只是过段时间着人打扫打扫,碉楼就荒废在那里了。

六、赠珠牵线

方润听张胜讲完,便也把自己受阿秀梦里所托之事向张胜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二人自是十分惊奇,感慨万分。

方润这才发现这几年阿秀不再入他梦里,原来是她已知道了丈夫的一切了。既然阿秀与阿强在地下已团圆,方润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他便不想再停留在他乡作异客,便将自己的店铺转手,怀揣一把厚厚的美金回国了。

方润回到老家开平,第一件事就是来到阿秀阿强的坟前祭拜。这里有为二人立的合葬墓碑,可能经常有人清理吧,坟地草木整齐,野花遍地。方润来个三叩首,祝愿夫妻二人在阴间化蝶双飞,永不分离。

完事之后,方润回到自己故宅的当天晚上,又梦见阿秀飘然而至,身边还跟着一个英俊的汉子,与屏风中画的男人并无二致。方润知道这就是阿强了。只见两口子先是对他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赠与一串珍珠项链表示感谢,又对他说了几句话后,便悄然离去。

梦醒后,他发现枕边确实放着一串珍珠项链,阿秀那几句话他记得十分真切:年少无知,偶踏错路。良心未泯,浪子回头。一诺千金,千里寻人。赠珠阿霞,喜结连理。

根据阿秀梦里的交代,方润拿着项链找到阿秀的娘家。他敲门后,一个姑娘开门问找谁?方润一看,这女子与屏风中画的另一个女子十分相像,只是更加成熟妩媚。

方润脱口便问:“你是阿霞吧!”说着就把项链递给她。阿霞正纳闷这个陌生人怎认识自己,又看到他拿出姐姐的项链,便想起梦里姐姐对她说的悄悄话,便红着脸忙让他进屋见自己的父母。

方润给阿霞父母讲了自己怎样梦里受阿秀所托,又怎样漂洋过海寻找阿强的经过,大家都唏嘘不已。方润又趁热打铁向阿霞父母求婚。

阿霞听了方润的一番话,被他的诚信感动,又见方润长得一表人才,便早动了芳心。阿霞父母因为以前嫌贫爱富,逼得阿秀夫妻天隔一方,又双方命丧黄泉,悔得肠子都青了。如今见方润阿霞情投意合,便满口答应。

方润阿霞婚后夫唱妇随、相亲相爱,很快又喜添一子。方润在外打理生意,阿霞在家养育儿子、照顾父母,一家子其乐融融,一时传为佳话。

一晃近百年过去了,自力村边的那座碉楼还依然挺立,只是“鬼楼”的传说越来越玄。有关专家考察认为,古楼之所以能在夜间发出哭声,是因为此楼建造结构奇特,空气流通不畅,在月黑风高的夜晚,便很容易发出类似哭声的回声。那方润在镜子里看到的女人脸,不过是屏风上画的阿秀正好映照在镜子里。至于那锁着的三楼为什么灯光亮着?其实方润上楼的那天,正好是阿秀的忌日,为了给冥冥中的姐姐阿秀照路,阿霞于当天进楼把灯点着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38.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