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河里的怪物

钟子美和马伯嵩自小相识,两人行商为生,这次结伴去省城贩了些特产,获利颇丰,归乡渡江之时,逢艄公夜祭水神,明日才可坐船过江。也是无事,他们就坐在栈桥处,有滋有味的观看祭祀。 清风徐来…

钟子美和马伯嵩自小相识,两人行商为生,这次结伴去省城贩了些特产,获利颇丰,归乡渡江之时,逢艄公夜祭水神,明日才可坐船过江。也是无事,他们就坐在栈桥处,有滋有味的观看祭祀。

清风徐来,水波半明半晦,不远处,驻足观瞧的还有一对主仆,主人约二十年纪,钟子美一眼瞧出他是个膏粱子弟。

至三更,看客渐疏,这主仆坐在桥板上,依然不愿归去。而同伴马伯嵩,亦是哈欠连天。

钟子美忽瞧得一物浮出水面,黑乎乎瞅不清楚,似一滩臭泥,移速颇疾,朝那年轻人喷了一股黑烟。钟子美心里一骇,还没来及说话,怪物游至马伯嵩脚下,又是一道黑烟喷出。

钟子美猛地击掌,吓退怪物,晃醒马伯嵩,问他身体可有异恙,马伯嵩眼睛半睁半闭,迷迷糊糊应道:“困了,困了。”

钟子美稍稍放心,安慰自己道:“许是方才眼花了。”

他们回客栈睡下。

次日一早,马伯嵩全身发烫,满嘴胡话,也不知说的什么,搀都搀不起来,钟子美找来郎中诊治,煎了几副药,吃后丝毫不见效。钟子美大急,忆起夜里那喷黑气的怪物,心里一惊,难道马伯嵩是因此染疾的?

向客栈掌柜询问,掌柜摇头,说不知道。

无奈之下,钟子美只好暂住客栈,等马伯嵩病情转好,再思渡江。

连着数日,马伯嵩都犯臆症。

这夜,马伯嵩折腾够了,沉沉睡下,钟子美出了客栈,盯着满天星斗,渭然长叹。

正忧心忡忡间,突然有个声音飘来:“小哥不必如此,老叟这几天见小哥为了同伴,奔前跑后,着实辛苦,然此疾非同寻常,吃再多药,也于事无补。”

不知何时,一个皓首老汉出现在跟前。

钟子美连忙拱手,道:“敢问阿公,如何才能让我这好兄弟痊愈?”

老汉抚须微哂道:“小哥,你且听我说此疾来历。”

他解释道,此江每年都有溺水者,有些因执念不散,无法往生,若恰好又被那江底地脉灵气滋养,日久天长,便会化为蜃人,此物无形状善变幻。寻到目标,往其身上喷射恶秽之气,一旦入体,便会寄生于神魂里,汲取活气,中者起初三日,如同患了臆症,之后虽会苏醒,却会精神萎靡,时不时犯病,满三个月后,活气耗尽,人也生生的折腾死了。

蜃人全靠执念而为。若生前是被负心汉子所伤,投水而亡,成为蜃人后,定然会化成二八姝丽,试探渡江路人,若得知渡江者也是负心郎,此蜃人便会喷气报复;若活着的时候,是因为诸众袖手旁观致命的蜃人,则往往化为寻救者,如果路人不理,等来此水域时,蜃人就会朝路人喷射蜃气。有道是,生于斯,亦执于斯。

听了老汉所言,钟子美恍然大悟道,“是了,白日我和马伯嵩赶路,遇到一老妪,似是染了暑气,卧伏路旁,来往马车甚多,十分危险,马伯嵩不愿多事,我将老妪扶至官道树下,马伯嵩又催我快行,我便让他先去客栈等我,马伯嵩当时还骂我呆子哩。他走后,老妪醒了,直说口干,我又在茶棚给她买了两碗糖水,老妪喝了一些,说我是好人,我回茶棚还碗时,老妪竟然不见了,我问茶棚掌柜,掌柜的说哪有什么老妪。我料想老妪是怕讨茶水钱,才不辞而别,眼下听阿公这么一说,我倒觉得这老妪是江里蜃人所化。”

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打听到自己下落的,钟子美心里纳闷,当日并未透露自家住址,由此可见对方神通广大。

耐不住众人死命强求,钟子美只得一同去了临县。

等到了一看,主人家儿的庄院怕有数百亩大小,房屋不计其数,奇花异草,假石荷池,令人眼花缭乱。主人约摸五旬,请钟子美上座,又将事件问了一遍,毕恭毕敬赐银票五千,说早就寻到了钟子美下落,暗中观察许多日子,发觉钟子美的确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这才邀此一聚。

主人又说,“老李归来告知我详情,我推断是遇到了江湖骗子,哪知停涂之后,凡儿就开始呓语发狂,郡里有名有姓的大夫全都请来,也是无计可施,只得再次涂那蒙心脂,那癔症又缓轻了。我仍不放心,暗地查到子美你的住居,将你每日言行记下,细细分析,确定你乃真丈夫也,”话锋一转,又说道,“只是你那好友马伯嵩,嘿嘿……”就此打住,没往下说。

钟子美也不是笨人,冲主家作揖,两人又谈了半晌,主家见钟子美并无久留之意,也不强求,派马夫又恭恭敬敬的将钟子美送返。

钟子美用一部分酬金,将买卖扩大数倍。

此举引来同行侧目,马伯嵩惊骇钟子美哪里来的银两,钟子美怕真相暴露,对其不利,故而吞吞吐吐,寻了个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理由,马伯嵩眼睛瞪得铜铃大,再三追问,钟子美执意说是一旧友赠的。

打听到钟子美曾被一辆香车送回来过,马伯嵩更加不解,疑心钟子美交了鸿运,推测是上次两人同行发生的事。于是怒气冲冲,向钟子美讨借银两,直言不讳,说是因为自己,钟子美才会时来运转。

钟子美想想也是,但借银之事,须缓上一缓,若此时借了,万一真相被马伯嵩得知,岂不是坑了老友?一切等四十九日之期满了,蜃气消失之后,再均他一半银两不迟。故而,支支吾吾,回答得比较含糊。

马伯嵩气急败坏,甩袖而去,边走边骂钟子美薄情寡义。

到了家,恚气不减,把桌椅胡乱砸了一通,折腾到半夜,气呼呼睡下。片刻后,忽然惊醒,见妻子正用油脂涂抹自己的鼻窍,登时大怒,喝斥妻子,夺过小木匣,摔得稀巴,仍不罢休,狠狠踩了几脚。

次日,马伯嵩因为夜里蒙心脂涂得不足,发病了,抽出菜刀,满村子追自家的牝猪,边追边喊,“钟子美,你这厮给我站住,我要活剐了你,你发了大财,却不分我,还是人么?”牝猪听不懂人话,骇得四蹄乱飞,生怕被剁。

一人一畜,追追撵撵,街坊无一人敢上前拦阻,个个大眼瞪小眼:“咦,这马伯嵩怎么管那猪叫钟子美,还问它讨钱哩,脑昏了不成?”

那牝猪也是可怜,最终被狂性大发的马伯嵩追上,交待了猪命。

这一切,恰被钟子美看到,顿时颓然道,“马兄弟竟恨我到这种田地,巴不得我死么?”一围观者笑道:“他是眼红了,见你发了财,妒忌得发了疯哩。”

钟子美一算日子,今日便是第四十九天了,昨夜马伯嵩蒙心脂涂得不足,是以旧疾复发,却不知隔壁县郡那位公子还余多少,我这便去讨些来,刚想到此,那疯疯颠颠的马伯嵩又捡起石头,乱扔乱砸,有一颗击中钟子美脑袋,钟子美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天已黑了。

钟母泣道:“也不知怎么回事,子美你竟昏迷了三日,那马伯嵩下手也恁狠了些。”

钟子美挣扎起身,问道:“马伯嵩眼下如何了?”

“唉,这三日,马伯嵩疯症时好时坏,好时跟常人没多少区别,知道你昏睡在榻,还冷哼阴笑,一旦犯病,就大吵大叫,逮住谁咬谁,嘴里兀自说要杀了你。今天午时,又硬说那头牛是你,干起架来,结果被那牲口活活踩死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51.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