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驭蚁

李冲幼年顽劣,其母管教无方,只得将儿子送入归隐山磨练,拜隐山方士为师。那李冲甚是聪慧,十八岁便尽得师父真传,青出于蓝。 早年间还听说他混得不错,在郡都置下大宅,绫罗绸缎穿不尽,丫鬟…

李冲幼年顽劣,其母管教无方,只得将儿子送入归隐山磨练,拜隐山方士为师。那李冲甚是聪慧,十八岁便尽得师父真传,青出于蓝。

早年间还听说他混得不错,在郡都置下大宅,绫罗绸缎穿不尽,丫鬟奴仆数不清。不过三年光景,回乡却成了半身不遂,凄惨得不堪入目。

李母泣涕涟涟,捶胸顿足,质问李冲到底发生了何事?

李冲垂头丧气,完全失了精气神,只会喃喃说一句:“师父害我,师父害我……”

李母悔恨,安置好儿子之后背起木棍上山,誓要给儿子讨一个说法。

然而,李母回来之后却比李冲更加垂头丧气,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了,每日只会摇头晃脑,放佛中了邪一般。

一日夜里,乡亲们听见李家传出凄厉的哭声,如同
女鬼
夜哭诉冤情。众人毛骨悚然,忧心李母出事,集合到一块儿冲进了李家,却见李冲已经气绝,而李母不顾孩儿,居然抱着一面
镜子
恸哭,劝都劝不住。问她发生了何事?李母始终一言不发,放佛听不见任何人说话。再细看那镜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那镜子并非普通的铜镜,四周点缀的都是骷髅夜叉,骇人不已。

乡亲们再想问什么,却被李母轰了出去。

次日,众人不见李家发丧,心中疑惑,带了帛金敲门。李母已经换了副模样,脸上不见半点悲伤,还说自己的儿子没死,打发众人离去。

有好事的伸头进屋瞧了一眼,果真看见李冲坐在床上吃饭,一点儿事儿也没有。那人正想恭喜李母,却被什么东西砸中了额头,伸手一抹,“哇”的一声叫了出来,“血——啊——”

有见多识广的货郎瞧了一眼,脱口而出:“是驭蚁,没错,我早年在山沟沟里见过,有老人吹洞箫,驭蚁排字,教孩童读书,甚是
离奇
有趣。”

众人侧耳倾听,果真闻见洞箫声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催人落泪。循声而去,竟发现声音从李家传出……

突然,“咣当”一声,铜镜与红蚂蚁一同落下。不消片刻,蚂蚁纷纷死亡,而铜镜落地化水,完全看不出原本是一面镜子。

紧接着,李家传出了李母的恸哭,呼天抢地,响彻云霄。那李冲再一次死了,并且再没活过来。

到底发生了何事?乡亲们无不好奇,种种耸人听闻的流言四处乱传。最终,邑令不得不传唤李母,查明原因……

事已至此,李母无法隐瞒,只好一一道来:“铜镜不是邪物,那是救我儿性命的神镜。隐山的方士告诉我,门框上挂块神镜能偷命,偷的是我的命……”

邑令疑惑:“你的命?那又何须用偷?”

李母神情恍惚,喃喃道:“掌管寿命的是判官爷,人自己又怎么能做主?”

邑令又问: “那红蚂蚁又是怎么回事?”

李母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似笑似哭的道:“红蚂蚁是我儿用方术驱使而来,他要毁了神镜……他,悔悟了……我儿心术不正,害人谋财,被他师父惩治,回家后仍旧怨气难消,愤懑难平,终于连命都保不住了。可他到底是我儿子,养不教,母之过,我宁愿用自己命换他的命。不料,他于心不忍,说要一人做事一人当,驭蚁毁了镜子,自己的命便丟了。他,悔悟了呀,却没有机会改过了……”

原来如此,此事虽然诡异,却并不邪乎,邑令命人张贴告示,恢复李母名誉,平息流言。

众人沉默,感怀李母爱子至伟,时常关顾李母,终让李母晚年无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59.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