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夜过乱坟岗

唐朝年间,七里村有个年轻的后生,名叫张世宏,自幼胆小,长得瘦弱,不敢独自夜行。 这日,张世宏孤身前去十里之外的邻村的亲戚家赴宴,被劝得多喝了几杯酒,返程时,天色已暮。 张世宏匆忙行…

唐朝年间,七里村有个年轻的后生,名叫张世宏,自幼胆小,长得瘦弱,不敢独自夜行。

这日,张世宏孤身前去十里之外的邻村的亲戚家赴宴,被劝得多喝了几杯酒,返程时,天色已暮。

张世宏匆忙行走,不觉间日落月升,但见月色朦胧,路旁山林间夜风呼啸,野草摇曳,荆棘树丛间不时传来野狗的狂吠之声。

忽然,从路旁蹿出两只野狗来,吓得张世宏差点跌倒,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大黑狗在追咬一只黄狗。

那黄狗瘦弱,毛发肮脏,似是被村民抛弃的家狗,大黑狗显然是谁家豢养的家犬,长得膘肥体壮,明显是欺负黄狗无有主家。

黄狗被追不过,只能返身同大黑狗战在一处,两只狗在路中央展开厮杀。

黄狗虽然奋勇杀敌,到底弱小难敌,几个回合就被大黑狗压在身下,但见大黑狗狠命地一口咬住黄狗的脖颈。

黄狗被扼住喉咙,料想必死,两只眼睛绝望地看向在一旁观战的张世宏,嘴里发出濒死的哀嚎之声。

张世宏哪里见过这个场面,一时间吓得双股战栗,想要逃窜,又被二狗拦住去路。

他心地本就善良,见不得黄狗那乞怜的眼神,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从地上随手捡起一块碎石,朝那大黑狗猛然砸去。

但见石块呼啸着飞出,直冲大黑狗的脑门砸去,又准又狠,砸得大黑狗脑袋一痛,大嘴忽然松开,黄狗趁机爬起,满身是伤,哀哀吠鸣。

黑狗惊怒交加,猛然回头,瞧见是一路人,呲牙咧嘴,口里露出獠牙,呜呜低吼,作势扑咬。

张世宏又惊又怕,只得蹲身去捡石块,扬手再次抛掷,朝大黑狗直飞而去。

黑狗再次被砸,身上吃痛,见两面受敌,萌生退意,狂吠两声,拔腿就跑。

张世宏受到鼓舞,又捡一石,扬手抛出,远远地落在了黑狗的身后。

此时,远处的那几簇鬼火也集聚而来,排成一列,挡住了张世宏的去路,大有和一人一狗大战之势。

张世宏见状,不禁恐惧加剧,再次遥望乱坟岗,但见更多的鬼火正冉冉升起,在风中悠悠飘荡,正在朝这里聚来。

张世宏不觉冷汗淋漓,叹道:“完了,看来今夜要命丧于此了。”

说罢,张世宏两腿一阵乱抖,扑通一下跌坐在地,那几簇鬼火忽然欢快地跳动几下,往后微微一撤,又朝着张世宏的身子猛然扑来。

那黄狗却是并不惧怯,但见它蓦然飞扑而上,迎面挡在了张世宏的面前,向那群鬼火狠狠地咬去。

鬼火被狗嘴咬得散开,变成细碎的鬼火,火苗一下子暗淡了许多,张世宏绝望的眼睛里忽然一喜,心里萌生出希望来。

他连忙抓起掉落在地的树枝,挣扎站起,拼命朝相继扑来的鬼火狂挥乱舞。

鬼火被连连击打,变得粉碎,化作细碎的小火苗,想要重新凝聚,又被树枝挥散,远处的鬼火似乎有所察觉,呜呜嘶鸣着,不敢靠前。

见有机可乘,张世宏猛然连挥几下,
原创
作者郝丽君,趁鬼火四散零落之际,忽然往前冲去,一口气跑过鬼火群落,那黄狗也紧随而跑。

张世宏跑出很远,这才扭头回望,但见鬼火远远地落在后面,火苗暗淡,似在重新凝聚,接着奔跑,一口气跑回村子。

黄狗也跟着张世宏进村,见张世宏进了家门,远远地看着他关门落闩,这才在街角处消失不见。

次日清早,张世宏打开院门,往胡同外望去,但见街角处有个小小的身影,正是昨日的黄狗。

那黄狗正歪头望着张世宏,眼神纯净,令人爱怜。

张世宏昨夜惊吓过度,只顾进门回家睡觉,没有多想黄狗,今晨开门看见帮助过自己的黄狗,不觉倍感温馨。

张世宏走到街角,蹲在地上,伸手轻抚着黄狗的皮毛,眼里充满爱怜之意。

自此,黄狗来到了张世宏的
家里
,每次出门,黄狗总是紧随其后,张世宏夜里出门再不惧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63.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