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狐仙故事:狐狸精

时间应该是三五十年前那样,春节将至,大兴安岭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林场里的工人们都都在收拾行装,陆陆续续的回家过年了,马上看管林场的重任就落在孤苦无依的孙老头肩上。 孙老头的本名叫什…

时间应该是三五十年前那样,春节将至,大兴安岭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林场里的工人们都都在收拾行装,陆陆续续的回家过年了,马上看管林场的重任就落在孤苦无依的孙老头肩上。

孙老头的本名叫什么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道林场建成时他就在这里,枯瘦且又驼背,但说起话来犹如洪钟般,老爷子精气神非常好。平时就负责林场工人们的伙食,大家对孙老头的评价都很高。

大家也都猜测过他的身世,有的说是解放前犯了案子被通缉逃到这个地方,也有的说是得罪了当地的权贵,被逼无奈出来讨口饭吃,总之中说纷纭,最后直接找到孙老头想问个明白,他总是眯起眼睛,慈祥的笑一笑,却又不说话。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再提及此事了。

大兴安岭冬季的白天极为短暂,孙老头站在林场的小木屋外目送了最后一个工友离开,已是黄昏时分,再过不了一个小时夜幕就降临了。

明天就该除夕了,孙老头还像往年一样,草草的吃了晚饭就躺下了。想着明天早起去打点山货,给自己弄顿像样的年夜饭。

临睡前,孙老头留了个心眼,把狼皮扑在了身下。相传狼皮很有灵性,有不干净的东西靠近时,狼皮上的毛会立起来,给躺在上面的人给以警示。虽然孙老头已过花甲之年,一辈子也没少走南闯北,但人对未知的事物还是十分敬畏的。

孙老头填好了柴火,躺在狼皮上,望着屋顶发呆了半晌,褶皱的脸上不复往日的神采,再想想偌大的林场只有自己一人,不禁的叹了口气,睡下了。

午夜
时分,孙老头身下传来强烈的痛感,枯糙的皮肤犹如针扎一般。睡眼朦胧的孙老头,微微一愣,心里暗叫:“不好!”

“这畜生肯定是算好了,林场只有我一人,是要来害我啊!看来我这老头子的命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孙老头心里越想越怕,最近的村子离这里也得有十几里山路,先不说这大雪封山自己有没有体力走到那求援,现在外面这畜生肯定巴不得我出去送死。

孙老头把耳朵贴在木门上,想听听外面有什么动静,可是外面静极了,并没有什么异响。他在仔细一听,不对!!!外面有规律的传来一串细小的声音“扑哧”“扑哧”“扑哧”,听的孙老头依着门坐下暗暗骂娘。

“娘的,这到底是啥东西!”

就这样,如惊弓之鸟的孙老头一夜没睡,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襟。

第二天一早天一亮,孙老头就收拾好行装去离林场最近的村子郑家屯去求援,说明原委后,村民和猎户们也都没遇到过此类事,纷纷表示让孙老头留在村子里过年。孙老头执意不肯,从猎户那里借了一把铁制的猎叉便原路返回了。

“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郑家屯离这里确实不远,你老父亲叫什么?兴许我还认识!”孙老头试探的问道,心想这回你该露馅了吧。

果然不出所料,姑娘答道“家父单孜晓,年龄大了很少出去,多亏村里的乡亲们帮衬着。”

孙老头心想“郑家屯哪里有姓什么单的!这分明就是个不干不净的东西”孙老头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了。额头上渐渐的浮现出黄豆粒大般的汗珠。

这“姑娘”似乎看出了什么,赶忙说道:“大伯,您这是包饺子呢,我帮你吧!”未等孙老头回过神来,那“姑娘”就“一蹦一蹦”的到了案板边上,开始包起了饺子。

这“一蹦”差点让孙老头的心脏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现在的孙老头真是被吓的呆若木鸡。

她似乎已经料到孙老头会这样,但还是自顾自的说道:“大伯,这饺子是肉馅的吗?我可爱吃肉馅的了!对了大伯,真是谢谢你了,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但是又不知道……”

就在这时,“她”的话还没说完,就伴随着“扑哧…”一声发出了惨叫“啊!!!”只见身后的孙老头不知何时将炉火中通红的铁叉,插进了“她”的腰间,铁叉由于温度高还在“她”身上丝丝作响,她狰狞的回过头来,但很快眼睛里满含泪光,也许是哀求,也许是不舍,也许更多的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孙老头也顾不上这么多,将叉子用劲从她腰间拔出,准备再补一叉时,一阵青烟飘起,那个姑娘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只瘸腿的狐狸,身上有三个明显的大血窟窿,哀伤的“呜咽”了两下就不再动了。

这时屋外林场里嘈杂成一团,几十个火把将林场照的通明,原来是郑家屯的猎户们不放心孙老头,决定来着看看他,准备把他接到屯子里过年。

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当大家推开木门时,只见孙老头坐在地上,怀里抱着那只他杀死的狐狸嚎啕大哭,老泪纵横。所有人都忘记不了那天夜里,那个老人伤心的哭声。

那是一种自责的撕心裂肺的哭声。

事情要追述到一年前的冬天,那天林场工友们在林子里设了陷阱,一只母狐狸不幸被夹到了腿无法抽身,它身旁有三只小狐狸呜咽的急的围着大狐狸团团转。

那天公狐狸闻声赶了过去,却被工友们用枪打死了。

那天正当工友们打算对母狐狸下手时,孙老头赶到了,救下了母狐狸。那天没有人见过和蔼可亲的孙老头子发过那么大的火。

那天孙老头把公狐狸埋了,一瘸一拐的母狐狸带着小狐狸们就在远处的树下望着……

“单孜晓……单孜晓……善子小……善孙……我的老父亲叫善孙,我为什么没有听你把话说完啊!!!我真是该死啊!!!”孙老头用拳头重重的锤着自己的胸口。

开春了,工友们陆续返回了林场,孙老头却离开了。

有人说,他是回老家养老去了。

有人说,他出家去了。

也有人说,他进山去找那几只小狐狸谢罪去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77.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