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鬼故事

蛇精娶妻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万物皆有灵,哪怕不喜切勿伤害。 单说从前有许姓小女,早年丧父,只和母亲相依为命。许小妹小的时候都随母亲去山南坡拾豆子,这一日她看到地里有一条花蛇,心中…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万物皆有灵,哪怕不喜切勿伤害。

单说从前有许姓小女,早年丧父,只和母亲相依为命。许小妹小的时候都随母亲去山南坡拾豆子,这一日她看到地里有一条花蛇,心中没来由十分痛恶,就用石头砸去,花蛇想逃生,奈何跑不掉,眼看着死掉了。许妈便继续去拾豆子。而许小妹天生胆大,看着受伤的花蛇不解恨,就用豆杆将死蛇从脖子穿了个对过。花蛇看样子还没死,吃了疼,尾巴轻轻动了动。许小妹不以为意,又去随母亲拾豆子。

第二天,娘俩继续到地里拾豆子。但到头天打蛇的地方,本来以为打死的蛇不见了,母女俩也感到奇怪。认为可能被老鹰叼了去了,便没再多想。继续拾她们的豆子。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许小妹已经长大成人,出产的亭亭玉立,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上门求亲的络绎不绝。

但许小妹眼界甚高,一般农夫俗子看不上眼,所以相了一个又一个,终究也没有一个能成。那一日,许小妹和一群女子逛集市,碰到一个俊逸青年,心生爱慕。如同中了邪一般,逡巡尾随,那青年却仿佛没有看见,继续一个摊子一个摊子的闲逛。

许小妹心中实在爱慕的紧,便主动搭讪。那后生听得有人问话,便回转身来,一看,也是两眼一亮。两人聊了很久,许小妹得知到那后生本姓常,家住在山后,只和许小妹隔了一座山。而且这常生也是未娶,二人年纪也是相当。

许小妹心下暗喜,天助我也。便道:“俺也还没寻人家呢。”

那常生一听,有些不信,“姑娘这么漂亮,
家里
还不得踩破门?怎么会没有人家?”

许小妹答:“是啊,上门求亲的真是不少,但没有俺看上眼的。”接着又道,“小哥,俺看你人才风流,很中俺的意,不知道你看俺怎么样?”

常生答:“姑娘貌美如仙,正是俺要找的那样人哩。”

就这样,两人相识恨晚,私定终身,并约定常生上门提亲。

话说许小妹别了常生,和女伴又逛荡了一会,便回家去了。因心里想着常生,又不好意思说,只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等着常生家来提亲。想着以后的日子,郎才女貌,不知该有多幸福。这样白天里想,黑夜里想,连做梦也想。有时正吃着饭,都不自觉的笑起来,弄的母亲莫名其妙。

这样等了半个多月,还没有消息,许小妹着急了,便有些茶饭不思。许妈有些担忧,就问:“前些日子看你吃着饭都嘻,怎么这两天茶不思饭不想的?”许小妹见母亲问,就把自己遇到常生的事告诉了母亲,央母亲托人打听打听。

看了这么厚实的聘礼,许妈更是欣喜若狂,赶紧吆喝闺女出来。许小妹见了,也是喜不自胜。娘俩赶紧让媒婆上炕里坐,要准备饭菜招待。媒婆说:“不了,那头还等我回话哩,等改天再来吃吧。”

看媒婆执意要走,母女俩便没再留,于是欢天喜地的把媒婆送出大门,直到老远看不见了,才恋恋不舍地回家去。

等到进屋一看,娘俩吃一惊。哪里还有什么绫罗绸缎,哪里还有什么金戒子金镏子,哪里还有什么银锭?那绫罗绸缎原来了一张张蛇皮,那金戒子金镏子原来是几个豆秸圈,而那银锭竞变成了几块石头。母女俩知遇上了邪魔妖怪,吓坏了,赶紧没命地喊人。街坊邻居听到叫喊声,纷纷涌来。看了这景况,也都吓坏了,就问怎么回事。

母女俩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当中有人就说:“山后哪能有什么村子,哪有什么姓常的人家,只听说山后有一个大洞,里面住了一条长虫,有了道行,没人敢去。”

母女俩一听,更是吓的要死,说:“这怎么办啊?说是要下月十五来迎娶闺女哩。”

众人听了,也都慌张起来,但没有人能想出什么办法,正在无计,村中一个老者说:“这样好了,躲是躲不了地,到时候你把闺女扣在一口大缸底,在四周点上烟叶,虫怕烟味熏。”

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大家散去以后,许小妹母女颤颤惊惊地,生不如死的挨着日子。

单说十五转眼将至,这天一早,许妈便把闺女扣在一口大缸底下,四周点燃了烟叶。一家人把大门屋门紧紧闭着,团坐在炕上,期望能躲过一劫。庄里的人因为害怕大虫,也都躲在家里,点燃了烟叶。

上午就在人们这样的惊恐中过去了,到了下午,黄昏时候,许妈忽听门外唢呐悠悠,锣鼓喧天,大门自动开了。只见一个俊面后生,穿了大红的花衣,站在院子中间,高声呼叫着,就要上屋里闯,但浓的烟叶味让他闪了闪,然而并没有阻挡住。许妈看躲不过去了,就颤微微地从炕上爬下来,咕咚一声在当门里跪下,口里叫着大仙饶恕闺女,但后生不为所动,只是叫着:“媳妇呢,媳妇呢,快来跟我走。”那许小妹躲在大缸下面,吓得屎尿不禁,嗖嗖屙了。

后生顶着烟味,在屋里撒目了一周,不见许小妹,忽然看见从一口反扣的大缸里流出水来,带有一股屎尿臊臭气,而且那周围的点燃的烟叶特别的多,心下里明白了。只是冷笑一声,也不管许妈哀告,只是围着那大缸转了一圈,叫着:“媳妇快来,媳妇快来。”

过了许久,没什么动静。而因为烟叶燃烧的气味,已经顶的他有些眩晕,便迈到院子里,透了口气,恼恼地说:“报应啊,报应啊。”倏忽之间,便没了踪影。

许小妹的母亲以为躲过了此劫,赶紧将大缸掀起,一看,缸里剩下的只一堆白骨了。

虫怪亦有灵性,睚眦必报。岂异人之报仇乎?时不到矣,时之一到,报应无爽,冥冥中有定数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guigushi/85.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