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恐怖故事

死亡重金属

嘈杂、尖锐、高亢、激奏……曾几何时,重金属一词自摇滚而生,挟带各种元素,衍生出许许多多的分支──死亡、庞克、亦或是歌德,每一种都谱出不同的偏激乐章、呐喊…

嘈杂、尖锐、高亢、激奏……曾几何时,重金属一词自摇滚而生,挟带各种元素,衍生出许许多多的分支──死亡、庞克、亦或是歌德,每一种都谱出不同的偏激乐章、呐喊出人们心底最为深沉的欲望。在这昏沉堕落的年代,重金属俨然成为一种信仰。

──其信徒们,更是为此疯狂不已。

狂响日──以死亡重金属为其特色的乐团,两年前猛然窜红而起,恍如风暴一般席卷重金属界。三个月内,狂响日便击倒同时期出道的其他乐团,半年内更挤身当红乐团之一。

而就在一年之中,狂响日已独霸鳌头,无人能与之匹敌。

其中最为功不可没的成员,自然就是主唱DT了。

流着一头如瀑的银白发丝,整张脸的妆有如恶鬼一样凄厉骇人,再搭上浑身满是银饰的皮衣与枷锁,DT的装扮变是如此冲击、印象深刻。当然,一个好的主唱之所以吸引人不可能光凭外表。

嗓音,是D。T。的武器。低吼时,浑厚的音质犹如一把巨斧;尖叫时,凄厉的音色就像一把带刺的尖刃;其声音的穿透力更像一口大炮,轰炸每个人脆弱的灵魂。他的武器,无人能出其右。

──还有,DT与其成员在舞台上自残的习惯,亦是吸引人的原因之一。

两年来,狂响日大大小小一共五百多场的公开表演上,DT每一场都必定会血祭自己,令死神降临舞台。割腕、啃咬身体、钝击脑部、甚至是引火自焚,这些都是DT的拿手绝活。每次自残完毕,DT就像没事一般,展开接下来一连串的演唱。

即便满脸鲜血,他也照样继续。

虽然其他成员也行,但都没有DT那样精彩。

而最令我记忆犹新的一场,是在第五百场的大型演唱会里,DT一开场就把自己沉入一座巨大水缸中长达十分钟之久,等工作人员将之拉起时,自然已无任何生命迹象。

正当大家都认为DT这次终于活不成时,没想到他忽然从地上跳起。猛咳几声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举起麦克风,发出低沉无比的怒吼,带领全场进入专属于他的死亡之旅。

那场表演,观众的入场数完全刷新了重金属界所有乐团的记录。

有关DT是不死之身的谣言也同时不胫而走,甚至有人传言他将是带来末日的死亡使者。但不管是何种消息,对我来说,DT就是DT。

即便他是恶魔,我也愿意出卖灵魂,只为听他一小段的咆啸。

──只不过,我从没想到,他最终的嘶吼会来得如此快速……

「──在第六百六十六场,我将要让各位看见末日!」

第五百九十九场表演时,狂响日准备从第六百场开始,展开全世界的巡回演唱。在各大城市中,盖下专属的死亡烙印。

最让人在意的,理所当然是他的末日宣言。

正因为如此,为数庞大的歌迷──包括我,开始追随自己的信仰,也就是DT。而且,随着一个个地点间的移动,死命追随DT的乐迷也以倍数不断增加。还不到六百二十场,DT再度刷新了自己的记录,且往后一次次的演出更是场场破表,缔造出重金属史上难以撼动的听众佳绩。

转眼间,约定好的第六百六十六场近在眼前。

会以这个数字来做代表我并不感到意外,「666」在圣经中是「兽的数字」,也代表七大罪中的愤怒──「撒旦」。

看这宣告末日的一场表演,人山人海、欢声沸腾。有人赤身裸体、更有人仿效起DT当场割腕,只为展现自己的忠诚。就连我也难以压抑心中的激情,开始高声尖叫、欲罢不能,只希望狂响日立刻现身。

白亮的灯光开始不规律的闪烁,就像在宣告什么一样,冷蓝的烟雾顿时弥漫全场──待烟消云散之后,狂响日的成员便一一现身。

万头蠕动、众人尖叫,人们难掩自己的兴奋,纷纷喊出忍受已久的信仰与热情。眼见如此,DT也高举麦克风,立即以可怕的低吼回应歌迷们的崇拜。

「噢──各位,准备好面对自己的恐惧、接受末日的降临吗──!」

现场当然没有人拒绝。

对于DT的邀请,一直没有人愿意拒绝。

眼见大家如此推崇,DT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那么,一起高举双手,开始倒数吧!三──!」

所有人高举双手欢呼、齐声喊叫。

「二──!」

有人开始脱下上衣,即使是女性朋友也坦露出乳房,上面以红漆喷上「DT上我!」的字样。

「一──!」

更为巨大的吼叫,几乎把整座巨蛋的天花板给掀了开来。我也一样难以控制情绪,甚至还嚎啕大哭了起来。

「末日──降临──!」DT高吼出声。然后,狂响日的所有成员都拿出一把左轮手枪。

──轰然一声,顿时血染舞台。

忘情的观众们一看到这幕,全都傻了眼,哑着嗓子说不出半句话。

原因无他──台上所有狂响日的成员轰掉了自己半颗脑袋,无一例外。

看见他们惨死舞台的模样,现场顿时全部失控。有人哭泣、有人尖叫,更多的人想往各个安全门挤去,想在第一时间逃离现场。不过,有些较为狂热的歌迷冲上舞台,争相抢夺团员们左手紧握的手枪,不管是想跟着魂归西天、还是想暗自收藏。现在无论舞台下还舞台上,全都陷入可怕无比的混乱。

但是,在人群中的我,并没有移动半步。

望着台上的DT,泪水不自觉涌流更多。一个传奇就在我面前消失无踪,我连捉住他的机会都没有,DT便在我面前断了魂。这种感觉,就像原本血脉喷张的内心,忽然化为一团飞灰,空洞不已。

现场也有不少人跟我一样。他们高喊DT的名字,边哭边喊,就算很可能会被人群推倒在地,他们还是继续高喊下去。因为,这就是一名狂信者该有的信仰。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信仰传了过去,舞台上的混乱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慢慢地,这份寂静就像传染病一样,一波波传了出去。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紧闭双唇,直到整座体育馆再度恢复宁静为止。

──然后,熟悉的嘶吼当场炸裂开来。

慷慨激昂的情绪、漆黑无比的歌词、还有时而贯穿人心的咆啸。这个声音,天下无双,仅有一人能完整再现。

接着,更多东西倾泻而出。如雷群般俐落无比的敲击、如暴风般瞬间扫略的拨弦、如流水般华丽不已的弹奏。那每一种声音,都是无可取代的存在。

──当激奏搭配激唱,这,就是狂响日。

舞台上的人们纷纷逃了下来,他们神情恐慌,仿佛瞧见了自己内心的恶梦。待闲杂人等肃清之后,其他人也才看清原来是怎么一回事。对此,我们面带敬畏的惧色,没有人例外。

原本脑爆而亡的狂响日成员,就像没事一般演唱了起来

他们如僵尸一般颤抖身躯,但这不会影响他们弹奏的速度;就算红艳的液体与粉红的肉块滴落在乐器上,更不会影响他们的表现。

而其中最令人注目的,依然还是DT。

甩着自己破裂开来的头盖骨,DT忘情欢唱,丝毫不在意台下看着自己的眼神内藏多少恐惧。随后,他更把手中的头盖骨抛丢而出。

这场可怕的演唱会持续了一小时之多,直到警察强行闯入才宣告停止──在他们闯进来的瞬间,狂响日所有成员一个接一个倒了下来,恢复成原本尸体的身份。

──不过,DT的咆啸却依然留在此地,这整座浩大的空间内不断回响。

关于此次演唱会,没有人能说个所以然,一切相关的录影、录音设备,全都因不明的事故没拍下半个片段。狂响日成员的遗体也在第一时间被警方处理妥当。

可是,当初DT自己抛出去的头盖骨,却是唯一下落不明的部分。

半年后,我在以拍卖诡异物品闻名的网站上找到DT的头盖骨,它已成为拍卖品中的一部份。具持有人表示,这枚头盖骨每到晚上黑夜之时,都会发出DT特有的嘶吼喊叫。

望向图片中有着一搓银白发丝的头盖骨,上头黑红的血迹还被完整保留了下来。再看看下面的讨论串,其内容之火热与喊价又是另一场激烈的战争。

但对我来说,这些都无关紧要。

──毕竟,DT当时的咆啸,我还记得一清二楚,在脑袋中不断回荡。

听说,那头盖骨最后被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买下,出价五千万美金。

DT再度创下记录,重金属界的遗物当中。

http://gushi.xiaowazi.com/gs04mh.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kongbugushi/15884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