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鬼故事

人头草

午夜手机声 夜半三更,确定室友李蛮乐和曲育都睡熟后,于杰悄悄地溜出寝室,然后猫着腰贴着围墙边,一路跑到东北角这段偏僻的围墙下。 于杰所住的这间寝室本来住着四个男生,就在几天前,另一…

午夜手机声
夜半三更,确定室友李蛮乐和曲育都睡熟后,于杰悄悄地溜出寝室,然后猫着腰贴着围墙边,一路跑到东北角这段偏僻的围墙下。
于杰所住的这间寝室本来住着四个男生,就在几天前,另一个室友小旷因为一件丑事的曝光,在学校里混不下去了,转学到了另一座学校。然而就在今天上午,小旷的家人来到学校说小旷一直没有到那个学校去报到,也没有回家,找学校要人。
当于杰听到小旷失踪的消息时当场就惊呆了,脑袋里立即闪出一个念头:小旷死了,是被自己诅咒而死的。
小旷为人非常圆滑,从不得罪任何人,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上个月,于杰刚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名叫乔小娜,长得娇小可爱,深得于杰喜爱。于杰与小旷就是因为乔小娜结下了梁子。当于杰发现小旷和乔小娜偷偷地在东北角这儿的围墙下约会时,肺都气炸了。
然而,于杰的性格内向,胆小懦弱,他虽然很恨小旷,但因为小旷人缘极好,所以不敢当面去找他理论,就用了一个下三滥的诅咒方法:用破布做一个小人,在上面写上小旷的名字以及出生年月日,然后把这个小人埋在东北角那段围墙上,未诅咒小旷。

小旷早不失踪晚不失踪偏偏在这个时候失踪了,于杰认定小旷一定是被他诅咒而死的,他怕别人发现这个秘密,于是决定夜里来到这里,挖出围墙上那个用破布做的小人。
于杰躲在黑暗中向四处看了看,确定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后,松了一口气。他刚要站起身准备上围墙时,突然,平地起了一阵风,旋即,一阵哈哈哈;的笑声从围墙上头传了出来。于杰吓得一哆嗦,这笑声他太熟悉了,是小旷手机上设定的来电提示铃声。
难道小旷在围墙上?于杰伸头朝墙头上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黑黢黢的墙头上哪有小旷半点儿影子,有的只是无数颗小小的人脑袋,在墙头上摇晃着。
幻觉,一定是幻觉!;于杰闭上眼睛深呼吸几次后,又睁开了眼睛,这次他看清了,围墙上长着许多小草,这些小草有的聚在一起,风一吹,在围墙上来回摆动起来,乍一看,确实像人的脑袋在摇晃。
不对,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段围墙上没有长过什么小草,难道真是见鬼了?;于杰的心悬了起来,转过身,想早早地离开这个地方。
哈哈哈;,小旷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在围墙上响起,于杰眼睛一亮,他想起来了,小旷的手机是最新上市的智能手机,一部要好几千块钱,如今丢在了墙头上,不捡白不捡。围墙有几米高,一般人爬不上去,不过,这难不倒于杰。围墙旁边正好有一棵大树,平时许多学生都是靠这棵大树在夜里学校关门时,爬围墙进出学校的。
于杰双手刚搭上树,围墙上的手机就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 你好,我是小旷;
干杰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小旷的声音,可令于杰倍感恐怖的是,他看得千真万确,围墙上确实一个人也没有。
鬼啊!;于杰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惨叫一声,拔腿就跑。
诡异的植物
于杰回到寝室后立即上床睡觉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于杰隐约听到寝室门外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好像是贴着地面传来的。于杰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双眼死死地紧盯着寝室的大门。一个又细又黑藤条一样的触手通过门缝伸了进来,诡异而恐怖。
触手拨弄着门锁,不一会儿门就开了,一个身上长满细细的蔓藤,形似人脑袋的怪物爬了进来,瞪蓿一双圆圆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于杰看。于杰吓坏了,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寝室里静悄悄的,哪有什么怪物?于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禁有些蒙了:难道刚才那只是个梦?
于杰的尖叫声惊醒了李蛮乐和曲育,两人打开了灯,疑惑地看着于杰。
没——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梦。;于杰心有余悸地说。
神经病!;李蛮乐嘟哝一声,关上了灯接着睡。

黑暗中,一个又黑又细的东西从水泥地中探出了头
咦,奇怪啊,真是闻所未闻,寝室的水泥地面上竟然长出一棵小草来!;曲育的惊叹声吵醒了于杰和李蛮乐,他俩睁开眼一看,发现天已经亮了。
曲育蹲在寝室的窗户下面自言自语着。于杰和李蛮乐相视一眼后来到曲育跟前,探头一看,顿时睁大了眼睛。正如曲育所说,水泥地上长出来一棵小草。与其说这是棵小草,倒不如说这是一棵形似小草的植物,那又黑又细的叶子如同人的发丝一样,向两边摇摆着。
这好像是一棵墙头草,可墙头草是青绿色的,它却是黑色的,而且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太诡异了,不吉利!;李蛮乐摇着头,伸出右手就朝小草抓去, 不行,得拔掉它。;李蛮乐一把抓住了小草的根部。小草似乎韧劲十足,李蛮乐这么一拽竟然没拽动。
于杰和曲育一见,伸出手就要帮李蛮乐,突然,李蛮乐尖叫一声,猛地缩回了手。于杰和曲育一惊,下意识地也缩回了手,他俩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李蛮乐的右手上,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李蛮乐的右手上布满了细长的血印,有的血印已经发黑了。
时间不早了,再耽搁就要迟到了,晚上回来再想办法除掉这棵怪异的小草。;曲育看了看手机,说道。
三个男生在上课的路上碰到了同班同学肖佳。女生都爱八卦,总是忍不住说出一些藏在心里的秘密,肖佳也不例外。听说乔小娜前几天也转学了,和小旷转到了同一所学校,这下他们又能在一起了。;肖佳瞥了一眼于杰说道。
难怪这段时间没看到乔小娜,原来如此,于杰心里五味杂陈,虽然他恨乔小娜,但心里依然爱着她。
据说小旷是因为把乔小娜的肚子弄大了,才在学校里混不下去的,是不是?;李蛮乐问道。
应该是的吧。;肖佳回答说。肖佳和乔小娜关系一直不错,能从肖佳口中得到确认,看来这事儿十有八九是真的,大家一时都沉默无语。
午夜人声
李蛮乐出事了。
上午第一节课是英语课,老教授正在课堂上卖力地讲课时,李蛮乐突然举起右手,尖叫起来。坐在他旁边的于杰一眼就看到李蛮乐的右手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黑色裂纹,这些黑色裂纹如同一条条又细又长的蛆虫,在李蛮乐的右手上不断地向前爬。很快,李蛮乐全身都布满了这种黑色裂纹。
啪;的一声,黑色裂纹裂开了,李蛮乐的身体被分割成许多小碎块,堆在地上,四处飞溅的鲜血溅了于杰一脸。于杰吓傻了,半天没缓过神来。一时间,教室里响起一片尖叫声。
接到报警后,赶来的警察也束手无策,只好暂时把李蛮乐的碎尸块运走。
不行,一定要把寝室里那棵诡异的小草毁掉,否则,我们会像李蛮乐一样的。;曲育对于杰说。于杰点点头,两个人转身朝寝室方向走去。肖佳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两个人来到寝室后,对着墙角那棵诡异的小草又砍又烧,然而,砍了又长烧了又生的小草就是除不掉。这一番折腾下来把两个人都累得够呛,坐在地上直喘气。

这样不行,得想别的办法。这是墙头草演变而来的,墙头草是一种风一吹就向两边倒、生命力异常顽强的小草,它的变种生命力更顽强,一般的方法肯定除不掉。;在寝室门口,肖佳观察了很久,忍不住走进寝室里说道, 必须找到这种草变种的缘由,以及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的寝室里,然后才能对症下药。;
我发现寝室里的这棵墙头草很像学校围墙上的那些草,说不定小旷已经死了,这些草被他附了身。;一想起昨天夜里的情景,于杰就心惊肉跳。
你说小旷已经死了?;肖佳非常惊讶地问。
我——我是猜的。;见说漏了嘴,于杰连忙掩饰,谁知曲育却在一旁冷笑着说道: 如果小旷真的死了,那也是被于杰诅咒死的。;说着,曲育就从枕头下掏出一个用破布缝的小人,摔在于杰面前。

于杰傻了,他没想到这个小人竟然在曲育手里。
你那天埋这个小人时我就觉得奇怪,一直跟踪你到了东北角那段围墙下,亲眼看到你在墙下埋了这个小人。你走之后我就挖出这个小人带了回来,只是一直没点破而已。;曲育说道。
算了,这都是糊弄人的,其实它根本诅咒不了人,也只有于杰信这个。;说到这里,肖佳停顿了一下,激动地说道,只要一天没见到小旷的尸体我就不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肖佳走了,望着她的背影,曲育自言自语地说: 看她刚才激动的样子,难道她爱上了小旷?;
夜里,一对男女的对话声突然在寝室里响起,刚刚睡着的于杰一下子被惊醒了。
小旷,乔小娜并没有怀孕,她故意在学校里散布这个消息就是为了把你拴在身边,永远占有你。;一个女生说道。
这个乔小娜没想到心机这么深。;一个男生恶狠狠地说道。
于杰激灵一下,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听声音,女生是肖佳,男生是小旷,这俩人应该就在窗外。
于杰吓坏了,全身哆嗦起来,要知道,他们的寝室在四楼,窗户是悬空的,窗外不可能站着人。
这么说,小旷是真死了,而且肖佳也是个鬼!;这么一想,于杰上牙磕着下牙,全身打起寒战来。
验鬼
第二天早上,于杰起床后特地来到窗户前,推开窗子朝外看了看,他什么也没看到。一时间,他感觉昨夜发生的事好像做梦一样。
忽然,于杰感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寒气,心里一惊。他猛地一回头,顿时松了一口气: 曲育,人吓人会死人的,一大清早的你干吗无声无息地站在我背后?;于杰恼怒地问。
你昨夜也听到窗外的对话声了?;曲育问道。
昨夜不是梦。于杰和曲育对视一眼,同时说道: 肖佳是个鬼!;
上午第一堂课,仍然是那个老教授的英语课。肖佳坐在课桌前,忽然感觉抽屉里不对劲儿,她伸出右手摸了摸,摸到一个又细又长的东西,感觉就像一棵小草一样。
啊!;肖佳忽然感到右手一阵疼痛,尖叫起来,同时缩回了手。大家被肖佳吓了一跳,顿时把目光转向了她高举在空中的右手上。肖佳的右手上布满了黑色的裂纹,裂纹越来越深,终于肖佳的右手被分割成了许多不规则的碎块, 哗哗;落到地上。

更令人恐惧的是,肖佳的右手碎掉后,这些裂纹并没有消失,反而沿着肖佳的胳膊一路向上蔓延起来。接着,她的整条胳膊也像右手一样被分割成许多碎块,在肖佳凄厉的惨叫声中,又一次落到地上。不一会儿,她全身都布满了这种裂纹
肖佳死了,死状异常令人震惊,老教授当场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了。
肖佳不是鬼,亏你想出这么一个方法,把肖佳害死了。;于杰埋怨起曲育来。
就在一个小时前,为了验证肖佳是不是鬼,曲育想到了一个方法,并立即得到了于杰的赞同:
曲育戴着一只橡胶手套,从长在寝室地面上的那棵小草上剪下了一片叶子,用塑料袋包好后,提前来到教室,放进了肖佳课桌的抽屉里。肖佳碰到这片叶子后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证明她是鬼,当然,如果有事发生,肖佳就不是鬼。
于杰和曲育一心只想证明肖佳是个鬼,却没想到,如果肖佳不是鬼,这个方法会害死她的。
于杰和曲育埋怨归埋怨,但也不得不坦然接受肖佳已死的现实,好在这事只有他俩知道,他俩不说,谁也不知道是他俩害死了肖佳。
于杰和曲育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寝室,把气全撤在那棵诡异的小草上,又是用开水烫又是用棒打,折腾一阵后,小草还是安然无恙。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于杰上前打开门一看,惊呆了,门外站着一个蓬头垢面尖嘴猴腮的男生,胡子拉碴,面黄肌瘦的,活脱脱一副饿死鬼的模样。
今天这是怎么了,大白天居然见鬼了!于杰惨叫一声: 是——是小旷,鬼啊!;
小旷
什么鬼啊?我是小旷,我活得好好的。;小旷大声说道。
你真不是鬼?那你这段时间跑哪儿去了,弄得像个鬼似的?;曲育壮着胆凑上来,朝小旷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小旷不是鬼后,松了一口气。
我被肖佳耍了,其实,在学校散布乔小娜怀孕的并不是她本人,而是肖佳。她一直暗恋我,她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嫌弃乔小娜,转而喜欢她。我对不起小娜啊!;小旷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我心里对小娜感到非常愧疚,因此这段时间一直没到学校报到,到处打听她的消息。;
你一直没见到过小娜?这就奇怪了,听肖佳说,小娜和你转到同一所学校去了,现在看来,肖佳是骗我们的。;于杰说着皱起了眉头, 既然如此,小娜到底去哪里了呢?;
没有人能回答于杰,包括小旷。看得出,这段时间以来小旷很累,现在他躺在自己曾经的床铺上,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着了。
曲育的脸色惨白,显得非常忐忑,似乎心里藏着什么秘密。曲育和于杰对了一下眼神,悄悄地出去了。曲育疑惑地问:既然肖佳和小旷都没死,那昨天夜里在窗外学肖佳和小旷对话的那对男女又是谁呢?;

还能是谁,肯定是鬼呗!;于杰心悸地说道。一想起那天夜里在学校东北角的围墙下,墙头上一个人也没有,却传来小旷接手机的声音这件事,于杰就胆战心惊。
两个人傍晚回到寝室时,小旷还没有走,依然在睡。他们没再说话,洗洗也上床了。
夜越来越深了,突然,寂静的寝室里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声。声音非常清晰,熟睡的三个男生于杰、曲育和小旷都被惊醒了。
我没有怀孕,小旷,不是我把怀孕的消息传得全校皆知的,你要相信我!;一个女生哭着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事已经传出去了,再说,你又是于杰的女朋友,这件事只会越描越黑,现在我已经不能在这个学校呆下去了,我要转学。;一个男生紧张地回答道。
三个男生都惊呆了,这对男女的嗓音他们都听出来了,女生是乔小娜,男生是小旷,还是从窗户那儿传出来的。
你们寝室的窗下有鬼。;小旷颤抖着声音说,同时啪;的一下,打开了手机。在手机屏幕的照射下,于杰和曲育才恍然大悟,声音不是从窗外传来的,而是那棵长在窗户下水泥地面上的小草发出来的。小草每摇摆一下,就发出一句话,太诡异了。
寝室里有这么诡异的小草却不除掉,你们不想活了啊?;小旷跳下床,走到了小草面前,还没等于杰和曲育阻止,就用脚跺了下去。
小旷的双脚刚接触到小草,小草就缠住了小旷的双脚。匪夷所思的是,小草就像打了生长素一样,开始顺着小旷的双脚极速地向上爬,没一会儿,小草就把小旷整个人给裹住了。
令人倍感恐惧的事发生了,小草四周的地面出现了裂缝,伴随着一阵骨骼被挤碎似的咔咔;声,以及小旷的惨叫声,仅仅几秒的时间,于杰和曲育就眼睁睁地看着小草把小旷整个人拖人了水泥地面的裂缝中。
太残忍了!
拔出草带出脑袋
水泥地面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几十秒后,于杰和曲育两人才从惊恐中缓过神来。 不行,我就不信拔不掉这棵草。;曲育找来一根绳子绑在小草的根部,于杰和曲育抓住绳子的另一头,一边吆喝着一边使出吃奶的劲拼命地拽绳子。
啪;的一声,小草被拔了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小草的根部忽然长出一张嘴,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声。于杰和曲育吓得心惊肉跳——小草的根部是一个椭圆形的球,球的一面有鼻子有眼,完全就是一个人的脑袋。既然这样,那长在球上面的小草就不是草,而是长在脑袋上的头发。
难怪这棵小草长得和人的头发一样!
你——你到底是谁?;于杰颤抖着声音问。
我是于杰啊!;那张嘴发出的声音居然和于杰的一模一样。
我也是小旷啊!;
我也是曲育啊!;
我也是肖佳啊!;
我还是一部手机呢!;
真是奇怪,小草下面这个脑袋每说出一句话,发出的嗓音就和所对应的人的嗓音一模一样。最后那句话说完后,这个脑袋居然还模仿手机呼叫的铃声叫了一阵。直到此时,于杰才明白,他所听到的各种声音均是这棵草下的脑袋模仿出来的。
你——你一定是乔小娜,死后变成了鬼来害我们!;曲育惊恐地叫道。
你害死了我,做贼心虚,当然应该知道我是谁。;小草下面的脑袋嘿嘿;一笑,变成了乔小娜的样子,但光秃秃的脑门上只有几根形如小草的头发。

我先杀了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曲育手一扬,竟然用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网兜兜住了乔小娜的脑袋, 告诉你,我早有准备,这个网兜我在一个得道高僧那里开过光,被它网住,你就会魂飞魄散的。;
乔小娜在网兜里尖叫着,哀嚎着
乔小娜真的是你杀的?;于杰盯着曲育问道。
是的。;曲育轻蔑地看了一眼于杰,心里想着:谅胆小懦弱的你也不能把我怎样!于是就说出了杀乔小娜的整个过程:
娇小可爱的乔小娜不仅深得于杰和小旷的喜爱,就连曲育也对乔小娜情有独钟,只不过他很低调,一直把这种爱深藏在内心之中。
乔小娜怀孕的消息在学校传开后,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断绝了曲育的念想。曲育气坏了,就对乔小娜由爱转恨,他恨乔小娜一点儿廉耻心都没有。
一天晚上,就在学校东北角的那段围墙下,以小旷的名义,曲育把乔小娜约到了这里来。
可是看来人是曲育,乔小娜气坏了,对于乔小娜来说,曲育什么都不是,连根葱都不如。他竟然指责自己,凭什么?乔小娜当然不服气,和曲育撕破脸大吵起来。

曲育恼羞成怒,一只胳膊紧紧地卡着乔小娜的脖子,另一只手使劲地拔着乔小娜的头发: 既然你这么不要脸,那好,我就成全你,把你的头发全拔光,让全校的师生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曲育叫嚷着,一会儿工夫,就把乔小娜满头的秀发拔得一干二净。同时,在曲育的胳膊紧紧夹压下,乔小娜不一会儿就气绝身亡了。
见乔小娜死了,曲育也吓醒了,他越想越后怕,就连夜把乔小娜埋在了围墙下,而那些头发则被他扔到了墙头上。
曲育没想到,乔小娜的怨魂全聚集在头发上,变成了长在墙头上的一棵棵墙头苴
尾声
被网住的乔小娜脑袋渐渐变黑枯萎,最后化成了一摊浓血。 哈哈哈!;曲育得意地大笑起来,却不知站在他身后的于杰正用一双阴鸷的眼神紧紧地盯着他。
曲育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过身来,当看到于杰的双眼时,他害怕了。于杰的双眼里出现了无数条又细又长的裂纹,突然,裂纹一下子冲出眼睛,变成一根根细细的黑头发,迅速缠住了曲育的脑袋。
忘了告诉你,那天夜里在取埋在墙头上的人偶时我接触到了小草,那时我就已经被乔小娜控制,成了她的傀儡a嘿嘿嘿;于杰阴阴地笑着,慢慢张开了嘴。
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大力量拉扯着曲育,伴随着阵阵骨骼破碎的声响,曲育被那些头发拉成一个长条状的东西,从脑袋开始,一点一点儿地被于杰吞进了口由
几天后的夜里,一高一矮两个男生跑到了东北角的这段围墙下。 你确定围墙上有别人丢下的手机吗?;高个子男生问。
那当然,我白天亲耳听到的,只是苦于当时有人在身边,不好上墙去取。;矮个子男生回答道。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从围墙上响了起来。
这下放心了吧?;矮个子男生得意地一笑,爬树跳上了围墙

午夜手机声
夜半三更,确定室友李蛮乐和曲育都睡熟后,于杰悄悄地溜出寝室,然后猫着腰贴着围墙边,一路跑到东北角这段偏僻的围墙下。
于杰所住的这间寝室本来住着四个男生,就在几天前,另一个室友小旷因为一件丑事的曝光,在学校里混不下去了,转学到了另一座学校。然而就在今天上午,小旷的家人来到学校说小旷一直没有到那个学校去报到,也没有回家,找学校要人。
当于杰听到小旷失踪的消息时当场就惊呆了,脑袋里立即闪出一个念头:小旷死了,是被自己诅咒而死的。
小旷为人非常圆滑,从不得罪任何人,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上个月,于杰刚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名叫乔小娜,长得娇小可爱,深得于杰喜爱。于杰与小旷就是因为乔小娜结下了梁子。当于杰发现小旷和乔小娜偷偷地在东北角这儿的围墙下约会时,肺都气炸了。
然而,于杰的性格内向,胆小懦弱,他虽然很恨小旷,但因为小旷人缘极好,所以不敢当面去找他理论,就用了一个下三滥的诅咒方法:用破布做一个小人,在上面写上小旷的名字以及出生年月日,然后把这个小人埋在东北角那段围墙上,未诅咒小旷。

小旷早不失踪晚不失踪偏偏在这个时候失踪了,于杰认定小旷一定是被他诅咒而死的,他怕别人发现这个秘密,于是决定夜里来到这里,挖出围墙上那个用破布做的小人。
于杰躲在黑暗中向四处看了看,确定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后,松了一口气。他刚要站起身准备上围墙时,突然,平地起了一阵风,旋即,一阵哈哈哈;的笑声从围墙上头传了出来。于杰吓得一哆嗦,这笑声他太熟悉了,是小旷手机上设定的来电提示铃声。
难道小旷在围墙上?于杰伸头朝墙头上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黑黢黢的墙头上哪有小旷半点儿影子,有的只是无数颗小小的人脑袋,在墙头上摇晃着。
幻觉,一定是幻觉!;于杰闭上眼睛深呼吸几次后,又睁开了眼睛,这次他看清了,围墙上长着许多小草,这些小草有的聚在一起,风一吹,在围墙上来回摆动起来,乍一看,确实像人的脑袋在摇晃。
不对,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段围墙上没有长过什么小草,难道真是见鬼了?;于杰的心悬了起来,转过身,想早早地离开这个地方。
哈哈哈;,小旷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在围墙上响起,于杰眼睛一亮,他想起来了,小旷的手机是最新上市的智能手机,一部要好几千块钱,如今丢在了墙头上,不捡白不捡。围墙有几米高,一般人爬不上去,不过,这难不倒于杰。围墙旁边正好有一棵大树,平时许多学生都是靠这棵大树在夜里学校关门时,爬围墙进出学校的。
于杰双手刚搭上树,围墙上的手机就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 你好,我是小旷;
干杰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小旷的声音,可令于杰倍感恐怖的是,他看得千真万确,围墙上确实一个人也没有。
鬼啊!;于杰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惨叫一声,拔腿就跑。

http://www.gushibaike.net/gushi/5e3cef4ee02nsw94.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xiaoyuanguigushi/121255.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