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鬼故事

纺院惊梦

这里没有镜子 你是大一新生吧?咱们纺织服装学院是非常好的学院,就业率高,口碑也好。只要你好好学习,未来一定前途似锦。;此时,身为学姐的欧阳雪,正拉着大一新生栾晓姗,一齐向着纺织服装…

这里没有镜子
你是大一新生吧?咱们纺织服装学院是非常好的学院,就业率高,口碑也好。只要你好好学习,未来一定前途似锦。;此时,身为学姐欧阳雪,正拉着大一新生栾晓姗,一齐向着纺织服装学院的办公大楼走去。
今天晚上,学姐欧阳雪是带着栾晓姗来办公楼借演出服的。刚刚入学的栾晓姗非常积极,她报名参加了纺院迎新晚会,要在晚会上表演一个自编自演的舞蹈。热心的欧阳雪帮她联系了学院里的演出服装管理员,今晚就可以取服装了。
有说有笑之中,两个女生来到了纺院办公大楼前。突然,她们被一种莫名而来的压抑感震撼了,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面前这栋大楼是古典风格的,黑红色的木头恍如隔世。由于已是下班时间,大楼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只有惨白的灯光在大厅里照映,充斥着阴森可怖的气息。
栾晓姗不禁有些紧张:学姐,我想上洗手间。;
欧阳雪点点头:我也想去呢。;
洗手间自然也是静得吓人,只有滴水声偶尔回响。就在两个女生洗手的时候,栾晓姗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洗手间里居然没有镜子!咱们纺织服装学院的大楼建得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镜子呢?;
听了这话,欧阳雪的脸色突然郑重了:按理说,作为学姐我不应当吓你,但是我又不得不说。你仔细看看咱们学院大楼,不仅没有镜子,连地板也是亚光的,窗玻璃也都贴上了花纹纸。也就是说,这里连一点反光的东西都没有。;
为什么这样呢?;栾晓姗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据说咱们纺院出过事儿。从那之后,校领导就把所有可以反光的物体都取消了。;欧阳雪压低了声音说道。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上了栾晓姗肩膀,把栾晓姗吓得大叫起来。背后,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你是大一的吧?胆子可真小啊。我是服装管理员,别害怕。;
栾晓姗和欧阳雪急忙回头,只见背后立着一个面容可亲的女生。不过,栾晓姗觉得这女生有些奇怪,却一时反应不出是哪里不对劲。女生并没有在意栾晓姗异样的目光,她自我介绍道:我叫李美,刚刚听到了你们的谈话,觉得很有兴趣。你们说得很对,咱们学院出过事儿,而且这事儿与反光的物体有关。从那之后,学院就把镜子之类的东西全都取消了,因为那些反光的物体,会让人看到不祥的东西。;
之后,李美就很自然地讲了一件陈年的往事。www.guidaye.com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一个女生也来纺院借演出的衣服。那天晚上只有她一个人,她苦等服装管理员不来,居然就坐在角落里睡着了。这一睡可不妙了,锁门的老大爷叫了几声不见人答应,以为楼内没人,就把大门和侧门全都锁死了。当女生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独自被锁在楼内,寒冷的风呜呜地吹着,周围没有一个人。
女生害怕极了,她大声地呼救,却也没有效果。晚秋时分,天越来越冷,女生实在受不了,她打开了服装间的门,然后钻进那些衣服里取暖。就在这个时候,女生发现不对劲了——服装间的镜子里依稀晃出了人影,一个一个,在镜子里伸展手足,相继舞蹈起来。可是,这房间里没有人啊?女生再一定睛,发现自己身边的衣服全都有了生命,它们像是一群没有头的人,正在房间里拼命地舞动着。

衣服都活了!身处在衣服里的女生惨叫起来。然而她的声音被空荡荡的大楼所淹没,没有人听到,更不会有人来救她。
第二天,人们发现了女生的尸体。她伏在一面镜子前,一双漂亮的眼睛因为惊恐而睁得很大,长长的舌头吐出来,像是要诉说昨晚的惊恐。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看见了什么。
法医说女生是被冻死的,因为时节毕竟是晚秋,一个弱女生在空荡荡的大楼里呆一晚是吃不消的。但是,谁都能看出来,这副死相能是冻死的吗?她的死绝对与灵异事件有关!所以从那之后,镜子之类的东西就都不见了。;李美补充道。
栾晓姗和欧阳雪早就被这个故事吓得说出不话来,她们不约而同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欧阳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喂?是欧阳雪吗?你们要借衣服是不是?我是服装管理员。;
你是服装管理员?那李美是谁?;欧阳雪急忙问。
就在这一愣神的时间,面前的李美居然不见了!欧阳雪丢掉手机大叫起来,栾晓姗更是被吓得直接钻进了欧阳雪的怀里。
良久,两个女生终于回过神来。栾晓姗喃喃地说:从见到李美第一眼起,我就觉得她很奇怪。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现在是9月,而她穿了一件晚秋时节的厚衣服。;
晚秋时节也就是说,她就是那个被困死在大楼里的女生。;欧阳雪喘着粗气补充道。
气氛顿时诡异起来,欧阳雪拉着栾晓珊的手道:要不咱们回去?;
栾晓珊犹豫了一下,她看了看空荡荡的大厅,然后一咬牙:不,这么点困难吓不倒我。我觉得刚才那只是个意外,咱们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千万不要回头望
几分钟后,服装管理员姬媚儿出现了。这是个颇有古典风韵的美女,她向栾晓姗和欧阳雪行了一个屈膝礼,然后张口就问:刚刚你在电话里提到李美了?;
对,我们刚刚见到了一个自称李美的女生。;欧阳雪说。
姬媚儿的脸色顿时变了:李美已经死了三年了!你们也真是倒霉。算了算了,别害怕,你们赶快跟着我去取衣服吧。要知道,咱们纺院历史悠久,难免会有些邪气的东西出没,你们取完衣服速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个建议正中栾晓姗和欧阳雪的下怀,她们手拉着手紧紧地跟在李美的身后,一直上到二楼。一走进二楼服装室,一排排古代服装就出现在她们面前。这似乎都是些戏服,红红绿绿的颜色在惨白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恐怖。尤其这些戏服都是撑在衣架上的,看上去不像是衣服,倒像是一个个没有头的古代人立在那里,时时准备着要扑上来。
真吓人啊;栾晓姗不禁呻吟道。
听了这话,姬媚儿转过头来很郑重地说:你要借的衣服在里间,现在我们必须穿过这些戏服。有一点你要记住,当你穿过戏服的时候,无论听到背后有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

这是为什么?会有什么声音?;栾晓姗颤抖着问。
姬媚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在这些戏服背后,难免有故事。两年前,就有个女生死在了这里。;
两年前,纺院里出了一个爱唱戏的女生。她长得颇有古典韵致,戏也觉得很到位,在学院里小有名气。有一天晚上,她到学院借戏服演出。这些美丽的戏服耀花了她的眼,她挑了最美的一件穿上,顿时光彩照人,仿佛贵妃在世。这种美丽极大地刺激了她,她不顾这大楼的阴森,居然拈起了兰花指,咿咿呀呀地唱了一曲。
舞有天魔之态,声有裂帛之音。她唱得实在太好了,以至于感动了这些经年存放着的戏服。唱着唱着,那些戏服居然动了,它们像一个个无头的戏子一般,甩动着裙子,陪着女生一起舞起来。
在寂静的夜晚,在悠扬的戏曲声中,一群戏服在诡异地舞动。而原来应当被吓得尖声大叫的女生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似乎已经失去了灵魂,机械地挥动着袖子。
就在那个时候,远远地有人透过二楼窗子看到这样一幕:一个面容呆滞仿佛尸体的女生,正和一片戏服一起舞动一起歌唱。

太恐怖了!;听了这个故事,栾晓姗吓得跳了起来。她实在禁不住,拉起欧阳雪匆匆地走,以求快点穿过这片令人胆寒的戏服。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栾晓姗的背后响起了悠扬的戏曲声:奴似嫦娥,离月宫;
这声音似远似近,乍一听很遥远,仔细一听又好像就在耳边。惊恐之中,栾晓姗忘记了姬媚儿刚刚的嘱咐,她回了头。
顿时,诡异的一幕呈现在栾晓姗的视线里。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姬媚儿,已经换了另外一副模样,她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华丽的戏服,脸上涂得红红白白,像一具艳尸。她的指尖轻挑,正在边舞边唱。而她身边的那些戏服,在风中微微摆动,仿佛随时都要飘起来与她一起舞蹈。
妈啊!;栾晓姗和欧阳雪同时看到了这一幕,她们一边惨叫,一边疯狂地前奔。背后那戏声还在继续,一声声刺进她们的耳朵,她们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只知道拼命地往前奔。
好不容易穿过了戏服区,来到了走廊里。栾晓姗已经被吓哭了,作为学姐的欧阳雪还算镇静,她安慰道:没想到又遇见了鬼,这个姬媚儿也是假的。要不然咱们回去吧,别为了取件衣服把命送进去。;
然而,栾晓珊抹了一把眼泪道:学姐,如果回去,咱们的惊吓就白受了!咱们还是赶快打电话把真的管理员叫来吧。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前功尽充啊。;
管理员的电话通了,一个很阳光的声音传来:对不起啊,刚刚我办了点事。现在我就在学院楼下了,马上到!;
这个阳光的声音让大家心里都很舒服。挂断了电话,栾晓姗和欧阳雪都在祈祷:这回可一定得是真的啊!;
谁潜伏在门内
几分钟之后,管理员胡诗瑶来了。她穿着短袖T恤,身材很瘦,脚步轻盈,很活泼的样子,这与刚刚令人恐惧的李美和姬媚儿完全不同。栾晓姗和欧阳雪稍稍放下心来,她们语无伦次地把刚才的经历说给胡诗瑶听,胡诗瑶听后皱紧了眉头:你们也真是的,随便谁来说是管理员,你们就跟着走。要知道,咱们院里恐怖的事情太多了,你们没被吓死都是幸运的。;为了证实自己是管理员,胡诗瑶还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在她们面前晃了一下。
之后,胡诗瑶就带着栾晓姗和欧阳雪直接上了三楼,据胡诗瑶说,这才是真正的现代服装区。胡诗瑶还特意说:刚刚你们遇见的姬媚儿明显是居心叵测,你们要借现代舞的衣服,带你们去二楼古装区干什么?直接到三楼来,又方便又安全。;
胡诗瑶的话让栾晓姗和欧阳雪更加放心,她们一边庆幸,一边要推开现代服装区的门。然而,胡诗瑶一把拦住了她们:不能直接进去。;
胡诗瑶先是在门上敲了三下,然后把门开了一条小缝,退让到一边,静静地等着。
胡诗瑶姐姐,你这是干什么?;栾晓姗诧异地问。
这是等里面的东西出来。;胡诗瑶压低了声音说,刚才来的时候,你没听见里面有换衣服的声音吗?;
里面有人?;栾晓姗追问道。
不是人。;胡诗瑶的眉头越皱越紧,这有个故事,我讲给你听。;
一年前,在三楼现代服装区里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故事的主角是个颇有舞蹈天份的女孩子,她身材苗条,舞蹈功底也好,非常受大家的欢迎。但是这个女孩非常要强,总是对自己不满。尽量她已经非常瘦了,但她还是害怕自己的身材不符合一个舞者的要求。于是,她刻意减肥,把自己饿得半死不活,让人看着就可怜。
不过,女孩却非常满意。有一天,她到现代服装区借演出的裙子,突然,她发现了一条号码特别小的鱼尾裙。她怀着激动的心情把裙子套在身上,一边套一边对自己说:一定要套上!如果能套上这个号码的裙子,我才是标准的身材。如果套不上,我就太差劲了!;

然而她不知道,那件裙子其实是一件制作失败的衣服,号码小得谁也穿不上。这个女孩执拗地把裙子往身上套,即使把自己勒得喘不上气来也再所不惜。就在这样,女孩在服装间里活活地折腾自己,一次又一次。这件小裙子把她勒得气喘不平,再加上连续减肥造成的器官衰竭,她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死去的女孩一直没有放弃她对身材的标准,每个无人的夜晚,她都会出现在这个服装间里,抓起那件瘦小的鱼尾裙,一次次地往身上套。然而那件衣服她从来没有完全套上过,这个可怜的女孩以生命的代价永不休止地检验着自己的身体和勇气。
刚刚我们听见的声音,就是她在服装间里换衣服的声音。现在,我敲下门,表示我们要进来。再把门开一道缝,让那个女孩走出来。这样做才能让人鬼之间没有冲突,我们才能安全地进去。;胡诗瑶解释道。
听了这话,栾晓姗和欧阳雪都紧张起来。一方面,她们害怕看到了那个身材瘦弱的女鬼,另外一方面,她们又怕那个女鬼迟迟不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敲门之后,门内却一直没有走出人来。栾晓姗和欧阳雪都有些诧异了,她们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胡诗瑶。胡诗瑶也愣住了,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一拍脑门,恍然大悟:我忽略了一件事!;
之后,胡诗瑶居然直接冲进了服装间,随手带上了门。栾晓姗和欧阳雪还没有来得及尖叫,就听到胡诗瑶在房间里命令道:现在,你们敲三下门,然后把门开一道缝。;

欧阳雪照做了。故事大全:www.tonghuaba.cn
几秒钟之后,从门缝内伸出了一只骨瘦如柴的手,之后是细长的胳膊。再之后胡诗瑶居然缓缓地走了出来。她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身上还套着半件紧窄的鱼尾裙。
胡诗瑶幽幽地说:我刚刚忽略了一件事,我没进去,又怎么能出来呢?;
我没进去那么,胡诗瑶就是那个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栾晓姗和欧阳雪像疯了一般跳了起来,飞一般逃离现场。
然而,胡诗瑶并没有放过她们的意思,她那瘦弱的身体一摆一摆地追来,骨节碰撞发出了咯嚓咯嚓;的声音。
栾晓姗快要崩溃了,她拉住欧阳雪拼命地往楼下冲。然而,正冲到二楼的时候,悠扬的戏曲声居然传了出来。既而,身穿着戏服的姬媚儿咿咿呀呀地飘了过来,她长长的袖子一摆一摆地,差一点就罩到栾晓姗的头上了!
妈啊!;栾晓姗叫得更惨了,她鼓起最后一点勇气,拖住欧阳雪往一楼大厅冲。刚冲到大厅,就听到一个幽幽的声音说:好冷啊;
角落里,身穿着晚秋厚衣服的李美正蹲在角落里,她的嘴角滴着血,眼睛空洞地望着栾晓姗。这一幕让作为学姐的欧阳雪受不了了,她脚下一软,坐倒在地上。
不能就这么完了!;栾晓姗急忙把欧阳雪拉起来,学姐,冲出去!冲出去咱们就有救了!;
于是,栾晓姗扯着欧阳艰难地迈着双腿,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大门跑去。然而就在离大门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欧阳雪突然反手紧紧地抓住了栾晓姗。
栾晓姗急忙回头,她吃惊地发现,原本温柔可亲的学姐,已经换了一副模样。她的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头歪到了一边。她喃喃道:别走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学姐你,你,你是谁?;栾晓姗颤抖着问。
我是谁?既然我故意带你到这里借衣服,我还能是谁?;欧阳雪咧开了嘴巴,吐出了一口血。
身后,三个女鬼正在慢慢地靠近。
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终于崩溃,栾晓姗顿时软倒在地上。
纺院终究有故事
哈哈哈;一阵笑声把栾晓姗从昏迷中惊醒。她壮着胆子睁开眼睛,只见到面前的四个女鬼都对着她狂笑。栾晓姗揉了揉眼睛:我已经死了?;
妹妹,瞎说些什么呢。;欧阳雪把口中的一个血包吐了出来,然后掏出纸巾抹了抹嘴巴,你还活着呢。;
胡诗瑶已经把半个鱼尾裙脱了下来,恢复了身穿T恤的瘦弱的模样。李美和姬媚儿分别脱掉了厚衣服和戏装,拿出折叠纸扇用力地扇了起来。
你们不是鬼?;栾晓姗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当然不是,刚刚那些都是逗你玩的。;欧阳雪有些抱歉地把栾晓姗从地上扶了起来。其实我们三个都是你的学姐,平时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喜欢捉弄人。因为咱们学院总是鬼气森森的,所以这里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们的首选之地。这次迎新晚会,除了你的舞蹈之外,我们也想表演个另类的节目,所以我们刚刚吓了你,再把这个过程拍成了小DV。你想想看,这个DV在晚会上一放,我们肯定火起来!不过,为了能够得到逼真的效果,我们事先没有告诉你。一会儿你可以看看自己的表现,肯定非常自然啊!;
听了这话,栾晓姗真是哭不得也笑不得,她愣了一会儿神,然后问道:这么说,那些鬼故事都是假的。咱们学院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恐怖事件?;
其实也并不都是假的,;李美接口道,咱们学院确实出过事儿,死过人。接下来我讲的这个故事可就是真的了。;
就在两年前,有个女孩到学院里借衣服。当时,她的同学警告过她,千万不要晚上独自到学院去,容易遇见鬼,但是女孩不相信,偏偏要来。也就是在那个晚上,女孩在洗手间的门板下见到了一双脚,那脚上穿了一双深蓝色的绣花鞋,恐怖极了。女孩返身就跑,经过洗手间镜子的时候,见到一个身穿古装的女人正立在她的身边,脸色惨白,舌头吐出了一大截。
这个景象任谁看了都受不了,更何况这个女孩本来有先天性心脏病。由于她很要强,从来没有和人提过身自己的病,可是今天见到这一幕,她脆弱的心脏终于受不了了,她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女孩被吓死了,这时候洗手间里那绣花鞋的主人;和古装女鬼;才害怕了。原来,她们只是女孩的同学,因为女孩不听警告,所以联合起来捉弄女孩一下。她们不知道女孩如此不禁吓,更不知道自己会酿下这样的恶果。

既然不是灵异事件,为什么要把镜子都取消呢?;栾晓珊问道。
几个学姐面面相觑,谁也答不上来。李美喃喃道:我们还真没好好想这回事,不过从那之后,咱们学院真的没有镜子之类的东西了,挺奇怪的。;
听完这话,风突然瑟瑟而起,9月的天气突然凉得惊人。李美不由得拾起了自己的厚衣服:这风真邪门!欧阳雪,我去把DV收拾好,你快带栾晓姗把衣服借了,然后咱们一起回去吧。;
于是,五个女生返身一起往服装间走。
吱呀——;经过洗手间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居然自动打开了。一道淡绿色的光从洗手间的门内射了出来,间或有淡淡的白烟,微微地散了出来。眼尖的胡诗瑶叫了起来:绣花鞋!;
果然,洗手间的门板下,出现了一双深蓝色的绣花鞋。
天啊!;几个女生吓得连滚带跑往前跑,刚刚跑到二楼,只听到戏服间传来了悠扬的戏曲声。欧阳雪不由得埋怨道:姬媚儿,都是什么时候了!你别再唱了!;
天地良心!我没唱!;姬媚儿叫道。
几个女生顿时安静了,她们可以确定,那歌声是从戏服当中传来的,十分清晰,忽远忽近。而那些花花绿绿的戏服,在瑟瑟冷风的吹拂中,衣袖微展,似乎马上就要飞舞起来了。
刚刚还装鬼吓人的四个学姐,已经惊得目瞪口呆了。原来她们吓人时很给力,遇到真正的恐怖场景时倒全然乱了阵脚。这个时候倒是栾晓姗有决断,她叫道:学姐们!快上楼!;
几个女生脚步凌乱地冲到了楼上,前方就是现代服装间了。她们也顾不得多想什么,一头扎进了现代服装间里,然后抚着胸口拼命地喘着粗气。
学姐们,感觉怎么样?;栾晓珊睁着大眼睛问道。
这下子我可知道错了。;欧阳雪叹道,栾晓姗,我们刚刚不应当吓你,这种被吓的感觉真不好受啊。;

没错!原来这么恐怖。;李美附合道。
姬媚儿也吓得软在地上: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天亮,什么时候能有人来救咱们。哎呀趁着这个时候,栾晓珊你倒可以挑挑舞衣。;
然而,栾晓姗并没有挑舞衣,她看上去比刚才镇静多了。她转身锁上了房间的门,背对着几个学姐,一动也不动。
栾晓姗,你怎么了?你这样子有点吓人。;欧阳雪喃喃道。
你们终于知道那种感觉了吧。;栾晓珊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遥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一字一句地说:当午夜你一个人被困在纺院里,冰冷的风从每一个角落吹来,带走你身体和心灵的最后一点热气。那个时候你发现生命的无助与脆弱,你绝望得像荒野上的一根草。心悸像潮水一般随着血液涌动,你想哭,甚至都无法哭出来。那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感觉,可是那些没有同情心的人却还不愿意停止;
说到这里,栾晓姗的头猛地转过来,而身体却一动没动。这个转了180度的头已经不是刚刚的模样,而是一脸狰狞。栾晓姗幽幽地说:你们终于知道被吓的恐怖了?你们终于体会到我的心情了?当初我被吓死,是多么惨啊!;
几个学姐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明白过来。怪不得在这种程度的惊吓之下,栾晓珊一直坚持留下来,原来她自己就是
纺院里传来了女孩们惊恐的尖叫。
身体反转的栾晓姗一步步靠近过来:我最恨装神弄鬼的人,我最恨以别人的恐惧为乐的人。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当你们从别人的颤抖中寻找乐趣的时候,有没有设身处地为别人想一想?哦,你们这些人显然不会设身处地,那么你们就亲身体会一下被吓死的感觉吧!;
不要,不要;几个学姐求救道,我们错了。但是当初吓死你的并不是我们,放过我吧!;
然而,栾晓姗脸上的杀气已经越来越重了。
她说:没有同情心的人,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看,她们的脸
今天晚上,原本9月秋老虎的天气,却意外地有些冷。
几个大一新生趁着凉爽出来散步,不知不觉,她们来到了纺院门前。她们看到,纺院三楼的灯还明晃晃地开着,里面似乎有几个人影正在晃动。
纺院的学姐们真用功,这么晚还在学院里。;一个新生感叹道。
然而,一个眼尖的新生却尖声大叫起来,她指着窗子说:你们看,那几个人;
顺着她所指看去,几个学姐的身体像木偶一样移动,脸上已经像死人般,没有任何表情了
她们在干什么?在排练吗?
纺院的一切,又归于平静。

这里没有镜子
你是大一新生吧?咱们纺织服装学院是非常好的学院,就业率高,口碑也好。只要你好好学习,未来一定前途似锦。;此时,身为学姐的欧阳雪,正拉着大一新生栾晓姗,一齐向着纺织服装学院的办公大楼走去。
今天晚上,学姐欧阳雪是带着栾晓姗来办公楼借演出服的。刚刚入学的栾晓姗非常积极,她报名参加了纺院迎新晚会,要在晚会上表演一个自编自演的舞蹈。热心的欧阳雪帮她联系了学院里的演出服装管理员,今晚就可以取服装了。
有说有笑之中,两个女生来到了纺院办公大楼前。突然,她们被一种莫名而来的压抑感震撼了,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面前这栋大楼是古典风格的,黑红色的木头恍如隔世。由于已是下班时间,大楼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只有惨白的灯光在大厅里照映,充斥着阴森可怖的气息。
栾晓姗不禁有些紧张:学姐,我想上洗手间。;
欧阳雪点点头:我也想去呢。;
洗手间自然也是静得吓人,只有滴水声偶尔回响。就在两个女生洗手的时候,栾晓姗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洗手间里居然没有镜子!咱们纺织服装学院的大楼建得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镜子呢?;
听了这话,欧阳雪的脸色突然郑重了:按理说,作为学姐我不应当吓你,但是我又不得不说。你仔细看看咱们学院大楼,不仅没有镜子,连地板也是亚光的,窗玻璃也都贴上了花纹纸。也就是说,这里连一点反光的东西都没有。;
为什么这样呢?;栾晓姗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据说咱们纺院出过事儿。从那之后,校领导就把所有可以反光的物体都取消了。;欧阳雪压低了声音说道。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上了栾晓姗肩膀,把栾晓姗吓得大叫起来。背后,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你是大一的吧?胆子可真小啊。我是服装管理员,别害怕。;
栾晓姗和欧阳雪急忙回头,只见背后立着一个面容可亲的女生。不过,栾晓姗觉得这女生有些奇怪,却一时反应不出是哪里不对劲。女生并没有在意栾晓姗异样的目光,她自我介绍道:我叫李美,刚刚听到了你们的谈话,觉得很有兴趣。你们说得很对,咱们学院出过事儿,而且这事儿与反光的物体有关。从那之后,学院就把镜子之类的东西全都取消了,因为那些反光的物体,会让人看到不祥的东西。;
之后,李美就很自然地讲了一件陈年的往事。www.guidaye.com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一个女生也来纺院借演出的衣服。那天晚上只有她一个人,她苦等服装管理员不来,居然就坐在角落里睡着了。这一睡可不妙了,锁门的老大爷叫了几声不见人答应,以为楼内没人,就把大门和侧门全都锁死了。当女生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独自被锁在楼内,寒冷的风呜呜地吹着,周围没有一个人。
女生害怕极了,她大声地呼救,却也没有效果。晚秋时分,天越来越冷,女生实在受不了,她打开了服装间的门,然后钻进那些衣服里取暖。就在这个时候,女生发现不对劲了——服装间的镜子里依稀晃出了人影,一个一个,在镜子里伸展手足,相继舞蹈起来。可是,这房间里没有人啊?女生再一定睛,发现自己身边的衣服全都有了生命,它们像是一群没有头的人,正在房间里拼命地舞动着。

衣服都活了!身处在衣服里的女生惨叫起来。然而她的声音被空荡荡的大楼所淹没,没有人听到,更不会有人来救她。
第二天,人们发现了女生的尸体。她伏在一面镜子前,一双漂亮的眼睛因为惊恐而睁得很大,长长的舌头吐出来,像是要诉说昨晚的惊恐。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看见了什么。
法医说女生是被冻死的,因为时节毕竟是晚秋,一个弱女生在空荡荡的大楼里呆一晚是吃不消的。但是,谁都能看出来,这副死相能是冻死的吗?她的死绝对与灵异事件有关!所以从那之后,镜子之类的东西就都不见了。;李美补充道。
栾晓姗和欧阳雪早就被这个故事吓得说出不话来,她们不约而同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欧阳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喂?是欧阳雪吗?你们要借衣服是不是?我是服装管理员。;
你是服装管理员?那李美是谁?;欧阳雪急忙问。
就在这一愣神的时间,面前的李美居然不见了!欧阳雪丢掉手机大叫起来,栾晓姗更是被吓得直接钻进了欧阳雪的怀里。
良久,两个女生终于回过神来。栾晓姗喃喃地说:从见到李美第一眼起,我就觉得她很奇怪。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现在是9月,而她穿了一件晚秋时节的厚衣服。;
晚秋时节也就是说,她就是那个被困死在大楼里的女生。;欧阳雪喘着粗气补充道。
气氛顿时诡异起来,欧阳雪拉着栾晓珊的手道:要不咱们回去?;
栾晓珊犹豫了一下,她看了看空荡荡的大厅,然后一咬牙:不,这么点困难吓不倒我。我觉得刚才那只是个意外,咱们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http://www.gushibaike.net/gushi/5e3ceef696yuxd75.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xiaoyuanguigushi/121256.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