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录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鬼故事

校园怪谈之白骨

睡梦中的雨桐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冰冷,忍不住翻了一个身,拽紧了被角身子缩成一团,迷迷糊糊中感觉身下的床似乎在猛烈的摇晃。 雨桐被惊醒了过来,屋子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雨桐害怕的想要坐…

睡梦中的雨桐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冰冷,忍不住翻了一个身,拽紧了被角身子缩成一团,迷迷糊糊中感觉身下的床似乎在猛烈的摇晃。
雨桐被惊醒了过来,屋子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雨桐害怕的想要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浑身瘫软,一动也动不了了。
床还在剧烈的晃动,而且还有越来越猛烈的趋势。雨桐大脑清醒的很,张开嘴巴想喊一个寝室的同学,无奈嘴巴张得大大的就是喊不出声音来。
如此过了良久,雨桐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心中的惊骇程度达到了极点!努力的睁开眼睛证明自己还活着。
突然床身停止了晃动,一个黑黑的人影消无声息的立在了雨桐的床边上。黑影伸出手轻轻的拉住雨桐的手带着雨桐就离开了寝室。雨桐没有挣扎,顺从的随着黑影人向楼上走去。
雨桐的心里很清醒,但是行动上却一点不受自己支配。眼看着这个黑影带着自己,竟然是穿墙而过一路向着楼上而去,雨桐的心里知道是碰见鬼了。
雨桐的寝室在五楼,已经是最高楼层了,那么这个人是要带着自己去哪里呢?正想着呢,黑影带着雨桐又穿过一道墙来到了一个亮如白昼的房间里。
雨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太大的空间,发现屋子里竟然没有灯,那这么亮的光线是哪里来的?
再看看那个带自己前来的黑影子人,但是眼前一片朦胧竟然看不清他的样子,隐隐约约的只能看出来是个男人。
雨桐好奇的仔细的盯着这个看不清的带自己前来的男人,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的轮廓好熟悉,但是就是不记得他是谁了?
突然,一阵嘶嚎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女孩凭空的出现在了雨桐的面前。女孩身材干瘦,披头散发,一件已经变成一缕一缕的破衣烂衫披挂在她那乌青的身体上。
雨桐快跑!;女孩一边扑过来往出推雨桐,一边大叫着让雨桐快跑!雨桐彻底的惊呆了,虽然看不出这个凭空出现的女孩的长相,但那种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雨桐是不会忘记的。
雨桐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竟然是雨桐已经失踪了半年多的室友汝丽的声音。雨桐和汝丽一起上的大学,在一个寝室一起生活了两年多。半年前的一天晚上,汝丽在睡梦中就莫名的失踪了,一直到了现在都没有一点点她的消息。
汝丽是你吗?;雨桐不敢相信的蹲下身子,想把那个扑过来向外推搡她的女孩的头抬起来。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记得救我...;雨桐被那个女孩猛的推出了那个通亮的房间,一跤跌坐在平地上。

雨桐最后只听见女孩喊记得救他,惊魂未定的雨桐站起身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楼的楼下走廊里。
有鬼!;雨桐大叫一声这才醒过腔来,急匆匆的顺着楼梯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寝室门口。梆梆梆的雨桐一边急促的敲着寝室的门,一边惶恐不安的四处看着。
被惊醒的室友肖敏娜嘟嘟囔囔的打着灯,把门打开不是你雨桐你干什么?半夜三更的你不睡觉你折腾什么呢?;
鬼!;雨桐一头闯了进来,一步跳到室友海英的床上兀自的簌簌发抖。鬼!;肖敏娜四处看了看不过是出鬼了,你出去了这门是怎么反锁上的?;
我看见汝丽了,是汝丽救了我!汝丽还要我一定要去救她。;雨桐想起刚才那个女孩的样子就感到毛骨悚然,她似乎并不愿意相信,那个就是自己失踪了的好友汝丽。
你没发烧吧?;宋海英揉揉眼睛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伸手摸摸雨桐的额头嗯,不算热,我说快睡觉吧,雨桐害怕的话今晚就和我一起挤吧。;
肖敏娜虽然对雨桐所说的话心存疑惑,但是看宋海英一个劲的催促睡觉,自己也困得要死,于是闭上灯都消停睡觉了。
雨桐确信自己没有发烧,没有说胡话,看着两个室友都睡了,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屋子心里更是害怕,也赶紧躺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餐店里,雨桐眼圈发黑满脑子想着昨晚的事情,神不守舍的怔怔的一阵阵发呆。良子关切的摸了摸雨桐的额头雨桐你怎么了?怎么看着魂不守舍的?;
我看见了汝丽你相信我吗?;雨桐抬着布满血丝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良子。什么?你在哪里看见的?她她还好吗?;良子在没和雨桐好之前是汝丽的男朋友,所以一听到汝丽有了消息又是惊喜同时又怕雨桐吃醋。

她在一个雪亮的小屋子里,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反正就在我们宿舍楼里。;雨桐很认真的看着良子我说的是真的,可是没有人相信我。;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的身影从雨桐的身边走了过去,影子?;雨桐一惊,男人走过的时候身上带的阴风,和那种熟悉的身体轮廓,怎么就和昨晚上带走自己的那个男人那么的像?
什么影子?雨桐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良子彻底的糊涂了,认为雨桐是没休息好,所以精神状态不太稳定。
雨桐站了起来,跟着刚才从身边走过的那个男孩的身后。雨桐要最后确认一下从那个男孩身上传递出来的那股瘆人的寒气。
这个男孩雨桐大家都认识,他就是与雨桐和良子还有失踪的汝丽都是同一届的同学邓子涵。从进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天起,凡是见过邓子涵的人都不太喜欢他。
身材高瘦高瘦的,总是穿着闷闷的黑色套装。一张毫无表情生气的脸上驾着一个黑色的宽边眼睛,让他那双阴晦的眼睛总是隐藏在眼镜后面。
邓子涵基本上就没有朋友,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身上总会无形中散发出一种清冷的凉气,让接近他的人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彻骨的冷,透骨的凉,还有这个身形怎么就那么熟悉?;雨桐一步一步的跟在邓子涵的身后,傻呆呆的步步紧跟。
良子一把拽过来雨桐,连哄带拽的把雨桐送回到了女生宿舍。看着表情挂怪的雨桐,良子的心里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安!
今天雨桐的话,雨桐的神情都说明雨桐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说实话看着今天雨桐一直跟在那个变态的邓子涵的身后,良子不禁在心底想起来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良子的恋人汝丽是一个美丽清纯的女孩子,是这所大学公认的美女校花。良子记得很清楚,在汝丽失踪的前一段时间里,汝丽不止一次的说过那个叫邓子涵的男孩总在暗处盯着汝丽,总用一双阴晦的眼睛盯着她。
汝丽感觉到很是害怕,总是找借口不回寝室,让良子陪她在校园里溜达。还记得汝丽失踪的那个晚上,汝丽像一只猫咪一样依偎在良子的怀里眼里满是泪水。
要是我们已经大学毕业了该多好啊!那样你就会整晚的陪着我了,我就不会再害怕了!;良子抚摸着汝丽柔软的秀发傻丫头,怕什么呀?心里想着我,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汝丽很不情愿的回到女生宿舍去了,让良子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别竟成了永别,汝丽莫名的失踪了!
从那以后,良子总在密切的关注着那个邓子涵的一举一动。但无奈的是那个幽灵一样的男人真的像鬼一样说没影就没影了,根本就抓不到什么!
良子掏出电话拨了出去嘉豪你带上我们的宝贝快过来,昨晚上那个幽灵有行动了。;什么?好好好!我马上就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非常兴奋的声音。
不大一会的功夫,嘉豪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出现在了良子的面前。两个人小声嘀咕了一会,决定今天晚上盯住邓子涵,决定查出所有事情的真相。
原来自从汝丽莫名失踪以后,良子就对邓子涵产生了怀疑,只是一直没有抓住有力的证据而已。
今天看到和听到雨桐的异常表现,良子知道邓子涵终于又要有所行动了,所以叫过来嘉豪和自己一起探查究竟。
午夜十分,良子和嘉豪早早的隐藏在女生宿舍的楼顶,看着宿舍的灯基本上都关闭了,这才下来五楼雨桐的寝室门口楼梯的拐角,借着走廊里微弱的灯光悄悄的观察着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突然良子和嘉豪看见了雨桐闭着眼睛穿着睡衣,似乎是被一个什么人带领着慢慢的顺着楼梯慢慢的向楼顶走去。
看雨桐痴痴傻傻的表情和呆滞的动作二个人感觉很奇怪,明明只有雨桐一个人啊?可是闭着眼睛的雨桐怎么就走的那么安稳呢?
嘉豪速度从背包里拿出一面镜子冲着雨桐的身上就照了过去,再一看镜子,良子和嘉豪倒吸了一口凉气。
镜子里出现一个模模糊糊的男人的身影,虽然看不清长相,但一看那走路的姿势和体态确定是邓子涵无异。
他是鬼?;嘉豪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转眼只听见一声凄厉的哀嚎,镜子里那个模糊的身影不见了,再一看楼梯上的雨桐也随着一起不见了。
坏了!;良子从藏身的地方跑了出来,大步的跑到了刚才雨桐消失的地方。什么也没有了!一个大活人凭空的就消失了。
良子和嘉豪大眼瞪小眼的在那个地方仔细的寻找着雨桐留下的蛛丝马迹,可惜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
完了,雨桐又被带走了,应该是和汝丽一样莫名的消失了。;良子颓丧的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

嘉豪没有吱声,伸手又从背包里掏出几张黄纸写好的符文,用火点着扔在了半空中。随着符文的一点点烧尽,地面上出现了两排向上行走的脚印。
快来。;嘉豪招呼着良子跟上,两个人顺着脚印就来到了楼顶。两行脚印在楼顶左手边的墙根下失去了踪迹。
嘉豪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圆圆的罗盘拿在手里,罗盘指针在不断的晃动着,最后指针指在墙的方向不动了。
这里有诡异。;嘉豪伸手从背包里又掏出一个不大的瓶子,打开瓶盖倒出一些红色的液体,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沾着红色的液体和着自己的血液,在那一面墙上就画了几个符文。
弯弯曲曲的符文还没等画完,只见一阵浓重的烟雾伴随着彻骨的冷风从墙面上噴泄而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良子和嘉豪的面前。
良子你先缠住他,我去救雨桐。;嘉豪依旧手上不松劲在不停的在墙面上画着符文。良子一把拽过来嘉豪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掏出来一个三寸长的桃木剑拿在了手中。
别小看了这把小小的桃木剑,这可是嘉豪家里祖传的斗鬼的宝贝儿!自从汝丽莫名失踪以后,良子就预感到了事件的不平常,于是找来了世代顶香世家的好友嘉豪,前来协助自己彻查此事,所以两个人是有备无患,专门带了捉鬼的各种法器。
那个模糊的黑影嚎叫了一声就奔着良子冲了过来,良子举起手中的那把小小的桃木剑就直冲了过去。
说来也是奇怪,只见此时的良子手中的那把三寸长的桃木剑,竟然发出淡紫色的莹莹的光辉突然暴涨成一把长长的宝剑,从良子手中脱飞出去,自行的追着那个冲过来的黑影而去。

只听见呜嗷!;一声惨叫,那个迷糊的黑影被桃木剑刺中在肩头上。黑影瞬间倒地,现出了一个狰狞的恶鬼。
一张像焦炭一样黑漆漆的脸上,两只没有眉毛眼睑的血红外漏的眼睛,没有下巴整个的一张咧到脖子上的大嘴呲着几颗大黄牙。瘦骨嶙峋的身子骨,摇摇晃晃的顶着一个斗大的没有头发的一个大光头。
这是什么东西?嘉豪快来,我顶不住了。;良子看到这样的一个长相顿时连恶心带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顶不住也得顶着,快去拿桃木剑接着顶。;嘉豪毫不理会良子,继续的在拼命画着他的符文。
良子一听赶紧的强打精神,再次的爬起来去捡那把已经跌落在地上,恢复成三寸长的桃木剑。
你顶住,我进去救人。;墙面上出现了一道小门,嘉豪毫不犹豫的顺着小门冲了进去。那个丑恶的黑鬼一见,悠的闪身让过良子直奔小门而去,良子紧跟黑鬼的身后也跟着冲了进去。
一间雪白通亮的小屋子出现在嘉豪的面前,嘉豪刚一进屋子,就感到了身后一阵阴风带到,知道是那个黑鬼跟进来了。
把桃木剑扔出来,快!;良子一听挥手把手中的桃木剑抛了过来,桃木剑又散发出淡紫色的光追着黑鬼而去。
黑鬼凄厉的一声长啸从嘴里吐出一口腥臭的黑血,喷溅到暴涨的桃木剑上,桃木剑发出一声轻吟掉落在了地上。
完了,嘉豪不对劲啊!桃木剑坏了。;看着跌落在地的桃木剑,良子傻眼了。
你去找人,我来对付他。;嘉豪一把夺过来良子手中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把符文就洒向了空中。
符文像雪片一样在空中兀自的飞舞了起来,围着黑鬼就转起了圈圈,符文上的印字也散发出了淡淡的金色的光辉。
黑鬼一见,摇晃着他那硕大的光头四处闪避着,想要逃出这些个符文的包围圈。怎奈符文组成的圈圈越转越快,把个丑陋的黑鬼紧紧的包围在了里面。嘉豪一见双腿盘膝坐在地上,嘴里默默的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啊!;伴随着黑鬼的一声嚎叫,只见黑鬼身上的肌肤寸寸断裂,迸溅到屋子里到处都是。霎时间腥臭的味道充斥着这个小小的空间,良子不禁大叫起来怎么这么臭啊!;
那些漫天飞舞的符文不见了,再一看那个黑鬼全身只剩下了累累的白骨,兀自的向盘坐在地上的还在念着咒语的嘉豪冲了过来。
我的妈呀!原来是一个白骨鬼,我说怎么这么难弄呢!完了,我没想到是一个白骨鬼,我没带收拾白骨鬼的法器啊!;嘉豪一边满地乱滚一边胡乱的喊着。
什么?你不是不管遇见什么鬼你都有办法对付吗?;良子一听又生气又害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哎呀!你快点找人,你找到了没有啊?;嘉豪连滚带爬的一次次躲避着白骨鬼的追击。良子焦急的把屋子里所有的地方都翻看个遍,也没能找到一点点雨桐的影子。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话音刚落,那个只剩下骨架的恶鬼突然扔下嘉豪,转身奔着良子就扑过来了。
我的妈呀!嘉豪你快点想个办法出来呀?他来追我来了。;良子两腿发软,感觉自己想跑都跑不动了。
白骨鬼伸出两只森森的爪子掐住了良子的脖子,把良子就抓了起来,良子只觉得喉咙发紧一口气都上不来了,双眼翻白手脚无力的乱蹬,眼看着就要被白骨鬼给掐死在那里了。
嘉豪一看急的直转圈圈,上前拉扯吧拉不动,那鬼的力气好大。找东西砸他吧,屋子里空空如也,根本什么能用的家伙都没有。
眼看着良子面色青紫就要断气了,嘉豪猛地脑袋灵光一闪。他想起来了,爷爷曾经跟自己说过,他们家的祖先就属于阴界之人!

所以他们家的子孙后人都有一项特异功能,那就是在最危急救命的时候,用手捶打自己的鼻子,鼻子里流出的第一滴血能毁掉任何一个的阴界的鬼魂。但这一滴血相当的珍贵,一生只能用一次,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要使用。
想到这里,嘉豪毫不犹豫的伸手化拳捶向了自己的鼻子。在嘉豪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友死在恶鬼的手里。
随着拳头的落下,嘉豪把脸趴在了白骨的后背上。鼻子里的血滴落了下来,滴在了白骨的腰椎骨上。
伴随着一阵阵恶臭,白骨的骨架嗤嗤的冒着蓝色的烟,慢慢的融化散落。白骨松开了掐住良子的手转回身愕然的看着嘉豪你是什么人?你不是阳界的人;
嘉豪抱着奄奄一息的良子,静静的看着那一具白骨最后一点点的消失殆尽
这时候房间里凭空的出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女孩瘦骨嶙峋,肤色青紫,一缕缕的破衣烂衫胡乱的披挂在身上,披头散发的站立在了那里。

嘉豪一见坏了,好不容易拼尽最后一点看家本事消灭了一个恶鬼,这眼看着又来一个。嘉豪是什么家庭出身,一看见女孩站在灯光下一点影子都没有,确定是鬼无疑了。
这时候处在昏迷中的良子也悠悠的转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女孩是谁了汝丽,是你吗?;
汝丽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捂住了她那张鬼脸跟我来,我告诉你雨桐在哪里。;汝丽,你等等,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良子的心都要碎了,嘶哑的叫喊着想要抓住汝丽的手。
没料到竟然一把抓空了,良子愣在了那里不知所以。我已经死了好久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是我的魂魄。刚才你们杀死的是鬼骨精,是他在邓子涵进大学校园的那一刻起杀死了他,并且占用了他的身体。;
他把我抓来用我的肉体来修炼他的真身,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生活在阳光下了!他囚禁了我的魂魄供他奴役一直到现在。一直到了昨晚他抓回来了雨桐,我一看不好,强行的把雨桐给送了出去。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的,你们带着雨桐和我的尸骨走吧!;说完来到一处墙角伸手在墙壁上规则的按了几下,墙壁出现了一个凹进去的大洞。
雨桐蜷缩在里面看样子已经昏迷不醒了,旁边坐卧着一具白森森的人体骨架。良子把雨桐从里面小心的拖拽出来抱在怀里,再一找汝丽,屋子里已经没有了汝丽的身影。
没有惊动任何人,良子带着汝丽的尸骨和雨桐还有嘉豪,把汝丽埋葬在了郊外的一处空地上。
一片乌云散去,几个人仿佛又看见了汝丽那清纯美丽的笑容在天空中回荡

睡梦中的雨桐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冰冷,忍不住翻了一个身,拽紧了被角身子缩成一团,迷迷糊糊中感觉身下的床似乎在猛烈的摇晃。
雨桐被惊醒了过来,屋子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雨桐害怕的想要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浑身瘫软,一动也动不了了。
床还在剧烈的晃动,而且还有越来越猛烈的趋势。雨桐大脑清醒的很,张开嘴巴想喊一个寝室的同学,无奈嘴巴张得大大的就是喊不出声音来。
如此过了良久,雨桐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心中的惊骇程度达到了极点!努力的睁开眼睛证明自己还活着。
突然床身停止了晃动,一个黑黑的人影消无声息的立在了雨桐的床边上。黑影伸出手轻轻的拉住雨桐的手带着雨桐就离开了寝室。雨桐没有挣扎,顺从的随着黑影人向楼上走去。
雨桐的心里很清醒,但是行动上却一点不受自己支配。眼看着这个黑影带着自己,竟然是穿墙而过一路向着楼上而去,雨桐的心里知道是碰见鬼了。
雨桐的寝室在五楼,已经是最高楼层了,那么这个人是要带着自己去哪里呢?正想着呢,黑影带着雨桐又穿过一道墙来到了一个亮如白昼的房间里。
雨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太大的空间,发现屋子里竟然没有灯,那这么亮的光线是哪里来的?
再看看那个带自己前来的黑影子人,但是眼前一片朦胧竟然看不清他的样子,隐隐约约的只能看出来是个男人。
雨桐好奇的仔细的盯着这个看不清的带自己前来的男人,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的轮廓好熟悉,但是就是不记得他是谁了?
突然,一阵嘶嚎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女孩凭空的出现在了雨桐的面前。女孩身材干瘦,披头散发,一件已经变成一缕一缕的破衣烂衫披挂在她那乌青的身体上。
雨桐快跑!;女孩一边扑过来往出推雨桐,一边大叫着让雨桐快跑!雨桐彻底的惊呆了,虽然看不出这个凭空出现的女孩的长相,但那种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雨桐是不会忘记的。
雨桐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竟然是雨桐已经失踪了半年多的室友汝丽的声音。雨桐和汝丽一起上的大学,在一个寝室一起生活了两年多。半年前的一天晚上,汝丽在睡梦中就莫名的失踪了,一直到了现在都没有一点点她的消息。
汝丽是你吗?;雨桐不敢相信的蹲下身子,想把那个扑过来向外推搡她的女孩的头抬起来。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记得救我...;雨桐被那个女孩猛的推出了那个通亮的房间,一跤跌坐在平地上。

雨桐最后只听见女孩喊记得救他,惊魂未定的雨桐站起身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楼的楼下走廊里。
有鬼!;雨桐大叫一声这才醒过腔来,急匆匆的顺着楼梯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寝室门口。梆梆梆的雨桐一边急促的敲着寝室的门,一边惶恐不安的四处看着。
被惊醒的室友肖敏娜嘟嘟囔囔的打着灯,把门打开不是你雨桐你干什么?半夜三更的你不睡觉你折腾什么呢?;
鬼!;雨桐一头闯了进来,一步跳到室友海英的床上兀自的簌簌发抖。鬼!;肖敏娜四处看了看不过是出鬼了,你出去了这门是怎么反锁上的?;
我看见汝丽了,是汝丽救了我!汝丽还要我一定要去救她。;雨桐想起刚才那个女孩的样子就感到毛骨悚然,她似乎并不愿意相信,那个就是自己失踪了的好友汝丽。
你没发烧吧?;宋海英揉揉眼睛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伸手摸摸雨桐的额头嗯,不算热,我说快睡觉吧,雨桐害怕的话今晚就和我一起挤吧。;
肖敏娜虽然对雨桐所说的话心存疑惑,但是看宋海英一个劲的催促睡觉,自己也困得要死,于是闭上灯都消停睡觉了。
雨桐确信自己没有发烧,没有说胡话,看着两个室友都睡了,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屋子心里更是害怕,也赶紧躺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餐店里,雨桐眼圈发黑满脑子想着昨晚的事情,神不守舍的怔怔的一阵阵发呆。良子关切的摸了摸雨桐的额头雨桐你怎么了?怎么看着魂不守舍的?;
我看见了汝丽你相信我吗?;雨桐抬着布满血丝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良子。什么?你在哪里看见的?她她还好吗?;良子在没和雨桐好之前是汝丽的男朋友,所以一听到汝丽有了消息又是惊喜同时又怕雨桐吃醋。

她在一个雪亮的小屋子里,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反正就在我们宿舍楼里。;雨桐很认真的看着良子我说的是真的,可是没有人相信我。;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的身影从雨桐的身边走了过去,影子?;雨桐一惊,男人走过的时候身上带的阴风,和那种熟悉的身体轮廓,怎么就和昨晚上带走自己的那个男人那么的像?
什么影子?雨桐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良子彻底的糊涂了,认为雨桐是没休息好,所以精神状态不太稳定。
雨桐站了起来,跟着刚才从身边走过的那个男孩的身后。雨桐要最后确认一下从那个男孩身上传递出来的那股瘆人的寒气。
这个男孩雨桐大家都认识,他就是与雨桐和良子还有失踪的汝丽都是同一届的同学邓子涵。从进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天起,凡是见过邓子涵的人都不太喜欢他。
身材高瘦高瘦的,总是穿着闷闷的黑色套装。一张毫无表情生气的脸上驾着一个黑色的宽边眼睛,让他那双阴晦的眼睛总是隐藏在眼镜后面。
邓子涵基本上就没有朋友,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身上总会无形中散发出一种清冷的凉气,让接近他的人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彻骨的冷,透骨的凉,还有这个身形怎么就那么熟悉?;雨桐一步一步的跟在邓子涵的身后,傻呆呆的步步紧跟。
良子一把拽过来雨桐,连哄带拽的把雨桐送回到了女生宿舍。看着表情挂怪的雨桐,良子的心里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安!
今天雨桐的话,雨桐的神情都说明雨桐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说实话看着今天雨桐一直跟在那个变态的邓子涵的身后,良子不禁在心底想起来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良子的恋人汝丽是一个美丽清纯的女孩子,是这所大学公认的美女校花。良子记得很清楚,在汝丽失踪的前一段时间里,汝丽不止一次的说过那个叫邓子涵的男孩总在暗处盯着汝丽,总用一双阴晦的眼睛盯着她。
汝丽感觉到很是害怕,总是找借口不回寝室,让良子陪她在校园里溜达。还记得汝丽失踪的那个晚上,汝丽像一只猫咪一样依偎在良子的怀里眼里满是泪水。
要是我们已经大学毕业了该多好啊!那样你就会整晚的陪着我了,我就不会再害怕了!;良子抚摸着汝丽柔软的秀发傻丫头,怕什么呀?心里想着我,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汝丽很不情愿的回到女生宿舍去了,让良子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别竟成了永别,汝丽莫名的失踪了!
从那以后,良子总在密切的关注着那个邓子涵的一举一动。但无奈的是那个幽灵一样的男人真的像鬼一样说没影就没影了,根本就抓不到什么!

http://www.gushibaike.net/gushi/5e3cee23xtgb65aa.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故事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shiku.cn/guiguaigushi/xiaoyuanguigushi/121264.html
歌词号

作者: 中国故事库

中国故事库(www.gushiku.cn)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故事文化传播的展示平台,实时整理汇总中国古今内外最全,最新,最优质的故事文库,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库的在线阅读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